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吳家喬將一大鍋水往瓦斯爐上放,打開開關,一旁的紅白小湯圓跟紅豆已經備妥,就等著水滾後全倒下去煮鍋甜湯。

 

「家喬,妳朋友來了喔!」謝茂一放下對講機,高聲喊著。

 

「喔!好!」她趕緊把火關小,步出廚房。

 

他們的屋子設計,將客廳、餐廳與廚房做成相連的半開放式空間:大門前方偏左一點是張直列的長方形餐桌,餐桌與廚房間有道薄木板牆,牆上開了扇窗,可以從廚房裡頭遞菜出來,而右手邊自然就是客廳區塊,三大座沙發為ㄈ字型,對著底端的六十五吋大電視,電視、餐桌、廚房都是一直線,在廚房裡也能瞧見電視畫面。

 

沙發中間擱張茶几,底下鋪著地毯,ㄈ型沙發相當大,背對餐桌是三人座,隔茶几相對的則是四人座,他們兩個朋友都多也愛熱鬧,所以客廳相當重要;今天的餐桌與茶几上都擺滿零食與飲料,等等賓客們愛吃什麼,儘管自己動手。

 

「我們等等就把門都打開好了,頂多關個木門,省得開開關關的麻煩。」吳家喬今天特意穿上的紅色洋裝,入厝日當然得喜氣。「鄰居們會不會來啊?」

 

「我昨天有遇到我們同層的,就隔壁陸先生,全都打招呼了!」謝茂一拍拍老婆的肩,「放心好了,再不然我們的好友一鬧,妳還怕不熱鬧?」

 

吳家喬泛起幸福的笑,輕靠在老公胸前,「好棒,終於有自己的家了!」

 

謝茂一緊緊摟著老婆,在其髮上親吻。

 

是啊,終於有自己的家了,從今天起,他們的新人生就從這裡開始。

 

門鈴是清脆的鳥叫聲,吳家喬喜歡鳥類,以前也養過金絲雀,外頭來訪的是她的大學同窗、龜蜜智交,她開心的前去應門。

 

「來了──」一拉開門,外頭卻空無一人。

 

嗯?吳家喬有點錯愕,她狐疑的左顧右盼,這是在開什麼玩笑啊?哦,眼尾瞄向左邊鐵門的後方,他家鐵門下方是實心,只有上頭有欄杆與紗網,這票人該不會今天還要惡作劇吧?

 

「喂,搞什麼……」她刻意跳到門板後方,卻空無一人。

 

謝茂一站到門口,對於過份的安靜感到奇怪,「怎麼了?」

 

「我剛明明聽見電鈴聲的啊!」吳家喬不解的從門後走出來,「親愛的,你也聽見的對不對?」

 

「對啊,不是彭佳茵他們嗎?」謝茂一往十二樓外頭的公共區域看了一圈,的確沒有人。

 

他們是一層四戶的建築,兩座電梯的位子都在他們家的右斜前方,約莫是一點鐘的方向;所以不管哪座電梯走出來後,中間偏左有兩戶,右邊就是他們家、還有與他們家直角的陸先生家。

 

吳家喬就站在陸先生家大門前、他們家的鐵門後,兩間房子開門的間距足夠,不至於兩家人同時出門時,鐵門會撞在一起。

 

「好討厭喔!」吳家喬咕噥著,「是電鈴接觸不良嗎?」

 

「這有可能喔,不是網路買的超便宜貨嗎?」他還自己裝的咧!「今天結束後我再來看看是不是潮濕了!」

 

電梯叮聲響起,吳家喬喜出望外的回頭往電梯瞧。

 

「恭喜──」電梯門都還沒全開咧,熱鬧的聲音就傳出來了,「居然這麼快就有殼啦!」

 

吳家喬的大學同學整票抵達,一共七個人,重要的閨蜜摯友則是兩女一男,七個人同時打開話匣子,那可是吱吱喳喳個沒完,人人都帶著伴手禮,一個個輪流擁抱。

 

「快點快點,讓我看看你們怎麼佈置的,好讓我參考參考。」男性摯交洪承宏催促著,大家夥兒進了屋,「哎!謝同學!」

 

「歡迎!」謝茂一自然跟這群知交要好,開什麼玩笑,要攻陷女友前,先要收買她的閨蜜們啊!

 

彭佳茵走進客廳,雙眼都亮了起來,「哇,好大喔!」

 

「這幾坪啊,客廳跟廚房是開放式的耶!」朱禹琳也驚奇的喊著。

 

「坐坐!」吳家喬忙招呼著,同時對講機又再度響起了。

 

謝茂一忙到對講機旁應對,這次來的是他的大學同學們,大家果然都很夠意思,在入厝日來幫他們熱鬧。

 

「就說不要買太貴的!」坐在沙發上的吳家喬跟前推了一堆禮物。

 

「沒多貴啊,我們合買的!」最活潑的彭佳茵向來是主事者。「除了整套餐具之外,還有兩個鑄鐵鍋,應該過兩天到貨。」

 

擅廚藝的朱禹琳好奇的看著開放式客廳與廚房,自動倒飲料,「欸,這邊有好多飲料喔!」

 

「儘管倒!」吳家喬隨手一指,「有買你們愛喝的啦!」

 

「這才夠意思!」洪承宏站起,繞過沙發就往後方的餐桌去。

 

屋子真的挺大的,尤其開放式的客廳與廚房會讓視野整個變寬敞,站在餐桌邊挑飲料時,向左看著謝茂一在門口等待下一批客人,門邊牆上的對講機卻突然一亮,扭曲的雪花畫面閃碩著。

 

嗯?洪承宏好奇的走過去,是有誰按了電鈴但沒聲音嗎?

