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兒一骨碌坐上床,啪的就往後躺去,唉,真
柔軟的床,她從來沒有睡過那麼柔軟的床呢!凌
兒睜亮眼瞧著天花板,看著那粉紅色的粉刷、
美輪美奐的水晶吊燈,還有鋼琴、藝術的璧畫……



跟以前那斑駁的天花板、木製的牆壁、幽
暗的房間,完全的截然不同。



這個女人真是幸福,有那麼慈祥的母親、這
麼多愛她的人,這麼優渥的生活,還有一個俊
美又事業有成、富可敵國的未婚夫,同樣
身為女人,又長的這麼相像,處境竟然差那麼多。.




可是,那又如何呢?她還不是死了?雖然他
們都說是失蹤,但是誰都知道她死了,秋連
發也知道她是必死無疑,所以才會再找一個
與她相像的她出線。



當年喝醉酒就會打她和媽媽的父親,突然有一
天再度發起酒瘋,她被媽媽抱在懷裡,看著
父親拿準備再一鞭抽下來,剎那間,父親
僵住了,然後倏的倒地,口吐白沫,就那
麼死了。



接下來,是失去經濟支柱的媽媽,她突然生
了病,而且再也無法行走,癱瘓在床上動彈
不得,每天都得靠她照顧、餵食,然後歇斯
底里的母親就開始折磨她,只要她待在家
裡,她就會動不動喊她過來,看她是不
是棄她而去。




半夜睡覺她總要尖聲喊叫她的名字,敲打
著牆壁,讓她夜無法成眠,一定意
趕到她的床榻,證明她並未離開她。



然後她也死了,這個凌凌兒也一樣,再
怎麼優渥幸福,還不是死了?人生究
竟有什麼好執著、好留戀的呢?每個人人
鎮日汲汲營營不是終歸一死,而且,連
怎麼死的都不一定會知道。




所以,她不在乎任何事了!她不在乎捨棄自
己的名字,名字只是三個字,代表著一個身份,
反正劉小琳這個人消失一陣子後就沒會被
人遺忘,有什麼大不了的?



!她也不會介意整容,今天就算把她從頭
到尾都改成另一人也無所謂,這張臉、這
付軀殼也沒有什麼重要性的,最後爛掉了
還不都長的一樣。




說句實在的,死,她也不怕,因為她不知道這
究竟有什麼好畏懼的,因為世上也沒有
值得她去依戀的事情。


凌兒起身走到牆壁邊,將臉貼了上去。冰冷
傳至她的臉部,這是結實的,硬度高的水
泥牆壁,不會再有人敲打著這面牆了,她
也聽不到了,真好。



看著那張柔軟的水床,凌兒將薄毯鋪上了
地板,她天生賤命,這麼軟的床她睡不慣,
以前打地鋪和睡板床就已經舒服的很了,她
不想改變這一個儉樸的習慣。



因為她終歸會一個人,終歸會是一個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