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晚的聚會氛圍與平常不同,阿瑋實在無從比較,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員工聚會,只是大家都不太說話,似乎還陷在晚上那「透明客人」的情緒裡。

 

 

 

聚會在佳心家,有男友的她還特地支開男友,讓他去朋友家窩一晚,今晚讓她的同事們聚會,實在很夠意思!今晚大家煮的是麻辣火鍋,師傅們有兩位參加,主廚跟新進的老路,大家幾乎就不必煩惱湯底了,高湯倒入,剩下的就是新鮮食材。

 

 

 

而且老路因為才來一個月,為求表現,連食材都備妥了。

 

 

 

「來,這我準備的排骨,都處理也醃過了,專門為麻辣鍋準備。」老路拿著保鮮盒,一一置入食材。

 

 

 

「哇,好多喔,這是肝嗎?」倫A亮了雙眼。

 

 

 

「是啊,新鮮的內臟,也是放麻辣吧?這邊才好吃!」

 

 

 

大家努力點頭,白湯是解辣用的,料當然要放麻辣鍋啊!

 

 

 

「佳心,說真的妳男友不擔心喔?」傻白鹹邊洗菜邊好奇的問。

 

 

 

「擔心?」她正在努力切水果,「擔心什麼?」

 

 

 

「妳是唯一的女生耶!」傻白鹹拿著籃子瀝水,「而且又長得很可愛。」

 

 

 

「嗄?」佳心一付你在說肖話的臉,「拜託,你是說五男一女,你們這麼有共識要對我怎麼樣喔?」

 

 

 

「少口無遮攔!」店長沒好氣的提醒著,「兩個都是!」

 

 

 

「哈哈,我比較佩服的是佳心讀男友吧?他怎麼不想留下來?」倫A覺得這點才奇怪,「他知道我們都是男的嗎?」

 

 

 

只見佳心勾起嘴角,將切好的水果端進冰箱裡,「不知道。」

 

 

 

「靠!妳說謊喔!」智哥嘖了聲,「我就想說哪個男友會讓女友邀這麼多男同事到家裡,人還要被遣走。」

 

 

 

「誰說謊了我沒騙他啊,我就說同事聚會!他又沒問我男女。」佳心沒好氣的挑了挑眉,「拜託一下,之前我們去店長家時,他也沒說些什麼啊!」

 

 

 

嗯?倫A轉了轉眼珠子,好像是耶,佳心也來兩年了,聚會十數次,她男友也該習慣了。

 

 

 

老路跟另一個主廚正在下料,店長協助將地板用報紙鋪滿,以減輕離開後佳心的清洗;雖然現在是半夜兩點半,但在場每個人別說神精神奕奕了,還外加饑腸轆轆咧!

 

 

 

「哇,這麼多料!這也太豐盛了吧!」

 

 

 

唯有一個人,站在佳心家那只有一公尺寬的落地窗前,望著外頭飛舞的衣服們,不發一語。

 

 

 

「阿瑋,你怎麼了?」店長留意到他的異狀,「啊,外面起風了嗎?該不會要下雨吧?」

 

 

 

「下雨?熱成這樣會下雨?」說歸說,佳心還是跳了起來,她衣服晾在外面咧!

 

 

 

「應該只是風大吧,剛騎過來時萬里無雲啊。」小麥端著瀝乾的菜盤走來,「啊,佳心你把衣服晾在外面喔?」

 

 

 

湊到窗邊的佳心正認真的往天空看,月亮微笑般的在天空發亮,果然沒有一絲雲朵。

 

 

 

「不然晾在裡面嗎?週末時我們會拿到樓上去曬啦,我們頂樓是個超大的曬衣場呢!」佳心朝右肩的阿瑋瞥了眼,「你在盯著我衣服看嗎?太胎溝了吧?」

 

 

 

咦?所有男性第一時間立即往外頭望去,看一下有沒有什麼性感內衣褲之類的!

 

 

 

「我沒有!沒有沒有!」阿瑋緊張的揮著手,「我只是覺得應該要把衣服收起來而已啦!」

 

 

 

智哥很認真的湊過來,然後給了一抹明顯的失望神情。

 

 

 

「知道你們要來我怎麼可能晾內衣褲啦!我有病嗎?」佳心不客氣的推了智哥一把,「變態啊!」

 

 

 

「這就男兒本色。」智哥科科笑著。

 

 

 

「唉唷,阿瑋說得對,佳心先收衣服吧?」傻白鹹一臉惴惴不安,「那個飄月不是不應該把衣服曬在外在嗎?」

 

 

 

「說什麼啦,你信那個喔?」佳心嗤之以鼻,「難道這一個月都要我晾家裡嗎?」

 

 

 

「現在什麼時代了!你們居然會信那個?」連倫A都略顯驚訝。

 

 

 

「不是……」阿瑋憂心忡忡的皺著眉,「我就覺得怪怪的。」

 

 

 

「哪裡怪了?少在那邊胡說八道!」佳心硬將他拽拉下來坐好,「吃飯了啦!少一直盯著我衣服!」

 

 

 

阿瑋聞言又紅了臉,他真的不是在盯著她的衣服!他就是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附近啊!

