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太太帶了水果前來道賀,與謝茂一先閒聊,反倒是欣欣一進門先謹慎的左顧右盼,然後才往零食區衝;謝茂一帶著大家到客廳相互介紹認識,連薰予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就怕感應力會更強,所以……

 

她站在廚房門口,右手邊斜後方是大門與鞋櫃、斜前方就是餐桌,勉強是塊淨土;看著裡頭在忙碌的吳家喬,矛盾的心情,剛剛的第六感只有幾幕,卻不夠強烈到看清楚……舉刀的人是誰?

 

「羅小姐,這裡有可樂!」男主人要殷勤招呼啊!

 

「我喜歡酸的,這個莓果茶不錯啦!」羅詠捷另外倒了茶几上的飲料。

 

「我沒事的。」吳家喬留意到她在外頭。「我現在就站在這裡,等水滾了放湯圓下去!」

 

「我只是不習慣太擁擠的地方,這裡剛好。」連薰予微笑著往右邊看去,「可以看見大家熱鬧,也能有自己的空間。」

 

「啊啊,我知道了,妳是所謂的高敏感族群嘛!」吳家喬才剛買那本書呢!「有些人就是不習慣……真對不起,我剛剛一激動就抱了妳。」

 

連薰予笑著搖頭,「是我失態了,我就是……哎。」

 

「我知道,我書快看完了呢!」吳家喬打量她,「有沒有人說妳很有靈氣啊?」

 

「啊?」連薰予乾笑,這是她最不想要有的啊!

 

「覺得鄰居人都好好,我們真是搬來一個好地方!」吳家喬一臉眉飛色舞,「羅小姐說妳小周末會來,有空也可以到我們家玩,我們家可以唱歌,可以打電動……」

 

「謝謝。」

 

連薰予聽著水滾的聲音,卻突然一陣寒顫,看著那沸騰的水,滾濺出來的都是鮮紅色的……

 

「我說謝茂一!你居然買房了啊!」

 

咦!連薰予完全愣住,倏地轉過了身子──蘇皓靖?

 

謝茂一看向門口,忍不住露出燦笑,張開雙臂立刻迎上前去,門口的男子也帶著笑容與之互擁,郝兄弟般的互擊。

 

「好哇,我還真沒算到你會來耶!」謝茂一使勁拍著他的背,「你這傢伙應該光約會就來不及了!」

 

「別開玩笑了,好兄弟買新居入厝哪有不來的道理?」蘇皓靖左顧右盼著,「我說嫂子呢!」

 

他朝左邊看來,視線落在了就站在那兒瞪圓雙眼的連薰予。

 

「家喬!」謝茂一開心的喚著,一邊推著蘇皓靖往廚房去,「她在煮湯圓,一時怕離不開廚房!」

 

連薰予趕緊後退,讓出一條路好讓他們接近,吳家喬剛放下湯圓,將火轉小,探出頭來打招呼。

 

「嗨!哇,為什麼你變得更迷人了?」吳家喬好惋惜的皺起眉,「可惜你當年就不追我!要不我一定變心!」

 

「喂喂喂!」謝茂一嘖嘖抱怨,「妳老公我還在這裡呢!」

 

「朋友妻不可戲有沒有,而且你們好成那樣,我哪有介入的機會?」蘇皓靖略彎了頸子,「而且,妳當年超討厭我的,別以為我忘了!」

 

吳家喬勾起嘴角,旋身回到爐子前,「我就怕你帶壞我家阿一,跟著你風花雪月就不好了。」

 

「我忠心的很喔!」謝茂一舉起手來立誓,「蘇皓靖那套真要學還學不來!」

 

羅詠捷已經從沙發區那兒吃驚的往廚房眺,不時的比手劃腳朝連薰予使眼色,看到沒有?居然這樣也會遇到?她遠遠的比了個愛心,嘴型說著:「有緣人耶!」

 

連薰予忍不住翻白眼,用力的回應:這叫冤家路窄好嗎!

