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女孩沒命的疾速奔跑,在黃昏的山裡,兩旁都是高聳的樹木與早叢,像跑障礙似的跨過一個又一個的障礙,在沒有道路的斜坡上往下衝。

 

  『吼──』後頭傳來野獸般的低吼聲,龐然大物壓過樹叢,使勁一撞就能撞斷一根至少四十年的老樹。 

 

  她放斜身子讓自己在泥土地上往下滑,但後頭那傢伙一跨步就是她的五步,眼看著就要追上。

 

這裡!她倏地伸出左手,圈住左手邊的一棵樹,利用離心力將自己甩下左方時,趁機回頭瞥了他一眼。

 

怎麼看都覺得噁心,那是個無比碩大的怪物,雖徒具人形,但是像個巨人一般,而且那醜陋的頭,隱約還能瞧見幾分人類臉龐的樣子。

 

這怪物最近出現的,眼裡只有獵食,喜歡吃生肉,不少山林工作者都被啃得屍骨無存,而現在,怪物眼裡只有她這其實早不鮮嫩的肉。

 

往左改變路線後,怪物直接切斜角追來,也真聰明,懂得利用斜角縮短距離,不過這也是她計算好的了!

 

『呼吼──』怪物大掌一揮,可怕的利爪刨斷了她身後的樹。

 

眼看著他們只差一公尺了!

 

「惜風!」在至高點處,有另一個人突然竄出來,與她平行奔跑,「妳要再快一點,牠快追上妳了!」

 

「真謝謝你突然跳出來讓我分心!」她不能分心去看他,反正樹這麼多也看不見,她只要知道拼命往前跑就好了。

 

『吼……』怪物察覺到上頭有另一個人,但對他而言,近在眼前的食物絕對不能放過!

 

「嘿!」女孩突然回頭,朝著怪物扔出一把匕首,「賭你追不到我!」

 

金色的匕首立刻插入怪物的胸膛,牠不閃不躲也不在乎,彷彿那只是蚊子叮一般的痛楚罷了。

 

骴牙裂嘴,直接朝女孩跳撲而去──如果她沒有跳下去的話!

 

那林木密佈的邊緣其實是個三公尺的落差,女孩直接向後縱身翻下,讓跳撲的野獸也跟著飛出了那邊坡!

 

「葛宇彤!」女孩緊張的大喝。

 

在這段落差的遠處正前方,站著一個穿著體育服的女人,她倏地高舉右手,感受到怪物胸前匕首與她的連結,在瞬間讓怪物懸在了半空中。

 

『嗚……吼……』怪物開始掙扎,拼命想突破這份箝制。

 

落地後滾了數圈,女孩順利的來到葛宇彤身邊,「穩住!」

 

「他力量好大!」葛宇彤的右手微顫,「我制不住牠,它快衝破結界了!」

 

說說時遲那時快,半空中的怪物下一秒就突破包圍在他身邊的金色屏障,直直朝她們撲了過來。

 

「彤大姐!」遠方傳來驚恐的聲音。

 

葛宇彤擰著眉,右手倏地握拳,那未落地的怪物在眨眼間像被捏碎一樣,頓時炸成一灘爛泥,血液放射狀噴濺,附近趕來的人無一倖免!

 

「哇──」女孩只來的及遮住臉,全身上下就都是黏答答的血了。

 

沙沙沙,四面八方的足音紛沓,草叢沙沙,奔來了好幾組人馬。

 

「我的天哪,這次連頭都爛了!」男人皺著眉走來,「我說大姐,妳不能每次都不留活口啊!」

 

「喂,我哪不留了!」葛宇彤乾脆的抹掉身上的血,「我只是輕輕握拳而已好嗎?」

 

「就爛成一灘泥了!」女人惋惜的看著地上的屍塊,「我們到現在都沒辦法問出個所以然……」

 

「不是知道上面有人了嗎?人跟怪物的混合體?」葛宇彤倒是乾脆,回身從擱在樹後的包包裡拿出毛巾,擦掉一臉血液。

 

「不夠啊,人跟怪物怎會嵌合的?而且這……本尊是什麼?」有人蹲下身檢查著,永遠找不到線索。

 

「這隻應該是迷路跑過來的,比較聰明的傢伙不會靠近我們週邊。」俊秀的男人謹慎的環顧四周,「故意讓結界開有缺口,這些日子也只找到這幾隻。」

 

「因為他們比較低等吧?有另一種高等的結合體比較聰明。」另一個魁梧狀的男人挑了眉,「我前幾個月守夜時,在樹上看見他們一腳才踏入結界缺口,立刻就縮手了。」

 

俊秀男人無奈的走過來,「彤大姐,妳要好好掌握妳的靈力啊!」

 

「不是很想?好啦好啦,我都已經有在練習了還想怎樣?」她帶著不耐煩,「我也只讓神女小姐覺醒的兩成就這麼可怕了,要是再更多那還得了?」

 

大家面面相覷,「木花開耶姬,好歹是妳前世,名字唸標準一點!」

 

「煩,只是我前世,關我什麼事?」她扭扭頸子,「要不是為了保護人,我連去管她是誰都不想,也不想修煉!」

 

所以人只能嘆息,安蔚甯笑著趨前,這就是她認識的葛宇彤。「好了,我們回去吧,阿婆她們應該準備了點心囉!」

 

「走吧,累死了!」奔跑的女孩檢視著傷口,「幹嘛每次都讓我跑!」

 

「妳跑最快啊!」大家異口同聲,理所當然。

 

「好了。」葛宇彤昂首,「瀮焱,交給你了。」

 

俊秀的男人點點頭,凝視著地上的血窪,輕輕一彈指,火從血裡竄出,輕而易舉的燒乾了所有血液,而且僅限於血液,不傷及任何花草樹木。

 

一票人輕巧的往下走,不管這坡度有多陡,多少石頭樹木密佈,他們個個健步如飛,比起來葛宇彤就顯得遲緩很多,尤其這裡這麼陡,一不小心就會一路滑到底耶!

