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你找個位子坐下吧……」導師左顧右盼,指了
指角落,「芙拉旁邊有個空位,你就坐那裡吧,芙拉蜜絲!」
  
  
  「又!」芙拉蜜絲下意識的舉手,回答的中氣十足,引
來班上一陣竊笑!
  
  
  「又什麼,發呆啊妳!」導師笑了起來,「看轉學生看
呆了嗎?好啦,我知道他很帥……」
  
  
  「哈哈哈哈!」班上一陣狂笑,逗得芙拉蜜絲滿臉通紅,
她緊咬著唇懊惱不已,雙省緊握飽拳,氣得就往桌面砰的一
擊!
  
  
  「哇!生氣了啦!芙拉蜜絲又生氣了!」附近幾個男生
起鬨著,「看帥哥看傻了喔!芙拉怎麼不多看看我呢?」
  
  
  「吵死了!」她咆哮著,可她越生氣,班上男生就越愛
鬧她,這種事是亙古不變的。
  
  
  Forêt走下講台,帶著微笑走到最後面的位子,芙拉蜜
絲一見到他就慌亂的趕緊起身,因為隔壁是空著的,幾乎變
成她的私人倉庫。
  

  「對不起,我收一下!」她焦急的蹲下來,把抽屜裡的
東西抱出來。
  
  
  「沒關係,妳慢慢來。」Forêt笑著,看起來更迷人了。
  
  
  「欸,F什麼的,你明字好難唸喔!」
  
  
  「欸,你是什麼血統的?」
  
  
  前頭講桌上砰砰的傳來敲擊聲,導師威嚴開口,「吵什
麼!要問下課再問,我們先上課!」
  
  
  芙拉蜜絲手忙腳亂的抱了一堆東西回座,沒時間整理只
得把它們往袋子裡扔,這堂是歷史課,老師已經拉下了地圖,
準備接續上一堂課所說的轉變歷史,而Forêt卻目光灼灼的
望著她,笑容沒有減低過。
  
  
  她怯怯的望著他,只差沒問他要幹嘛。
  
  
  「我還沒有課本,可以跟妳一起看嗎?」他瞇起眼,這
樣笑起來像瓷娃娃。
  
  
  「噢……好!」她猶豫的把課本推過去一點,看著他起
身將桌子搬過來,靠在一起。
  
  
  這堂課她一定沒辦法專心了!天哪,誰有辦法盯著這種
美麗的人還能從容自若呢?更別說她從以前就超級宗憧憬童
話故事裡的王子啊!
  


  
  「上次說到哪裡?啊,世界崩壞的歷史,也就是在新世
界發生前的二十年。導師手上的指著地圖,「以前地球分為
七大州,但是現在南極洲跟大洋洲已經不存在了,而是重新
規劃成四大區;五百年前的人們因為不珍惜自然環境,加以
道德淪喪、人心險惡,因此天譴降臨,引發一連串的天災人
禍,人類大量死亡,希望讓一切重新開始。」

  
  
  這則歷史在座的每個人都知道,或許世界上每個人都知
道,因為就是天譴降臨之後,才讓他們有現在這樣的生活。
  
  
  「只是當時的人為了求生存,意圖把天譴送回去,所以
開始濫殺無辜者,只要有靈力或是特殊能力的全部都殺,寧
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史學家後來檢討,說不定那樣
的屠殺也是天譴之一。」導師嘆了口氣,每次講述這段歷史
時,他總會嘆息。
  
  
  課本裡有張照片,聽說是當年處決天譴時留下的影象,
在方尖碑上旁有個潑著斗篷的人,天際劈下一道雷,不偏不
倚的劈在那人的身上,下一張圖是雷電劈在地面,而綁在刑
柱上的人已經在冒煙。
  
