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

  "妳不必再白費心機找人標了,託妳的福,本站已經公佈,下星期開始禁止性交易
的文章出現了。"

  "哦?想不到我還做了一件偉大的事。"

  "對!讓一個以自由著稱的網站消聲匿跡!!讓言論自由毀滅,讓……"

  "別把你的牢騷發給我聽!那是學校的事,干我啥事!?"

  "妳倒推得一乾二淨!"

  "我鄰居是打太極拳的,我那方面學的不錯!"

  "老ㄅㄟㄅㄟ呀…?妳跟他學這個幹嘛!?"

  "是立法委員啦!"

  "呵呵…呵……"

  "不負責任的女人,我喜歡妳這樣。省得要是真做完之後糾纏不清!"

  "我可還沒欽點你,你緊張個什麼勁呀!?"

  "最晚一星期後的今天,YES OR NO,都給我一個答案,OK?"

  "OK.就這樣說定了,情慾動物:X。"

  "希望能見到妳,處女。"

  下線後,曉泱飛快進入編輯好友檔,寫下了對Lastone的第一感想:誠實的男人。

  咚咚咚……砰砰砰砰……

  「噯呀!曉泱,我才出去一下子,妳就把我鎖在門外了呀!」外頭的敲門聲不絕
於耳,想也知道是誰回來了,「妳好狠的心,下次妳有難,看誰會來救妳喔!」

  「妳一次也沒救過我,說話還敢那麼大聲!」曉泱沒好氣的拉開門,「是誰說要
保護我的呀!從妳失蹤到現在,總共是一小時又三十五分。」

  「哼!妳也真會記耶!不過一下下嘛!」只見蒨瑜拎著幾瓶飲料進來,「為妳買
了點午餐,夠朋友了吧!……喔喔!誠實的男人,是誰呀!?」

  「妳很喜歡偷看別人的網路耶!」曉泱立刻擋到電腦前,「不下一次了喔,偷窺
狂。」

  只見蒨瑜吹著口哨,一付吊兒郎當的搖到椅子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哪有偷看?一台電腦就在那裡,我是光明正大的看!」啪的一聲,她拉開雪
碧的拉環;只要高蒨瑜一回來,整間屋子就會吵了起來,「說真格的,妳的處女之夜
要給誰呀!?」

  曉泱沉默不語,因為要給誰,她也沒拿定個主意。

  如果可以,她倒是挺想給Winner的……對他,她有股莫名的幻想……可他是正人
君子似的,壓根兒不想爭標。

  她那麼沒吸引力嗎?No!No……也沒人看過她的照片呀,怎麼能這樣猜…還是……
昨天那個高職胖妹把她的形象毀了!?天呀!她該不會成為調查目標的詐欺犯了吧!?   

  「妳的表情變化好豐富喔!」倏的,蒨瑜的臉大到曉泱只看見她的眼睛,「妳在
猶豫什麼?當然是給董事長囉!」

  曉泱差點沒從椅子上狠狠的摔下來。

  「妳說雷鳴威?他出多少錢標我呀!?」蒨瑜腦子裝的不知道是不是水泥漿糊,
「要我平白無故的免費售出,免、談!!」

  「說妳笨,還真不是普通的笨!」蒨瑜的眼中閃過一絲狡獪,「他是個有錢人,
讓他包養有多少錢可以拿呢!?」

  包養?要她像一個情婦一樣,天天獨守男人給的空閨,就等他臨幸……?媽的,
現在可是21世紀耶!她幹嘛走回頭路?

  「我只要一夜,ok?」那種男人她還是少靠近為妙,「我才不會成為情婦呢!
說到一夜,我也得好好策劃一下那一晚的行動!」

  「一夜就一夜嘛!妳可以給他一個仙人跳呀!」蒨瑜說的自信滿滿,還外加一付
理所當然的樣子,「好好的敲他一筆都比一百五十萬多!」

  「高、蒨、瑜!!」

  這是她多年來的好友嗎?怎麼她的心比淡水河還黑她都一無所知!?仙人跳?虧
她想的出來!!萬一人家財大勢大,最後倒楣的還不知道是誰咧! 

  「不說就不說,要不然我還想到另一個方法,妳可以挑危險期時去找他,一旦懷
孕了,他跑都跑不掉……」蒨瑜食指頂著下巴,完美害人的得意之容躍躍於臉上,
「這樣一來呀……」

  「我會被扔到淡水河去,一屍兩命,兇手不明,懸案一樁!」曉泱逼近蒨瑜的臉
蛋兒,硬是把她推入椅子中,「到時,我誰都不找,就找妳這個滿腦子亂七八糟的女
人償命!!」

  蒨瑜嘟起嘴,拼命聳著肩,想說些什麼,卻又被曉泱一眼一眼的白回去。她只是
想給些意見嘛!

  「那好,我說點正常的。」蒨瑜又溜回曉泱身邊,「妳的那一夜,要怎麼設計呢?
須不須要在下我呢?」

  曉泱不悅的瞄了她一眼,歪著頭想了一下,最後很不情願的點了頭。

  「只要妳那天乖乖聽話,一成就是妳的!!」
 
  「哇!我好像皮條客喔!還有成可以抽呀!」
 
  「抽不抽,隨意妳,我沒啥意見!!」

  「ㄟ……行行出狀元,皮條客就皮條客,沒什麼大不了的嘛!!」 

  曉泱回眸一笑,與蒨瑜互擊一掌,時間就訂在十天後,如果沒有差錯的話,目標
物就是Lastone了!!

  一切的計劃,都是在『沒有差錯』的假設狀況下……



                        待續....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