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紅寶石般的液體徐徐倒入高腳杯裡,鮮豔紅透,慕逸塵
執起酒杯,旋身往坐在桌邊的妻子身邊走去。


  許
文隨意挽著髮,慵懶的坐著,眼前的小方桌上鋪著
雪白色的餐巾,桌上放著燭台,幾疊小菜,風姿綽約的勾勒
著迷人的笑容。


  將酒遞上,優雅接過,兩個人的笑容停不了,卻不多
說,一切盡在不言中。


  「敬我此生的摯愛。」慕逸塵坐了下來,手肘依桌趨
前,左手握住了妻子的細腕,「人生苦短,有誰能找到真正
知我、懂我、惜我又愛我的人呢?」


  「你才是我靈魂的另一半。」許
文笑得非常滿足。


  他們是人人稱羨的夫妻,又同是醫生,甚至對相同領域
有極大興趣,更是權威,於公於私都如此的契合,能找到如
此相合的情人,世間能有凡幾?


  慕逸塵輕吻了妻子的手背,兩個人雙眼裡近是深情款
款,舉杯互擊。


  鏗,果香味十足的紅酒,像他們之間的愛情,越陳越
香……


  唰──匡啷!


  慕逸塵的身後突然傳來異樣聲響,他立即回首望去,一
個盆栽硬生生的掉在地上。


  他們身在獨棟的研究室裡,這兒是個像溫室的獨立實驗
室,養花蒔草是慕逸塵的興趣之一,因此這兒打造的如同溫
室,也種了許多植栽,危險性的實驗就隔離在底端的房裡,
一切無礙。


  此時,無風的溫室裡,盆栽竟然掉了下來?


  慕逸塵狐疑的站了起身,半圓形的溫室頂端是強化玻
璃,在月光明亮的夜晚,屋底上突然出現了一幢撞的影子!


  「咦!」許
文嚇得翻倒了酒杯,有東西以飛快的速度
一閃而逝,掠過了他們的正上方!「那是什麼!」


  「噓!」慕逸塵擰起眉心,戒慎恐懼的趕緊往隔離間跑
去,「我去拿槍!」


  「親愛的……」許
文返身到身後的工作檯上,握住剛
剛切菜的長刀。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足音自上頭傳來,地面及盆栽
上都是影子,嚇得許
文抬首,上方竟然有人!?


  咻──在玻璃毫髮未損的情況下,從上面……不,外面
跳下了一抹影子。


  許
文全身不住的發抖,她取起拿刀的手,對著眼前的
黑影……「不,不要過來──」


  慕逸塵正慌亂的裝填子彈,他聽見愛妻的聲音,顧不得
其他的先上膛,火速衝了出去!


  高大的人影逼近許
文,她只看得見亮紅色的雙眼……
並不單單只是紅色,而是發光的紅眼啊!
  
  
  「離開我老婆!」慕逸塵站在身後,厲聲吼著,「蹲
下,
文!」
  
  
  許
文立即蹲下,慕逸塵往黑影射去,它卻咻的一眨眼
就消失了,子彈一路穿過了許多盆栽,一直到打破了門為
止。
  
  
  「是誰!給我滾出來!」慕逸塵擎著槍發抖的大喊,
「你知道這是哪裡嗎?你一闖進這裡時,警方就已經知道
了!」
  
  
  『當然知道……』
  
  
  剎剎……一陣風從耳邊略過,慕逸塵尚且來不及旋身,
槍就已經飛到了溫室的另一個角落去……他望著槍飛向彼
方,而他的手,竟然依然擎著槍?
  
  
  慕逸塵緩緩低首,看見自己手肘以下扯斷的傷口,這才
感覺到劇疼直襲腦門!
  
  
  「哇啊啊啊───」鮮血直噴,傷口泉湧著紅血,慕逸
塵踉蹌的往一邊的餐桌上倒去,白色的餐巾立刻被暈染成鮮
豔的紅色。
  
  
  龐大的人影猛然向前一抓,慕逸塵根本覺得對方尚未靠
近,但是他的臉卻傳來難以忍受的痛楚!
  
  
  四指爪痕不留情的自正面抓下他的臉,每一個抓傷都是
切開他臉上的肉般深刻。
  
  
  「逸塵!」許
文失聲尖叫,立即衝向牆邊的紅色警急
鈕!
  