  
  最後一張,是屍橫遍野的協和廣場,無數具焦屍層層疊
疊,那些原本都是準備要為殺死天譴而歡呼的人們,卻因雷
電劈打的關係,全數死在現場。
  
  
  芙拉蜜絲總是會輕撫上照片,所謂的「天譴」只是個普
通女人,就因為降生命格為天譴,會為世界帶來災禍,所以
最後被綁上刑柱,讓其他人決定她的命運。
  
  
  她沒有罪,也沒犯過錯,歷史記載那只是個二十來歲的
女人,一直躲避世界的追殺,直到最後一刻。
  
  
  「天譴死亡之後,世界就開始崩毀了,事實上在抓到天
譴前,各界的法則都已經開始扭曲,我們生活的宇宙或世界
裡不僅有人,各地傳說中的鬼神妖魔其實都存在──但五百
年前的人們生活的很安逸,他們只有人界,信鬼神,但不是
每個人都看得見,各界怪物也都無法跨過法則。」導師再拉
下另一張地圖,「但天譴讓法則扭斷了,因此我們現在有什
麼呢?加分題。」
  
  
  台下的大家立刻爭著舉手,加分題誰不愛,所有人挺直
背脊舉高手,導師挑了一個。「貝爾,你說。」
  
  
  「有妖類、魔類、魍魎、魑魅、妖獸跟鬼獸,這是最基
本的,每一大類還有細分,每個都對人類具有威脅,但對我
們威脅最大的,是鬼獸!」貝爾講得十分詳盡,導師笑著,
他把下一個問題也一起回答還了。
  
  
  「對,法則的扭曲讓人類飽受威脅,也因此就算後來把
天譴送回天上,世界的災禍才要開始,那時的人們遭遇到了
各界可怕的生物或是奇特的族類,人類根本比螞蟻還脆弱,
不是被殺、被吃、就是被玩弄……這就是史稱的天譴浩劫─
─這個很重要。」
  
  
  全班聞言,立刻拿筆在課本上做了記號,很重要表示考
試會考,芙拉蜜絲沒動臥,因這段歷史她倒背如流,因為這
是她有意識以來的床邊故事;後人並沒有把天譴死亡前的天
災人禍定義為浩劫,反而是將天譴死後發生的異變稱為浩劫,
合情合理。
  
  
  「也就是說,其實天譴是必然發生的,就算殺死她、或
是送回天上,恐怕早有定數。」導師補充著。
  
  
  呵。身邊一陣輕笑,很輕很快,芙拉蜜絲狐疑的側首,
看見的是挑著嘴角的Forêt。「你笑什麼?」
  
  
  「啊?」他依然掛著微笑搖搖頭,「什麼?」
  
  
  芙拉蜜絲皺起眉,不太高興的轉正,這段歷史很嚴肅的,
有什麼好笑的!
  
  
  「爾後就是人類大量死亡,文明急速衰退,而存活的人
類卻認為天譴沒死是抓錯了人,所以持續不間斷的濫殺,逼
迫真正的靈能者全數都躲藏起來──一直到二十年後,世界
人類所剩無幾,才有靈能者出面。」導師仰起頭,眼神望向
遠方,帶著崇敬般的說著,「各國的靈能者聯合起來,重建
新的法則與秩序,費時多年才把各式族類趕回去、或是封印、
設下了結界之門,不讓他們任意進出……但我們都知道,門
並不牢靠,所以時至今日,我們都還是身在危險之中。」
  
  
  教室裡每個人都在點頭,大家只能靠著更多的封印、法
器與咒文來保護自己,所以每個人身上都有保命符、護身符,
每戶人家就是個堅強的堡壘,因此只要入夜,就不會有人外
出,唯有待在室內,才是最安全的。
  
  
  「老師。」有人舉手了,「為什麼我們不能跟五百年前
的人一樣,生活在沒有其他族類的世界呢?」
  
  
  「老師,為什麼當初靈能者不把所有族類都趕回去?將
法則修復、再把牆跟門都築好,這樣我們就不必怕了啊!」
  
  
  「唉唉,這是不可能的啊,記得我剛提到,天譴的歷史
中,人們屠殺了多少靈能者嗎?所剩無幾是其一,第二是─
─有幾個人願意出來?」導師低頭,放輕聲音,「我個人是
很感激那些人做的奉獻,但就算現在……我們跟他們之間的
隔閡依然很深,能力是一回事,意願也是一回事,我想現在
班上的同學,有人還是認為闇行使有害的吧?」
  
