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前的體育課,幾乎都是來充數的,老師放了兩籃籃球讓大家在籃球館裡自由活動,先做完體操,就是輪流投球、或是坐在一旁聊天,基本上老師也沒在管。

  

  

  女孩子們幾乎都坐在地板上閒聊,除了聊升學就是聊情人,還有幾個女生邊講邊哭,好像因為學校距離太遠,很難維持;這讓洪玫瑰不太想繼續坐在那兒,她插不上嘴的話題,還不如投球的好。

  

  

  男生們早就在另一區展開一場球賽,女生這邊就拿著籃球隨意扔著,投完後把球撿回,扔給排隊投籃的人。

  

  

  只是排在洪玫瑰前面的女生若有所思,眼看著球過來了,她連動都沒動。

  

  

  「欸……」洪玫瑰攔截成功,及時扣住球。

  

  

  這些事情依然沒有影響到前面的人,她靜靜的站著,雙眼空洞的盯著地板。

  

  

  「燕芳?」她湊上前喚著,「哈囉?有人在嗎?」

  

  

  「咦?」李燕芳明顯嚇了一跳,回首驚慌的望著她,「……玫、玫瑰!」

  

  

  「厚,妳發呆的好嚴重喔!」洪玫瑰把球塞給她,「怎麼了?在煩惱什麼嗎?」

  

  

  李燕芳沒有回答,只是露出悲傷的神情搖搖頭,接過那顆籃球,勉強的笑著。

  

  

  洪玫瑰尷尬的也不知道該問些什麼,現在能煩惱的也就兩件事:升學跟愛情,不過她印象中燕芳好像沒有男朋友啊……所以就是升學問題囉?因為跟李燕芳實在不熟,高三為了那要人命的畢業論文拼命,大家幾乎日夜都跟論文小組在一起,很容易就跟班上同學疏遠。

  

  

  像她,就都跟玄貐、勞倫斯、楊紫媃跟熊于潔膩在一起,班上發生什麼事都不太曉得。

  

  

  投進了一球,完全是殺時間,她追著籃球往前,體育老師剛好在前頭幫她接住;這老師讓洪玫瑰有些卻步,但她還是禮貌的綻開笑顏,欲接過老師手上的球。

  

  

  只是那老師從上到下、從下到上,很明顯的打量了她兩圈。

  

  

  「玫瑰,妳越來越漂亮了呢!」徐大春毫不避諱,邊用詭異的眼神看著她的腿,一邊笑著。

  

  

  「有嗎?」她賠著笑臉,又來了!

  

  

  這個徐老師算是惡名昭彰,總是會用色瞇瞇的眼神看女生,當然也不是每個都看,而是專挑漂亮的、身材好的,或是皮膚白皙粉嫩的……總是看得超直接,雙眼透露著令人不舒服的侵略感,完全不加以掩飾,但偏偏他從來沒有什麼「實際行動」,大家就算拼命告發,也拿他沒轍!

  

  

  因為「看」,又不犯法!

  

  

  偏偏他每年照樣拿到聘書,原因無他,因為他是「皇親國戚」,繁星高中理事長的小舅子,根本是保障工作,誰也無法解聘他。

  

  

  「是啊,越來越成熟了,身材真好!」徐大春話說得倒挺直接的。

  

  

  「謝謝老師,球……」她只想趕快離開這裡。

  

  

  徐大春不捨的把球還給她,視線從大腿移到了胸前。洪玫瑰是校內出了名的「娃娃」,長得像洋娃娃一般精緻不說,身材更是凹凸有致,一直以來都是校內男孩子們心目中憧憬的對象。

  

  

  只可惜她身邊總有個青梅竹馬的勞倫斯,身材高大魁梧兇猛,又是全高中聯賽武術冠軍,誰想造次,都得先經過他那關,導致洪玫瑰變成「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最佳代表,卻因為遙不可及,更增加了迷人價值。

  

  

  緊接著高二下學期,學校發生了詭異的自殺事件,自那時起,風糜萬千少女的學生會長玄貐以學生法務身份介入,因此跟洪玫瑰熟識……之後,她就更加碰觸不到了!

  

  

  她左邊是勞倫斯,右邊是玄貐,根本沒有人敢接近她,連告白遞情書都沒人敢做,但是,這些依然無法阻止她吸引人的目光,男孩子們總是偷偷瞧著、談論著,不過要像徐大春這麼明目張膽的,也只有他一個。

  

  

  「還好吧?玫瑰?」幾個女生已經朝這裡走來,本來打算徐老師不放人就要拉玫瑰走的。「他一直盯著妳耶!噁心!」

  

  

  「算了,又不是不知道他就那樣!」洪玫瑰噘著嘴,一點都不想回頭,「等一下如果球又跑到他那邊,妳們要幫我撿喔!」

  

  

  「沒問題!」同學推一個圓滾滾的女生往前,「就叫大山幫妳撿,徐老師一定逃之夭夭!」

  

  

  「呵呵,腫有腫的好處!」大山一點都不以為意,拍拍胸脯保證事情交給她,沒問題!