 

「你們是每天都在這片山上跑步嗎?」她咕噥著,餘音未落腳一滑,直接在坡上劈腿。

 

安蔚甯飛快地抓住她的手臂,直接止住她的滑動。「我們每天都在這裡練習!妳應該也要到這裡來鍛鍊的,上山下山,跳躍翻滾都行,瞧惜風剛剛多俐落。」

 

「我光練習靈力就一個頭兩個大了,別再出作業給我了!」她沒好氣的看著一樣輕盈的好友,「我說妳也只不過有點陰陽眼而已,跟著練習什麼?」

 

「一立說要練的,世界出了問題,我們要做好萬全準備。」她笑得溫柔,「看看剛剛那隻就知道了,是人又不是人。」

 

葛宇彤聞言,不由得皺眉,她會找上好友也是這個原因,她覺得世界有異象,光她最近遇到的事就相當詭異,不說跟童話有關,那些肇事者或是居於其中的人,都不明失蹤。

 

再例如某位精致漂亮的富二代高中生,顏思哲,有張明星般的臉龐與光環,但所有事情幾乎都跟他脫不了關係,更麻煩的是,她看不出來他究竟是什麼。

 

「一直有奇怪的東西跑到人界,如果是亡靈這種就算了,現在連妖精或是故事書上才看得到的惡魔妖魔都出現了。」賀瀮焱由後趕上,「梵諦岡那邊說狀況很嚴重,各式魍魎魑魅都出現了,貨真價實的魔物都已經在亂竄。」

 

「那些東西……不是故事嗎?」葛宇彤果然皺眉。

 

「凡事都有記載,沒有遇到不代表不存在……各界有各界的法則,那些東西照理說不能輕易到人界來,否則便會造成浩劫。」賀瀮焱語重心長,「但法則在扭曲,出現了漏洞,所謂書上的東西,就可以不受規矩限制的闖進來了。」

 

「你為什麼知道這麼多?」葛宇彤好奇極了,「你看見的?夢到的,還是……預言?」

 

「阿蓮寄明信片來說的。」賀瀮焱給了一個超普通的答案,「她看見了,斐學也通知她。」

 

葛宇彤轉了轉眼珠子,阿蓮她好像還聽說過,那個什麼學的她沒印象,好像沒在萬應宮見過啊……

 

「阿蓮是流浪在外的家人,因為她男朋友的關係,所以她辭掉宮主的工作,一個人外出流浪。」安蔚甯輕聲的解釋著,一提到阿蓮,現場氣氛就不是很好。

 

「呃……為了男人啊?」葛宇彤嘖了一聲,「你們也是,她有她的選擇,別人吃米粉你們喊什麼熱啊?」

 

「阿蓮以前對亡靈是從不留情的,一律就是毀滅,不管理由是什麼。」莫一立沉穩的解釋著,「過去大家都因這件事跟她有所衝突,覺得她不該任何事都趕盡殺絕,畢竟有的亡者或許有苦衷,也或許沒犯這麼大的罪愆,但她從不聽──直到她遇到斐學。」

 

「那不是很好嗎?能改變她的人,你們更應該好好尊重人家啊!」為什麼還因為交男友離家出走啦!

 

身後一片安靜,現任宮主的賀瀮焱更是加快腳步的往前走,身邊的季芮晨趕緊跟上,一邊向安蔚甯她們擠眉弄眼:要說可以,不要這麼大喇喇嘛!

 

葛宇彤感覺出不對勁,挑了挑眉一語,「怎樣?」

 

「斐學是鬼。」安附耳在旁,「阿蓮在工作上遇到的,她應該要滅掉的亡者,最後卻……」

 

葛宇彤瞪圓了雙眼,哦了一聲,「請支持多元成家。」

 

「欸!」安打了她一下,「阿蓮想保護斐學,也覺得愛上亡者的她不適任萬應宮宮主,所以才一走了之。」

 

「這樣的話……好聽是真性情,講白點是自私。」葛宇彤雙手一攤,「很多事有解決之道,把家人下好像說不過去。」

 

莫一立深吸了一口氣,是的,這就是瀮焱介意的事,也是萬應宮裡大部份人在意的點;所以阿蓮離去後,非必要大家都不會提起這件事,而阿蓮真的鮮少跟家裡聯繫,除非重要的事:例如法則的扭曲。

 

「斐學不是人,所以感受最真,他說法則扭曲,各界蠢蠢欲動,人界早就被很多妖魔鬼怪滲入了。」安蔚甯嘆了口氣,「還說末日將近。」

 

「這麼重要的事用明信片啊……」葛宇彤輕哂,「還挺泰然的嘛!」

 

「跟妳說認真的呢!妳自己要小心,妳最近遇到的事也不尋常。」安蔚甯很認真的凝視著她,「那位顏思哲?」

 

 

 

※新書書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755903

--
本連載文章為初稿非定稿,均未經過校正,交稿後會由編輯負責校正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