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戴完畢後的阿瑋即刻走出,開始與其他同事整理環境,協助事前準備;這間居酒屋位在鬧區,生意非常的好,尤其平日下班後座無虛席;翻桌率極高,店內扣掉廚師們,一共有五個員工,所有人年紀相仿、勤快且開朗。

 

 

 

店長年紀最長,大他們十歲有餘,不過沒什麼隔閡還多了份穩重,有他在大家都很安心;副店長倫A是個有點痞痞的男生,不過一旦正式開始工作就會變得很嚴謹,甚至逼近一種神經質的地步,他算是工作上的最大壓力來源,大家都會戰戰兢兢。

 

 

 

不過,幸好,團隊中總是什麼人都有。

 

 

 

「啊!」一陣慘叫聲才起,佳心迅速上前,人在傻白鹹右方兩公尺遠,硬是可以單腳舉起,拉長身子伸長手,救下差點翻下的杯子們。

 

 

 

「傻白鹹啊!」佳心一手撐著櫃子邊緣,一手接著快落地的杯子,「你不會拿就不要拿這麼多啊!」

 

 

 

阿瑋即刻救援,自佳心手上接過杯子,她剛剛那是完美的平衡,說不定只要一陣風吹過杯子就會掉了。

 

 

 

「又怎麼了?」倫A又是只能雙手叉腰兼嘆氣,「我們店裡的杯子都是玻璃的,你再這樣摔,今天就做白更了。」

 

 

 

「對不起對不起!」傻白鹹是個迷糊蛋,做什麼都會出錯,「我剛明明拿得很穩的啊!」

 

 

 

「多留一份心啊,你既然容易出錯,寧可分兩次拿,不要貪心!」店長從旁走過,「今天掉得如果是菜,可就更糟了。」

 

 

 

嗯……阿瑋默默的往旁瞧,也不是沒掉過,上星期聽說傻白鹹就掉了一盤魚,還是絆倒般的狼狽,盤裡的魚直接飛到客人頭上。

 

 

 

「拜託不要找事好不好?」智哥不爽的從內場出來,「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出錯,都會造成大家的麻煩?」

 

 

 

智哥個性衝,說話向來不知客氣為何物,但話說得實在,而且別看他一付謝任松+9的模樣,跟客人也偶有衝突,但做事可嚴謹的很,速度快又敏銳,內場的廚師都很喜歡他,覺得他機靈。

 

 

 

「對不起……」傻白鹹只能這樣說,有的人就是天生少根筋,也不是故意的。

 

 

 

「好了,智哥不要太苛責,但傻白鹹你也得打起精神,你犯錯只會造成大家壓力。」店長擊掌,「準備開店了喔!」

 

 

 

「好!」廚房裡的廚師們也齊聲回應,抖擻起精神。

 

 

 

假日的晚上不若平日忙碌,但客人還是絡繹不絕,阿瑋忙到都不知道幾點了,連喝口水都沒時間。

 

 

 

第一輪客人差不多吃飽結帳,管收銀的是倫A,他叫阿瑋跟佳心進員工休息室喘一會兒,現在外場客人才兩桌,其他客人都已經吃飽,不再加點,所以人手足夠。

 

 

 

「呼……」佳心一進去就咕嚕咕嚕的灌了半壺水,「好渴喔!」

 

 

 

「我們是不是應該在廚房擺有吸管的水壺,大家傳菜時至少喝一點?」阿瑋就著椅子坐下,他的腰他的腿啊!

 

 

 

「對耶,但忙的時候我怕連開蓋的時間都沒有!」佳心也坐下,「師傅們連出去抽一根的時機都沒!」

 

 

 

門陡然被推開,探頭而入的是二廚老路。「嘿……喔,你們喔?」

 

 

 

「什麼態度?」阿瑋沒好氣的唸著,瞧他失望,「廚房有什麼事嗎?」

 

 

 

「我怎麼沒看到智哥?我煙剛好沒了,想跟他要一根。」老路顯得有點難受,忙了一晚上好不容易尋到空檔要根煙。

 

 

 

「老路!我在這裡!」外頭的走廊傳來智哥的聲音,「阿瑋!替一下!」

 

 

 

「來勒!」阿瑋趕緊跳起,「妳再休息一下,我去就好。」

 

 

 

阿瑋步出休息室,智哥朝他頷首示意,便跟老路從後門出去抽煙了。

 

 

 

裡頭的佳心她也不敢真的休太久,大家都在忙著,倫A跟店長也都還沒喘口氣呢,整理一下便趕緊跟著出去;阿瑋跟傻白鹹正在收拾桌面,店長在廚房邊等著傳菜,客人一下子少了許多,阿瑋覺得連冷氣都終於有涼的感覺了。

 

 

 

叮──咚,自動門一傳來聲音,所有人第一直覺就是日文的「歡迎光臨」。木製的自動門緩緩打開,傻白鹹即刻上前要招呼,「歡……迎?」

 

 

 

他錯愕的站在門口,根本沒人進來,他好奇的往外張望,還跟幾個路人四目相對。

 

 

 

「沒人嗎?」佳心碎步上前,「誰惡作劇啊!」

 

 

 

「好無聊!」傻白鹹聳了聳肩,兩人轉回店裡,「這樣按一下也高興?小朋友!」

 

 

 

「……」佳心回頭瞥了眼關上的門,「那高度小朋友按不到吧?無聊的大人啦!」

 

 

 

阿瑋剛抱來新的杯盤擺設,也好奇的張望,剛剛不是有客人來嗎?怎麼沒看見新人?

