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母親轉過頭,「什麼紅色的?」

 

「這裡啊,中間嫩嫩滑滑的地方,是粉紅色的耶!」彭重明指著芭蕉中心,透著淡淡的粉紅色。

 

母親彎腰看了兩遍,怎麼看都是鵝黃色啊!「好啦!快點吃!吃完我們一去下一個地方了!……唉,有夠熱!」

 

大人們一邊收拾東西,同時揮汗如雨,媽媽用帶來的水擰濕了毛巾,趁機往阿明身上擦。

 

「熱厚!」媽媽擦去頸子時,頓了一下……孩子沒有流汗?

 

嗯?彭重明嚼著芭蕉,搖了搖頭,「不會耶,涼涼的好舒服。」

 

「我還不知道你這麼耐熱啊!」阿明平常不動就會流汗,但現在在太陽下曬了快一小時居然不覺得熱?

 

母親拿毛巾往自己臉上擦,隨便,他不熱她熱!

 

垃圾清空,定火苗熄滅後,一行人便出發前往下一個墓地,孩子們照樣跟著,媽媽牽起彭重明的手時嚇了一跳。

 

「你手怎麼這麼冰?」媽媽覺得不對勁,連忙蹲下來檢視,「有哪裡不舒服嗎?」

 

彭重明莫名其妙,「沒有啊……他一點都沒覺得不舒服啊!」

 

「怎麼了嗎?」彭重謙的媽媽也過來關切。

 

「阿明他手是冰的,而且這麼熱也沒流汗,我以為他發燒自己不知道……」母親的手從他額上放下,額頭……也是冰冷的。

 

「可能風大啊,我看小謙也沒流汗啊!」彭重謙母親牽著小謙,「沒燒就應該沒事啦!」

 

三伯母還是顯得擔憂,但是瞧著彭重明看上去好好的,也的確沒生病的模樣,也只能說是自己多心了!實在是因為彭重明平常動不動就喊熱,又每天汗濕一身的回來,今天根本反常啊!

 

下一座墳,眾人一樣齊心協力的整理墓原,小朋友們這次不可再走遠了,被要求乖乖在一旁不能跑。

 

叩…叩叩……

 

嗯?阿明像是聽見了什麼,突然回頭。

 

他身後依然是長得一樣的墳丘,這個墓看起來好大,牆好厚呢,好像有人在敲東西嗎?

 

「我要紅色的!」

 

「我也要……不然一半!」

 

小堂妹的聲音從左邊傳來,兩個女孩蹲在地上,刻意背對了大人們,在那兒窸窸窣窣的說話。

 

彭重明轉著眼珠子,好奇的也跑過去,蹲在她們面前。

 

「你幹什麼!」女孩子立刻藏起手中的東西!

 

「妳們在玩什麼?」彭重明用氣音說著,擺出一付我是妳們這邊的姿態,「噓,我不說!」

 

「彩帶啊!」雙胞胎姊姊的惠雲從口袋裡拿出繽紛的彩紙,「有好多顏色耶!」

 

哇,這些……彭重明一怔,「是壓在墳墓上那些嗎?」

 

旁邊的惠霓小妹用力點點頭,「在剛剛那邊撿的,有一個地方超多彩帶的!」她還珍惜式的把收集來的彩帶整理成一疊。

 

彭重明不知道拿那個會不會怎麼樣,回頭看著自家人在墳上壓的紙,清一色的米白。

 

「我覺得妳們會被罵耶,小心點!」彭重明趕緊讓堂妹們收起來,「被大人看到就完了。」

 

「所以我們偷偷玩啊!」小堂妹噘起嘴,「哥,你幫我們分一半!」

 

分……彭重明立刻再偷偷回頭看著忙碌的大人,趁沒人注意他們,趕緊接過彩紙,對折,小心翼翼的分成了兩半,公平的分給她們。

 

「喂,你們在玩什麼?」

 

冷不防的,身後傳來小堂哥的聲音,語帶威脅。

 

「噓──」三個孩子同時噓了聲,彭重明連忙把彭重謙拉蹲下來。

 

「吼,你們在做壞事厚!我要告訴大家!」彭重謙一臉得意的小人樣,回頭就要扯開嗓門,「小伯……」

 

「你如果說了,我就說你踩在人家墳墓的圍牆上!」彭重明先發制人,即使他最討厭別人打小報告!

