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答應你什麼事沒做到嗎?還是之前有說好什麼我忘了?」她開始認真回憶,「但上次我們一起處理掃墓事件後,你並沒有跟我有什麼聯繫……」

 

 

 

第六感各自都強的他們二人,不知道為什麼原因,只要待在一起,第六感就會呈倍數增長,而且還隨著身體接觸的「密切程度」,這份力量會呈正比增加,甚至還會產生某些特別力量,例如防護或是驅離亡者惡鬼。

 

 

 

那一樣是無法選擇也無法逃避的,原本直覺就比她強的蘇皓靖覺得人生已經過得夠累了,碰上她之後,總會感應到更多不想知道的事、扯進莫名的事端,常惹得他惱火,他甚至為此辭職,就是要離她越遠遇好。

 

 

 

不過……嗯,大概是阿瑋所輸的「緣份」,他們總是會因為各種理由碰在一起;例如離職後,他的朋友入厝,結果偏偏那個朋友就住在同事羅詠捷家樓下;上次阿瑋的某個同學掃墓。又扯上他們,她承認上次是她執意要多管閒事……不對,不叫多管閒事,這叫盡己所能!

 

 

 

或許她變得大膽了!她覺得既能有這份直覺,就該試著在能力範圍中助人,她不想去思考什麼蝴蝶效應,只想救住眼前的人,否則見死不救太折磨了。

 

 

 

當然,她這份勇氣,多半是來自蘇皓靖……因為他不僅聰明穩重且反應快,力量又比她強、甚至對於魍魎魑魅都比她有一套。

 

 

 

她是任性了,仗著兩個人在一起時,倍數成長的力量才想去幫更多人……但既擁有對大家有利的力量,不是更該去造福人群嗎?

 

 

 

「我在忙,妳知道我在找工作吧?」蘇皓靖淡淡說著藉口,「妳也沒主動跟我聯繫啊。」

 

 

 

「因為你不想跟我聯繫啊……」她還是有自知之明好嗎?雖然他們一起經歷了許多生關頭,可是蘇皓靖還是喜歡莫管他人瓦上霜的生活。

 

 

 

離她越遠越好。

 

 

 

蘇皓靖轉正了身子,隻手握上方向盤,閃著紅燈停在黃線上,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我沒想過不想跟妳聯繫,我只是保持基本的尊重,只是沒想到妳沒要聯絡的意思……那拜託以後有事可以不要call我嗎?」蘇皓靖突的眼尾瞟她,左手一扳,車門鎖解除,「好了,妳可以下車了。」

 

 

 

咦?咦咦?連薰予怔在原地,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這是在演哪齣啊?

 

 

 

蘇皓靖索性鬆開了自己的安全帶,越過她身前,伸手要打開車門趕人下車了。

 

 

 

「你為什麼生氣?」連薰予驀地出手抵住他肩頭,「因為我不理你嗎?」

 

 

 

距離太近,蘇皓靖的手還沒能探到車門,卻快貼上她了。

 

 

 

他轉過來要看向她,有些尷尬的想別開視線,她卻拉住了他的衣服,「你希望我理你要說啊!我第六感強,卻詞法感知你的想法,我以為你不希望跟我關係太密切,我們越近不就……越……」

 

 

 

蘇皓靖深吸一口氣,有點僵硬的縮回自己位子上,故作姿態的清了清喉嚨;連薰予略咬著唇,他到底是在生哪門子氣啊?\

 

 

 

蘇皓靖說不上來的悶!問題就出在她從不主動聯繫他啊!上次一起去淨化後,回來都多久了?一則訊息都沒有,就連昨晚發生──對!昨晚!正題為什麼被扯開了!

 

 

 

「喂!妳在跟我扯什麼五四三?我來是為了妳那個神主牌同學的事!」

 

 

 

「阿瑋?」連薰予更錯愕了,「阿瑋怎麼了嗎?」

 

 

 

「怎麼了?」蘇皓靖一臉不可思議,「妳是在跟我玩遊戲嗎?裝什麼傻?」

 

 

 

「我……天哪!我沒裝傻,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連薰予認真的解釋,「我連你為什麼今天會突然出現都搞不清楚,你──就是為了阿瑋的事嗎?」

 

 

 

影像一秒進入蘇皓靖的腦海裡:手機亮起,一隻手迅速拿起,在手機震動前便率先切斷了電話。

 

 

 

他眼神落在連薰予抱著的包包上。

 

 

 

「昨天晚上那個神主牌會打電話來,因為我猜妳應該會接,所以我一感覺到就將電話關機了。」他沉下眼神,「不過看樣子妳也沒接……才會一早幾十通未接來電。」

 

 

 

「幾點的事?」連薰予緊張的立即翻找包包,「我早上看過,沒有未接來電啊!LINE也沒有收到訊息。」

 

 

 

「他一定有打給妳。」蘇皓靖斬釘截鐵。

 

 

 

看著連薰予操作手機,在通話紀錄上,完全沒有昨天……這兩天完全沒有任人任何來電話是撥出的痕跡。

 

 

 

「看,真的沒有來電紀錄,LINE的話……」連薰予點開通訊軟體,也絲毫沒有阿瑋的來訊。

 

 

 

蘇皓靖直接拿過她的手機,回到通訊軟的設定處,查詢好友名單,不管輸入什麼,顯示的都是無此好友。

 

 

 

「怎麼可能?」連薰予立即找到同學群組,「大家上星期才說要聚會,那時阿瑋還有說他因為工作排很滿,要看排班情況!

