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鐘響,陳奕齊蓋上課本,有種解脫的感覺。

 

 

 

因為睡眠不足、精神不濟,讓他連上課都覺得體力透支。

 

 

 

「老師!」阿德輕快的往前,「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參觀公仔櫃啊?」

 

 

 

「就是就是!佈置好了嗎?」其他學生也湊上前來,趴在講台上問著,「還有那天準師母送的樂高組好了沒?」

 

 

 

陳奕齊有點遲頓,「啊」了一聲。

 

 

 

林詩倪揹起包包,也好奇的湊過去,看見老師緊皺著眉,食指與大姆指更捏著兩眼眼頭,看起來疲憊的樣子。

 

 

 

「老師你怎麼了?看起來很累耶!」林詩倪歪著頭問,「昨晚太操喔?」

 

 

 

「哈哈哈哈哈!」這暗喻性的話語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唉,想太多,我們吵架都來不及了,那天那組樂高也不是她買的。」陳奕齊顯得很無奈,「因為她,我一直睡不好。」

 

 

 

發現到老師真的很憔悴,學生們不由得擔心起來。

 

 

 

「不是她買的,那真的是你手滑?」阿德哇了一聲,「老師,你這犯大忌了吧?她一定暴走!」

 

 

 

「倒是沒有,但不太高興是真的……不過東西真的不是我買的,我沒刷傻,戶頭錢也沒減少。」陳奕齊鄭重澄清,「我查了賣家,賣家說沒有人出貨到我這兒,那我就還真不知道是從哪兒寄來的,我根本不敢拆。」

 

 

 

「哇喔,神、祕、愛、慕、者。」小白咯咯笑著,大家一起哦~

 

 

 

林詩倪一怔,下意識回頭,看向還坐在位子上慢條斯里收拾的謝妮潔。

 

 

 

會是她嗎?但是去參觀老師家之前,沒有人知道老師有收集公仔的習慣吧?

 

 

 

「最好是,還知道我剛搬家的新地址?」陳奕齊顯得很苦惱,「一堆事情要解決,樂高的事我就暫時擱下,我現在也沒空整理櫃子,家裡現在很亂。」

 

 

 

「怎麼了嗎?」林詩倪關心的問,「老師剛剛還說睡不好?」

 

 

 

「我們……」陳奕齊頓了幾秒,有些欲言又止,彷彿覺得自己說這個很奇怪。「就……唉,我們家好像被人監視了。」

 

 

 

咦?一票圍在講台的學生愣住了,大家一時之間無法反應老師說了什麼。

 

 

 

「監……監視?」阿德不明白這句話的意義,「是指有人在你們家裝監視攝影機嗎?」

 

 

 

「啊!」小白瞬間聯想,「老師你是說針孔?」

 

 

 

林詩倪又回頭偷瞄謝妮潔,她跟小狐狸們已經收好東西,也朝這兒看過來;會是謝妮潔裝監視器嗎?林詩倪覺得這樣子看人好像有點扯。

 

 

 

陳奕齊點點頭,「我比較沒感覺,我是說……有人裝針孔你們會知道嗎?針孔攝影機不就是得利於細小不易察覺!可是家慈喔說她覺得有人在看她!」

 

 

 

咦?林詩倪腦海裡突然閃過幾個字,怎麼覺得有點怪?

 

 

 

「有的人會比較敏感吧?」有人聳了聳肩,「像我只要被偷看我都有感覺。」

 

 

 

「但你那是人吧?有時人的視線比較明顯,但是老師是懷疑針孔?」阿德覺得有點詭異,「老師,你要不要買儀器回去測一下?」

 

 

 

謝妮潔上前,看了老師一眼,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

 

 

 

「怎麼了?」她好奇的問站在外圍的林詩倪。

 

 

 

「啊,老師說覺得家裡有被人裝針孔,像是被偷窺的感覺。」林詩倪淡淡的說,而且注意著謝妮潔的眼神。

 

 

 

她們三個女生驚訝得張大嘴巴,顯得很吃驚,「針孔?太噁心了吧!」

 

 

 

好直接的反應,好像不是謝妮潔裝的……不過她在想什麼,謝妮潔怎麼會去做這種事,而且她們只是學生,真的知道怎麼安裝針孔嗎?

