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健身房裡,慕靖麟正卯足全力的做著重量訓練,渾身汗
溼、逼近氣力耗盡也不歇手的拼命練習;孫祖凡就坐在一旁
邊聽舞曲邊看書,整個人完全跟著節奏劇烈搖晃,黑人玉米
鬚頭甩呀搖的,鄭宇庭都很想問這樣看書為什麼不會亂視?




  已經喝光兩瓶水的鄭宇庭走向慕靖麟,不解的望著他。
  
  
  「你會不會太過度了啊?」鄭宇庭在他面前搖晃著一瓶
水,「都已經連續健身兩小時了。」
  
  
  呼……呼……慕靖麟調整著呼吸,不夠不夠!他的身體
不夠強壯,必須在更敏捷、再更有力氣,才能應付那窮兇惡
極的厲鬼!
  
  
  那晚在醫院的經歷他永遠都忘不了,那種非人的東西、
力大無窮,速度更是飛快,就算再醜再噁爛,強大的力量是
他永遠追不上的!他能活下來是藉著他靈巧的運動神經跟運
氣!
  
  
  若再次交鋒,他根本毫無勝算!
  
  
  所以他一定要再更強壯,平常的基礎訓練根本不夠!厲
鬼一捏他就扁了!
  
  
  「慕靖麟!」果不其然,教練忍無可忍的開口了,「立
刻給我離開器材!」
  
  
  魁梧的教練怒目而至,每十分鐘嚷一次,他也真夠皮,
可以一直耍賴不離開!只是這一次教練親自來到他身邊,將
器材鎖死,逼他站起身。
  
  
  「教……」慕靖麟上氣不接下氣,他連話都說不全。
  
  
  「你練得太過度了,正常人有你這種練法嗎?健身又不
是一天練六小時就能進步的,你在這邊受訓多久了會不知
道?」教練語重心長,「我知道你心裡有事,但急是成不了
事的!」
  
  
  慕靖麟默默點著頭,腕間的護腕已經被汗水浸濕,這些
他都懂,但就是沒辦法克制那股忿恨的力量!
  
  
  「鄭宇庭,帶他去沖澡!不許他再進來。」教練轉過身
喚著,知道朋友的話他聽不進去,得他來下令。
  
  
  鄭宇庭把水遞給慕靖麟,他立即咕嚕咕嚕的灌了好幾大
口。
  
  
  「你真的太拼了!不要還沒有報仇,自己就先掛了!」
孫祖凡一邊跳著舞,一邊扭了過來。
  
  
  大家都明白,他這麼拼命,是為了要報家仇,也要防身
──在醫院時,他被攻擊了。
  
  
  這件事慕靖麟沒有讓警方知道,只告訴他們兩個摯交好
友,連沈郁都不能說,因為事實的真相太離奇,慕靖麟說:
殺他們全家的不是人,是鬼。
  
  
  鬼耶!這種在平常社交場合都得嗤之以鼻的說「少來、
荒謬!」的詞,但事實上心底對這個東西頗有疑問,爸媽也
早說過,世界上有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
  
  
  加上慕靖麟對他們向來不扯謊,他們選擇相信他……只
是在確定他心裡沒有問題或是幻覺之前,暫持保留態度。
  
  
  畢竟他們都是特殊資優生,從小到大接觸的都是科技、
物理、醫學、化學等等理論,也沒人親眼看過鬼,一時要他
們全然相信,真的有困難。
  
  
  但瞧著慕靖麟深信不疑的態度,他們就會覺得,靖麟是
否真的「眼見為憑」了。
  
  
  「你這麼急也不一定能立刻打敗那個。」進淋浴間,鄭
宇庭就忍不住說了。
  
  
  「總是要有萬全的準備。」慕靖麟的拿毛巾一抹,白色
毛巾立刻濕到可以擰出水來,「它說過要滅口的,我這條命
隨時隨地都是撿來的,多一天是一天。」
  
  
  「可是不怪嗎?你都出院兩星期了,對方都沒有動
靜?」鄭宇庭懷疑的就是這點。「從命案發生到現在,都快
一個月了!」
  
  
  打開櫃子的慕靖麟靜默了數秒,這的確也是他百思不解
之事。
  
  
  案發至今已近一個月,家人都已火葬,案件卻呈現膠著
狀態,除了滿目瘡痍的溫室與他的心外,什麼線索都沒有。
  
  
  沒有毛髮、沒有指紋、沒有任何蛛絲馬跡。
  
  
  泰瑞莎跟湯姆來找過他好幾次,因為他們承諾有消息會
通知他,每一次來多半都只是慰問及道歉;他不怪他們,因
為這案件怎麼找得到兇手?「鬼」,能以兇手論嗎?
  