  
  幾個學生點點頭,所謂闇行使便是靈能者的通稱,這幾
百年來他們自成一族,也以靈力區分了等級,專為其他「普
通人類」解決妖魔鬼怪的問題。
  
  
  班上開始窸窸窣窣的討論,所有人對於那段歷史都很痛
恨,因為現在平均年齡都很短,因為大家隨時生活在危險當
中;但是每次父母都會要他們反思,如果他們身在五百年前
呢?知道有個人的存在可能讓人類滅亡?是否也會不擇手段
的殺掉他?以及其他疑似的人?
  
  
  芙拉蜜絲想過很多次,她只感到醜陋。
  
  
  但是她卻做不出決定。
  
  
  身邊的人輕微震動,修長的手指在桌上輕點,她錯愕的
瞥過去,發現Forêt勾著嘴角神情愉悅,像是在哼歌一樣,
手指敲著節拍?
  
  
  「你有在聽課嗎?」她擰著眉。
  
  
  「嗯?有啊!」他笑著,「就是有才覺得有趣。」
  
  
  「有趣?」芙拉蜜絲揚起了聲音,「那是段悲傷殘忍的
厲史,也造成現在的我們面臨的困境,到底哪裡有趣啊!」
  
  
  班上頓時被芙拉蜜絲的怒吼嚇著,無不轉回頭去,連導
師都錯愕的看著唯一併起來的桌子,怎麼才剛認識不到幾分
鐘就吵架了吧?
  
  
  「芙拉蜜絲?」導師拿書本輕敲著桌子,「妳跟轉學生
吵什麼?有話好好說,老師說過,妳的耐性……」
  
  
  「他竟然覺得這段歷史很有趣!」芙拉蜜絲倏的起身,
直指Forêt,「人們先是濫殺、再相互殘殺、導致空間與法
則崩壞,直到現在我們得過這種夜不出門的生活,他竟然覺
得有趣?!」
  
  
  哇!Forêt仰首望著氣呼呼的芙拉蜜絲,卻笑得更開了,
真是容易激動的女孩。
  
  
  「唉!芙拉!」導師走了下來,「妳不要這麼認真,歷
史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每個人都能有自己的觀感。」
  
  
  雖然,他也不覺得這段歷史能稱為有趣,畢竟五百年前
的人性醜惡,導致了後人承其苦。
  
  
  「但是──」芙拉蜜絲雙手緊握飽拳,不客氣的瞪著Forêt
然後倏的把桌上的課本抽回來,她才不要跟他一起看

呢!
  
  
  電光火石間,Forêt一伸手就按住了課本,速度快到導
師根本沒瞧見,因為剛剛他的手還放在桌下,竟一眨眼就竄
上來了!
  
  
  「要聽聽我覺得有趣的部份嗎?」Forêt眉開眼笑,無
視於芙拉蜜絲的怒容。
  
  
  「洗耳恭聽。」芙拉蜜絲噘著嘴望向老師,「導師可以
嗎?」
  
  
  「呃……當然可以。」導師點點頭,「我們要包容不同
的思想與聲音喔,這是個非常好的例子,來,F……新同
學!」他名字也太難唸了!
  