  

  

  「噯喲!」洪玫瑰難為情極了,她想到現在徐老師一定還盯著她的背影看,渾身就不舒服!「我看我坐下來好了,被他盯著很不舒服。」

  

  

  她嘆口氣把球扔回籃子裡,想找處安靜坐下來,卻看見李燕芳一個人坐在邊疆地帶,緊皺著眉,人看起來很不舒服的樣子。

  

  

  「燕芳……妳怎麼了?」洪玫瑰趕緊蹲到她面前,「妳臉色好難看喔?」

  

  

  「……有、有嗎?」李燕芳逞強的搖頭,隻手還擱在腹上,「我只是覺得有點……有點疼。」

  

  

  「疼?」洪玫瑰順著往下看,「啊,那個來嗎?」

  

  

  李燕芳緊咬著唇,顫抖般的點著頭,洪玫瑰觸及她肩頭時,發現她全身發抖發得厲害!這麼痛嗎?洪玫瑰站了起身,決定應該要立刻送她去醫務室才對!

  

  

  「老師!」洪玫瑰不管徐大春色瞇瞇的眼光,直接衝到他面前,「徐大春不舒服,我想送她去醫務室!」

  

  

  「不舒服?」徐大春皺著眉,遠眺了一眼,「怎麼不舒服法?」邊說,他疾走而去,就算為人再好色,但畢竟還是老師。

  

  

  當他趕到時,李燕芳已經痛得臉色慘白,隻手撐著地面,狀似痛苦不堪。

  

  

  「妳怎麼了?很痛嗎?」徐大春大手握住她肩頭,「李燕芳?」

  

  

  「不要碰我!」李燕芳激動的突然推開了老師,那突來的吼聲在整間體育館裡迴響著!

  

  

  所有人都呆住了,徐大春更加尷尬,他整個人被推得向後倒上地,而李燕芳居然側首怒目瞪視,眼裡還噙著淚水!

  

  

  「……燕芳,我帶妳去醫務室!」洪玫瑰繞過老師,緩步上前,朝她伸出手。

  

  

  李燕芳搭上她的手,身子抖給更厲害了,連起身看起來都十分吃力,洪玫瑰得趕緊主動上前,撐住她的身子。

  

  

  「痛、好痛……」李燕芳擠出淚水,身子一頹軟又往地上跌去!

  

  

  「哇呀……」洪玫瑰撐不住她,瞬間跟著往下倒去,還狼狽的壓在她身上!

  

  

  兩個女生摔成一團,其他人也趕緊衝上來幫忙,洪玫瑰趕緊伸手撐著李燕芳的腳要直起身子,掌心卻咕溜一滑,撲上了地!

  

  

  「啊……」洪玫瑰掌心磨擦地板感到一陣疼痛,咬著牙舉起手,不懂怎麼會滑掉……濕濕黏黏的……

  

  

  她攤開掌心,看見一片血紅。

  

  

  李燕芳躺在地上,雙手抱緊小腹開始痛得打滾哀鳴,而她的下腹部曾幾何時已經被鮮血染紅,血花一朵一朵的盛開,越開越大越開越滿……而更多的血,從她的雙腿之間流出,所以洪玫瑰剛剛是觸及了她的大腿,才沾上血。

  

  

  「哇呀──流血了!好多喔!」終於有人回過神來,第一時間就是尖叫。

  

  

  「報警!快點報警!」有人喊著,卻被一地鮮血嚇到動彈不得。

  

  

  洪玫瑰立刻打開手錶蓋,學生的電腦錶上,永遠都有一鍵報警系統,只要按一下警方就會收到通知。

  

  

  繁星高中的學生都必須備帶錶型手機,這隻錶是定位系統,校方有權限能夠開啟,知道學生在校園的哪兒,不過不是監視偷窺,而是一種紅外線;而學生到校必須佩戴這隻錶,因為所有的公告、聯繫、課程表、作業等等,全部都會傳送進這隻錶裡。

  

  

  手錶上還有個緊急求救鈕,是個凹槽,非必要時不會使用;當然還兼具簡單的手機功能,可投影也可當無線電,還有插槽可以看影片,算是萬能,只可惜通訊系統只能在校使用,出了校外就毫無用處了。

  

  

  「好痛……我不要……我不要!」李燕芳哭喊著,伸手滿是鮮血的手向著洪玫瑰,「拜託妳……」

  

  

  洪玫瑰驚慌的跪了下來,挨近李燕芳,她覺得她有話要說,只是痛得掙扎。

  

  

  「沒事的,醫院很近,救護車一下就來了。」洪玫瑰嚥了口口水,抬起頭大喊,「誰先通知醫務室!」

  

  

  「不要……」李燕芳緊緊握住洪玫瑰的手,「千萬不要……」

  

  

  「妳不要說話了,我會、我一定會保護……」洪玫瑰戰戰兢兢的看向她的肚子,「他。」

  

  

  這樣的出血狀況,洪玫瑰再呆,她也知道不是月經,只怕是流產……

  

  

  「不。」李燕芳倏的瞪大雙眼,雙唇微啟,洪玫瑰趕緊附耳在她嘴邊。「不要放過他!」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