 

幾許波紋曲線略過了螢幕,有個人站在鏡頭前,低垂著頭,離鏡頭實在太近了,根本看不到臉啊!

 

「那……」他準備提醒謝茂一,好像又有人來了!

 

啪,螢幕陡然一暗,什麼都沒了。

 

咦?洪承宏主動往前,拿起對講機查看,螢幕恢復正常沒有任何波動扭紋,但鏡頭前也沒有任何女人站在那兒了。

 

「幹嘛?」朱禹琳喝著飲料見他怪狀。

 

「哎,沒啦,他們對講機接觸怪怪的。」洪承宏放低了音量,「就有人按別人家的門鈴,他們螢幕會亮那種,但其實是找別戶的!我住的地方就會這樣。」

 

「不是新的嗎?」朱禹琳皺眉。

 

「他們新買的,屋子不一定啊!」洪承宏拉著她回身,「這個今天不要講,改天我們自己跟家喬說。」

 

朱禹琳點點頭,這麼喜慶的日子的確不該說些負面的話語。

 

「恭喜啊,小謝!」

 

又一陣喧嘩自外頭傳來,謝茂一真的很慶幸自己先跟鄰居打招呼了,否則鎮日履舄交錯,真的會吵死人!尤其他跟家喬的朋友們以外向者居多,還有幾個根本人來瘋咧!

 

賓客絡繹不絕,同事、朋友都陸續抵達,最後連同層的隔壁鄰居也都過來打招呼了,同層樓的鄰居最為重要,謝茂一再三道歉,今天一整天只怕都是這樣的喧鬧。

 

大門大開,謝宅熱鬧非凡,後來也有不同樓的鄰居也過來示意,由於人來瘋的同學多,所以也不怕生,大家很快的熟絡起來,還有人開始要唱歌了。

 

「哇……」連薰予仰著頭,感受著正上方的紛沓,「好熱鬧!」

 

「怎麼大家腳步都這麼重啊!」羅詠捷正在試穿衣服。「到底是我們樓板薄還是他們太吵?」

 

「都有……」連薰予才在說,歌聲立刻傳來,「聽。」

 

「白天管不著啦,而且唱個歌也沒什麼……喔喔,說不定改天我也可以去他們家唱歌!」羅詠捷轉了過來,「小薰,哪件?」

 

就見羅詠捷拿著一件藍綠洋裝,一件深藍洋裝,連薰予有點無力,「我們只是要去看電影跟吃飯而已啊!」

 

「我要穿新衣啦!快點!」羅詠捷左右手比來比去,連薰予最後指了床上粉紅色那件。

 

出發前羅詠捷要去樓上新鄰居家熱鬧,所以喜氣一點總是好。

 

她昨晚就住在羅詠捷家了,兩個人喝點小酒,吃宵夜看電影看到兩點,小周末就是要這樣廢才舒暢……只是,她內心總有塊疙瘩,讓她不太舒服。

 

蘇皓靖竟是認真的!他真的要因為她而離職!

 

她任職的廣告公司與蘇皓靖的雜誌社都在二十三樓,她在這裡工作也已經兩年了,早就知道彼此存在,蘇皓靖那個花公子超會把妹,女朋友換過一輪又一輪,炮友更是不可勝數,這棟辦公大樓只要有新妹,幾乎難逃他手掌心。

 

當然他也有自己的原則分寸,願意貼上來的他不會放手,純情派的他就是耍耍曖昧,倒不會欺騙感情;不過他就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誰不知道這號人物?

 

而蘇皓靖會知道她,純粹因為他們在同一層樓,而她的廣告公司把總機跟櫃檯設在的電梯的公共場地裡,電梯一開誰都瞧見她,應該兩間公司無人不認識她。

 

過去總是相安無事,直到電梯出事開始……從有人觸犯了電梯的禁忌那天起,她才發現原來第六感強烈的不只她一個人,那個總是喜歡把妹的蘇皓靖不但也有,還比她強大太多了!

 

最離奇的是,一旦他們有所接觸,力量就會加乘!所胃接觸……舉凡牽手、觸碰、擁抱,而且接觸的越深入,力量越強大!她不僅能強烈預知危險,甚至在遇到厲鬼時,他們的接觸能誕生某種保護層……她搞不清楚那是什麼,但至少可以保命!

 

強烈的第六感對她而言是個困擾,因為她會不知道該不該去改變人的命運,而若是看到不幸的事情發生,不阻止卻又令她難受……最後,她讓自己內歛,與人拉開距離。

 

蘇皓靖比她更嚴重,或許因為他的感應力更強大,能領悟更多的無能為力,所以他總是說:不要去干預別人的人生。

 

直覺來襲時是很難控制的,畫面一幕幕竄入腦海,彷彿腦子裡有影片播放著即將發生的事,或許片段、或許不清楚,有時甚至聽得見聲音,那不是不想看就能不看的。

 

要像蘇皓靖做到心如止水……不,他是選擇漠視,不理會第六感的告知他的一切。

 

不知道是否因為他們接觸了,接連遇上很麻煩的事,多管閒事也是原因之一;第一次是這棟樓的電梯,他們都要上班搭乘誰也閃不掉;上一次是她的大學同學去醫院探病觸犯到大禁忌,她就是無法坐視無管,最後又扯了蘇皓靖下水。

 

所以……他非常不滿,因為她打亂了平靜生活,所以他不想再觸到她了。

 

他說,他要恢復以往的日子,好好過生活,因此辭職離開是最佳方式,徹底斷掉共同聯繫。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137567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