凌兒的出現的確讓所有人大吃一驚,失蹤達五年之久,甚至
被外界認為死亡的議員之女再度出現,引起了民眾高度矚
目;凌兒公然出現在『秋集團』裡,也是秋連發的意思,他
要凌兒公諸於世,讓世人承認她的存在。

 


只是他沒跟凌兒說,要面對一堆媒體和記者,這件事把
凌兒逼得差點抓狂,她一整天都在攝影機前裝出令她作
噁的笑容,用可怕的語調說著話,然後還得面對一堆即
時問題來做即時反應。

 


『凌小姐,您五年前是怎麼失蹤的?』、『凌小姐,請問
您您這五年來在哪裡?』、『凌小姐,為什麼五年後您才
出現?』『凌小姐,您為什麼會喪失記憶?』

 


她家雖然窮,但是電視還是有,所謂『三不政策』搬上桌
就沒事了--不知道、不能說、不要問我!!該說時她會
說,但是她現在不想提起這五年的事情。

 


跟秋連發套好的說詞是──她是在半年前才喪失記憶
的,所以過去二十幾年來的事情她全部不記得!!秋連
發算是老謀深算的傢伙,這樣的說詞出來,她就什麼也
不必回答了。反正她是在半年前才喪失記憶的嘛!過去
五年來為什麼不跟凌家或秋家聯絡?無可奉告;過去五
年來在哪裡?無可奉告。

 


她後來被媒體追得怕了,靠士青解危才脫離那陣
仗,有時候乾脆乖乖待在家裡,連房門都不想出
了!反正事情還是如她所計畫的在進行,她的出
現就代表了凌秋家聯姻繼續進行。

 

她的『母親』的確也已經希望秋士青趕緊把她娶
過門去,只是她現在希望秋連發能有一個更好的
法子,可以讓財產先拿到,再結婚;這樣她立刻
走人,方便多了。

 


凌凌兒的父親是議員,幾年前就過世了,所以凌兒也
很常回凌家去陪伴凌母;這兩家一但聯姻,就政經兩
界全包了,事情都跟他們算得一樣美好咧!這件
事凌兒一直在盤算,她怎麼想都覺得不單純。

 


一連兩、三個月下來,她也熟悉的環境與人,對
媒體也應付自如了,士青對她倒是越來越好,不再
像一開始那樣冷淡生疏;而她對這一切呢?好像……
有了不該有的依賴。

 


士青有時會帶她到公司去,有時會帶她出去玩,只要
知道媒體跟監,士青都會體貼的為她排掉所有問題;這
種溫柔的依靠是凌兒從未有過的,她從來不知
道,有人保護的感覺是那麼的令人安心。

 


「凌兒,妳來啦!」士青熱情上前擁住凌兒,「沒被媒體追吧。」

 

凌兒搖搖頭,她懶得開口,今天是士青硬要她到公司來的

 


「等一下我要開會,妳也一起進來聽吧!」士青順手
將凌兒滑落的髮絲撩到耳後,這個舉動讓凌兒感到不
是很自在。

 


她最近對他的眼神、舉動、過於貼近的說話,都越來越
不自在了。

 


「不必了吧,你們開你們的會,我在外面等你就可以了。」凌兒
演出小鳥依人的模樣,秋連發每次都說一百分的!!

 

「不不,這樣不行的,凌兒。」士青硬是把凌兒拉了向前,親
暱的摟住她的肩膀,「妳就要是我的妻子,要掌管『秋集團』
的一半,很多事情妳必須從現在開始學的。」

 


秋連發也沒跟她提到這一點,她發現他沒提的事越來越多了!!

 


凌兒只得陪著笑,然後尷尬的由士青拉著往會議室去;士青瞄
著身邊的凌兒,特意把放在她肩上的手,就那麼迅速從她的背
脊滑向了她的腰際,然後攬住。

 

「啊!」凌兒嚶叫一聲,整個背都直了起來。


「嗯?嚇到妳了嗎?」士青溫柔的問,事實上他得意正洋洋。

 

「呃……沒有。」凌兒又露出天真笑容,搖了搖頭。

 

面對這樣親暱的觸摸,她完全沒有經驗、而且無法習慣!!他
摟著她的腰感覺好奇怪,這種觸碰範圍算正常嗎?她是不是應
該找時間跟秋士青溝通一下,她喪失記憶囉,他們不必那麼親密的……

 

可是,他們都要結婚了,不這麼親暱又說不過去,嘖!

 

很高興看到不一樣反應的士青,發現自己今日目標也順
利達成,其實只要長時間跟凌兒相處,總是製造很多狀況
給她,她就無法完全的扮演好凌凌兒,而會出現她原本的性格。

 

更有趣的是,他正在努力挖出她潛在性格,這麼美麗的女子,正值
年輕歲月,怎麼能一輩子這樣行屍走肉下去呢?他要製造情緒給
她,要讓她心裡的冰山得以融化。

 

這不難,她的心或許正如她的面容一樣,因為沒有遇上值得欣
喜、悲傷、痛苦的事,所以就不會起波紋;而他要找出她所
喜、所惡、所悲,一一的擊潰她的心防。

 

這是一項極有挑戰性的遊戲,所以他相當感興趣;一方面挑戰
這一個女人,一方面挑戰他的伯父,一方面還要挑戰所有的暗
潮洶湧;他不喜歡太常玩這種遊戲,但是他擅長。

 


而且,這個外貌與天真凌兒一樣的女人,卻有著那獨特性格,更
是令他不得不為她所吸引呀!究竟要怎麼樣才可以讓她動容,他
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士青為凌兒安排了角落的位子,讓她坐在那兒,還叫人給了她一
支筆和一本本子,若是遇上有興趣或是有問題,可以寫下來問
他;畢竟她以後要接管一半『秋集團』呀,士青總是這麼提醒她。

 

凌兒沒好氣的坐在位子上,但是一遇上有人將視線傳過來,就立
刻端起白痴笑,其實她也越來越不耐煩了,但是她是絕對不會爆
發的,因為在侍奉那個該死媽之後,她的耐性就足以媲美金氏世
界紀錄了。

 

會議開始,今天不止討論這一個月來秋氏股票的漲跌和預期未
來利率,以及額外投資外,還有其他開發會議事項,瞧他們你
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討論著,凌兒從原本的意興闌珊,到坐直
了身子。

 

她一開始是托著腮在那裡聽食品部的人報告,然後是化妝品
部門,接下來她開始拿出紙和筆,在上面沙沙的寫起東西來
了;她一雙眼比誰都還專注的,仔細聆聽整場會議。

 

這一場會議歷時四個小時,其間只有休息一次,終於聽到士青
喊的一聲散會,所有人莫不伸懶腰轉筋骨,然後撫著發疼的屁
股離開會議室;連士青也都因耗神過度而栽進椅子裡,先吩咐
秘書送杯咖啡來,順道給凌兒一杯錫蘭紅茶。

 

「喔,我要一杯咖啡,謝謝。」凌兒很客氣的跟秘書改正,然後
對他嫣然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