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不行就是不行!」高蒨瑜雙手叉著腰,一付要把人吞下去的樣子,
「妳就是不準出去!!」
 
  「蒨瑜,拜訪妳行行好,又不是全天下的人都是變態!」曉泱拎著背包,她
只是想去實驗室,「我們快要遲到了,實驗室就在學校裡,在學校總不會再有狀
況了吧!」

  「誰知道,現在的人都不能信!!今天我沒班,妳也不必去了!!」蒨瑜硬
是把曉泱拉到電腦前,「找妳那個網友聊天吧!」

  天啊!

  曉泱不禁向天哀號,昨夜那個變態已經搞得她筋疲力竭了,今天這個高蒨瑜
又將她關了禁閉,她是招誰惹誰了呀!?不過是一篇文章,加起來不到一百字的
文章!!

  鈴~~

  電話聲倏的響起,曉泱還對那聲音心有餘悸。蒨瑜自然的接起電話,這也是
她規定的,所有的電話都得經她過濾。

  『高小姐是吧!!』電話那頭是爽朗的笑聲,『我想現在妳應該在為史小姐
把關吧!』

  「唉呀!原來是董事長呀!」怎麼蒨瑜今天說話好像歐巴桑呀!?「什麼?
事情解決了,可以放心讓曉泱去上班……這個……」

  他們在說什麼呀!?曉泱上前想搶過話筒,卻被蒨瑜推個老遠,沒機會說個
一字半語,電話就掛上了。

  「走吧!說得對,我可以陪妳去上班嘛!不一定要把妳關在家裡。」笑咪咪
的開了蒨瑜昨晚換過的大門,「順便查查那變態是何方神聖!」

  白痴!!曉泱嘆了口氣,扁了扁嘴,趕緊跟了上前。

  到了實驗室不出一小時,蒨瑜就不見人影了。說好聽是陪她,事實上,一顆
心早飛到五里遠的十八號身上了。曉泱倒也落得輕鬆,但是一個人的獨處還是讓
她害怕。於是,落上大鎖加上閂,才稍稍讓她放了心。

  上了站,曉泱就欣喜的發現Winner正在找她聊天,毫不猶豫的,她立即回
應他。

  "Hello!泱,妳昨晚睡的好嗎?"

  "不、好!簡直是我人生以來最糟的一天。"


  "怎麼了,瞧妳說得煞有其事似的;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呀,昨天被一個……" 

  曉泱的飛快的在鍵盤上移動著,敘述著昨夜駭人的一切。她不是那種長舌婦,
只是她覺得,告訴Winner是沒有關係的,因為對她來說,他已經可以算得上一個…
好友。

  "天啊!妳沒事嗎?真的沒事嗎?"

  "我瞧見你的擔心了。謝謝你,我一切安好。"

  "真是可怕,我一個男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了,妳一個女孩子又是怎麼想的呢?
……妳,沒報警吧!?"

  "喂!你這種語氣有那麼一點奇怪喔!好像我不應該報警似的。"

  "本來就不應該……我不是說妳這樣被騷擾是對的,只是現在的警察根本幫不
了妳,搞不好還會對妳做出二次傷害。"

  "二次傷害?怎麼說?"

  "他們會問得鉅細靡遺,一點都不會放過;然後還會問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ok!我了解。除此之外,我想你應該再加上個------他們永不破案來的
更貼切。"

  "呵…!看來我們兩個對台灣警察已經完全失去信心了。"

  "沒辦法呀!不過雖然對他們失去信心,可是沒有他們又不行……我們也實在
很矛盾……"

  "人本來就是矛盾的動物,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妳不願又必須做的事,
妳不喜歡卻必須接受的事,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人類雖然可悲,但又實在很偉
大。"

  "嗯,我同意你的說法喔!我覺得呀,每天腳踏實地做事,天天咬緊牙關過生
活的人,才是最不平凡的人。"

  "看不出來,妳小小年紀,居然有此體認喔!"

  "我不小啦!我只是每天看著一些青少年在街上晃,自以為與一般人不同,殊
不知自己根本無法與那些拼命工作的人匹敵,不過是社會的蠹蟲……看電視得到
的感想啦!"

  "……我們扯的真遠。言歸正傳,妳身邊有沒有人在?"

  "沒呀!"

  "妳不怕呀!萬一那些人又…"

  "怕呀!可是又沒辦法,都是文章惹出來的事。你覺得我該怎麼做呢?"

  "看妳囉,我說過我希望妳能面對自己所想、自己所要,看妳想不想履行那篇
文章的承諾。"

  履行……?




待續.....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