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突然傳來一陣窸窣聲響,還有一連串說話聲,承勛和
士青在相視之後,決定上去看看;不過承勛不是該出現的
人,因為不明瞭這個凌兒的底細,也不能讓她認識太多人。




士青離開客房後就往樓上走去,他聽得是王媽和凌兒
的聲音;唉,說像也真是像極了,連說話的聲音、語
調,其實都像極了!!




士青上了樓,走向那五年來塵封的房間,那是凌兒住的
地方,這五年來他都只許王媽進去打掃,而不許任何人
隨意進出;今天戲劇化的,凌兒再度出現,她竟然要求
不回凌家,而要住在這裡。



『對不起,我對大家的印象都還很陌生,我……我不想
回凌家。請讓我住在這兒,調適一下可以嗎?』
她睜著
那惹人憐愛的雙眼,這麼央求著他。



只是,那雙眼裡,他看不到誠意。



士青緩步的走到門口,竟看到王媽正在為凌兒拆下
床單,那凌兒珍愛的所有粉紅色蕾絲,不管是蚊
帳、床單、被單,全部被扔在地板上;一時
之間,士青竟有點怒從中來。



「為什麼要把這些東西拆掉!這些是凌兒
最愛的東西呀!」士青走了進去,高聲
說著。「是誰叫妳拆的!」



王媽被士青嚇的回首,一時之間說不出
話來,而貼近衣櫃的凌兒,這才緩緩
的站了出來,好讓士青瞧見她。



「我就是凌兒,而我已經不喜歡這些東西。」凌兒沉
聲說著,彷彿這一切她未曾喜歡過,「而且,五年
了,我希望用全新乾淨的床單與被單。」



這是什麼噁心的癖好,粉紅蕾絲?!凌兒在心裡微
咕噥著,她對這些一點興趣也沒有,而且誰知道這
些床單被單擺幾年了,要她晚上蓋這個睡覺?



士青有點吃驚的望著說話的凌兒,他有許久沒有聽
到這個聲音了呢?這麼相像的聲音裡,他卻聽不出
一絲一毫感情?這個嶄新的凌兒說話總是淡淡然
的,一付世間一切與她無關的口吻,而且她的面
容,真的連在說話時也不見波動。



「好吧,王媽,幫凌小姐換付乾淨的床單;」士青禮貌
性的把手伸起朝向凌兒,「凌小姐,趁王媽整理的空
檔,願意跟我到庭園去走走嗎?」



凌兒面對著士青的邀約,猶豫著。但是她這半年來
實在悶的慌了,今天瞧見秋家這偌大庭園,的確教
她想出去透氣;出去走走也好,順便為自己今天的表現
舒舒壓。



凌兒點了頭,將自己的手放上士青手上,指尖先輕輕
的點進他手心,然後再把掌心放上去。



士青把凌兒的手包起來,輕輕的引了出去:「妳還
記得這個習慣?」



「咦?」凌兒愣了一下。



啊,那是凌兒的動作,她現在已經是那個凌凌兒
鬼上身了,自然會習慣以那樣的方式牽手,嗯……要
怎麼說呢?



「我不知道,只是見著你的手,就搭上去而已。」這
樣說就自然了。



士青淡淡的笑笑,若不是自己當親手埋了凌兒,他還
會真的以為,這個動作、笑聲、說話方式都跟凌兒
一樣的女人,就是真正的她!!



「妳留下來我很驚訝,我以為你會跟妳母親回去。」



「我對一切記憶都是片斷模糊的,與其回去面對著
母親,看她深愛我而我又不記得,不如留下來面
對你,比較不會痛苦。」凌兒說這話時,依然是
沒有任何感情在裡面,像是背著台詞般的流利,「反正
我就是不記得你了,對我來說,你就像陌生人一樣。」



意思就是,她不在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