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玫瑰開心的哼著歌,帶著衣物進入更衣室去!

  

  

  暑假有大賽,所以游泳隊決定開放另一個池區給登記者使用!另一個池區是在另一頭,是給體育老師們專門使用的,不似比賽般標準,但以運動休閒而言還是足夠。

  

  

  所以洪玫瑰也能使用老師們的更衣室,其實跟學生們的差不多,不過就是有種特別的感覺,畢竟平常學生們不能使用嘛!迅速的換上衣物,洪玫瑰小鹿亂撞,想到自己還沒在玄貐面前穿過泳裝,就覺得很害羞。

  

  

  不過他好像想到什麼似的,說要先去籃球場看一下,他懷疑什麼嗎?今天的事……跟「那個」沒關係吧?拜託一下,她已經撞鬼撞到怕了,不要再有什麼意外了。

  

  

  換上紫羅蘭色的泳衣,她不滿的低首看著自己的小腹,雖然還不明顯,但真的肥了一小圈,加上這一年來超級荒廢運動,以前至少還會在等勞倫斯時去一下健身房,現在幾乎一有空就往學生會裡鑽。

  

  

  運動、運動,上一次被鬼追著跑時,她有覺得體力差了點!

  

  

  唉,為什麼她老是會被鬼追呢?

  

  

  「喀。」很輕微的聲響來自於頭頂,洪玫瑰望著眼前置衣格的小門,她正要把衣服拿出來,怎麼就聽見了奇怪的聲音。

  

  

  聲音,好像來自於上方,天花板的位子。

  

  

  這裡的天花板是格狀的甘蔗板,裡頭幾乎都是管線,洪玫瑰極為緩慢的將衣服揣在懷裡,她現在應該轉身衝出去?還是抬頭向上望?

  

  

  每一吋肌膚的雞皮疙瘩全部都站了起來,有股不尋常的寒意自背後襲來,她完全不敢動彈,據個人經驗顯示,在這個四季皆夏的國度,如果有讓汗毛豎直的寒意傳來時,多半,多半都是「那個」。

  

  

  不會吧……天花板?洪玫瑰微顫著身子完全不知所措,玄貐呢?他有沒有覺得自己換衣服換太久了?不!他到一樓籃球館去了!

  

  

  「喀──」板子移動聲明顯得傳來,洪玫瑰幾乎百分之百確定,有人移開了天花板。

  

  

  這不會是偷窺狂吧?因為這股寒意根本不該存在!

  

  

  緊閉起雙眼,洪玫瑰心裡準備開始倒數,右手緩緩的往胸前移動,護身符始終掛著,一刻不敢或忘。

  

  

  而她的背後,幾綹髮絲正巧略過,她陡然一驚,嚇得摀住嘴,往眼前的牆面貼去!

  

  

  眼前是沖浴系統,擦得晶亮的銀色反射出她背後一陀長髮!

  

  

  有一個人倒立般的垂降而下,紊亂而長的髮絲披散在她肩頭,濕濕黏黏的,已著裝的洪玫瑰感受得深刻,那每根頭髮都黏在她的背部,還帶著冰冷!

  

  

  ……不在這裡……森幽的聲音自她的耳畔傳來,近到如果對方有氣息,就已經吹拂上她的臉頰!

  

  

  不要找她!妳找錯人了!洪玫瑰緊緊掐著護身符,貼著淋浴設備,為什麼連學校的更衣室都有啦!

  

  

  『該死的男人在哪裡……在哪裡……』聲音漸遠,往天花板而去,黏在她肩頭與背部的髮絲,也已經離開。

  

  

  不知道過得多久,洪玫瑰才勉強覺得自己可以動彈,或許根本只有幾秒鐘而已,但是寒氣消失,她咬著唇忍住恐懼,緊握著護身符緩緩轉過身去。

  

  

  她的身後什麼都沒有,但是背後的黏膩感依然存在,照理說她現在應該瘋狂的沖掉那令人發毛的感覺,可是現在、現在她只想要離開這窄小的更衣室!

