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咿──隔著一層薄薄樓板,椅子拖曳聲十分明顯,從餐桌的位子一路拖到了窗邊,接著又是物品掉落聲,砰、匡啷匡啷。

 

 

 

阿瑋從門後的掛勾上取下外套,一邊聽著上頭的奔跑音,一邊皺著眉,套上外套朝客廳的陽台走去。

 

 

 

「聽見了嗎?又是那首歌。」阿瑋站在落地窗前聽著,「又在輪播了。」

 

 

 

啪,他背對著的餐廳燈突然亮起,阿瑋因此回頭,這瞬間窗外同時跌下一個驚恐慘叫的身影,正面對著落地窗的方向,瞪圓雙眼看著阿瑋。

 

 

 

「幹嘛生氣?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啊!」阿瑋這才正首,自然已經看不見了,他動手拉起窗簾,「好好好,我現在就把窗簾拉起來!」

 

 

 

匆匆拉上窗簾,抓過沙發上的包包,對著空無一人卻亮著燈,還有張拉開椅子的餐桌揮揮手。

 

 

 

「我去上班了,我明天早上才會回來喔,家裡不要弄太亂啊!」

 

 

 

磅!餐桌上的椒鹽罐即刻倒下。

 

 

 

這樣也可以生氣?好啦好啦,會把家裡弄亂的只有他啦!今天他是晚班,臨出門前沒忘記在門後的日曆上畫個X做記號,代表著今天已過,因為他明天才回來嘛……

 

 

 

才打開筆蓋,今天的日子硬生生在他面前融蝕成一個黑洞。

 

 

 

「喂,不必這樣吧?」阿瑋回眸看向餐桌,「今天也算重要的日子啊,不能因為是七月就──」

 

 

 

餘音未落,燈光驟暗,那拉開的椅子不爽的自動推回桌邊,阿瑋嘴都還張著咧,面前的門閂喀噠一聲,直接從垂直扳成橫向,只差門把沒轉開,叫他快點滾的意思。

 

 

 

「好啦!我走了喔,你要小……不是啊,你有什麼好小心的!」阿瑋一把拉開木門,卻又遲疑兩秒的回頭,「要跟樓上和平相處喔!」

 

 

 

屋內一片靜寂,人家大概不想理他了,阿瑋自討沒趣的聳肩,將門帶上;他現在已經完全不鎖門了,因為家裡有個阿飄,基本上誰闖空門誰倒楣。

 

 

 

他原本就是比較敏感的人,而且從出生到現在運勢總是不好,之前去醫院探病時,就在不對的時間去,結果對方就跟著他回來了!

 

 

 

一開始他其實沒注意,只覺得身體不舒服,體質敏感的人進醫院一般都有覺悟,總是手腳發冷加想吐,但當夜半自家浴室的蓮蓬頭會自動打開,餐桌燈會自動亮起,椅子也會拉開靠上時,很難不知道自個兒新增了「室友」。

 

 

 

他面對這種有SOP的,先溝通看看,再燒紙祭拜,太凶的話他一開始就會出事,鐵定逃之夭夭,跑去廟裡去請法器跟師父回來協助處理──不過,當時因為有同學去醫院探病時犯了禁忌,原本他想去幫忙,卻被「室友」極力阻止,「室友」甚至還有提點幫忙。

 

 

 

再接下來,共處一室他也沒什麼不舒服,「室友」三番兩次替他擋災,而且還會把家裡收拾的乾乾淨淨,唯一比較令人垢病的就是他太愛乾淨,常常喜歡夜半淋浴,為了這點,他們還訂出了使用浴室守則,也就相安無事到現在了。

 

 

 

這是他人生第一次覺得有這樣的「室友」真好,木門鐵門關上即可,不怕偷不怕搶,就連──阿瑋站在電梯門前,不經意的抬頭往天花板看,就連樓上鄰居跳樓自殺後不肯走,他也不會像過去一樣擔心受怕了。

 

 

 

別說樓上這位了,隔壁樓有幾個半夜哭嚎他都能感覺得到,害怕卻還得假裝看不到才痛苦,而且一旦被發現看得到,可就沒好日子過了。

 

 

 

樓上的女孩上星期跳樓自殺,沒有遺書也沒有徵兆,但聽說之前才與男友吵架,因此推斷可能是心情不佳又加上喝酒的情緒失控,一時想不開便從樓上跳下;不過家屬一直認定不可能,在這兒鬧了幾天,因為美好的燭光晚餐就架設在陽台上,她正為自己搬家慶祝,怎麼可能會自殺?

