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芳送醫的事鬧得沸沸揚揚,除了她的突然失血之外,就是出血的位置,引來了眾多猜疑;洪玫瑰再一次面對警方製做筆錄,由於來的是新人,不是過去常偵辦校園命案的泰瑞莎警官,所以很多地方還是她教菜鳥警察該怎麼做筆錄,第一次有種熟能生巧的感覺。

  

  

  這也沒辦法,這一年來,她做的筆錄可多了!

  

  

  先從一年前宿舍上吊命案開始,她是發現者,接二連三遇到了詭異的事情、厲鬼、亡靈多得不可勝數,接下來好不容易暑假出去渡個假,又遇上什麼惡靈別西卜與餓死鬼,差點變成人家的晚餐,渾身掛彩不說,做筆錄做到瘋掉;高三開學回到校園,學校又發生一連串的自殺案件,好死不死她剛好成了目擊者,還被厭惡女人的惡魔盯上……

  

  

  族繁不及備載,她已經完全不想多言了。

  

  

  做筆錄就做筆錄唄,她都是目擊者達人了!只要不是那個兇巴巴的泰瑞莎警官過來,她就什麼都不怕!

  

  

  誰叫每次出事都是泰瑞莎警官來?她總是會吊著一雙眼瞪著他們,說:為什麼又是你們?

  

  

  嗚,她也想問啊,為什麼又是她?

  

  

  「好厲害喔,玫瑰創紀錄了。」楊紫媃用欣喜的音調說著,站在桌前,正用奇異筆做著紀錄,「妳是我們之中做筆錄最多的人耶!」

  

  

  洪玫瑰皺起眉心,「這有很值得驕傲嗎?」

  

  

  「有啊,蠻厲害的。」玄貐在一旁涼涼答腔,「不過很幸運的是,這一次的對象沒有死。」

  

  

  「呸呸呸!那是我們班同學耶!」她嘟起嘴,「她就只是、只是……流了點血……」

  

  

  「流產。」玄貐沒有掩飾,「醫院已經傳來消息了,證實是流產。」

  

  

  流產?!洪玫瑰倒抽一口氣,李燕芳懷孕了?!她又、又沒有男朋友吧?不對,就算有男朋友,避孕怎麼會沒做呢?

  

  

  「畢業後就打算結婚嗎?」楊紫媃歪了頭,「這種例子也很多。」

  

  

  「我覺得……不像耶,她之前說過沒有男朋友的。」真的沒有嗎?洪玫瑰忍不住懷疑。

  

  

  「公關只傳了這訊息過來,醫院很熱鬧,家長跟老師都在那邊忙得焦頭爛額。」玄貐坐在沙發上,悠哉悠哉的喝著現沖的皇家奶茶,「有公關在萬事OK,誰都不必擔心。」

  

  

  「說的也是。」楊紫媃點著頭接話,就洪玫瑰一個人錯愕的眨了眨眼。

  

  

  她知道學生會的公關很厲害,上學期一堆人自殺時,都是公關出面處理,他從高一開始就是學生會的人,對外處事手腕圓滑,總是能安撫家長高漲的情緒,加上家世背景優異,政商關係也相當不錯。

  

  

  不過因為是「公關」,聽說個性也很「公關」,光學校的事就夠他忙的了,還有一堆應酬,一堆情人,忙到都不必出現在學生會裡!玄貐也不管,他說公關的工作就是這樣,反正出了事,他把事情處理好就好。

  

  

  「怎麼會突然懷孕了呢?」洪玫瑰有些困惑,「對方是誰啊?」

  

  

  「應該很快就會知道吧?孩子的爸想躲也沒處躲,家長不可能放過他的。」楊紫媃露出不齒的神情,「要做就避孕,搞成這樣受傷的都是女生,有夠不公平的!」

  

  

  「可是……」洪玫瑰想起李燕芳痛苦時說的話,就覺得很不搭調。

  

  

  「可是?」玄貐終於放下杯子,轉向了身邊的女孩,「妳到底想說什麼?支吾其詞老半天?」

  

  

  「呃……人家覺得很奇怪嘛!」她不平的嘟嚷起來,「那時燕芳激動的想說話,我就趴上去聽,她一直哭著說不要,我以為她是心疼肚子裡的小寶寶,結果……」

  

  

  話到此,她有抿了唇,皺起眉思索。

  

  

  「洪玫瑰,妳想破了頭也想不出所以然,不如說出來我們聽聽。」玄貐中肯至極,憑她那簡單的腦子能想到什麼?

  

  

  「哼!」又拐彎說她笨!「她說,不要放過他!」

  

  

  咦?玄貐一怔,連楊紫媃都走了過來,一臉憂心忡忡,「不要放過誰?」

  

  

  洪玫瑰聳肩,她要是知道,就不必在這裡猜了對吧?