 

 

 

「有,我現在就要去買,不確定一下,家慈不安心,我也不放心。」陳奕齊認真的說著,「我現在覺得有點流年不利,原本想說住那邊不錯的,現在真的快被搞瘋了。」

 

 

 

言下之意,其實頗有怨懟杜家慈的意味。

 

 

 

林詩倪抿著唇,緊握著背包袋子,決心幫杜家慈說說話,「老師,我覺得她可能不是神經過敏。」

 

 

 

嗯?陳奕齊包括其他同學,紛紛回頭看向林詩倪。

 

 

 

「林詩倪,妳不是中毒太深吧?又要說什麼都市傳說了吧?」阿德沒好氣的托著腮,「你們社團超可怕,好像遇到了一堆千奇百怪的事,說得跟真的一樣。」

 

 

 

「對啊,聽說耶誕節還遇到血腥聖誕老人喔?真的還假的?」

 

 

 

林詩倪不喜歡對不相信「都市傳說」的人解釋太多,不相信就能找到一堆理由反駁,多說無益。

 

 

 

「喂,你們去問化學系啊!去年耶誕死了幾個?」小狐突然仗義執言,「化學系都傳開了,有個聖誕老人真的就是在砍學生收禮物不是嗎!」

 

 

 

「是啊,新聞也有寫。」小狸認真回應,「不是還抓不到嗎?」

 

 

 

陳奕齊是信的那位,更別說他是都市傳說社的社團老師!他之前協助過紅衣小女孩的事情,學生們都在那條青山路陸續摔車,那時車禍身亡的人不少,「都市傳說社」認定那兒有個紅衣小女孩在徘徊,他跟社員聊過、輔導過,當時希望他們不要怪力亂神,但是當他們協助警方找到路旁的枯骨後,他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林詩倪,妳是什麼意思?這個是……什麼傳說嗎?」陳奕齊緊張的問。

 

 

 

「倒也不是,我只是……跟杜小姐有一樣的感覺。」林詩倪誠懇的說著,「那天我跟阿杰都有感覺,在老師家時,一直感覺到視線。」

 

 

 

什麼!在場學生莫不紛紛倒抽一口氣,那天就感覺到了!?

 

 

 

「妳怎麼沒說!」謝妮潔覺得全身起雞皮疙瘩,「那我的感覺也沒錯了嗎?」

 

 

 

咦?這話一出口,大家的視線就轉向了謝妮潔,「妳也是!?」小白瞠目結舌。

 

 

 

「我以為我是我錯覺嘛!」謝妮潔皺起眉,「我跟老師借外面的洗手間時,在就覺得好像被偷看,我不會形容,但是我雞皮疙瘩全部都站起來了!」

 

 

 

「媽呀!我們現在雞皮疙瘩才站起來咧!」大家莫不顫抖,搓搓手上的汗毛,「太可怕了吧!」

 

 

 

「停停!不要緊張,只是感覺,又不是說有什麼!」陳奕齊趕緊阻止大家無止境的腦補,「你們現在亂想的才讓我害怕咧!」

 

 

 

「那天如果只有我覺得就算了,但阿杰也說有……我想老師真的要注意一下。」林詩倪拉回正題,「我聽說有的是裝潢好時就安裝針孔攝影機,說不定連門板上都有機關。」

 

 

 

唉……陳奕齊重重嘆了口氣,萬分無奈。

 

 

 

「我一直覺得是家慈神經過敏,搞不好她真的沒感覺錯……」陳奕齊緊握飽拳,「我要趕快去買,然後得找到房東問清楚!」

 

 

 

「老師,如果是房東安裝的話,你覺得他會承認嗎?」小白中肯的說,「一定打死否認的啊!」

 

 

 

「對啊,我覺得先找到證據比較重要!」阿德舉手,自告奮勇,「老師我可以去幫忙。」

 

 

 

「我也可以!」有空的學生紛紛舉手。

 

 

 

陳奕齊輕笑起來,很感謝學生的熱心,「不必啦,這種小事我自己解決!好了,下堂沒課喔,你們這麼閒!」

 

 

 

喔喔,下一堂!林詩倪趕緊看向手錶,下堂課在隔壁棟耶,她得趕快趕過去了。

 

 

 

「林詩倪!」出門時,陳奕齊在後面喊著,「謝了!」

 

 

 

她回頭,朝著老師揮揮手,「沒什麼啦!希望老師可以找到喔!……醬子講好像又不對厚!我先走了,有課!」

 

 

 

林詩倪匆匆忙忙的衝出去,陳奕齊也趕緊催促學生離開,這間教室等等有人要上課,謝妮潔刻意拉著小狐狸們走在後頭,想藉機跟老師說話。

 

 

 

好不容易,等到其他同學都散開了,她追著陳奕齊往樓梯下去。

 

 

 

「老師!」

 

 

 

「咦?」陳奕齊往上一層看,瞧見青春正盛的女孩,「謝妮潔!」

 

 

 

「老師,你有看到那天我在你家別的髮夾嗎?」她藉機走到老師身邊,馬吉們識相的在後頭行走。

 

 

 

「髮夾?」男人其實真的很少會注意這樣的事。

 

 

 

「就這個。」謝妮潔噘起嘴,指指髮上的花型夾子,「長得跟這個很像,但是是粉紅色的愛心,水晶鑽喔,應該很閃亮。」

 

 

 

陳奕齊尷尬的笑著,「我還真沒有留意,不過……我回去問問家慈!」

 

 

 

「嗯,在洗手間時不見的。」謝妮潔珍惜與老師共處的時間,話說得特別慢,「我原本放下來擱在鏡子前,離開後我又折回去找,就已經不見了。」

 

 

 

「放在外面的洗手間嗎?」陳奕齊認真思考著,那天送走他們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去上廁所啊!

