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她剛剛的眼神,那個眼睛而銳利、很堅強;
沒錯,這一個女人比凌兒堅強很多,她眼底有著不
服輸與不輕易屈服的味道,而且不是嬌生慣養大小姐;
加上那冷酷的心理,越發引起他的興趣。



姑且不論她是誰,但是他想他把她和凌兒分很清楚。



「等一下我想跟你去公司。」凌兒用紙巾的尖角擦著
嘴,「我想見一下關心我的人。」



「妳還記不起他們,不必去吧∼」士青當然知道凌兒想要
去昭告天下:她回來了。



「在家也悶,我想越早去熟悉越好,說不定我會想起的
比較快。」凌兒撒嬌般的膩著士青說,「我們的婚禮是
勢在必行,快點讓大家知道我還活著,是件必要的事。」



「……」士青斜看著演技一流的凌兒,露出了微
笑,「我一向拗不過妳,好吧!我就帶妳去。但是
妳得換套衣服。」



「沒問題!」凌兒咧開嘴笑著,那燦爛如花的笑
靨在五年後重現,士青的眼界在剎那間模糊,想
起了那一個凌兒呀……



凌兒把紙巾折著成一小塊方形後放在右手邊,然
後微笑著跟在場所有人打完招呼,就離開位子上
樓去換衣服;一旁的王媽暗自哭得哽咽,直跟
士青說凌兒小姐真的回來了、看那拿刀叉的方
式、用尖角擦嘴的樣子、還有折成一小方形的習
慣,凌兒小姐真的回來了!



「怎麼樣?」士青回到自己的臥房,也準備更衣。



「眼睛動過手術,割了雙眼皮;鼻子也墊高,因
為凌兒的鼻子很挺。」易伸一反嘻笑的模樣,站
在士青身邊,雙手交疊胸前,「其他全沒有手術
痕跡,她恐怕本來就長得跟凌兒很像。」



「嗯哼,易伸,幫我去聯絡阿智,我要他幫我查查
這個凌兒可能的身份。」士青繫著領帶,邊從鏡裡
瞄向易伸,「這幾年來跟秋連發有關係的人,全部
都查。」




「喂,我只是個小小家庭醫生,叫我做那麼多事,我
不幹!」易伸賴皮似的一撇頭,「而且還要我去找
那傢伙……」



「二十萬。」士青一向快人快語,做生意就是要如此。



「成交。」易伸也非常合作,「只是阿智是討債公
司的人,有辦法搜集到這些情報嗎?你不如叫你手
下比較快。」



「我手下有可能是我伯父放的眼線,再怎樣我
還是只信得過你們這幾個混帳。」



「感謝你看得起我們這群混帳。」易伸沒好氣的
扁嘴,「對了,那個冒牌貨你打算怎麼辦?」



士青對著揚起一抹笑,確卻實的整理好襯衫與外
套;上面那一個女人?她不但是很好的籌碼,還會
是很好的證據,他不會那麼快就刺她下馬。



「我對她十分感興趣,而且擒賊得擒王,她只是
小兵,我要抓大的。」士青迴過身看向易伸,並
勾起他的長髮,「五年前該解決的事,現在一併
解決掉。」



「我同意,只是──」易伸拍拍士青,「她畢竟
不是凌兒,你別動了心。」




「不會。」士青高傲的劃出一道冷笑,「就算是
以前的凌兒,我也不會再對她動心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