  

  

  「她一雙眼瞪得好圓好大,就看著我喔!明明在哭,可是眼神卻帶著一種……堅定。」洪玫瑰回憶著當時的狀況,「掐著我的手都快斷了,就說了五個字,不要放過他。」

  

  

  這任誰聽了都覺得事有蹊蹺,可是玄貐更在意的是:「為什麼對妳說?」

  

  

  「我?」洪玫瑰轉了轉眼珠子,雙肩再一聳,「我不知道耶,因為我離她最近?」

  

  

  他不認為。玄貐狐疑的瞅著她瞧。

  

  

  洪玫瑰每次都會偷偷緊張,任誰被那麼美型的臉盯上都會心跳加速吧?尤其、尤其她又真的有一點點喜歡玄貐。

  

  

  雖然嘴超壞的,每次都在別人面前裝好學生,對她態度簡直差勁,可是她就是喜歡他;想想自己也有點被虐狂,為什麼喜歡這樣子彆扭的男生啦!

  

  

  「妳確定那時只有妳在嗎?」玄貐突然扳過她的下巴。「她是這樣看妳的嗎?」

  

  

  「唔……」洪玫瑰雙頰立刻竄紅,太近了啦!

  

  

  玄貐那張迷人的臉就映在眼簾,帶電的雙眸,長長的睫毛,眼鏡下的眼睛還是散發著逼人氣息,薄唇輕哂,而且他的手、他的手還摸她的臉耶!

  

  

  「洪玫瑰,現在不是陶醉的時候。」玄貐一字一句不客氣的開口,「看著我,她是這樣對妳說的嗎?不要放過他?」

  

  

  噗……楊紫媃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了,「噗哈,陶醉耶,玫瑰!」

  

  

  「誰、誰陶醉了!」她慌亂的抵著他,「你不要這樣摸我啦!我什麼都記不起來!」

  

  

  「鎮定!」玄貐雖然鬆開了箝住她下巴的手,但是卻改成攬住她的頸子,使勁往胸前拉,「還是這樣?」

  

  

  唔……她緊緊閉上雙眼,天哪!她心跳得好快喔!

  

  

  「洪、玫、瑰!」玄貐沒好氣的唸著,「立刻把眼睛睜開!」

  

  

  登,洪玫瑰立刻聽話跳開眼皮,一秒都不敢耽擱,就算眼前男生再帥,她心跳再快,也不能夠誤了正事!誤了正事,嗚嗚,倒楣的又是她了!

  

  

  冷靜的望著眼前的男生,她腦子裡其實都在想,如果不升學的話,是不是以後就看不到玄貐了?但問題是,依照玄貐的成績……他一定會去菁英科大那種她一輩子都搆不著的大學……還是去找個第六區的學校唸呢?

  

  

  眼神根本不對焦,玄貐早看出來了,直接抬手往她眉心彈了一下!

  

  

  「哎喲!」洪玫瑰總算回神,撫著額頭皺眉,「幹麼打我!」

  

  

  「誰叫妳發呆?又在胡思亂想什麼?」他扯著嘴角,「我在辦正事,妳是要我問幾次!」

  

  

  「我……」洪玫瑰愣了一下,下意識往後方望去,「你在跟誰說話……啊!」

  

  

  等等,李燕芳的眼神有點像是玄貐那樣!像看著她,卻又像看著後……方?

  

  

  玄貐眼神立刻落回洪玫瑰臉上,她正回過頭來,用那雙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瞅著他問。這讓他微蹙起眉,扶了扶眼鏡,透露著些許不安。

  

  

  「那個學生不是對著玫瑰說的對吧?」隔著一張茶几的楊紫媃都發現了,「你剛剛沒看著她說話。」

  

  

  「嗯,我看向她後方,以她的耳朵為焦距。」玄貐伸出手,映在洪玫瑰耳後,「大概假設這個位子有個人。」

  

  

  「……什麼啦!那時我後面沒有人啦!」洪玫瑰突然有點毛骨悚然,「你們別亂說!」

  

  

  楊紫媃張口欲言,卻被玄貐阻止,在同學失血過多的突發狀況下,沒有人能理智的判斷狀況!加上李燕芳勾著她的頸子,所以她不可能有所懷疑。

  

  

   只是,李燕芳說的話太奇怪,不要放過誰?孩子?還是孩子的父親?  