  
  Forêt優雅的起身,望著黑板上的掛圖,再環顧一眼同
學們。「我雖然是從南亞過來的,但我本身是在歐州區長大,
我們的歷史大同小異,不過──天譴是在歐洲區被燒死的,
所以有人有不同的看法。」
  
  
  「對啊,天遣是在舊法國被燒死的,記得舊法國人也幾
乎死亡殆盡……」有人這麼碎語著,一邊翻著課本後面的記
載。
  
  
  「燒死天譴前,其實法則還沒有扭曲的那麼嚴重,天災
是很多,但是邪魔怪物並未大量侵人界,反而是天譴燒死後
法則崩毀的更嚴重,因此有人懷疑當初那位「天譴」的真實
性。」一旁的芙拉蜜絲原本想接口,被Forêt伸手示意先別
開口,「第二,是假設天譴真的被燒死送回天上,但後續的
事是人類自己造成的,像造成大量死亡的傳染病跟天災,包
括法則的扭曲,說不定是有靈能者不滿人類的濫殺,刻意製
造出來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著Forêt,導師心裡明白在亞洲
區也有人曾提出這樣的想法,但肇因於五百年前的「天譴」
是亞州人,所以的確有過天譴未死,還回國的謠傳。
  
  
  「意思是……因為天譴沒死,所以世界才持續崩毀嗎?」
芙拉蜜絲皺起眉頭,「或是因為靈能者的報復,才讓秩序崩
壞……我們現在才要過這種日子?」
  
  
  「嗯,不過這都只是各家說法。」Forêt很認真的望向
芙拉蜜絲,「我覺得有趣就是在這裡,在我們那邊會進行不
同論點的討論,不過你們這邊好像就用一種歷史定案了。」
  
  
  「因為那是普遍能被接受的歷史。」導師即刻接口,
「五百年前世界大亂,那段時間的事情根本很少人知道,連
文化都差點不存在,甚至原來的國家界線也消失了,世界人
種混居,每個地方都有各國人士、各種文化跟語言,我們只
能從活下來的人口中去拼湊一切。」
  
  
  放眼整個班級,充斥著各種膚色跟髮色的人種,大家盡
可能保留自己的母語,但英語最後還是成為世界共通官方語
言;在逃難與變遷的時代,多國人士碰在一起,唯一能溝通
的還是只有英語。
  
  
  而歷史,只能拼湊。
  
  
   Forêt只是輕笑,只給一種觀念也是好處,至少不必花
太多時間在爭論哪個歷史才是真的。五百年前到底是誰造成
了秩序的崩毀?天譴到底有沒有死?或是天譴真的降臨了嗎?
當年是否只是以訛傳訛造成的悲劇。
  
  
  「原來你的有趣是指這個啊!」芙拉蜜絲微嘟起嘴,
「我以為你在嘲笑那段歷史,是我誤會了,對不起!」
  
  
  芙拉蜜絲乾脆的伸出手,一點都不扭捏造做,Forêt
著直爽的女孩,自然的與之交握,握手言和。
  
  
  導師很滿意這樣的狀況,有他區的轉校生來簡直求之不
得,不同文化的撞擊還是需要的,只可惜在這個人人自危的
年代,要奢求一個外地學生實在難上加難!
  
  
  課程繼續,芙拉蜜絲也重新把課本給拿出來與Forêt
享,現在的她,反而對For?t充滿興趣。
  
  
  「對不起,打擾了。」門外突然有老師輕喚,「小乾回
來了,我送他過來。」
  
  
  小乾緩緩的走進教室,低垂著頭,看起來很虛弱。
  
  
  砰剎!課桌椅移動碰撞聲響,又是阿草跟浩呆威,他們
像看到鬼獸般的站起來,還一付隨時想往後門跑的模樣。
  
  
  「喂,你們幹嘛?」導師對著阿草他們皺眉,接著連忙
走下講台,「小乾,我以為你會直接回家休息的。你臉色很
糟啊!」
  
  
  小乾搖了搖頭,接著又轉過頭,看向靠牆那兩個站起的
男生。「他們都在這裡,我怎麼可以回家呢?」
  
  
  他們?導師錯愕的順著他的視線看向阿草他們。
  
  
  「是吧,我們不是好朋友嗎?」小乾揚起了滿滿的笑容。
  
  
   說好,不離不棄的,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