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還者……怎麼可能會有生還者?』
  
  
  詭異的嗓音飄來,掛著淚才睡去的慕靖麟皺了眉。
  
  
  『明明都殺光了啊……該死的怎麼可以活呢?』聲音飄
動著,從外面……不,從門縫……不!
  
  
  是通氣管!
  
  
  慕靖麟倏的瞪大雙眼,躺平在醫院病床裡的他,立刻瞪
向他正上方的方形通氣口!
  
  
  那裡,正有一雙紅色的眼睛瞪著他!
  
  
  「什麼──」他錯愕極了,那是雙會發光的眼睛?
  
  
  說時遲那時快,那紅光眨眼即逝,消失在通氣口,但是
慕靖麟卻聽見沙沙的爬行聲!
  
  
  他一骨碌翻身下床,連件衣服也沒套,直接就追了出
去!
  
  
  在取完證詞及確定他無生命之虞後,警方便已撤離,湯
姆他們答應每天會來看他並且說明偵辦進度,同學們也被他
請回去休息了,每個黑眼圈都冒出來,也是約好明天再來。
  
  
  床頭邊放著沈郁寫的小卡片,還有孫祖凡留的紙條,要
他記得聽mp3裡的音樂解悶……這種時候聽Hippop是哪招?
他身心俱疲,一整天幾乎是在淚水中昏睡。
  
  
  可是,他剛剛聽見了「生還者」三個字!
  
  
  深夜的醫院裡靜謐無聲,但是他清楚的聽見通氣管裡的
爬行聲,足音很輕,但是聲音傳進他耳裡異常清楚,護士狐
疑的看著他,他還有空回以微笑,說睡不著起來走走。
  
  
  他可以看見護士眼神裡透露出的同情之色,但是他現在
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麼叫該殺的都殺了!是在說他吧!因為他是慕家唯一
的活口啊!
  
  
  是誰該殺!
  
  
  他一路在走廊上追尋,越走越遠,終於來到角落的掃除
間附近,這兒漆黑一片,因為沒有病房,連燈都不會開。
  
  
  慕靖麟闔上雙眼,平心靜氣的感應著,他確定這裡有
人……他的敏銳度一向很高,總是可以在對手尚未傳球之
際,就可以知道對方想傳球給誰、或是想要直接射籃。
  
  
  呼吸、動作、甚至是一個眼神,他都可以──後面!
  
  
  慕靖麟倏的回身,黑暗中一龐然大物站在那兒,腥紅的
雙眼發著光,活像LED燈!
  
  
  腐爛的臭味傳來,慕靖麟沒有時間掩鼻,他靠在牆邊,
知道在門的附近十公分處,總有電燈開關……
  
  
  『死小子,你怎麼會活著?』粗嘎的聲音開口了,『不
該有活口的……』
  
  
  「你是誰?是你殺了我家人嗎?」他確定了開關所在,
卻暫時不輕舉妄動。
  
  
  『呵呵呵……你們都是罪該萬死之人啊!哈……』巨影
忽而走近,『多讓你活了二十四小時,現在就算你去見家人
吧!』
  
  
  對方倏的逼近,慕靖麟冷不防的打開了燈。
  
  
  啪!……啪!他詫異的瞪著開關,竟然亮不了?
  
  
  『傻小子,有我在,你以為電會有用嗎?』黑影咯咯笑
著,突然就撲向了慕靖麟!
  
  
  可惡!他瞬間伏低身子往右邊滾去,硬生生讓對方撲了
個空,龐然大物撞上了牆,外頭透進來的燈光讓慕靖麟瞧清
楚了「他」的模樣。
  
  
  巨大的人臉,有張縫合過的臉皮,臉上都是黑色粗線,
頭頂插了一把刀子,乾涸的血還黏在猙獰的臉龐上。
  
  
  紅色發光的雙眼,尖長的獠牙,雙肩是一般人三倍寬
闊,雙手過膝,青褐色的肌膚看起來像風乾的腐肉,肌肉相
當發達,高舉的手上有著銳利且長有十公分的長刃利甲!
  
  
  不是人!
  
  
  慕靖麟腦子裡只閃過這個結論──殺他家人的不是
人?!
  
  
  為什麼!?這是什麼鬼的復仇嗎?問題是他們家從沒害
過人啊!
  
  
  『吼吼吼──』厲鬼飛也似的朝他衝來,慕靖麟沒有拔
腿就跑,而是原地再次翻滾閃過。
  
  
  他可以預測對方攻擊的點,是頭?還是身體?然後做最
準確的閃躲判斷!
  
  
  厲鬼再次撲空,又因為力道過猛而撞上牆,引起了一陣
不小的騷動!
  
  
  『可惡!我要把你撕爛!』看起來它火大了,慕靖麟就
貼著牆,他的手邊是滅火器……
  
  
  遠處的傳來絮語聲,護士們聽到這兒有聲音,紛紛的往
這裡來了。
  
  
  厲鬼撫著似乎撞疼的前額,轉過身再次朝慕靖麟殺來,
這一次他不以身體衝撞,而是高舉雙手,用利甲撕開他的身
子!
  
  
  巨手揮下,慕靖麟抓過滅火器瞬間阻擋,滅火器立即被
刺破,乾粉全部灑了出來!
  
  
  厲鬼十隻利甲都陷在滅火器裡,慕靖麟順勢使勁一推,
將厲鬼往後推得些微踉蹌,抓緊細微的空隙,拔腿就跑!
  