 

 

 

滑動沒幾頁,找到了她說的那句關鍵字:『我可能要看排班喔!』,打出這句話的人,卻是顯示著「沒有成員」。

 

 

 

怎麼會……

 

 

 

「是他退出還是妳封鎖他?」蘇皓靖亮出自己的手機,「這傢伙奪命連環CALL,我是慶幸我沒給他任何通訊軟體,否則鐵定找上我。」

 

 

 

連薰予盯著手機不得其解,為什麼阿瑋會找蘇皓靖,如果有事也應該是找她吧?他們才是同學啊!

 

 

 

她……連薰予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呵欠,揉揉酸澀的眼,「我找他問問看怎麼了。」

 

 

 

「妳今天一早打了好幾個呵欠了,這麼累嗎?所以聽不到他打來?」蘇皓靖凝視著連薰予,卻出現了她喝水的影像

 

 

 

「不是沒聽見,是他沒根本找我。」她在通訊錄尋找著阿瑋的名字。

 

 

 

不,他有找。

 

 

 

有人及時切掉了電話,順便封鎖了神主牌,刪除通話紀錄,如此訊息就不會出現。

 

 

 

蘇皓靖默默的越過連薰予清秀的側臉,看著窗外的法院。

 

 

 

「如果是半夜找的話,一定有急事,阿瑋不是──」才按下通話鍵,影像立即進入腦海──

 

 

 

有人在唱生日快樂歌,蛋糕、鼓掌、火鍋,還有在陽台上飛揚的衣物,以及一從外面墜落的女孩。

 

 

 

『救我──』女孩涕泗縱橫,睜大驚恐的眼朝她伸長了手。

 

 

 

啪!一股力量猛然壓住她的左肩,直接往椅背上壓制,嚇得她回神的望向身旁的男人。

 

 

 

「……慶生?」她驚愕的逸出這幾個字,「他們在飄月慶生?」

 

 

 

「對,我聽了一晚上的生日快樂歌。」蘇皓靖不耐煩深吸一口氣,「那個神主牌如果常撞邪,應該不會不知道飄月禁忌何其多,慶生也是其中之一!」

 

 

 

飄月禁忌相當多,連「飄」的原字都不能說,所以一律稱好兄弟或是阿飄,對於總是運勢低或容易招陰的阿瑋來說,這些東西他應該比誰都熟悉吧?畢竟要避險啊!

 

 

 

不該在飄月慶生的禁忌很小,其實就是傳聞好兄弟酷愛熱鬧,這樣的慶生會引來他們的注意,加入派對,萬一招到比較棘手的,那可就是自找麻煩了。

 

 

 

「阿瑋不應該會犯這種錯的!除非別人瞞著他,他才不會挑這個月幫人慶生……」連薰予一怔,那個歌詞好像唱得是祝阿瑋生日快樂?「不對啊,是幫他慶生嗎?」

 

 

 

「他這個月生日嗎?厚,還真像他的運勢。」蘇皓靖搖了搖頭。

 

 

 

「沒啊,他是處女座,他生日是九月啊!還有外面有個墜樓的女生……」

 

 

 

「飄月本就不該慶生,他也知道,我想是出事了。」蘇皓靖瞥向手機,「否則也不會這麼十萬火急了。」       

 

 

 

連薰予眼尾瞄向手機,大姆指直接按下。

 

 

 

偷瞄向蘇皓靖,他並沒有阻止,她心裡隱約明白,如果真的不在意,他根本不需要今天一早來等她。

 

 

 

『小薰啊───』電話一接起來,就是哀鳴聲,『妳為什麼不接電話啊啊啊啊!』

 

 

 

連薰予愣住了,「你真的有打給我?」

 

 

 

『我打了一晚上啊!我還傳LINE給妳耶,但後來就傳不過去了!』阿瑋有氣無力,『妳是不是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這個月還慶生,你很有創意嘛。」蘇皓靖插話。

 

 

 

『喔喔喔,蘇先生蘇大人啊!』諂媚的話語都出來了,『我覺得一定會出事啊!』

 

 

 

「你覺得?你覺得什麼?你現在也變成第六感很強的人嗎?」蘇皓靖冷哼一聲,「你應該知道飄月不該慶生,你們還選半夜慶,是不會阻止嗎?」

 

 

 

『那是我同事給我的驚喜,我根本措手不及!真的超Surprise!』

 

 

 

「還真的是你?連薰予說你生日在九月!」蘇皓靖耳邊倏地傳來衣服隨風飄揚的啪啪音,下意識回頭。

 

 

 

『我店長對照我農曆,我就……七月十五生的……』阿瑋越說越小聲,真不知道為什麼小到大,跟別人提到農曆生日都要這麼心虛。

 

 

 

「七月半?」這會兒車內兩個都異口同聲了。

 

 

 

『哎唷,昨天慶生之後每個人都變得怪怪的,我們不到四點就散了耶,今天我回家時,整整黑了四包鹽!』阿瑋慌張不已,『昨天在場的還有別人!』

 

 

 

「關我什麼事。」蘇皓靖直接撂話,踩下油門,該送連薰予去上班了。

 

 

 

連薰予無奈的瞥了蘇皓靖一眼,坐正身子,「阿瑋,我不知道有什麼可幫你的,但是我好像……看到一個墜樓的女生。」

 

 

新書預告:https://linea.pixnet.net/blog/post/325743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所有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