 

 

 

叮──電動門再度敞開,鈴聲響起,「歡迎光臨!」

 

 

 

這次聲音格外響亮,因為店長剛端了客人的串烤出來,也一起大聲吆喝。

 

 

 

只是這次又只是敞開的門,沒有任何人進來。

 

 

 

「這太扯了吧?」佳心不太高興的噘起嘴,握著拳頭往外追出去,「到底誰在惡作劇!」

 

 

 

他們家的店門不可能自動開,是因為設計是得按壓才會開啟的!店長笑臉迎人的向客人上菜後也留意到外頭的狀況,傻白鹹跟著佳心出去,都帶點氣急敗壞。

 

 

 

「沒事了,你們別這樣。」他沉穩的叫回同事,就算有人惡作劇,出去怒目相向也不是做生意的原則。

 

 

 

「店長!連著兩次太過份!」佳心嘟嚷著。

 

 

 

「好了,問題是妳這樣出去,能確定是誰嗎?難道在路上大罵?」店長推著傻白鹹往裡走,「不過就自動門,別理他。」

 

 

 

厚!傻白鹹依然嘀咕著,他不是不甘願喊歡迎光臨,是討厭這種無聊的惡作劇!一旁的倫A正忙著檢查剛剛結帳的單據,瞥了傻白鹹一眼,也只是用微笑代表對店長的支持。

 

 

 

「明太子雞翅喔!」廚房按了出菜鈴!

 

 

 

店長即刻回身往廚房走去,剛進門的兩個同事還在咕噥,叮咚一聲,身後的門又開了。

 

 

 

阿瑋右手拿著小瓷碟正要放上桌子,陡然僵住,說實在話,一次兩次是惡作劇就算了,第三次的話……他嚥了口口水,緩緩抬頭看向了同時與他四目……不,八目相交的傻白鹹跟佳心。

 

 

 

連他們也感覺到不對勁,直挺挺站著看著一點鐘方向的阿瑋,沒敢回身。

 

 

 

「歡迎光臨!」店長端著雞翅出來,從容不迫的上菜。

 

 

 

傻白鹹緩緩回身,虛弱的也跟著喊了一句,佳心不假思索的直接朝阿瑋走來,怒氣瞬間消失,完全沒有要衝出去抓誰惡作劇的意思。

 

 

 

二話不說接過阿瑋手上其他碟子,趕忙到其他桌子擺去。

 

 

 

又是空無一人的門口,傻白鹹默默站在門旁,等著自動門主動關上,店長還在跟客人說笑,倫A有點緊繃,刻意把注意力放回帳目上。

 

 

 

一抹腳印就著外頭的光線映在地面,阿瑋瞪大眼睛看著那腳印步入,接著自動門一關,印子瞬間消失。

 

 

 

不要開玩笑好嗎?你們的餐廳不在這裡啊啊啊!他不由得盯著地板,期待下一組腳印的出現,同時半推著佳心往後退去,離門口越遠越好!

 

 

 

不安的氣氛漫延,傻白鹹知道、佳心知道,連在門口結帳的倫A也略有感覺,只有店長一派輕鬆,還跟從後門進來的二廚老路說笑。他匆匆進入廚房,智哥朝其他同事示意要喝口水,轉身進入員工休息室。

 

 

 

阿瑋走到櫃邊拿出衛生紙時,赫然發現又一枚腳印在通往後門的甬道上。

 

 

 

「啊啊……」他緊張的往前,那像赤腳的印子,只有腳跟,但方向是往前的!

 

 

 

直線尾端就是後門……所以只是借過嗎?抄近路還是怎樣?飄月很麻煩的,但他從沒想過會有特別的「客人」啊!

 

 

 

「喂,幹嘛?」智哥從休息室裡出來,「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沒……沒有。」阿瑋擠著說謊的笑容。

 

 

 

「什麼啊!」智哥嘖嘖搖了搖頭,立刻出去前場。

 

 

 

阿瑋下意識低頭再看一眼時,印子果然消失了。

 

 

 

「阿瑋阿瑋!」傻白鹹急匆匆的跑來。

 

 

 

「不要問不要講。」阿瑋一轉身,立刻先聲奪人,「他們就期待被討論,噓──」

 

 

 

他們?嗚……傻白鹹哭喪著臉,這不就等於他還沒問,阿瑋就給了答案了嗎?

 

 

 

剛剛佳心就說,阿瑋一直在看地板,是不是看得見什麼啊啊!

 

 

 

「心正就好。」店長走來,突然冒出這句話,「心正不怕邪侵,知道吧?」

 

 

 

店長也知道嗎?

 

 

 

阿瑋皺著眉看向與廚師點菜的店長,可能在這個月份常有怪事發生,在餐飲業已久的店長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

 

 

 

「店長,我認真說。」阿瑋語重心長,「心正還是要怕邪侵的!」

 

 

 

因為,他心很正,可是從小到大都被邪侵啊!

 

 

 

 

 

新書預告:https://linea.pixnet.net/blog/post/325743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所有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