  
  只是在她抵達之前,又更多的黑影擋住了她。
  
  
  『想去哪裡?』陰森的笑意傳來,每一個人都有雙亮燦
燦的紅色燈眼。
  
  
  「
文!進去──進去!!」慕逸塵暴吼出聲,冷不防
的撲向了猙獰的對方,用殘敗的身體意圖阻止一切。
  
  
  他成功的讓侵入者分心,許
文立即旋身向另一側奔
去,途中有什麼,就朝著咆哮的鬼影扔什麼。
  
  
  一路衝進底間的實驗室裡,她慌亂的鎖了起來。
  
  
  這是非常獨特的實驗室,不管是牆或是這道安全門,都
是利用特殊材料製成,就裡面發生爆炸,也絕對不會傷及外
頭的一絲一毫。
  
  
  鎖上九道鎖,再輸入密碼,許
文顫抖的往後退著,直
到貼上了牆。
  
  
  她聽不見老公的聲音了……這裡頭是無法知道外面發生
什麼事,擁有絕佳的個隔音效果,絕……啊!她繞過許多試
管與實驗器材,慌亂的打開監視器,從這裡可以看見外頭的
情況……
  
  
  才一打開,螢幕上就有一隻腥紅眼睛瞪著她。
  
  
  『妳在跟我玩捉迷藏嗎?呵呵阿……』陰惻惻的笑聲傳
來,許
文驚恐的尖叫著。
  
  
  那個攝影機的地點是在、是在──門外啊!
  
  
  砰──門突然重力震盪、砰──許
文不可思議的望著
大力震動的門,不可能不可能,連爆炸都擊不破的門板,不
會因為區區的鬼就……
  
  
  「為什麼!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她歇斯底里的哭喊著,朦朧的淚眼裡,突然看見變形的
門板──不,那不是變形,而是門板上浮現一張臉。
  
  
  一張兇惡、帶著忿怒的臉龐,自鋼板浮出,然後下一秒
──就穿了進來。
  
  
  門毫髮無傷,那駭人的傢伙完整的進入了這牢不可破的
密室。
  
  
  紅到發光的雙眸,尖如刃的爪子,還有那猙獰的怒視著
她的臉龐……『妳明明道為什麼。』
  
  
  「不……你是誰!」許
文慌亂的搖著頭,往後退著,
這個東西竟然穿過了門?「我跟你無怨無仇!」
  
  
  龐然巨物湊近了,她瞪大眼睛望著他,眼底裡閃爍著不
可思議,這是──
  
  
  「哇呀呀───」
  
  
  慕逸塵狼狽的摔進自己的盆栽裡,背上已經血肉模糊,
他聽見妻子的慘叫聲傳來,麥克風開著啊……那叫聲讓人恐
懼,連螞蟻都鑽不進去的密室,
文為什麼會慘叫!有什麼
在裡面嗎?不可能啊!
  
  
  不要再掙扎了。』低沉的聲音傳來,摔在地上的慕逸
塵奄奄一息。
  
  
  「為……為什麼……」他拼命的跑,對方疾速的追,手
上的利爪刨去他半邊背部,痛不欲生!
  
  
  沾滿血液黏膩的手忽然扣住慕逸塵的頭顱,他沒有得到
答案,因為侵入者將他的頭往左一扭,嘩剎的自頸子上扭了
下來,乾淨俐落!
  
  
  巨大的人影旋身,拎著那顆血淋淋的頭,隨意朝著角落
扔去。
  
  
  透過錄影機,密室裡的入侵者看見了「夥伴」撕扯下慕
逸塵的頭顱,默默的轉向剛剛閃躲後,衝到密室深處的許

文;她正站在櫃子旁邊,瘋狂且慌亂的翻找著什麼。
  
  
  紅色的雙眼瞇了起來,騰騰殺氣忽然湧現。
  
  
  聽見聲響的許
文倏的抬首,她什麼都來不及看見,就
只見眼前一片黑,緊接著劇痛刺骨,竟有異物刺入了雙眼
裡!她狠狠倒抽一口氣──「哇──呀!」
  
  
  不不不!她摀住雙眼,鮮血不停地從眼底湧出,既熱又
黏,她失去方向的四處亂撞,入侵者只是忿忿的瞪著她。
  
  
  對方突的伸手一握,握住了許
文的手腕,直接扭了個
麻花……許
文放聲尖叫,她可以感受到手腕內的皮膚一小
束一小束順時針裂開的感覺,入侵者那巨大的力量再使勁一
扭,肌膚像是大地震時的柏油,紛紛迸離離開原來的地面!
  
  
  「啊啊──啊啊啊啊──」許
文歇斯底里慘叫的下一
秒,是連骨帶肉的扭斷,入侵者連正眼都不瞧一眼,順手就
把拽下的左手肘往後任意扔去。
  
  
  鮮血從斷口出湧噴,許
文摔上了地,她的尖叫聲沒有
停過,好痛──為什麼要這樣!
  
