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薰予若無其事的站在打卡機前,手裡拿著「羅詠捷」的卡片等待,今天她紮起了包包頭,維持一貫的清麗溫婉,只是站在那兒,就能改變辦公室氣氛的仙氣美人。

 

公司男同事們紛紛偷偷往她那兒瞄,大家不是沒試著想跟她多親近些,連薰予平時總是笑容可掬,待人接物溫和有禮,與每個人都很好,不曾與誰有過糾葛,說起話來更是輕聲細語……但、是,她就是與每個人之間都隔出了一道牆。

 

正因為對每個人都一樣,所以距離也是一樣的寬,除了私交較好的羅詠捷與蔣逸文外,其他同事相當公平的一律平等──尤其是男士們。

 

想追她得從聊天或是吃飯開始,問題是除了工作上的羅詠捷INE之外她一概不回,身為總機也不會有什麼急事,只有主管的羅詠捷INE她會看,其餘同事全部開無視;約吃飯的話,除非是部門聚餐,想單獨約她出去,目前還沒有人成功過。

 

跟誰都很好,也跟誰都不好,是連薰予最佳的寫照。

 

「她還沒來?」蔣逸文一進公司,看見連薰予站在打卡機邊就愣住了。

 

連薰予無奈的搖搖頭,「羅詠捷INE倒是已經發了,要我stand by。」

 

他們是廣告公司,蔣逸文是企劃二組,在公司裡每天跟美編羅詠捷抬槓,感情很好,自然也成為連薰予的摯交之一……相對地,他就是全男性公敵!

 

到底為什麼連薰予會跟他這麼要好啊?

 

蔣逸文放下東西,匆匆來到她身邊,「我來吧,妳看到她來就跟我說?」

 

「是有差這幾秒嗎?」有人忍不住發噱,「遲到就遲了……」

 

「打卡機在最裡面,她衝進來鐵定來不及的啦!」蔣逸文還在幫她拜託大家,「她不是常常醬子,大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啦!」

 

連薰予只是淺笑,她知道同事們不會計較這種小事的,因為她可不是只有幫羅詠捷一個人打卡嘛!

 

重點是……連薰予從容步出玻璃門外,身為總機,她的位子自然是面對電梯的櫃檯,看著三座電梯的數字上升。

 

重點是,要在經理進來之前做這些事,幸好新任主管都不是太準時來的人,大家才有機會能幫忙打卡。

 

不由得想到上一個主管,她眼前的電梯在數個月前發生了事情,不是意外事故,是有人無意間觸犯到電梯的禁忌,喚醒了許久以前因電梯事故身亡的亡者,另一個世界的人們透過禁忌進入了他們的世界,不是拖人墜樓,就是把某些人關在他們的世界當中。

 

有人受到刺激精神不正常,也有人再也沒有出現……禁忌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常令人覺得荒唐可笑,伴隨的多半都是警告與迷信,但哪怕有那麼一項、只要有一項真的會觸發到什麼,一切就會變得為時已晚。

 

姊常說,這些流傳的禁忌有以訛傳訛、有荒誕不經的、也有商人為歛財編造出的恐嚇,但卻有真正的禁忌隱藏在其中,說不定微小到令人忽視,但一旦觸犯禁忌,便會難以挽回。

 

去醫院探病時不該吵鬧、不該在運勢低時去,大家會知道,多半不是因為觸犯禁忌,而是因為醫院多是病人,保持安靜才不會影響到他們;運勢的關係在於醫院屬陰,畢竟是生死交界,若是運勢不好或八字較輕的人,能避就避比較好。

 

但是人們不知道的是,醫院的吵鬧會吵醒那些飄遊的亡者們,有人在醫院病逝、有人則是驟逝,許多人根本連自己已經離世都不清楚,依然以病人的姿態在醫院裡徘徊。

 

吵雜音會喚醒他們,讓某些靈體意識到自己的死亡,而意識到之後是否能接受、會產生什麼異變,就無人得知了。

 

至少上一次……連薰予輕嘆一口氣,她的大學同學們便是在醫院裡過度招搖,嚴重觸犯醫院禁忌!醫院什麼地方?生死關就是橫跨陰陽兩界啊,犯忌者哪有這麼容易脫身?

 

羅詠捷INE傳來聲響,羅詠捷說她到了!連薰予立即傳羅詠捷INE進去,打卡機邊的蔣逸文準確喀嚓一聲,打卡成功!