  

  

  「我後面真的沒有人!」洪玫瑰還在那邊重申。

  

  

  「是是是,沒有人!」楊紫媃低頭看錶,「洪同學玫瑰,妳跟我說五點時要提醒妳幹麼?」

  

  

  「五點?!」洪玫瑰立刻跳了起來,「啊!我預約了游泳池,我要去游泳了!」

  

  

  「游泳?」玄貐立即正色,「妳無緣無故游什麼泳?烹飪社呢?」

  

  

  「我胖了兩公斤,都嘛你害的,我要游泳減肥!」洪玫瑰超級認真。「有些裙子都穿不下了!」

  

  

  「什麼我害的?」玄貐沒好氣的看著她提拎袋子,正在準備物品。

  

  

  校內游泳池在課外之餘必須申請進出,因為校隊要練習,學校還是會開放幾個泳道讓普通學生游泳,但是採取申請登記制;想當然耳,洪玫瑰又是公器私用,拿學生會的名字去借才借得到。

  

  

  反正、反正至少她有個打雜的職務!玄貐都叫她做一堆有的沒的!

  

  

  「你都要我煮飯做點心給妳吃,我當然也會順便吃一下啊,害我變胖!」洪玫瑰抱怨著,「你有在打球沒差,我不行,在畢業前我要瘦下來,才能穿得下小禮服。」

  

  

  「嗯哼。」玄貐悠哉的交疊雙腳,勾勾手指,「泳衣拿出來我檢查一下。」

  

  

  「泳……泳衣?」洪玫瑰又滿臉通紅,「你要做什麼?」

  

  

  「看一下。」這三個字一加重,她就默然的繳械了。

  

  

  果不其然,紫色比基尼,完全能襯出她潔白膚色的泳衣。

  

  

  「妳沒有別件了嗎?至少上衣不要是比基尼?」楊紫媃忍著笑,溫和著問。

  

  

  「沒有,媽媽說我穿這件超好看的耶!」洪玫瑰還圓了雙眼,振振有詞。

  

  

  拜託,這傻丫頭,就是因為超好看的,大家也都會跟著看啊!她是沒有注意到,沙發上的人都在冒火了!

  

  

  洪玫瑰認真的想表示自己的身材穿起比基尼絕對沒問題,可是才轉向玄貐,就接受到微瞇的雙眼,帶著酒窩的微笑──「我、我真的沒有別件泳衣了!你、你不喜歡喔!」

  

  

  「哪會?妳不是說很好看嗎?」玄貐笑意劃得更深,洪玫瑰就覺得越可怕,他在生氣、他一定在不爽!「勞倫斯也會在體育館嗎?」

  

  

  「他、他在武術場練習!」這話說得很小聲也很委屈。

  

  

  因為武術場在一樓,泳池在六樓,遠水救不了近火。

  

  

  「好吧!」玄貐長嘆一聲,竟然起了身,「我跟妳過去。」

  

  

  咦咦?洪玫瑰瞪圓了雙眼,楊紫媃張大嘴巴,看著玄貐從容的走回座位拎過書包,反正現在也沒什麼要事,就跟著傻子一起去游泳。

  

  

  「你、你也要游喔?」洪玫瑰都結巴了。

  

  

  「看妳游。」玄貐倒是沒拐彎。「妳不是說穿起來很好看?」

  

  

  「是、是啊……」她臉好燙喔!

  

  

  「走吧!」玄貐不耐煩的轉過她的肩膀,真是囉哩叭唆,還不快走。

  

  

  望著出門的兩位,楊紫媃簡直不敢相信,玄貐的護花表現真的太太太明顯了,他根本是去那邊坐鎮的,完全不讓別人敢對玫瑰有非份之想!

  

  

  他果然也是喜歡玫瑰的吧?奇怪,為什麼這一對卻遲遲沒有在一起呢?

  

  

  沒有必要……

  

  

  旋過腳跟的楊紫媃顫了一下身子,渾身迅速發冷。

  

  

  男人……都下賤……

  

  

  她先是瞪圓雙眼,立刻手打結印,再迅速闔上雙眼,虔誠的唸起佛號。

  

  

  沙嚓聲略過她身邊,有頭髮擦過她手臂,這些房裡除了她之外,還有別的東西在!

  

  

  都該死!

  

  

  尖叫在她耳邊炸開,楊紫媃依然不為所動,專注的覆誦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受到凍人的指尖恢復溫度,再也沒有其他聲響,才緩緩睜開。

  

  

  地縛靈?浮遊靈?她嚥了一口口水,慌張的衝回桌邊拿過自己包包,急忙的就奔了出去!她原本就是敏感體質,極易感應到有的沒的,但是剛剛……她只是心裡在想,必沒有出口啊!

  

  

  有什麼東西同步讀她的心,而且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寒冷!

  

  

  學校,又有什麼東西了!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