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那頭靜默了。

 

 

 

阿瑋正站在路旁,手裡握著手機冷汗直冒……果真是她嗎?那個「芳鄰」?

 

 

 

這陣沉默讓連薰予知道,阿瑋知道那個女生。

 

 

 

「阿瑋。」她沉著聲,「你認識那個女生嗎?」

 

 

 

『……不算認識。』阿瑋聲音很沉,『我的天哪,為什麼會有這種事。』

 

 

 

「請不要問廢話好嗎?發生在你身上的怪事,都不能稱之為怪。」蘇皓靖相當中肯的回應。

 

 

 

阿瑋終於明白為什麼「室友」一定要叫他找小薰了,樓上的鄰居不但沒有打算要走,好像還……纏上他了?

 

 

 

為什麼啊啊啊!不公平啊!

 

 

 

「那是誰?阿瑋?」連薰予抓著重點問。

 

 

 

我樓上鄰居,上星期疑似失足墜樓了。』手機那頭傳來阿瑋的擴音,連薰予卻跟著一顫身子,腦子裡同步閃過了「不是」兩個字。

 

 

 

直覺告訴她,那個女生不是失足墜樓。

 

 

 

「我要先去公司了,晚點聯絡好嗎?」連薰予輕聲說著,她想先看看那個案子。

 

 

 

『我們要怎麼聯絡?妳封鎖我耶!』阿瑋可憐兮兮的說著,『蘇先生也不接我電話!』

 

 

 

她並沒有封鎖阿瑋!連薰予望著手機若有所思。

 

 

 

「人為什麼要沒事找事做?」蘇皓靖切了聲,繼連薰予之後,這傢伙是他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

 

 

 

「好了,阿瑋,我再加你回來,先這樣,你自己知道要注意什麼。」連薰予直接切斷通話。

 

 

 

反正阿瑋也算常撞到阿飄,他知道怎麼自保的!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立即將阿瑋加回通訊錄。

 

 

 

「我不可能會刪掉他……」連薰予緊捏著手機,「也不可能不接他電話。」

 

 

 

蘇皓靖彷彿沒聽見似的不回應,逕自開著車,一路直抵她公司大樓附近,她公司樓下不宜暫停,加上她說想吃早餐,於是他刻意繞到附近巷子裡,既能停車,還可以陪她下去買點吃的。

 

 

 

一路上她握著手機魂不守舍,蘇皓靖幾次拉著她往內側走,以免被機車騎士擦撞,她也都渾然無所覺。

 

 

 

「我什麼都感覺不到,但是我不可能沒接到他電話,我晚上手機是開震動,因為我就怕──」她略微激動的看向他,張開的嘴梗住,「怕……」

 

 

 

怕你打給我。

 

 

 

蘇皓靖正看著她的欲言又止,突然在瞬間意會似的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妳,該不會是在等……」

 

 

 

「蘇哥哥!」尖叫聲突然從前方響起,打扮時髦的女孩像演偶像劇一樣奔過來,「你居然在這裡!」

 

 

 

她開心的來到蘇皓靖身邊,在被撞倒前,連薰予識相的向後退。

 

 

 

「帥哥!」賣飯糰的阿姨自然記得他,「好久不見捏!」

 

 

 

「真的假的?蘇皓靖!」附近其他女孩也都看過來了,「你怎麼一聲不響就離職了!還不跟我們聯繫!」

 

 

 

好啦好啦,萬人迷先生,沾了這麼多女孩,居然沒處理好就離職嗎?連薰予扯著嘴角,反正對他來說,每個女人充其量只是「密友」,或是紅粉知己,沒有一個是情人。

 

 

 

「我要一份水煎包,加上麵線。」她來到常吃的攤子點餐,蘇皓靖已經在對街被包圍了。

 

 

 

這條巷子就在公司旁邊,來這裡買的幾乎都是同一棟辦公大樓的人,蘇皓靖在這棟大樓的女人少說幾十個吧?真不知道他怎麼忙得過來?

