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唉……」長長一聲嘆息,來自於長髮及肩的女孩,她托著腮,望著薄型電腦上一長串密密麻麻的表,已經這樣嘆了一上午。
  
  
  一旁深棕色長直髮的楊紫媃忍不住瞥了她一眼,她是要嘆到什麼時候啊,三秒一小嘆,五秒一大嘆!
  
  
  洪玫瑰呆望著電腦螢幕上顯示的列表,無奈的垂下雙肩,索性脫了鞋子就往沙發上一橫躺,電腦即刻給擱到茶几桌上了!
  
  
  看再久還是看不出所以然來,眼睛就算瞪穿了,依然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高三吶,想不到除了如猛獸的畢業論文外,還有個更可怕的魔王在後面──升學。
  
  
  她要升學嗎?這種腦子如果沒人罩著,根本連唸完高中都有問題,她還要繼續往上唸大學嗎?現在職能重於學歷,如果她改變方向……往最愛的料理去進修如何?
  
  
  不要唸大學了,乾脆去進修技術……她原本就不是有什麼遠大夢想的女生,只想找到命中注定的人,結婚生子,幸福的過著每一天,親手做飯給老公孩子吃,有閒的話再開餐館做小生意。
  
  
  命中注定的人……她微微一怔,眼珠子亂瞟亂轉,接著居然紅了臉。
  
  
  噯喲!洪玫瑰雙手掩面,自己到底在胡思亂想什麼,她現在還是高三生,先把畢業論文跟升學的問題解決掉,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啦!
  
  
  「喂!」
  
  
  可是如果、如果真的是「他」的話,說不定……說不定她會點頭喔!洪玫瑰一個人埋在掌心裡咯咯笑著,雖然「他」嘴巴很壞、對她態度總是兇巴巴的,可是她每次看到他,一顆心總會噗通噗通跳得好快好快!
  
  
  「喂!」這聲叫喚,伴隨著腳邊一陣推動,「妳會不會太誇張啊?」
  
  
  咦?!洪玫瑰立時放下雙手,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眨呀眨的,看著站在沙發邊,正睥睨著她的男生。
  
  
  「嚇!」她慌張的趕緊起身坐直,膝上的短裙拉整,立刻正襟危坐!
  
  
  「學生會長的沙發是讓妳拿來躺的嗎?」少年擰著眉,也挨著她身邊坐下,「看妳躺得很大方嘛!」
  
  
  「沒有沒有!」洪玫瑰拼命搖頭,奇怪,玄貐不是出去開會嗎!怎麼那麼快回來了?
  
  
  「你前腳剛走她就放肆了!」遠遠的,幽幽嗓音傳來,楊紫媃坐在學生會長桌上,處理一些文書工作,「抱著電腦哀聲嘆氣,如果嘆息一次會飛走一份幸福,我想玫瑰大概連下輩子的幸福都嘆光了。」
  
  
  「咦?有這種說法?」洪玫瑰好生緊張的摀住唇,「我剛剛嘆好多次氣耶!」
  
  
  玄貐瞥了她一眼,再看向桌上的薄型電腦,冷不防的探身拿過。洪玫瑰見狀緊張的爭著要搶,卻根本搶不過他,被修長的食指一指,就乖乖的坐在沙發上不敢動彈了。
  
  
  開啟瞄了兩秒,玄貐就知道這丫頭在煩惱什麼了。
  
  
  「妳要唸大學嗎?」他把電腦扔還給她。
  
  
  洪玫瑰噘起嘴,無奈又無辜的望向他,自己如果知道的話,就不必在這邊哀聲嘆氣了。
  
  
  她就讀的是第四區的明星高中,繁星高中,是個以出產菁英聞名的高中,而且這兒畢業的學生,未來幾乎都會進入良好的大學;像她這種資質,當初是硬考上繁星的,就學環境一點都不適合她。
  
  
  本國每個城市幾乎都依收入與職業劃分區域,通常有六區,第一區都是給前科犯或是假釋犯居住之地,第六區則是政經要員,或是富商及企業家,總之,數字越高的區域是越有錢的人。
  
  
  但是這倒不造成階級劃分,因為每一區都像個小自治國,每個人各司其職,在適合自己消費的地方生活;住在第四區的人生活水準已算中上,教育方面各區沒有太嚴重的差距,只是繁星高中特殊例外,因為實在出了太多資優生,便能延攬了許多大學老師跨區教學。
  
  
  這種地方,根本就不是她該來念的!要不是因為良好的「烹飪設備」,她也不會拼死拼活考進繁星高中──是的,不是為了學業,從來就只是為了烹飪社裡的高級完整配備。
  
  
  歷經三年,連困難重重的畢業論文也都在玄貐的輔助之下過關,但最終還是回到原點。
  
  
  升學與否?
  