 

鬆了一口氣,連薰予悠栽的坐下,把剛剛羅詠捷托買的早餐拿出來,擱在眼前較高的櫃檯桌子上,好讓她拎了就能進去;瞄了一下時間,八點半,真的等她上來打卡就已經來不及了。

 

「……小薰~」電梯門一開,羅詠捷氣喘吁吁的衝進來。

 

「打了!」連薰予指指高處的桌子,「妳的早餐。」

 

「厚!」羅詠捷整個人啪在桌子上,「真是趕死我了……」

 

「妳很少這麼晚啊!怎麼回事?」平常羅詠捷都是悠哉悠哉,因為她喜歡每日挑不同早餐,因此都蠻早到公司的。

 

「因為停電!昨天我們大樓停電……或是附近啦,這種天氣停電是叫我怎麼睡?妳也知道我房間超不通風,害我一直翻來覆去!」仗著已打卡加主管還沒到,羅詠捷一點兒都不急著進公司,「好不容易睡著就睡過頭啦,我三個鬧鐘都沒聽見!」

 

「天氣熱,可能負電量過大吧!」連薰予聳了聳肩,「妳不是有買那種電池裝的輕便電扇嗎?」

 

「在公司啊!」她咕噥著,先把果汁從袋內拿出,「今天再停電喔,我要去沖冷水澡再睡了!」

 

連薰予輕笑著,羅詠捷的房子她當然去過,基本上固定每個月都會去一次,偶爾是一起看電影、偶爾是一起喝酒唱歌玩通宵,通常都是星期五晚上……喔喔。

 

「我們是不是明天晚上要聚?」她遲疑起來,「欸,要是又沒電會熱死人耶!」

 

「呸!哪有可能每天停啦!」羅詠捷喝了一大口飲料,眼珠子突然一轉,「欸,我問妳喔,我們入厝前是不是不能躺床?不能住進去?」

 

連薰予狐疑的點點頭,怎麼突然問這個?羅詠捷那間房子買好幾年了啊!「我姊當年不是列了幾張誇張的教戰守策?照做會麻煩到死的那份?」

 

羅詠捷點頭如搗蒜,「有有有,一聽說我要搬家,陸姐給我超詳細的,還分別用不同色的螢光筆列出輕重緩急的的重點,非做不可!」

 

「她根本整份都是螢光的吧?」說起她的迷信姊,連薰予只有搖頭的份。

 

身為堂堂律師,在法庭裡銳不可當,但私底下卻是個迷信到令人吐血的迂腐傢伙;羅詠捷當年一說買房子,姊就自告奮勇帶人去看風水,接著還列出入厝需知──整整五張A4,都可以上台報告了!

 

別說羅詠捷了,連她的父母家人看了都傻掉,這每條都照做的話……現在去哪裡找爐火啊!什麼入厝那天要過爐火?連薰予直叫羅詠捷千萬斟酌,他們又去搜集資料,找到了重點要避的禁忌,千辛萬苦才完成入厝。

 

「我樓上搬來新住戶了,不是租的,是買房喔!」連薰予說得神秘兮兮,「我剛上班時遇到他耶!」

 

連薰予挑高了眉,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呃……嗯哼?」所以咧?

 

「他剛從他家出來,還跟我們聊說不知道昨晚有停電,大概他睡得太、熟、了!」關鍵字加強語氣,換來連薰予大驚失色!

 

「什麼?他昨晚睡在他家?」連薰予倒抽一口氣,禁忌有很多,未入厝前睡在屋裡是大忌啊,姊當初是用紅色螢光筆的!「沒人告訴他嗎?」

 

「我跟黃太太……就十七樓那個,都嚇到了,這好像基本的啊!」羅詠捷搖著頭,「還不只這個,他還說是昨晚搬東西過來後嫌太累就睡了!」

 

「夜晚搬家……綠色螢光筆,危險等級四,還好。」連薰予喃喃唸著,「還是他沒什麼忌諱?」

 

「應該是吧!他完全沒在意啊,我跟黃太太跟他說時,他還一付錯愕的樣子!」羅詠捷聳聳肩,「如果不在意應該是沒差對吧?」

 

「應該……像外簂人就沒這種忌諱不是?他們也是住得好好的。」連薰予搖了搖頭,「要不然這件算大事,很少有人會輕忽的。」

 

左手邊傳來有人按管制玻璃門鈕的聲音,噠的一聲蔣逸文開門探頭,「喂,都幾點了,叫人幫妳打卡還不低調一點?在外面聊天咧?」

 

「好啦!」羅詠捷趕緊把飲料放回袋裡,「我先進去了。」

 

連薰予趕緊幫她將飲料放好,否則羅詠捷等等一定拎得亂七──一片血紅在她眼前漫開,尖銳的雪白陶瓷刀尖缺了一角,一雙赤裸的腳踩在血泊中,地上還趴著一個後背一個窟窿的女人!

 

提袋離開她的指尖,連薰予回神看著羅詠捷匆匆忙忙的往公司裡去,她呆然的看著她進入的背影、關上的玻璃門,冷汗已經微滲。

 

她是一個直覺強大的人,一般感應到的都不是什麼好事,因為這種第六感,總是能讓她預先感受到許多意外或是危險……望著自己剛整理袋子的右手,事情跟羅詠捷有關嗎?

