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溫熱的水花自蓮蓬頭灑出,滴滴水珠濺濕了偉
岸的胸膛,古銅色的肌膚上有著結實迷人的肌肉,男
人闔上雙眼,昂首對著水花,任水澆淋的他的臉龐。
 
 
   關上水龍頭,他推開淋浴間的門,外頭的聲音
變得更大聲了。
 
 
   「好恐怖喔!」坐在床上的女人曲著腿,回首
望著剛走出來的他。
 
 
  她忍不住又多看了兩眼,結實的身材、濕髮上掛
著水珠,加上那張如春風般和煦的臉龐,好一個性感
的男人!
  
  
  「兇殺案嗎?」男人僅裹著一條浴巾,從容而出。
  
  
  「嗯,好像剛剛才發生的,算是頭條新聞呢!」
女人衣服已經穿戴完畢,身後的床上還有的紊亂的被
單,她不懷好意的瞅著身邊的男人看,嘴角勾起一抹
笑。
  
  
  男人專注的望著電視,新聞裡正播報著兩個小時
前發生的滅門血案,記者站在一間看起來很普通的屋
子前播報,身後的背景滿滿的都是記者、警方跟圍觀
的群眾……
  
  
  還有妖眾與鬼眾。
  
  
  底下的標題寫著聳動的「不滿分手,前男友殘殺
女友全家。」
  
  
  「因為分手殺了一家人?」男人撥了撥濕髮,顯
得不可思議。
  
  
  「對啊,好像死了四個人還是五個人……現在要
分手真可怕,怎麼動不動就殺人啊?」她沒記錯的話,
去年七夕前也有個前男友當街砍女友二十五刀的案
子。「想不到談戀愛風險有這麼大!」
  
  
  「說的也是,還是我們這樣好!」男人眼尾瞟了
她一眼,劃上個迷人的笑容。
  
  
  「呵呵……對呀,我們不會有分手問題!」女人
咯咯笑了起來,一夜之歡,你情我願,論不到什麼感
情與分手,只有短暫的浪漫與愉快。
  
  
  電視的的標題幾秒鐘就換一次,這一次現身的是
「疑似醉酒釀禍,兇嫌意識不清」。
  
  
  這讓原本都要起身去穿衣服的男人頓了頓,瞇起
眼瞪著標題瞧。
  
  
  「剛剛有播抓到時兇手渾身都是酒臭味,所以懷
疑是因為傷心喝悶酒,然後一時失控就殺了人。」女
人眨眼,「讓人驚訝的事,那個兇手才二十出頭耶……
情關難過喔!」
  
  
  「呵,情關跟年歲是無關的。」男人俯頸吻了女
人頰畔,往一旁擱在床尾的衣服走去。
  
  
  醉酒釀禍?還是藉酒裝瘋?他抱持不同的看法。
  
  
  俐落的穿上T恤跟牛仔褲,隨意梳整著微濕的頭
髮,男人不忘嚼著口香糖,總覺得嘴最近又癢癢的,
該啃骨頭了。
  
  
  進浴室稍稍將濕髮吹乾,留意了時間,是該離開
了。
  
  
  「我們走吧!妳明天還要上班對吧!」男人走出
浴室,輕柔地說著。
  
  
  「嗯,這樣玩得真不盡興,改天我們約周末如
何?」女人慵懶的起身,大方的預約下一次的見面。
  
  
  男人稍稍頓了數秒,旋即揚起笑容,爽朗的點了
點頭,「那有什麼問題!」
  
  
  女人露出嬌羞的笑容,大方的從皮包裡拿出自己
的名片,她從不避諱這樣的事情,這男人身材棒人又
帥,玩玩是沒什麼的。
  
  
  遞過名片,男人微微一笑。
  
  
  「你呢?有聯絡電話嗎?」她伸出手,她可不是
專等電話的女人。
  
  
  「我抄給妳。」男人隨手拿過汽車旅館的便條
紙,寫下自己的手機號碼。
  
  
  女人接過,滿意的收起來,勾起他的手臂一同往
外走去,「名字呢?究竟該怎麼叫你?」
  
  
  「萊西啊!」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她,「我不是自
我介紹過了?」
  
  
  「嗄?你真的叫萊西?」女人完全不信,「哪有
人叫這樣的名字……算了,不想說真名我不勉強!」
  
  
  反正出來玩的,有個稱呼便罷。
  
  
  萊西輕哂,帥氣的拋接著車鑰匙,來到副駕駛座
的位子上,禮貌的拉開車門,請美女入座;他一向對
女性同胞非常愛護的,博愛是他的唯一精神,紳士更
是基本準則。
  
  
  車子離開汽車旅館時半夜兩點半了,美女自然不
會讓萊西送她到家,在路上叫了計程車,讓萊西在中
途放她下車。
  
  
  婀娜的身體趴在窗邊,又是幾個熱情的吻別,美
女才坐上計程車,心滿意足的離開。
  
  
  萊西目送到計程車消失在視線之中,並且背下車
牌號碼後,趕緊打開車上的電視,他對剛剛那則新聞
非常的感興趣……只是因為單純的分手就能屠殺一家
人,即使醉酒也會有這麼大的恨意嗎?
  