  
  『嗚吼──』身後傳來滅火器被忿怒甩掉的聲音,鏗鏘
作響,護士們尖叫聲傳來,慕靖麟則飛快地向右轉向安全
門,絕對不能把那傢伙引到人多的地方去!
  
  
  他往樓上跑著,他住在醫院的高層,所以輕而易舉的就
能上最上頭去!
  
  
  厲鬼撞門聲轟然,一大步等於他的五小步,風壓掃來,
慕靖麟一回首就看見它的逼近,他握著扶把猛然煞住步伐,
蹲低身子後突然回身,以腳掃向厲鬼的腿!
  
  
  這高度落差剛剛好,厲鬼因為他的急煞措手不及,身子
才剛不穩,這小子人又蹲低,它什麼都沒來的及做,腳盤就
被使勁一踢,整個人往下咚咚咚的摔落。
  
  
  當然,只不過數階之距而已,這舉動沒太大成效,反而
還激怒了厲鬼!
  
  
  望著厲鬼猙獰抬首,慕靖麟感覺到手在發抖……他打從
出生以來,沒有看過這種東西、沒有遭遇過這種攻擊,沒有
過──命在弦上的感覺!
  
  
  『吼──』厲鬼一骨碌跳起,嚇傻的慕靖麟這才趕緊回
神!
  
  
  往上仰望,還有三層樓才到得了頂樓,但以這速度他只
怕沒兩階就被殺了!
  
  
  開什麼玩笑!他絕對不會死在這裡!
  
  
  扳住樓梯扶把當定軸,慕靖麟忽然一個扭腰翻身向上,
直接跳上了上一層的樓梯!
  
  
  『渾帳!』厲鬼怒吼,怎麼這小子一轉眼就上了一樓?
  
  
  這的確很快!慕靖麟扣著每一層樓的扶把往上翻,厲鬼
意圖有樣學樣,以它的力氣跟速度,很快就可以把那小子四
分五……咚──砰!撞擊與落地聲傳來,慕靖麟又翻身上了
最上層,回頭瞥了一眼。
  
  
  體型太大了……他慶幸自己沒有那麼粗壯,還過得了樓
梯與樓梯間的縫隙!
  
  
  狼狽慌張的推開醫院頂樓的門,這兒極度寬敞乾淨,也
有不少病人會來這兒看夕陽及日出,當然,輕生的也不在少
數!
  
  
  慕靖麟一衝上來後立刻轉過身,倒退往後走,他瞪著通
往頂樓唯一的門看,腦子裡還在想著該怎麼辦……為什麼會
是鬼?為什麼會有鬼這種東西?他們家是醫生世家,很難能
相信世界上有鬼這種事嗎?
  
  
  可是他看見了啊,那東西根本不可能是人!
  
  
  超過兩百公分高,力大無窮……他想起隔離室的門,想
起在密室中被殺掉的母親,那果然不是人力所能為!
  
  
  為什麼為什麼!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把鬼幹掉!
  
  
  淚水湧出慕靖麟的眼眶,他寧可兇手是個人!他可以扁
他、殺他,也不至於像現在這麼無能為力,瞪著門恐懼的等
待……糟糕!他應該把門閂住的,他──等等!他愣了一
下,為什麼會有時間等待!
  
  
  黑影瞬間籠罩,他的後方早就站了巨鬼,雙手同時往他
的頭包夾而住,一掌就要將他的頭給壓扁!
  
  
  有風。
  
  
  電光火石間,慕靖麟就地蹲了下去,厲鬼雙手的指甲穿
透了自己的雙掌!
  
  
  『哇啊啊───』鮮血滴落在慕靖麟的頭上,他立刻往
旁以滾動的方式離開,旋身蹲踞,看著厲鬼痛苦的哀嚎著。
『你──你──』
  
  
  利甲刺穿自己的掌心,慕靖麟光看就覺得痛,而厲鬼還
得吃力的把指甲給抽起來,這就像得把十把刀從手掌裡抽開
一樣。
  
  
  厲鬼的形象漸漸變得清晰,它還跟人一樣穿著衣服,只
是衣衫襤褸,皮膚光可鑑人,滑得見不著一根毛髮……慕靖
麟皺起眉,注意到為什麼能看得如此清楚……
  
  
  啊啊!他往東方看過,天空泛出了魚肚白。
  
  
  『唔──』厲鬼驚恐的瞬間拔出指甲,以手遮眼,『你
等著!』
  
  
  下一秒,他旋身朝頂樓的女兒牆飛奔而去,倏而下躍。
  
  
  慕靖麟不顧一切的衝上前,看著那龐大的身影跳躍到醫
用大樓旁的矮房子,再往前接續跳躍。
  
  
  他雙手扣著牆頭,全身止不住的顫抖,恐懼感侵蝕的
他,心跳因而疾速,但是……仇恨卻凌駕了一切!
  
  
  「我等著!我一定會殺了你!」慕靖麟對著兇惡的厲鬼
大吼,「這個仇,我一定報!」
  
  
  他的聲音在在頂樓迴盪著,聲嘶力竭,陽光漸漸灑向大
地,卻照耀不了慕靖麟的心。
  
  
  他攀著女兒牆跪了下來,眼淚再度不自制的滑出眼眶,
他發誓、一定要報仇,不管對方是什麼鬼什麼閻王都一樣,
這個仇他非報不可。
  
  
  「慕先生!」門被推開,護士焦急著衝上來,「您怎麼
跑到這裡來了!」
  
  
  太陽漸漸昇了起來,日子將不再如同以往,他的人生,
已經改變了。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