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噓……」陰玨寧第一時間瞄向工作人員,他們紛紛投
以狐疑的目光,似乎不能確定他們是在拍攝?還是真實?
「卡!很好。」
  
  
  所以他營造出似乎正在拍攝的樣子,盡可能不引起騷
動!所有人困惑的朝他們身邊聚集,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王
琇儀突然尖叫幹麼?劇本裡又沒這段「投懷送抱」。
  
  
  「喂,王琇儀,妳想改劇本好歹跟男主角溝通一下
吧?」火雞靠近就咯咯笑著,「我拍到陰玨霆的表情比妳還
驚恐,完全不知道怎麼辦咧!」
  
  
  「我、我……」轉過來的王琇儀竟然已經哭了,「這裡
不乾淨!我拍到、拍到……」
  
  
  她視線看向小智握著的手機,立刻又推著陰玨霆往後退
了幾步。
  
  
  陰玨霆倒是理解一二,他瞥向陰玨寧,兩個人實在沒有
太大勇氣去接過那只手機查探究竟。
  
  
  「拍到什麼?」周儀婷直接從小智手裡拿走手機,不明
所以的查看。
  
  
  「我們到旁邊一點吧,不要引人注目。」陰玨寧趁機帶
著大家往旁邊退,園區很寬廣,所以他們移到一旁的小涼亭
去。
  
  
  洪筱荳觀察著陰家兄弟,他們不但住在隔壁,而且從小
一起長大,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她知之甚詳!看他們兩個臉色
都很難看,眼神閃爍……剛剛又問她護身符的事,哎呀!
  
  
  她下意識回頭看向這傳說紛紜之處,該不會……
  
  
  她趕緊湊到周儀婷身後去,火雞跟小智也都圍觀著,就
見她調出相片集,不解的望向王琇儀,「妳自拍照有夠
多!」
  
  
  「妳從我剛剛拍的往前看,最前面最前面!」王琇儀抽
抽噎噎,「我本來想一口氣全部上傳的,可是……」
  
  
  可是?周儀婷一張一張的滑過,根本都她一堆自拍照,
好不容易到了純景色的照片,入門口的全景、石碑、樹……
這瞬間,連周儀婷的表情都僵住了。
  
  
  兩旁的火雞緊皺著眉反而湊前,大膽的用兩根指頭在螢
幕上放大──「哇!」
  
  
  火雞嚇得抽手,連連踉蹌,唯周儀婷捧著手機不知道如
何是好。
  
  
  在那綠色的樹中間,明顯得有著三個人影!而且一點都
不模糊,至少頭部清楚可辨,正用一種嫌惡的眼神瞪著。
  
  
  周儀婷閉上眼,用手指快速滑過,下一張更讓她差點掉
手機──王琇儀的自拍照中,左右兩邊各有一位與她一起自
拍!
  
  
  一隻慘白見骨的手還扣著她的肩頭,咧開腐爛的嘴,另
一位全然模糊,但手跟著比個YA!
  
  
  「……刪!刪掉!」後頭的洪筱荳貿然出聲,嚇得周儀
婷魂飛魄散,手機又給扔飛。「哇!手機很貴耶!」
  
  
  她趕緊趨前接住,拿到手機後就定定的看著王琇儀,
「琇儀學姊,我把照片刪掉喔!」
  
  
  「刪……妳刪!」她哭著拚命點頭。
  
  
  洪筱荳自己沒有勇氣一張一張檢查並刪除,她乾脆看著
相片集裡的小縮圖,一口氣把今天進七美人塚的照片全部D
掉,一勞永逸!
  
  
  按下確定時,洪筱荳並沒有覺得多輕鬆,她的食指還在
隱隱顫抖,看著大家驚恐的臉孔,她緩緩把手機擱上石桌,
推還給王琇儀;即使現在照片已經刪除,但是王琇儀瞪著自
己的手機,卻依然沒有拿起來的勇氣。
  
  
  「這裡果然真的……」小智嚥了口口水,「我們剛剛是
不是應該跟他們打個招呼,說我們要拍戲?」
  
  
  「琇儀學姊剛剛只是自拍耶,他們就……」洪筱荳全身
發毛,回身就想去拜託一下。
  
  
  「洪筱荳!」陰玨霆緊張的喊住她,「妳要去哪
裡?!」
  
  
  「我去跟他們道個歉,請他們讓我們拍攝順利啊……」
她回頭,既無辜又害怕。
  
  
  「不行。」下一秒,陰玨霆就把巴在身上的女孩往弟弟
扔過去,「在這裡,不能有所求!」
  
  
  因為你不會知道,究竟是跟「什麼東西」祈求了願望,
對方萬一真的實現你的願望,說不定會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啊!
  