  
  他這段時間都在鍛鍊自己的體能,要怎麼閃過對方?也
上網找了關於鬼的資訊,還怎麼消滅之?
  
  
  多元社會下的資訊異常發達,他上網看見的「鬼」千奇
百怪,有東方人的袪鬼儀式,有天主教的驅魔,也有回教的
鬼,各式各樣卻都不盡相同,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的仇人是
屬於哪一種?
  
  
  因為鬼不同,就得用不同的方式啊?而所謂法器他充其
量也只拿得到十字架跟聖水,東方的超級複雜,他有看沒有
懂。
  
  
  問同學都是一知半解,他們是以培育醫生為主的菁英大
學,誰會有那種東西啦!
  
  
  站在櫃子前擦髮的慕靖麟總是不由得撥了撥新髮,全白
的頭髮醒目異常,醫生說他被送進醫院後不久就褪成全白
了,多是因為目擊家人慘死,打擊過大的原因。
  
  
  連髮根都白得發亮,事隔這麼久,長出的頭髮也依然是
白色。
  
  
  他原本在校內就是風雲人物,因為家中巨變更加出名,
現在這頭白髮都不必衛星定位,誰都一眼就能找得到他。
  
  
  打擊啊……那毛囊裡的黑色素都死亡了嗎?他搔了搔
頭,他不想染,因為這白髮象徵著仇恨,每天看見鏡子裡的
自己,就能提醒他家人慘死,大仇未報!
  
  
  「喂,等等去新開的分子餐廳吃飯吧!沈郁一直說想
去,那邊的全分子料理聽說很有特色!」洗完澡,鄭宇庭趁
機跟慕靖麟建議。
  
  
  「真的嗎?分子料理不是已經做到爛了?」慕靖麟嘴上
這麼說,眼睛還是迸出光芒,「至少有甜點吧?」
  
  
  「有啦有啦!」鄭宇庭無奈的搖頭,無論吃得再撐,慕
靖麟就是一定要吃甜食……不,他怎麼會有撐的時候呢?
  
  
  兩個人邊擦拭身體上的水珠,準備要換衣服,牆上的3D
電視正播放著無聲新聞,慕靖麟才套入T恤,突然間看見字
幕上打出駭人的字樣:『又一殘忍滅門血案。』
  
  
  「等等!」慕靖麟焦急的跳過中間的椅子,來到電視下
方,「電視音量調高五階。」
  
  
  聲控電視立即調高音量,整個更衣室的人也都被慕靖麟
的舉動分神,不約而同的往電視看去。
  
  
  新聞裡播報另一起滅門血案,一家十一口全數慘死,事
件是源於前晚的火燒屋,原本以為是電線走火導致失火,加
上時值半夜熟睡時分,住戶來不及奔出才全部被活活燒死。
  
  
  但是今天清理現場時卻發現,那十一個人不是沒逃出
來,是根本逃不出來。
  
  
  在大火前,就已經死亡了,所有人身首異處、均被殘忍
分屍,鑑識人員在現場找到四散的骨頭,證實早就被大卸八
塊,連幼童們都可看見凹陷的頭骨或是折斷的頸子。
  
  
  案件發生在第三區,是市井商人區住的區域,均屬小康
家庭,吳姓死者一家是開食品工廠的,出產許多零嘴糖果,
一家上下共十一口,全數死於非命,無人悻存。
  
  
  又是分屍?又是滅門血案?慕靖麟不由得皺眉,這是他
家慘案後第三起了。
  
  
  「又來了?」連鄭宇庭都不免皺起眉,「上一次化妝品
業那一家七口已經夠慘了,現在是十一口?」
  
  
  「對啊……上次也是分屍,七個人之中毫無全屍!」那
案件是有死者頭被拔下來放在瓦斯爐上,直接開火烹煮,燒
焦味引起火警警報器,警方才循線追到。
  
  
  現場一片狼藉,肉塊斷肢到處飛,有一件沒有公佈給社
會大眾知道的事,那就是兇手用肉塊在牆上寫下了字。
  
  
  血淋淋的「Sin」。
  
  
  那是湯姆說的,他回家後請鄭宇庭幫忙駭進警局檔案
「借看」照片,照片上有瘋狂的抹跡,一旁散落著大腿肉跟
其他軀看,因為每個字母都鮮紅欲滴,為了確保字跡的鮮
豔,對方使用了許多肉塊。
  
  
  警方堪驗過,不管是他的家人、或是那七口命案,每一
個人的慘狀都是死亡前發生的。
  
  
  也就是說,他爸爸是活生生被扯下手臂、撕成肉塊,在
劇痛中死亡;媽媽的頭也是在清醒的狀態下慘遭拔除;而哥
哥……臉皮拔下後還活了好一陣子,致命傷在大動脈,最後
因流血過多而亡。
  
  
  躺在自己的血液當中感受著身體逐漸冰冷,感受的沒有
臉皮的自己,他好想抓住那厲鬼問個明白,他們究竟犯了什
麼錯!
  