  
  在明知下一個五色石會跟「酒」有關之後,他的
精神就異常緊繃,處處留意相關新聞。
  
  
  他是萊西,非人非鬼非魔非妖,是個半人半妖的
混血,人間界是唯一能接納他的地方,他長得高大帥
氣、陽光爽朗,還有份正當的工作,興趣是泡妞跟運
動,最討厭的動物是貓。
  
  
  而他的正當工作薪水之優渥讓人稱羨,當然,越
高的薪水就必須付出對等的努力,像他的工作嘛……
基本上是拿命在開玩笑。
  
  
  在「鬼僕事務所」裡工作,處理的不只是人間界
的事情,許多凡人不知的妖界、鬼界、魔界甚至上界,
都是他們負責的範圍……而近一年來人間界多有紛
亂,他們發現到竟然是神物流落人間。
  
  
  最糟的就是五色石。
  
  
  傳說中女媧就是用五色石補天,並且創造人類,
因此五色時裡蘊含著人類原始的慾望,使之平衡便安
和樂利,若是不平衡時便有大禍;五種顏色分別是白、
綠、碧、赤、黃。
  
  
  經手越多的案子,他們就越發覺得詭異,因為五
色石順應人類的原始慾望,但是卻像是有人在冥冥之
中安排好似的,走的是人之四戒:「酒色財氣」!
  
  
  五色石利用人類應該避免的四戒誘始他們墮
落,目前鬼僕事務所已經遇到了色、財與氣相關的五
色石案件,被五色石同化的人們色慾薰心、貪財無度、
怒氣衝天,完全的偏激化。
  
  
  損失了許多人類、許多無辜的靈魂,回收了部份
的五色石,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會激發人類慾望的東
西依然在人間亂竄,甚至有人刻意散播這些石子,造
成人界亂象。
  
  
  如果真的是依循四戒在走,那麼剩下一個「酒」,
尚未現身。
  
  
  酒,酒是穿腸毒,卻有很多人甘願穿腸亡。
  
  
  新聞裡自然還在播報這駭人聽聞的滅門血案,還
沒有更進一步的消息,但是兇嫌已經捕獲,甚至只有
二十三歲……而且還是因為在大街上追殺前女友才被
制伏……
  
  
  大街上追殺前女友?萊西皺起眉,立刻拿出自己
的HTC,上網查尋文字新聞較為迅速。
  
  
  修長的指尖在螢幕上滑動數秒後,他找到了他要
的答案──這沒有滅門,前女友還活著!
  
  
  萊西立即踩下油門,他可以想辦法去見見那位倖
存者,如果那瘋狂的情人跟五色石有關的話,一定會
有非常態的端倪產生……
  
  
  對於任何可能的線索,萊西是寧可誤讀也不能錯
放,他打定主意,先回家休息,再找機會去問問那位
可憐的倖存者──當然,前期是要她能開口說話才行。
  
  
  新聞對於案件完全都處在撲朔迷離中,警方也尚
未對外公佈細節,目前只能知道少女未死,其他什麼
最新進展都沒有。
  
  
  呵,睡一覺起來,晨間新聞就會有比較詳盡的報
導了吧?
  
  
  打檔,車子再度駛離,雖是凌晨深夜,萊西還是
維持安全的時速,往家的方向去。
  
  
  在經過第二個路口時,他下意識的往右手邊望
去,那巷子中有一間小卻溫馨的招牌,裡頭的簡餐很
是美味,一直是他心之懸念──咦?!──
  
  
  頓時間,急速的車聲傳進他的耳朵裡,那高速的
引擎轉動聲、輪胎高速在柏油路上磨擦的聲音,全部
集結而至,萊西倏的正首,他的車子正準備經過這綠
燈的十字路口,而左手邊那兩個大燈打進他的眼
底……
  
  
  歪歪斜斜的車身毫無煞車痕跡,就這麼直直朝著
路口衝了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幾乎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兩台
車瞬間相撞,在深夜裡擊出砰磅一聲巨響!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