 

 

 

他的同學連薰予是直覺準、第六感強到都快逼近超能力的人,結果她男友更厲害,這兩個人的直覺強到近乎預知能力;但他沒有這種力量,只有他天生運氣背又容易撞飄,所以依靠經驗值來感受,從店裡開始,他就一直覺得附近有好兄弟。

 

 

 

當然平時路上多半都有,但今天感覺是……跟著的。

 

 

 

只是不知道是跟著誰。

 

 

 

「來來,自己來喔!」老路喊著,一桌子圍了八個人,很擠但是很熱鬧。

 

 

 

阿瑋就坐在落地窗前,右手邊是店長、左手邊是傻白鹹,斜對角的佳心起身又跑到廚房不知道忙什麼,佳心住得是八坪大小的套房,除了廁所外沒有任何隔間,所以廚房也是迷你廚房,緊鄰的大家的方桌。

 

 

 

桌上的火鍋噗嚕嚕的滾著,一大鍋煮麻辣口味,日式方桌小得不得了,擠七個人不可能把碗擱在桌上,因此店長才鋪了一地的報紙,好讓大家席地而坐,碗也能擱在地面,萬一弄髒更不怕濕了佳心家地板。

 

 

 

「好了嗎?」智哥回頭看著背對著大家的佳佳,一骨碌起身。

 

 

 

「還在弄什麼啊?料夠多了耶!」阿瑋跪坐在地,伸長手撈著湯。「老路真是太威了!備這麼多好料!」

 

 

 

啪!燈光驟然一暗,佳心家全黑了。

 

 

 

「咦?」阿瑋嚇了一跳,雖說一屋子黑暗,但微弱的光還是透著落地光照了進來。

 

 

 

他的影子映在牆上、傻白鹹的影子也映在牆上,他們的──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阿瑋生日快樂兒,祝你生日快樂!」

 

 

 

『樂……快樂……』

 

 

 

在廚房流理台轉過來的佳心手捧著插著蠟燭的蛋糕,燭光勉強照亮八坪大的房間,所有同事們唱著驚喜的生日快樂歌,讓手還握著湯匙的阿瑋錯愕非常!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在倫A的帶領下又唱一輪,阿瑋都已經瞠目結舌了。「生日快樂!」

 

 

 

『Happy ……Birthday……』

 

 

 

啪沙沙……衣服在強勁風勢下傳出拍打音,夾帶在拍打音中,傳來隱約同步的歌聲。

 

 

 

阿瑋彷彿只梯得見外頭的歌聲,笑容凍結在嘴角。

 

 

 

「哇喔!阿瑋!生日快樂!」傻白鹹在旁邊笑得燦爛,拼命拍手。

 

 

 

阿瑋好不容易鬆開了湯匙,緩緩坐下,半晌說不出話,一桌子圍了八個人,大家都亮著雙眼望著他。

 

 

 

「他太感動了啦幹!」智哥指著他笑,「說不出話了喔!」

 

 

 

「哈哈哈!很驚喜吧!」佳心依然捧著蛋糕,「你絕對沒想到我們會幫你慶生!」

 

 

 

「是……為什麼會選今天?」阿瑋結結巴巴,「我身份證上的日子是九、九月啊……」

 

 

 

「當然是去查的,我好奇的對照一下國農曆,發現你剛好就今天生日!」倫A挑了眉,看來是他的主意,「你不覺得超巧的嗎?我們剛好聚會,凌晨就算隔一天了,嘟嘟好是你生日!」

 

 

 

「這樣我們應該是第一個跟你說生日快樂的人吧!」大廚微笑,可樂的了。

 

 

 

「是……是沒錯。」阿瑋回應的很虛。

 

 

 

「話說回來,你農曆生日還真特別,七月半啊!」老路忍不住噗哧,「這很少人有耶!」

 

 

 

「好了,佳心捧蛋糕手都酸了,阿瑋,先許願吧!」店長貼心摧促著。

 

 

 

唉……阿瑋忍不住重重嘆了一口氣,強烈到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喂喂,你態度很差耶!」智哥立即不爽,「我們幫你慶生,你一臉臭臉是怎樣?」

 

 

 

佳心也微歛了神色,「阿瑋是不是不喜歡過生日啊!」

 

 

 

「怎麼了嗎?」傻白鹹也覺得他一點都沒有驚喜的模樣。

 

 

 

「沒有沒有!」阿瑋趕緊擠出笑容,雙手合十,「我先許願!」

 

 

 

許願。

 

 

 

天曉得他能許什麼遇?他只希望在場眾人包括它自己,能夠平平安安的渡過這個月啊!

 

 

 

到底有沒有人告訴他們,飄月不可以慶生啊!而現在還是半、夜、啊!

 

 

 

『生日……快樂……』

 

 

 

聲音飄飄,從阿瑋身後的陽台上,夾帶著飛舞的衣服間傳來,『蛋糕……好吃嗎?』

 

 

 

蛋糕?阿瑋一僵,難道好兄弟是跟著他的?

 

 

 

小薰啊啊啊───

 

 

 

  ◆

 

 

 

手機亮起,在震動前的零點一秒,一隻手飛快的將手機按掉,再火速拿起來開了飛航。

 

 

 

女人動作極輕的將手機放回,瞥了眼沉睡中的連薰予,再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新書預告:https://linea.pixnet.net/blog/post/325743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所有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