 

 

 

她先專心想手機的事吧?早上起床時,手機擱在原位,依然是震動模式,完全沒有異狀,而且她很淺眠……第六感強的人能睡得多穩?如果真的有人進她房間,使用她手機,她不可能沒發現。

 

 

 

但是這個假設不可能!與她住在一起的只有一個人,能進她房邊的也只有一個人──姊姊啊!

 

 

 

「就是她吧,沒有別人了。」蘇皓靖冷不防的站到她身邊。

 

 

 

連薰予回首,對面站了一堆橫眉豎目的女人們,敢情蘇皓靖是一口氣拒絕全體嗎?

 

 

 

「不可能,任何人進我房間我會知道的!你懂那種感覺……甚至在開門前我就會知曉!」她憂心忡忡的看向她。

 

 

 

「是啊,但除了她還有誰?你們屋子裡還有第三個人嗎?」蘇皓靖低首回看著她,「妳要不要再想一下,妳最近睡得如何?」

 

 

 

「嗄?扯什麼?我現在在想到底誰能對我的手機動手腳……」她看著老闆熟練的裝袋,眼神發直,甚至到了東西在面前都沒接過。

 

 

 

「我來。」蘇皓靖連錢一起遞上,接過了水煎包,連薰予依然動也不動。

 

 

 

扳過她的身子朝公司走,幾個女孩還不甘心的看著他,蘇皓靖揚起招牌的迷人笑容,指指連薰予,還一付沒辦法的模樣。

 

 

 

「你喜歡那種類型?」女孩們氣急敗壞的嚷著,「你說過我最漂亮的!」

 

 

 

「被迷上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蘇皓靖用著根本不在乎的口吻,「我說過跟我不能認真喔!蜜雲!」

 

 

 

「蘇皓靖!」女孩氣得當街大吼。

 

 

 

連薰予知道那女孩與蘇皓靖過從甚密,至少……常去同一家汽車旅館,而且還喜歡角色扮演,總是換不同主題的房間,還有──嗯?

 

 

 

突然感覺不到,偷瞄了蘇皓靖一眼,奇怪了,剛剛還能感受到些許破碎景象的啊。

 

 

 

「我剛想到,我睡得很好,好得不得了!」良久,連薰予終於說出口,「幾乎可以說睡死不醒人事,我很少這樣子,我們該都是淺眠者。」

 

 

 

「嗯哼,今天從見面開始,妳已經打了十七個呵欠。」蘇皓靖若有所指的凝視著她,「妳應該還記得,那間找不到的廟。」

 

 

 

上次,循著陸虹竹給的地址去卻找不到某間有靈驗護身符的廟宇,後來蘇皓靖執意要繞路開到那兒,那兒卻根本是塊荒地,從未有過宮廟或任何建築。

 

 

 

她問過姐姐,姊姊說可能寫錯了,因為有些厲害的廟不太注重這個,真有需要她會帶他們去。

 

 

 

她沒放在心上,又不敢跟蘇皓靖聯繫,這件事就這樣擱忘了。

 

 

 

看來忘記的,只有她。

 

 

 

「你在暗指我姊姊有問題?」低下頭,她全身緊繃。

 

 

 

「妳自己知道我說得對。」蘇皓靖遞過袋子,「早餐。」

 

 

 

連薰予緊咬著唇搶下塑膠袋,扭身就往公司裡去,氣忿的跺了幾步,又折返回來。

 

 

 

「我姊才不是那樣的人!還有,我會去幫阿瑋!」

 

 

 

「嗯哼。」蘇皓靖挑起一邊嘴角,一付隨妳便的輕蔑模樣。

 

 

 

連薰予根本不想聽,他怎麼可以懷疑姊姊,她的姊姊!

 

 

 

 

新書預告:https://linea.pixnet.net/blog/post/325743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所有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