  
  咦?這話聽得大家錯愕,不時交換著眼神,線香裊裊,
剛剛也不乏遊客焚香揖拜,為什麼陰玨霆這樣說?
  
  
  「出發前沒做功課嗎?這個地方屬陰墓,可以拜,但是
不求,有所希望有所求就怕會招致不好的事。」陰玨霆趨前
拉回了洪筱荳,「我們差不多都拍完了吧?看看還有缺什麼
景色,用照相機補齊就是。」
  
  
  他回頭看向陰玨寧,他正把王琇儀往火雞那邊推過去,
拜託不要再哭了,沒事也給哭到有事。
  
  
  「拍攝的部分大致完成,只剩下照片,如果有缺的話就
都拍起來以備無患。」這部分工作是洪筱荳負責,她戰戰兢
兢的點點頭,補拍補拍……
  
  
  天哪!大家剛剛拍了這麼多東西,萬一有「路鬼甲」入
鏡,那可怎麼辦?她才走出涼亭外又跫回來,只是她根本不
必開口,光是看每個人都瞪著手上的攝影器材就明白,大家
都想到了。
  
  
  「還是得檢查。」陰玨霆語重心長,「但是我們不要在
這裡檢查,找間廟吧!」
  
  
  所有人不但欣然接受,這還是成軍以來第一次無人有碎
語異議,並且動作俐落迅速的收拾東西,即刻離開。
  
  
  要遠離前,大力跟陰家兄弟同時緩下腳步,他們遙遙對
著七美人塚深深行禮,不敢求,只在心裡誠懇的道謝。
  
  
  「她們……」大力平靜的說著,「可能只是想拍照而
已。」
  
  
  陰玨寧看著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我真欣賞你的樂
觀。」
  
  
  事實上不知道是反應較為遲鈍,還是大力真的沒感覺,
他也s是從頭到尾沒大叫沒驚嚇的人;反觀平常「暢秋」的
火雞,這會兒可是跟小貓似的乖巧,嚇得豎起的頭髮似乎更
直了。
  
  
  走出七美人塚時,幾個工作人員趨前詢問剛剛發生什麼
事,他們當然不可能如實以告,扯了謊說沒事,只是有同伴
敏感了些;在地人警告他們千萬別做不禮貌的事,否則七仙
姑會生氣的。
  
  
  什麼叫不禮貌的事?界定在哪裡?陰玨霆思考剛剛的流
程,他們什麼禁忌都沒犯啊,但為什麼還是有事?
  
  
  「都他們在講,我們在美國時也沒犯到任何人啊!」陰
玨寧忍不住抱怨,「還不是差點被厲鬼幹掉!」
  
  
  「唉,可能琇儀學姊體質比較有吸引力吧!」陰玨霆只
能這樣想,「照片都刪掉,應該沒事了。」
  
  
  「你去跟王琇儀說。」陰玨寧沒好氣的拎著她的手機,
「她居然叫我幫她拿!」
  
  
  陰玨霆無奈的笑笑,這有什麼辦法,學姊膽子小了點,
畢竟「人家」是跟她合照,驚嚇指數自然比較高啊!
  
  
  他現在只希望,一切都只是偶發狀況……千萬,千萬不
要再發生有東西跟著他們的情況了。
  
  
  「咦?」陰玨寧突然圓了雙眼,「那小子……」
  
  
  「怎麼?」陰玨霆順著他的視線湊過去,不由得笑了起
來。
  
  
  因為民宿那個小男孩這會兒正站在陰玨寧的機車旁,雙
手把玩著龍頭,左轉、右彎,咻……的玩著車子呢。
  
  
  「他們也到這裡來了喔!真巧!」陰玨霆輕輕推了弟
弟,「小朋友很可愛的,別凶人家!」
  
  
  「我哪有凶,那是好奇寶寶,對我們超好奇的!」陰玨
寧也笑著,興起想從背後嚇小朋友的的惡作劇。
  
  
  「那個棒球帽的小孩嗎?」大力也跟好奇的往前望。
  
  
  「不是,是住二樓的。」陰玨霆小聲的說著,怕誤了弟
弟的好事,「那個穿藍格子襯衫,正在機車邊玩那個有沒
有?可能住203或204。」
  
  
  陰玨寧打算從另一邊繞去嚇孩子,把身上的包包改成斜
背,躡手躡腳的前行。
  
  
  「嗯……」大力點著頭,「可是我在你們的機車邊沒有
看見什麼小孩子啊!」
  
  
  ──咦?電光石火間,陰玨霆快速伸手拉住了弟弟!
  