 

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的畫面太少,連位子在哪兒她都無法確定,地上那趴著的女人根本見不到臉……緊閉起雙眼,隻手扶額,這些畫面資訊都在幾秒內湧入,她根本記不清!

 

叮,又有電梯抵達二十三樓,連薰予依然站在櫃檯裡尚未穩定心緒,中間的電梯門打開,裡面是一對笑語盈盈的男女。

 

男人的手環繞的女孩的腰際,正親暱的吻著臉頰,女孩緋紅著臉離情依依,還捨不得放手的握著男人的手。

 

「好了,妳快遲到了。」蘇皓靖輕柔的將她的手拉開,雙手還溫柔的包握。

 

「再傳訊給你喔!」女孩甜笑著,滿臉洋溢的幸福,對站在電梯口的男人揮手,直到電梯門緩緩關上。

 

連薰予望著那偉岸的背影,模特兒等級的男人,沒去當模特兒真是太可惜了!或許那種五光十色、爾虞我詐之處,更不適合直覺比她更強大的他吧!

 

「我說,」蘇皓靖連回頭都沒有,直接揚聲,「妳別一早就擺那種臉行嗎?」

 

連薰予一怔,看著他旋過腳跟,剛剛面對那電梯裡正妹的笑容蕩然無存,而是冰冷的眼神外加一付不耐煩的神色……雖然臉再臭顏值依然高,但那種表情最好還把得到妹。

 

「我擺什麼臉?你現在才回頭好嗎?」她沒好氣的坐下,開始擺放桌上的辦公物品。

 

「妳鐵定感應到什麼了,十樓時我就感覺到了……」蘇皓靖走近櫃檯,他看著留在高桌上的水漬,那是羅詠捷的飲料留下的水痕。「噢,羅詠捷嗎?」

 

連薰予抿著唇,蘇皓靖的第六感真的驚人的可怕,幾乎已經到了預知的地步了。

 

只見他伸手抹了下水漬,往他們公司的玻璃門瞥去,視線重新落回連薰予身上。「為什麼你們身上會這麼多事啊?之前明明好好的,為什麼突然事件層出不窮?」

 

「什麼層出不窮?又沒什麼大事!」連薰予不想瞧他的別開眼神,「不過就是羅詠捷在說她鄰居的八卦而已!」

 

「都滿地鮮血了還叫小事喔?」

 

咦?連薰予瞬間正首,不可思議的抬頭看向他,「為什麼你──我們沒接觸啊!」

 

「你當我通靈嗎?什麼張開手掌,互相碰觸來讀妳的心?」蘇皓靖冷哼一聲,「妳比我清楚這種第六感,我只是感應妳剛剛感應到的,血、刀子,還有……尖叫。」

 

她忍不住站起身,「我沒聽到尖叫聲,畫面很快,我什麼都來不及記。」

 

「何必記?妳還沒學乖吧,該發生的事就會發生,不要這麼喜歡淌渾水──欸,我知道,妳超愛淌渾水的,我已經被妳拖下水兩次了!」蘇皓靖不爽的比了個二,「兩次啊,連小姐,一次是我身後這座電梯,上一次探個病都能出事……噢,我還沒提你那個活動神主牌的同學!」

 

「他叫阿瑋!」連薰予還是笑了出來,「什麼爛綽號啦!」

 

「他能活著真是奇蹟……」蘇皓靖突然側首頓住,再轉頭看著左邊正在上升的電梯,妳主管來了,我要進我公司了──妳什麼都不要跟我說,我思考過後覺得這樣的日子不好受,我還是想重歸平靜。」

 

「咦?什麼?上次不是這樣說的啊!」連薰予緊張起來。

 

語畢蘇皓靖立刻轉身往連薰予的右手邊去,二十四樓有兩間公司,走出電梯的右手邊是連薰予的天馬廣告公司,櫃檯旁就是玻璃管制門,左手邊則是另一間雜誌社,出電梯的角度是看不見門口的,因為還有條甬道,盡頭才玻璃管制門,雜誌社的櫃檯在公司裡。

 

兩間公司毫無關聯,蘇皓靖是雜誌社的業務,連薰予是廣告公司的櫃檯兼總機。

 

連薰予看著他往短廊裡去的背影,一陣焦心,「不要說得好像我們有什麼關係似的──而且,我們就在同一層樓,你是能怎麼脫離啊!說好要認真的思考……」

 

嗶,雜誌社的管制門解鎖,蘇皓靖帥氣的拉開玻璃門,還沒忘回眸。

 

「我今天來遞辭呈的。」

 

他上次說過,考慮後不打算換工作,逃避不是辦法的──結果現在他回到初始,他要遠離她,避開所有可能讓第六感增強的因素!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37567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