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老先生輕柔地為妻子蓋上被,年事已高的他,其實動作有些遲緩,但這樣的輕柔對結髮妻子來說,卻是恰到好處。

 

妻子的呼吸聲平穩,他輕手輕腳的離開,步履蹣跚,明明大妻子六歲,可妻子的身體硬是比他差了好多;或許是幾年前的癌症,或許是去年的小中風,都讓他們現在連牽著手散步都成了一種奢望。

 

床舖旁擱了張輪椅,他們現在的幸福,變成他推著她,一起到外面晃晃、一起去超市買東西,或是到大草坪那兒看夕陽;她喜歡跟阿水她們聊天,他就跟其他人泡茶下棋,日子倒過得愜意。

 

就是她這病有些麻煩,又不喜歡看護碰觸她,說是害羞、說百音他們粗魯;他心疼她,自然由他包辦,擦澡穿衣都是他負責,累當然很累,但是他卻想起了他們當年戀愛的時候,更加甜蜜。

 

「唉……」他回到自己房間,坐下來時忍不住嘆了口氣,累,是真累。

 

敲敲自己已彎曲的背,妻子不良於行,換衣擦澡的話,上半身還好辦,下半身就不是那麼容易,自己也是把老骨頭了,還真有些吃不消;周百音教的方式他不是不會,而是年事已高,力不從心。

 

但是妻子無論如何都不讓人碰她的身體,百音其實是個極為稱職又陽光的看護,妻子也待她如女,但就是這關過不去。

 

「哎……哎呀……」老人家吃力的緩緩躺下,骨頭有種快拆開的感覺,躺上床時,他泛出幸福的笑容。

 

真舒服啊,睡覺真是人生最重要也最幸福的事,每次躺下,都明白人為什麼需要長眠,辛苦疲累一輩子,的確需要好好睡一覺。

 

從床邊拿出手機,將耳機戴上,時代進步飛快,現在什麼東西都可以塞進這小小的手機裡,以前想要聽歌,他們可都是用卡匣、再來是放CD……現在這般手掌大小的東西就足夠了。

 

人總是要不斷的學習,不然會被年輕人笑古板、落伍,幸好智慧型手機還不難,滑個幾下就找到音樂集……老人家輕輕的點著,曲目便開始播放。

 

他喜歡聽著音樂睡覺,會有種安穩感…長屋那邊的阿榕會抱著收音機,巴不得跟全世界分享她愛的音樂,喜歡的類型不同,他喜歡的音樂,還是自己聽就好了。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

 

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悠美的曲調揚起,他闔上雙眼,腦海裡浮現的是年輕時,他摟著妻子在客廳裡跳舞的景致;他們最愛這首歌,忙裡偷閒或趁孩子不在時,兩個人會播放CD,點個蠟燭,喝點小酒,接著便翩然起舞……

 

老人家臉部柔和的笑了起來,他最喜歡妻子那件米白色的洋裝,轉圈時,裙襬像片圓盤般旋轉,那麼的美麗、優雅、動人。

 

帶著回憶與笑意緩緩入睡,他不知道隔壁房間那深愛的妻子,正撐著身子坐起來,等待著他的酣聲響起。

 

她熟悉了幾十年的酣聲,讓她露出淺笑,記得剛結婚時總嫌他酣聲如雷灌耳,想不到日子久了倒也習慣了,萬一他沒打呼,準是睡不好。

 

她中風以來,他就睡得深沉,她知道他有多累,更知道他為她付出了多少心血與辛勞,甚至已經快到極致了。

 

從枕下摸出照片,那是他們前幾年出去玩時拍的,當時她還能走能站,一切是那麼的美好……看著照片裡失去歲月的他們,這樣的廝守,她很幸福,真的。

 

但是她也希望他能幸福。

 

轉向左邊,她拉起窗簾的拉繩,穩穩的圈住自己的頸子,拉繩並不長,繞個幾圈就算數了,接下來……她往右邊的床下看去,她只要把自己摔下床,這距離便足以勒死自己。

 

她太累了……不想再這樣過下去,不能自在活動,卻又拖累著他,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還不如早點走,放彼此自由。

 

拿起照片端詳者,她露出幸福的笑容,淚水不禁自落。

 

「這輩子遇到你,我真的很幸福。」

 

接著使勁轉身,她將自己的身體甩了下床。

 

嚓!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54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