 

「來來,我跟你說,阿聖他們都來了,先去打招呼。」謝茂一趕緊再帶著他往外走,「噢,這是我鄰居的朋友,叫……」

 

「我們認識。」蘇皓靖輕笑著,笑容裡帶著的絕對是不耐。

 

「咦?」謝茂一一愣,顯得緊張,「該不會是……」

 

「不是!」連薰予飛快搖頭,「不是您想的那樣!我們公司剛好在同一層樓!」

 

羅詠捷咻的滑過來,姿勢幾霸昏,「哈囉,蘇先生!」

 

「原來妳住這兒啊?」蘇皓靖朝羅詠捷笑笑,「看,世界其實不大咧。」

 

謝茂一原本握愕,但旋即想到剛剛羅詠捷介紹連薰予時,的確是稱同事!「真的耶……羅小姐就住我正樓下,這麼巧!」

 

「靠!那誰──」沙發區有人忍不住高喊了,「果然一來先找妹子聊!真是與也不改本色!」

 

謝茂一的大學同學們吆喝著,男士們趕緊趨前,彭佳茵她們回頭瞥了眼,見到蘇皓靖也開始交頭接耳,有帥哥!

 

「這也太有緣了吧?」羅詠捷不知道在竊喜什麼。

 

「他會很不爽的。」連薰予嘆了口氣,羅詠捷就是不會看眼色。

 

「走啊!」她拽著連薰予就要一起去湊熱鬧,連薰予連忙拒絕,蘇皓靖閃她都來不及了,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啊。

 

她推著羅詠捷前去,她喜歡在這個獨立的小空間裡……看著吳家喬倒入紅豆泥,輕輕攪拌著湯圓。

 

看著隱約的視線,從各個角落襲來,每當她循著感覺張望時,對方總是迅速閃躲。

 

「啊,方便的話……您可以幫我把餐具拿出去嗎?」吳家喬突然抬頭求救了。

 

「好哇,沒問題!」連薰予趕緊往廚房裡走來,中島上已經放妥一疊碗了。

 

她分成兩趟將碗放到外頭的餐桌上,還稍微將餐桌上整理出個空間,等等好放那鍋甜湯。

 

回到廚房時,吳家喬正一個個拉開系統廚櫃的抽屜,像是在尋找什麼,而每個抽屜都有一個紅包袋,想必裡面應該放著零錢吧?姊的「入厝守則」裡也有這條,幸好當時羅詠捷的櫃子沒這麼多。

 

「謝茂一,湯匙呢?」吳家喬瞪著一個空著的抽屜嚷嚷,「不是早搬進來了嗎?」

 

「咦?湯匙?」聊得正開心的謝茂一起身往廚房喊,「有啊,餐具我第一天就搬進來了啊……」

 

他繞過坐滿的茶几,朝電視旁的走廊走去,看來他們還沒拆箱完畢;吳家喬朝連薰予低聲抱怨著,第一天就搬進來居然沒放好喔?不知道現在疊到哪邊去了。

 

「我前兩天就交代了,他說他會記得擺的。」吳家喬戴起隔熱手套,準備端起那大鍋。「看唄。」

 

連薰予輕笑著,看著即將端起鍋子的吳家喬,沒來由的湧起不安,彷彿看見了翻倒的湯鍋,跌倒的女人落在了滾湯的湯裡,地面的廚櫃裡伸出了一隻……天哪!