 

 

 

沒有看見什麼粉紅水晶鑽的髮夾吧?

 

 

 

「對,我只記得這樣,因為我洗好手走回客廳,還沒坐下就想到了,但是折回去已經不見了。」謝妮潔自己沉吟著,「但我也不記得我是不是其實擺在其他地方,那天心情不好,記不太住。」

 

 

 

心情不好,謝妮潔毫不避諱的強調著。

 

 

 

陳奕齊瞥了她一眼,他知道謝妮潔的心意,但這只是一個學生對年長者的憧憬,他不覺得謝妮潔知道自己要什麼,這根本不是愛戀,只怕謝妮潔也不明白。

 

 

 

不過謝妮潔沒明說,他也不宜多做什麼解釋,只能消極被動著……假裝不懂她的心意。

 

 

 

這麼美麗的女孩,班上那些男生是在幹什麼?沒人追嗎?

 

 

 

「我回去會幫妳問的。」出了大樓,陳奕齊急忙的往另一邊去,「我得趕去買東西了,走了!」

 

 

 

「再見!」謝妮潔站在樓梯上,短促揮手,對著陳奕齊露出甜美的笑容。

 

 

 

陳奕齊匆匆下了階梯,往老師停車場去,小狐狸們分別自謝妮潔左右走上前,打趣的看著她那甜到蜜死人的笑容。

 

 

 

「開心了厚?」小狐咯咯笑著,「這麼甜!」

 

 

 

「哎唷!我是在請老師幫我找髮夾耶!」她嬌嗔著!

 

 

 

「最好啦!乾脆說我可不可以去你家找找好了!」小狸說得更賊了。

 

 

 

一樓外頭總是有一堆抽煙的或等人的學生聚集,不過不想吸二手煙的通常會分站另外一邊。

 

 

 

短髮的女孩回頭瞥了謝妮潔一眼,在說什麼啊?陳奕齊老師不是有女友了嗎?

 

 

 

「真要找也要趁那個女人不在!」謝妮潔提起杜家慈,口氣就不甚愉快,「我到現在還不能接受老師有女友這件事……」

 

 

 

「好了啦!別氣!」小狐拍拍她,「我們去聯誼好不好?妳不能老是看一個得不到的人啊!」

 

 

 

「誰說我得不到!我只是沒有去爭取罷了!」謝妮潔咬著唇,「妳們說得很對,我應該親自找機會去找我的髮夾才對!」

 

 

 

小狐狸們對看一眼,莫不喉頭緊窒

 

 

 

「小潔,妳真的掉髮夾啊?」

 

 

 

謝妮潔左右各看了好友一眼,「妳們在想什麼啦!我是真的掉了,妳們那天也沒幫我注意,我下樓時髮夾就不在頭髮上了!我真的放在鏡子前,一離開廁所走到妳們旁邊就想到了,根本沒有一分鐘吧!但髮夾就不見了!」

 

 

 

小狐試圖回憶,但事實上她們誰會去留意這種細微末節啦!

 

 

 

「中間會有人跑進去嗎?」小狸假設性的說著,「說不定被拿走了!」

 

 

 

「拜託,這麼短的時間有點難吧?」謝妮潔下了樓梯,「也可能我記錯了,一般不可能這麼快就被誰拿走的啦!」

 

 

 

目送三個女孩的背影走遠,短髮女孩扶正眼鏡,搖了搖頭。

 

 

 

「小~靜~」冷不防的,背後傳來很噁心的聲音。

 

 

 

女孩冷冷的回頭,雙眼凌厲得保證令人膽寒,嚇得原本萌樣男孩原本的陽光笑容頓時消失。

 

 

 

「幹、幹嘛……這麼凶……」他還一臉無辜,「我喊小小聲的耶!」

 

 

 

女孩掄起背包,轉過身,不小心狠狠的踩了男孩一腳再路過。

 

 

 

「啊……哎唷!」男孩立刻抱著腳又叫又跳,另一個戴著毛帽的可愛男孩立刻上前直問他怎麼了。

 

 

 

女孩直接走向高瘦的男孩,他戴著黑色毛帽,微蹙著眉,「怎麼?妳在看誰?」

 

 

 

「陳奕齊的愛慕者。」女孩挑了眉,指指走遠的背影,「謝妮潔記得嗎?」

 

 

 

「哦~」男生一頓,「等等,老師不是有女人了嗎?」

 

 

 

她微笑點頭,正是。

 

 

 

因為他們就住在老師家對面棟啊!老師喬遷新居,跟女友在窗子邊吻得火熱的模樣,他們四個室友都喝茶配點心觀賞過囉!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更正錯誤。

●新月簽書會:http://goo.gl/KWBhC1
●都傳9:隙間女:http://goo.gl/OO8bxI
●音森森二:資幽生:http://goo.gl/u8qysx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