  
  入侵者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大手一攫,利爪刺穿了她
的胸膛,爪子深入肌肉與肋骨內,藉以完整卡住,然後入侵
者將她往外頭直直拖去。
  
  
  刺進肺臟與骨頭間隙的利爪讓許
文吐出一大口血來,
加上拖行的拉扯,利爪像是在她的體腔內,慢慢的割開她的
肺臟……她疼得快叫不出聲了。
  
  
  拖到了密室門邊,那兒有著一堆試管與實驗器材,培養
皿裡是阿茲海默症的細胞,他們正在研究如何治癒……入侵
者望著那些器材,低吼一聲,五指竟在許
文體內硬生生彎
曲,利刃再向上刺穿了其它組織。
  
  
  下一刻,入侵者「提拎」起了尖聲嘶吼的她,狠狠的往
那些玻璃器材上摔了過去。
  
  
  「呀──啊……」許
文連叫都沒力氣了,她撞上自己
的儀器們,玻璃碎片扎了她一身,也敵不過其他致命的傷
口。
  
  
  她滾下桌子,似乎聽見了骨頭斷掉的聲音。
  
  
  不……她在腦中想著,這不可能,這應該──一股力量
刺穿她的背,再次以利爪將她高高舉起。
  
  
  「不要──」
  
  ◆◆
  
  
  「我回來了!」大門打了開,有點醉意的男孩抱著籃球
走了進來,「爸!媽……哥!」


  他隨意脫下鞋子,雙臉因為酒精而緋紅,淺棕髮亂七八
糟,腳步甚為歪斜,今天他們球隊贏得了冠軍,原本說好要
不醉不歸的,但是他爛醉的話,就真的不能歸了!


  爸媽給他的自由很足,但是他們得學會自制。


  慕靖麟赤腳走到廚房,順手拿了杯子,扭開水龍頭就裝
滿一杯水,咕嚕咕嚕一口氣飲盡,勝利的喜悅還充塞在他胸
中,酒精讓他有點飄飄然的。


  不過怪了,怎麼都沒人應呢?


  「哥!哥!」爸媽有可能在實驗室,啊哥咧?他早上還
跟他說沒拿到冠軍不許回家的咧!


  慕靖麟踉蹌的扶著牆走著,突然注意到廚房邊側門是敞
開的……這道門無緣無故不可能開著,而且保全鎖為什麼沒
有響?這表示有人解鎖出去後沒有關上,問題是家裡不可能
有人會做這種事!


  側門旁有一地碎片,他立即蹲下身子,是碎掉的馬克
杯……哥哥的馬克杯?還有咖啡?順著往外頭看去,還可以
看見哥哥的一隻拖鞋遺留在門外不遠處的草坪上……再往更
遠的地方看去,那是爸媽溫室的方向!


  發生了什麼事!


  酒瞬間清醒,慕靖麟他立即按下側門邊的緊急鈕,那鈴
會直接通知警方,這兒出事了!


  接著再急忙的從側門衝出去,酒精讓他無法敏銳活動,
但是他知道廚房側門是離溫室最直接的方向……還沒走到,
他就大叫不好,因為溫室的門是開著的……而且鐵門都已經
扭曲了!
  
  
  「爸──媽──」燈火盡暗,爸媽不可能讓溫室的燈熄
掉!


  他衝了進去,什麼也看不見,直接進滑了一大跤,摔在
一攤黏膩的東西上頭……他真的喝太多了,連走路都成問
題!


  撐著身子爬起來,黏滑的東西讓慕靖麟覺得困惑,月光
還不夠亮,因為爸種的植物實在太多了。


  再次穩住重心,慕靖麟終於找到開關,頓時間,溫室裡
燈火通明。


  他也才能讓看清楚紊亂的溫室,眼界所及全都是飛濺的
鮮血跟……肉塊?他望著自己的雙手,赫見滿身是黏稠血液
的自己。
  
  
  鏗!溫室另一端突然出現瓷器碎地聲,他立即抬首要往
前,卻發現地上……地上有個人,一個人形狀的東西,身上
卻有著無數的刀傷,割得體無完膚,臉皮甚至被剝了下來,
扔在一片大葉的萬年青上。
  
  
  那是哥哥……是哥哥!慕靖麟摀住嘴巴,他想吐!他好
想吐──他激動的旋過身子想找地方吐,額頭卻碰到了另一
個額頭。
  
  
  摀著嘴的他錯愕呆愣,他竟然撞到了自己的父親!
  
  
  「爸!」他有些激動,見著的是滿臉是傷的父親……的
頭。
  
  
  慕逸塵的頭顱插在掃把柄裡,再插在他最愛的一個大盆
栽中……慕靖麟瞪大了雙眼,完全無法相信親眼所見!
  
  
  「哇啊啊啊─────」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