  

  

  「哇啊!」她逕自叫著,衝出了更衣間,不顧一切的往門口衝。

  

  

  但是該死的好奇心使然,她在即將踏出去時,咬著牙決定回首再望一眼──就望一眼天花板!

  

  

  登時回身,整片雪白的天花板中,僅有一塊紮實的被移開了!板子呈現四十五度的被移動,就在她剛剛那間更衣室的正上方!

  

  

  媽呀!那不是錯覺!洪玫瑰奔了出去,開什麼玩笑,都已經撞鬼這麼多次了,哪有錯覺這種東西啦!

  

  

  「砰!」

  

  

  只是回身跑沒兩步,卻硬生生撞上一個剛走來的人,洪玫瑰衝力過猛,鼻子疼到發麻,還因為反作用力整個人向後彈去。

  

  

  「欸欸!」來人趕緊張手抓住她,「小心點!」

  

  

  一陣頭昏眼花,洪玫瑰根本啥都看不清,只知道鼻子痛得要命,不穩的蹲下身子。「哎……哎喲!」

  

  

  「沒事吧?」對方也蹲了下來,「妳怎麼用跑的?泳池邊用跑的很危險啊!」

  

  

  「嗚……」洪玫瑰撫著鼻子睜眼往前看,當裡面有鬼時,就算這邊是刀山她都一樣狂奔啦!

  

  

  眨了眨眼,眼前不是學生,而是一個書卷氣相當重的男人,他蹙著眉擔憂的望著她,全身都是水珠,看來是剛游完泳。

  

  

  「咦?洪玫瑰?」來人錯愕,「這裡只有教職員可以使用喔!」

  

  

  「我、我知道,是學校開放給我游的!」她鼻音很重,趕緊亮出左手腕上的許可牌,「就一小時。」

  

  

  「噢……」男子點了點頭,將她扶了起來,「妳還好嗎?為什麼用跑的!」

  

  

  洪玫瑰站起身,搖了搖頭,她總不能說天花板有鬼吧?「我怕時間不夠。」

  

  

  「唉,」男子嘆口氣,「小心點!以後不能這樣跑」!

  

  

  「知道了,陳老師!」洪玫瑰微微一笑,偷偷瞄著的裸身,哇塞,雖然瘦歸瘦,但是很健美耶!真不愧是學校排名第一的美型老師!

  

  

  「咦?妳認識我?」陳良瑋靦?的笑了起來。

  

  

  「老師不也認識我?」洪玫瑰俏皮的微笑,厚厚,笑起來更可愛了!

  

  

  「啊?真尷尬,因為妳很有名啊,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公主呢!」陳良瑋居然邊說邊紅了臉,「不打攪妳了,妳不是要游泳?快點去吧!」

  

  

  「是!」洪玫瑰眉開眼笑的舉手敬禮。

  

  

  結果一瞧見她火辣的比基尼泳裝,陳良瑋整張臉迅速漲紅,趕緊轉過身去,幾乎是同手同腳的離開,連路都走不穩當!洪玫瑰見狀忍不住竊笑,這就是他在學校很受歡迎的原因呢!

  

  

  聽說陳良瑋才二十五歲,很年輕就取得博士學位,繁星高中大力延攬他到高中兼課,主教生物跟物理,非常非常受到歡迎!

  

  

  不過洪玫瑰沒修過他的課,因為她對生物啦、物理或是化學一點點興趣都沒有!

  

  

  她走到池邊開始做暖身運動,怎麼看見美男子就忘記剛剛的驚恐了,天花板可是有東西在竄爬,她不安的仰頭望著,幸好泳池這邊上方是透明玻璃,沒有什麼上蓋,不會她游到一半又派什麼東西在上面偷看她。

  

  

  可是,那個女鬼說,找錯了?她本來想找誰嗎?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