 

 

 

所以也有可能是喝太多,失足摔下……但不管哪一個,都沒有他殺嫌疑。

 

 

 

魂也招,法事也做了,房東碎碎念好幾天,可是……人就是沒走啊!每天都聽得見樓上砰砰的聲音,彷彿有個人還正常的住在那兒,過著日常生活。

 

 

 

叮,電梯門敞開,零點一秒閃爍的日光燈,讓隻腳跨出去的他又縮回來。

 

 

 

一股寒冷從腳底竄上,賣鬧啊,雖然他看不見,但高達9999+的經驗值告訴他,電梯裡不但有阿飄,而且十之八九還是樓上那位未謀面的鄰居小姐啊。

 

 

 

冷靜,鎮定!她應該只是坐電梯對吧?阿瑋往自己家門瞥了一眼,希望「室友」可以幫他一把。

 

 

 

硬著頭皮站進去,他不確定站哪邊可以相安無事,索性就貼近電梯門、站在正中央,這時段很少有鄰居出沒,他有十足的把握。

 

 

 

『……』若有似無的聲音來自後方,阿瑋吊著眼珠子看向數字,怎麼這時就覺得電梯慢到靠北?

 

 

 

『蛋糕……』女孩子聲音清楚傳來,『好吃嗎?』

 

 

 

對不起!他不敢吃啊!

 

 

 

因為他才剛拿蛋糕進屋沒有兩分衝,樓上的女孩就掉下來了!絕對不是嫌棄她送的蛋糕,這麼好的女孩,搬家了還這樣關切鄰居,他也不信她是跳樓自殺,想著是喝酒過多的失足,但是,他希望與死者的連結越少越好。

 

 

 

樓上樓下的連結已經夠密切了,蛋糕真的吃不得。

 

 

 

『蛋糕……』聲音像藏在風裡似的,很輕柔,也聽不太清楚。

 

 

 

阿瑋只感到背脊發涼,好不容易終於抵達一樓,電梯門都還沒完全敞開,他根本是逃出去的。

 

 

 

阿彌陀佛,都已經招過魂了,結果只是回家探個親嗎?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經不在了呢?

 

 

 

跨上機車,阿瑋提高警覺的騎車,這個月份萬事都得多留一份神,每天他得查看新聞,避開所有發生車禍的路段……只要還不乾淨的就別走,因此每天最多得多繞半小時的路抵達工作處。

 

 

 

晚上是居酒屋打工,他是臨時工讀生,採排班制,這樣可以在塞進他其他工作的時間裡,多兼一份工,多賺一份錢。

 

 

 

「大家好!」阿瑋一進門,便活力十足的打招呼。

 

 

 

「好!」同事們也回以響亮的回應,「晚上有攤喔!」

 

 

 

「有!記得呢!已經報備了!」阿瑋趕緊溜進員工室換衣服。

 

 

 

雙馬尾的女孩正在整理頭髮,「報備,女朋友喔?」

 

 

 

「不是啦,是室友。」阿瑋總是笑著帶過,講太明白會嚇到別人的。

 

 

 

明天是店內公休,他來這邊打工快半年了,每週兩天而已,但這間店內氣氛非常融洽,每個月都會排一次星期日晚上聚會,輪流到每個人家裡聚餐或是煮火鍋,玩遊戲到半夜或天亮。

 

 

 

由於餐廳關門是午夜一點,弄好離開再快也要兩點多了,平時他們都是徹夜到天明,反正隔日公休嘛!

 

 

 

他當然沒有,明天白天他有正職,但是樓上鄰居這樣搞,能避開他就避開,寧可到同事家去過夜。

 

 

 

其實他想借住別人家的,像大學同學連薰予、或是她那個厲害的男朋友……不過他覺得他還沒撥號,對方可能就會直接掛掉了,嗚嗚。

 

 

 

「欸,下個月可以去你家嗎?」副店長倫A探頭而入。

 

 

 

員工休息室裡有三個人,阿瑋、佳心跟智哥,所有人都朝阿瑋看,只有他若無其事的把制服套上。

 

 

 

「阿瑋?」倫A再問了一次。

 

 

 

「嗯?」阿瑋拿出頭巾要綁上,一臉錯愕,「什麼?」

 

 

 

「下個月可以去你家嗎?」佳心幫忙重複,「聚會地點啊大哥!」

 

 

 

「我?我家?」阿瑋頓時一怔,「不行!絕對不行!」

 

 

 

他緊張的揮著手,一臉惶恐,激動到同事們都在交換眼神。

 

 

 

「因為室友嗎?」佳心失聲而笑,「女朋友就女朋友,室友咧!」

 

 

 

「不不不,不是女朋友,真的是室友。」阿瑋緊張的趨前,「但是我家真的不能去,就、就我室友非常討厭我帶人回去,當初說好的!對對!」

 

 

 

「喔,好啦!」倫A一臉莫名其妙,「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的,你不必這麼緊張啦!就問問!」

 

 

 

問問……阿瑋覺得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幸好只是問問,否則他寧願離職也抵死不從啊。

 

 

 

「再半小時準備開店門喔!」店長在外頭吆喝著。

 

 

 

「好的!」所有人同步回應。



 

新書預告:https://linea.pixnet.net/blog/post/32574325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所有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