 

「我──」她趨前

 

「湯鍋我來幫忙吧。」身後突然傳來熟悉的聲音,蘇皓靖逕自掠過她身邊,「這麼重的鍋子,還是我來就好。」

 

「啊?」吳家喬愣愣的看著走來的蘇皓靖,他俐落的自指尖抽起她戴妥的手套,「蘇皓靖,你是怎麼了?我死會了喔!」

 

他只是笑著搖頭,穩當的端起湯鍋,連薰予迅速的退開,好讓他暢行無阻的出去;悄悄朝地上的廚櫃瞄去,水槽下那對開門彷彿開了一小縫,隱約的瞧見了指尖。

 

「我們出去吧。」連薰予趕緊也拉著吳家喬離開,這裡多待一刻,她都會窒息。

 

湯鍋放上墊子的那刻,謝茂一也搬了箱東西自走廊走出,「我找到了!被壓在最下面,這第一天搬進來的,所以一直被其他東西往上壓。」

 

「早說要分類的啊,你又不在外箱寫清楚!」吳家喬雙手扠腰抱怨著。

 

「小心,箱子太重了!」蘇皓靖突然高喊,但說時遲那時快,箱子立刻「落底」,裡面的東西嘩啦的全掉出來了。

 

驚人的鏗鏘聲響造成極大的驚嚇,許多人忍不住掩耳,因為那見方的箱子裡,放的是滿滿的鐵器及銀器,除了筷子湯匙叉子,還有烤模及許多金屬物,聲響之刺耳,令在場每個人都不舒服的閉起雙眼。

 

「哇……」朱禹琳放下雙手,「這聲音也太嚇人了吧!」

 

「都是金屬器具啊!」彭佳茵趕緊繞出到門邊沙發後的走道上,「這麼重的東西你用這種箱子裝?還沒防護?」

 

謝茂一抱著空空如也的箱子,尷尬的往腳邊看。

 

「厚,大家幫忙撿啦!」洪承宏吆喝,「等一下,裡面還有刀子?沒砸中你的腳算幸運了!」

 

可不是嗎?在謝茂一的腳邊除了一堆餐具與大小烤模外,居然真的有包妥的幾把菜刀跟水果刀;大家都來幫忙拾撿,吳家喬在旁邊不高興的唸叨著。

 

「我不知道你把刀子跟餐具放在一起!」她先把刀子拾起,「我不是另外用一個盒子裝的,還包好了嗎?」

 

「我想說放在一起方便啊?」謝茂一還一臉無辜。

 

蘇皓靖擰著眉蹲下身子,主動的先抽起幾把刀子,叫大家不要貿然的胡亂抓餐具,這種散落法,誰知道什麼模具下就藏著一把銳利的刀。

 

「這箱是第一天搬進來的嗎?」蘇皓靖握著菜刀,略微嚴肅的望著謝茂一。

 

「對啊,我那時想先搬民生用品,也想先苦後甘,都先搬重的過來。」謝茂一小心的用筷子剝動金屬山,「結果最後是忘了這箱是什麼。」

 

搬家時,尖銳物品不能最先進家門,否則容易引起血光之災。

 

一旁的羅詠捷有些緊張,這是粉紅色螢光筆,陸姐標明次等重要的禁忌,而且看著大家手上拿著的刀具,他們家的刀也太多了吧?

 

連薰予沒有動彈,她站在原地不靠近,那兒已經夠多人幫忙了。

 

她只是專注的看著,有沒有……那柄陶瓷刀。

 

「你們……沒忌諱什麼嗎?」蘇皓靖終於問了。

 

連薰予屏住呼吸,她該知道,如果她能感受到這個家不對勁,蘇皓靖也能啊!他怎麼能這樣笑著跟同學說恭喜入厝呢!

 

「什麼?」謝茂一漫不經心的問著。

 

蘇皓靖頓了兩秒,帶著輕笑沒說下文的繼續幫忙拾撿一地的餐具。

 

「哎呀!搬家時不能讓尖銳物先入家裡啊,這樣是……!」性子急的羅詠捷直接說明,但不敢說血光之災,「不吉!」

 

先是入厝前睡住在這裡、再來一開始就不只尖銳物,還根本整組刀具都搬進來,一般說來沒禁忌也沒什麼,外國人也沒信這個啊,問題是──連薰予感受著扎人的視線,這個家……不只他們兩個人啊!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37567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