  
  陰玨寧也聽見了,他詫異的往機車那邊看去,那個孩子
的的確確正在玩他的龍頭啊!
  
  
  「喂──你們在幹麼!」洪筱荳東西已經放下,回頭嚷
嚷的招手。
  
  
  那瞬間小男孩彷彿受到驚嚇,微側了臉,下一秒驚惶失
措的跑離……陰玨寧即刻平行追逐,孩子太小,被眾多機車
擋住看不見,但至少會有跑出來的那瞬間吧!
  
  
  他一路衝到馬路上,卻沒有看到任何奔出的藍格襯衫身
影。
  
  
  媽呀!他渾身發冷,事情不是從七美人塚開始的,他們
民宿裡根本就有其他「住戶」啊!
  
  
  「七美太陽砂喔!來看看!」一旁的攤販突的么喝,讓
陰玨霆嚇了一跳。
  
  
  七美人塚旁有三、四攤專賣星砂、太陽砂跟貝類飾品攤
子,陰玨寧回神瞥了一眼,頹然的步回,對著哥哥搖了搖
頭。
  
  
  那個一直好奇看著他們的男孩,不是人嗎?
  
  
  「同學!帥哥!來買點送女朋友吧!」攤販很熱情的招
呼著。
  
  
  只可惜現在誰有心情買啊?連王琇儀都沒在攤子前徘徊
了,大家已經蓄勢待發,急著想找間廟確認一下剛剛拍攝的
東西。
  
  
  「小男孩在哪裡?」大力走來,還在張望所謂的小男
孩。
  
  
  「沒事沒事……」陰玨霆趕緊回身對他說,「大力,別
提男孩的事。」
  
  
  大力低首望著他,幾秒後點了點頭,彷彿明白他在說什
麼。
  
  
  洪筱荳頂著紅噗噗的臉蛋奔來,為陰玨霆拎過手提袋,
「你們在看什麼?大家都很擔心!」
  
  
  「沒事的。」陰玨霆搖搖頭,「走吧走吧!我記得剛剛
上來時旁邊有座很大的廟。」
  
  
  他們趕緊回到機車邊,東西放了就要走,發動機車時,
所有不好的預感紛紛湧上,陰玨寧擰著眉轉動龍頭,到底是
招誰惹誰啊!
  
  
  「小豆苗!妳在幹麼啦!」火雞在前頭嘎嘎叫著,「都
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血拼!」
  
  
  這一喊,陰家兄弟才發現來催他們的洪筱荳居然還沒跟
過來?
  
  
  「沒有啦……」洪筱荳急急忙忙奔來,掏著鑰匙的的手
腕上還真的多了一圈貝殼手鍊。
  
  
  陰玨寧瞇起眼,這傢伙也未免太有閒情逸緻了吧!
「小、豆、苗──」
  
  
  「咦?」她向左後方看來,吐了吐舌。「還蠻可愛的
嘛!」
  
  
  可愛?陰玨寧無奈的看著身邊的哥哥,陰玨霆現在完完
全全沒有心情,去思考任何正面的形容詞了。
  
  
  照片裡的東西是存在於七美人塚的,跟琇儀學姊合照說
不定是惡作劇、說不定也真的只是想拍照。
  
  
  但是藍格紋小男孩,是切切實實存在於他們民宿,並且
一直注意著他們,甚至還從民宿跟到七美人塚來。
  
  
  只能希望那只是個孩子,構不成威脅,他只是純粹好奇
而已。
  
  
  車隊們劃風而行,筆直前往吳府王爺廟,只望入廟後能
洗去一身汙氣,陰玨霆緊扣著機車後頭的把手,只希望此行
能平平安安,無人受傷。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