  
  「在煩惱升學的事嗎?」楊紫媃總算聽出來了,「有屬意的大學嗎?」
  
  
  洪玫瑰搖了搖頭,「我不喜歡唸書。」
  
  
  「也不適合。」玄貐一點面子都沒留,「妳來這邊唸書原本就是個錯誤。」
  
  
  「誰說的?要不是來這邊唸書,我怎麼認識你──」她紅著一張小臉,趕緊看向楊紫媃,「……們啊!」
  
  
  玄貐挑了眉,低下頭的他嘴角掠過一抹笑意。
  
  
  再一個月,他們就要畢業了,現在整個高三都瀰漫著離情依依,因為不管是考試或是申請,很多人都已經有了學校,各大學分佈在各區,再好的朋友也都會被拆散,夠別說是許多情人們。
  
  
  眼淚根本滴不完,近來校園裡特別閃,一對對的情人們把握每一分一秒黏在一起,當然也有歡樂情人,不是申請到同一所學校,就是在同區,根本不是問題。
  
  
  至於還沒有申請任何學校的人,就是要面臨考試,洪玫瑰就是其中一名。
  
  
  她當初沒有申請,是因為根本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但是拖到現在,她還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好煩。」她低聲咕噥著,「連勞倫斯都已經申請到軍校了,為什麼大家都有這麼明確的目標?」
  
  
  「妳沒有嗎?」玄貐蹙眉,「我為什麼倒是很清楚妳要什麼?」
  
  
  洪玫瑰悄悄瞄了他一眼,「料理嗎?我也是這樣想,去學職業相關,但是好像有點晚。」應該國中畢業就開始。
  
  
  「只要想做就沒有嫌晚的,怕只怕妳連嘗試都不願意。」他漫不經心的說著,「也該是走自己的路了。」
  
  
  洪玫瑰點了點頭,玄貐知道她在顧慮什麼,選擇進修烹飪技能,相對地等於停止升學,也就會跟大家失去共同點;但一旦畢業後誰不是各分東西?勞倫斯申請到的軍校在第五區,他的體育武術成績優秀,筆試成績也通過了,畢業隔天就要進去報到。
  
  
  其他的朋友幾乎都選擇繼續升學,職能學校的同學都已經找到工作,就她一個人,茫然若失。
  
  
  「你呢?你也沒考試。」她看向他,「很有把握用考的考上第一學府厚?」
  
  
  國立菁英科技大學,通常考進去的人智商平均都超過兩百,考進那所大學,幾乎就等於找到了國家相關的工作。
  
  
  「嗯……」玄貐隨口應了一聲。
  
  
  哼,頭腦好的人真好!人長得俊美有型,頭腦又好,連體育都一流,人生真是超不公平的!
  
  
  「啊……快下課了,我要去換衣服了。」她站起身,把電腦抱妥。
  
  
  「換衣服?體育課嗎?」他仰起頭,立刻看見一雙潔白的腳,「喂,洪玫瑰,妳裙子會不會太短?」
  
  
  「咦?」她回首,「會嗎?我一直都這樣穿啊!」
  
  
  玄貐盯著那雙大腿看,後面的裙子只到大腿中間而已,甚至還往上了幾吋,這還不叫短
  
  
  「明天開始,只許穿長裙,要不然至少得到膝蓋以上。」
  
  
  「啊?為什麼?」洪玫瑰不平的嚷了起來,「我的裙子都這樣啊,而且大家都說我的腿很漂亮的!」
  
  
  「對!很漂亮,所以每個人都要看!」玄貐不耐煩的唸著,「妳自己考慮清楚,要給別人看,就不要到我這裡來。」
  
  
  洪玫瑰望著玄貐冷眼一瞪後,起身就往楊紫媃走去,完全沒有多看她一眼,是真的生氣了!
  