 

這讓彭重謙噤聲了,他不爽的回頭瞪養彭重明,「你這叫威脅耶,對!威脅!」

 

「我說實話啊,你真的踩人家墳!」彭重明壓低聲音,「你不說,我也就不說。」

 

彭重謙一付很無奈的樣子,還不忘挑眉打量小女孩們,「好,那你們要說你在幹嘛!」

 

小堂妹怯怯的看向彭重明,他想小堂哥都答應了,便點點頭。

 

「媽咪,我們可以坐那邊嗎?」彭重謙回頭大喊,指著前不遠的樓梯

 

那樓梯是路,不是誰家的墳頭,距離大家也不遠幾步就能抵達的地方;所以大人們往前探看,確定了只是一般階梯後才點頭。

 

「只坐在這裡,不可以去別的地方!」三伯母不忘交代,絕對不與亂跑。

 

孩子們乖巧點頭,較大的兩個男孩坐在上頭,讓小堂妹們坐在下兩階的地方,彭重紹還過來刻意瞥了一眼,彷彿知道他們在使壞似的。

 

「好漂亮喔!」彭重謙看著彩紙,「我們家的都沒有這麼多顏色!」

 

「對啊,我們拿了好多。」女孩們悄悄的說著,「想要編成一條長長的帶子。」

 

女孩腦中想得是韻律體操的彩帶舞,如果用這麼五彩繽紛的紙編起來,那該有多好看啊!

 

「妳們這樣到處去拿人家的紙,不太好吧!」彭重謙都不知道怎麼有臉說這樣的話,「要是人家生氣怎麼辦!」

 

「踩人家圍牆的人。」彭重明果然立即發難。

 

彭重謙趕緊擠眉弄眼的叫他不要講,還不高興的瞪著他,「啊你就乖寶寶啦!」

 

「阿嬤就說來這裡要乖啊!又不是第一次來了。」彭重明認真的很,「你都故意!」

 

「啊她們咧!」小堂哥指向女孩,「亂拿彩帶,妳們拿了幾個墳啊!」

 

小女孩們一時也答不出來,扳著指頭在那兒算著,因為不敢一次拿光,她們的確採分散戰略,好像至少拿了五六座墳吧?短短小手比出一個五,想是這個數字。

 

「……這好像在做壞事喔!」彭重明喃喃唸著,心裡有點不安。

 

「這算什麼壞事,就拿幾張紙而已。」彭重謙突然流露出一抹神秘,還帶著點閃亮的神情。

 

彭重明知道他這種表情,他們才差兩歲啊,根本從小玩在一起的,這是小堂哥有什麼秘密寶貝要炫耀時的表情!

 

所以連彭重明都期待的看著他,還幫忙把風,觀察忙碌的大人們。

 

「他們沒有在看!什麼什麼?」他趕緊問著。

 

兩個小堂妹也圓著雙眼,看著這大他們數歲的哥哥。

 

只見彭重謙不動聲色的把自己背上的背包取下來,放在兩腿間,緩緩的拉開拉鍊……拉到一半他緊張的頓住,彭重明趕緊幫忙回頭探查!

 

背包終於打開,小女生伸長頸往裡頭看,不由得亮了雙眼,彭重謙還伸手往裡頭去,悄悄的從掌心裡撈了個東西往上,好讓彭重明那角度可以瞧得清楚耶。

 

「哇……」彭重明驚愕不已,不敢置信的看著小堂哥那抹得意的笑容。

 

Oreo

 

小堂哥的背包裡有一盒全新的Oreo餅乾,該不會是剛剛那座……陳什麼的──「你踩圍牆的那一家嗎?」他覺得自己聲音在發抖,因為有點冷。

 

彭重謙劃滿了笑容,重新拉好拉鍊,用力點了點頭。

 

「哇……」堂妹們果然露出崇拜的眼神,雖然她們根本不知道彭重謙拿的是誰的Oreo,但她們知道Oreo很好吃啊!

 

彭重明打了個寒顫,「可以、那個可以拿嗎?」

 

大人是沒說過不能拿,但歹那是人家的東西?

 

「又吃不到了。」彭重謙嘟嚷著,「你不要大人說什麼就聽什麼好不好?大人都說很多沒道理的話啊!」

 

「沒道理?」彭重明一愣。

 

「就是沒有為什麼的廢話。」彭重謙逕自把背包背起來,「全都亂講,要我們聽話卻從來不講為什麼,這不是很奇怪嗎?」

 

彭重明默默看著彭重謙,從小就是這樣,小堂哥什麼都要問為什麼,對什麼都質疑,但是大人也的確很少告訴他答案,都是叫他們聽話照做就對了,只是他根本不敢違逆大人的意思啊,也沒有去想過大人是不是亂講。

 

亂講的嗎?所以其實……彩帶沒關係,拿Oreo也沒關係嗎?

 

彭重明又打了個顫,他怎麼覺得好冷喔……搓著雙臂,太陽這麼大,他怎麼覺越來越冷了……

 

 

 

 

 

 


●即日起,UDN讀創小說,每週一更新,新書搶先看--Blue Monday看小說就不blue了喔(確定?

《掃墓:禁忌錄》→https://story.udn.com/dcstore/StoreBook.do?id=33664

※採連載模式,付費篇章未來連載完後都還是能看得見,以篇章模式保存※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30023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