  
  「喂!」鄭宇庭一手搭在他肩上,「你別又要去查這件
事了!」
  
  
  他才剛跟警方「借調」了刑案照片,這種事少做為妙!
身為科技資優生,應該是以開發軟體為重,不是當駭客!
  
  
  「查,為什麼不查?警方光辦這一連串的命案就疲於奔
命了,哪有時間幫我找真相……而且真相也不是他們能找到
的!」慕靖麟回身,把東西簡單的收一收。「我要靠自己的
力量,找出答案!」
  
  
  「慕靖麟……」鄭宇庭重重嘆了一口氣,「好吧,我跟
沈郁他們去吃飯,就說你有事就好了。」
  
  
  「咦?為什麼?」慕靖麟砰的一聲關上櫃子,「吃飯是
吃飯,查案是查案,這是兩碼子是啊!」
  
  
  鄭宇庭錯愕的瞪圓雙眼,「是……喔?」
  
  
  「當然是啊!人餓著肚子怎麼有辦法思考呢?這樣我什
麼都想不到的……嘖!」慕靖麟大手勾過了他的頸子,「你
看我多可憐,營養不良頭髮都白了!」
  
  
  「去你的!」鄭宇庭手肘一攻,把他給頂了開,「你
啊,根本是不吃會死!」
  
  
  「嘿嘿~人不吃本來就會死啊!吃簡直是人生中最最最
重要的事了!」慕靖麟眉開眼笑的,與適才瞪著電視的凝重
樣截然不同,「一想到吃啊,我就會覺得人生充滿希望!」
  
  
  「那是對你而言最重要吧!我看就算今天要世界末日,
你還是要吃!」無奈的背上背包。
  
  
  「廢話!都要世界末日了,不吃白不吃啊!」見他準備
好了,慕靖麟再一次勾上他的頸子,「喂,沈郁有沒有說那
間有什麼特別的甜點?」
  
  
  「有差嗎?你是每樣都來一份?」鄭宇庭搖了搖頭,
「你以為我們為什麼一直在找新的店家?還不是為了你?」
  
  
  「我?」慕靖麟好無辜喔!
  
  
  「哪間老闆看見你不怕啊?」走出外頭,孫祖凡手裡舉
著書邊跳勁舞,終於看見他們兩個! 
  
  
  「喂!你這樣看得到書嗎?」慕靖麟一把將他手上的書
抽起來,鑑識科學,「到健身房來都不運動,搖來晃去的我
會暈車耶!」
  
  
  「我不是一直在運動?運動與唸書兼備!」孫祖凡說得
振振有詞。「快走!我餓死了,小郁打好幾通電話來了!」
  
  
  慕靖麟跟鄭宇庭同時皺眉,互看一眼後將手上那把書打
開,學搖頭晃腦的唷唷唷……靠,每個字都在晃,這是在看
什麼書啦!
  
  
  「等級不夠不要亂練!」書一把被抽走,還換來白眼。
  
  
  「最好是,書是幌子。」慕靖麟拔下他的耳機大聲說
著,一天到晚都在聽嘻哈!「快閃,我也要餓死了!」
  
  
  「拜託!我們兩個餓死層級不同。」孫祖凡瞥了他一
眼,「你是大全餐,我是個人套餐。」
  
  
  慕靖麟一進餐廳幾乎就是一人吃三人份以上,正餐結束
後還有無盡甜點,第五區的高級區比較少有吃到飽的店,可
是慕靖麟特愛跑第四區以下的吃到飽餐廳,他吃到飽,老闆
看到哭。
  
  
  不過他還是很識相的會多給點小費,以彌補老闆的損
失!加上他一張嘴能言善道,講沒兩句就好像跟老闆是拜把
之交了,人緣好,老闆心情好也不會計較太多。
  
  
  一路走出體育館的路上,電視牆上全播放著即時新聞,
慕靖麟眼尾默默瞟著,不知道這家人的牆上,是否也有
「Sin」的字樣呢?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