  
  她低首看著自己修長的腿,不明白究竟哪裏有問題,可是──玄貐生氣了,嗯……還是回家翻長裙出來好了。
  
  
  聽見關門聲,玄貐才緩緩回頭,無奈的笑了起來。
  
  
  「好酸。」坐在桌邊的楊紫媃托著腮,嘖嘖的開口,「嘶,牙齒都軟了我!」
  
  
  玄貐正首,沒好氣的望著她,在許多人眼中他是彬彬有禮的學生會長,但是在某些人眼
前,他會展現真實的自我:機車、嘴賤、驕傲。
  
  
  「妳事情都處理完了是吧?畢業典禮的流程?細目?禮花?」果不其然,玄貐立刻搬出一堆砸死人的工作。
  
  
  「停──我實話實說耶,你怎麼可以懲罰誠實的人?」楊紫媃扯了嘴角,「畢業典禮的事超複雜,外頭那一票能用的沒幾個!」
  
  
  「不能用就操,記住:絕對不要幫他們做。」玄貐挑高了眉,這該是他跟楊紫媃之間的默契。
  
  
  「知道!」她一臉難受,「我就是不懂,為什麼同樣的事要做兩遍啊!」
  
  
  學生會,通常都是由高一及高二生組成,不該有高三生的介入;一來是低年級生較有空閒學習及處理學生事務,二來是高三生必須畢業論文通過才能畢業,根本沒那麼閒功夫處理學生事務。
  
  
  但是,去年新選出來的學生會長不到兩個月就被罷免,學校緊急找來救火隊幫忙──上一屆、也是歷藉以來最優秀的學生會長玄貐重新出馬,而過往戰友「前」學藝楊紫媃也義氣相挺,把群龍無首的學生會接下來。
  
  
  他們兩個不但能同時處理學生會事務,還能照樣把畢業論文完成,證實了困難阻礙不了有本事的人。
  
  
  不過畢業典禮這種事簡直不是人幹的,去年此時楊紫媃記得自己在水深火熱間,為什麼一年後還得再淌一次渾水?
  
  
  「丟給學生會的去做,基本資料扔過去,其他他們自己看著辦,沒親自去嘗試的都別告訴他們答案。」玄貐倒是老神在在,完全沒打算把經驗傳承,實在是因為他們當初處理畢業典禮時,也是從零開始,甚至辦得更新更好,創下了有史以來最精彩的紀錄。」
  
  
  「說的容易,但他們都會打電話煩我。」楊紫媃抱怨著。
  
  
  「不接就好了,全部設為拒接,要不然妳會做到死,他們也不會成長。」玄貐就是這麼做,晚上一律以唸書為由,關機。「新的學生會長已經存在了,別管他們。」
  
  
  楊紫媃點了點頭,她當然明白這些,但個性就是有些放不下。
  
  
  嘆口氣,從桌上一疊資料中抽出一封信,楊紫媃凝視了好幾秒,幾乎都出了神了。
  
  
  「妳申請到哪間學校了?」身邊的玄貐淡淡的開口。
  
  
  楊紫媃愣了一下,那表情像是在說:你怎麼知道?「我還沒說吧?」
  
  
  「妳一定申請到了,否則妳現在只會在圖書館唸書,不會過來幫忙處理畢業典禮的事。」哪有要考試的人還到處晃盪……嗯,洪玫瑰例外。
  
  
  「先保密。」她微微一笑,「我還不想說!」
  
  
  「嗯哼。」玄貐點頭,既然這樣他就不會多問。
  
  
  「那你呢?我看你也沒有要考試的樣子……不是說你沒在唸書,而是你……」楊紫媃頓了一頓,「好像對什麼菁英科大也沒興趣的樣子。」
  
  
  「沒有。」玄貐倒是回答的乾淨俐落,「我要出國。」
  
  
  「咦?」楊紫媃嚇得立時站起,差點翻倒了椅子──出國?
  
  
  「別那麼大驚小怪,出國的人不是很多嗎?」他嘴上是這麼說,但是眉宇之間沒多少欣喜之情。
  
  
  「不是……是你從來沒提過啊!申請大學要在一年前就申請,所以你、你應該很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三個月前來的通知。」楊紫媃說得沒錯,他的確早就收到通知,但是隻字不提。
  
  
  楊紫媃皺起眉,咬了咬唇,不安的望著他,「玄貐……玫瑰知道嗎?」
  
  
  他微怔,眼尾瞄向她,「不要說。」
  
  
  楊紫媃點了點頭,果然又是一個祕密。
  
  
  玄貐作了一個深呼吸,像是打算把煩憂拋開般,扭扭頸子,開始審視畢業典禮目前為止的進度。
  
  
  他還沒有找到適合開口的時候,現在,他只希望最後一個月,可以平安順利的過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