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叫梅姨的女人看起來其實應該不超過五十歲,只是打扮上有點老成,盤起的髮髻在後,頭髮倒是大部份都灰白了,所以看起來更顯老,穿著老灰套裝加矮跟鞋,顯得死板嚴肅。

 

她打從開始就沒有好臉色,板著一張臉送上茶點,別的不說,茶具倒是很有水準,白淨輕透、金線描邊的玫瑰彩繪,相當典雅。

 

葛宇彤坐在巴洛克風的沙發上,林蔚珊還在那邊跟女傭交代說拿點前幾天買的小圓餅來;屋子裡相當豪華,不是有錢人至少也是中上,屋子一應都是巴洛克風格、上頭的水晶燈燈閃閃發亮。

 

但葛宇彤實在無心注意這個,只是瞅著林蔚珊,覺得心裡不安極了。

 

「妳……為什麼在這裡?」她是在找命案關係人啊!

 

「我?」林蔚珊留意到緊繃的兩個人,有點害羞樣的低頭,「就跟你們一樣啊!」

 

「我們?喂我們是……」葛宇彤湊前一步想說話,卻赫然發現梅姨就站在沙發後方,她的後方,「這裡的人都喜歡偷聽別人說話嗎?」

 

「嗯?」林蔚珊一愣,回首,「梅姨,妳不必待在這裡啦!我很好的!」

 

只見梅姨皺眉,「妳好不好是妳的事,妳真以為是這個家的女主人,敢使喚我嗎?」

 

「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林蔚珊慌亂的就要站起,卻被葛宇彤一把擋下。

 

「很嗆喔!」她回身瞪著梅姨,「沒人能使喚妳,但至少妳不要站得離我這麼近,妳想幹嘛啊?」

 

「哼!」梅姨不爽的冷哼一聲,扭頭離開沙發後方。

 

林蔚珊為難的拉拉葛宇彤,「妳不要這樣,梅姨是這裡的管家,很資深的。」

 

「是嗎?她是這裡的管家?」卓璟璿即刻接口,「可巧了,我也認識另一個管家。」

 

林蔚珊有些困惑,此時在旁邊的樓梯上,傳來了腳步聲,噠噠噠噠,步驟極其穩健,迅速輕快的步下

 

「居然是蔚珊的朋友!真是太難得了!」男人聲如洪鐘,中氣十足,終於轉了下來。

 

人高馬大,至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如熊一般魁梧的身材,在家裡還穿著襯衫,滿頭捲髮,蓬鬆長蓋過耳,最令人驚訝的,莫過於那那滿嘴濃密的落腮鬍──是藍色的。

 

「我也嚇了一跳!」林蔚珊連忙朝他走了過去,「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葛宇彤,諸葛亮的葛,宇宙的宇,彤管有煒的彤。」

 

「彤管……」卓璟璿皺起眉,這哪門子的介紹法。

 

「詩經邶風靜女篇。」高大男人逕自接口,「很美的名字啊,彤是亮紅色之意,葛小姐也剛好穿紅色。」

 

他仔仔細細,由上而下的打量著葛宇彤,非常明顯但眼神又不猥褻,反而更多的是種觀察,還有種……卓璟璿不喜歡他的眼神,男人的眼神帶著驚豔與驚喜,他喜歡葛宇彤。

 

「謝謝。」葛宇彤微笑以對,也回敬打量著這高壯的男子。

 

「這位是卓警官。」林蔚珊接著介紹卓璟璿,「他名字太難了,我就簡單稱呼吧!」

 

「噢,警官!」男人有點詫異,「您好!」

 

他上前伸出手欲交握,不過卓璟璿倒是不動如山,僅僅頷首示意,「您好。」

 

「林蔚珊,該介紹一下這位神秘人物了?」葛宇彤瞧見她挽著對方的手,心裡已經想到八分了。

 

「他叫藍天展。」林蔚珊輕聲說著,「是我男朋友!」

 

「未婚夫!」一把摟過她,「我們不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嗎?」

 

「啊!」她低下頭,縮起肩頭,顯得很不好意思。

 

結婚?葛宇彤眼珠子都快滾掉了,林蔚珊相親也就算了,才多久之前的事?她現在說要結婚了?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是什麼東西啊!

 

「藍先生,您好,很冒昧打擾。」卓璟璿並沒有被林蔚珊的事情分心,「我們是為了林秀威的事來的。」

 

林秀威……啊!葛宇彤看向卓璟璿,有精明的警官在真好,她差點就要問說他們交往多久這種不相關的瑣事了!

 

「秀威……林管家嗎?」藍天展突然看向梅姨,「他好幾天沒來了,不……嚴格說起來,是從這個家離開。」

 

「確切是幾天?」卓璟璿彷彿問案,這是習慣。

 

「這我不清楚,我今天才回國的,這你們問蔚珊就知道。」藍天展輕摟著林蔚珊走到沙發邊,她卻自然的拉開他的手,選擇坐到葛宇彤身邊,所以他逕自挑了單人沙發坐坐下,「梅姨,妳說。」

 

「是。」梅姨從後方走了出來,葛宇彤覺得活像在看古代劇,「我們的合約載明,一個月兩天休假,扣除消假外必須住在這裡,但林先生什麼話都沒說,擅競自離開,是曠職。」

 

女傭端著那一杯咖啡步出,始終低著頭來到身邊,卓璟璿望著她微顫的手,看得出她很拼命的壓抑,但敵不過身體的自然反應。

 

咖啡端上,藍天展的喉間嗯了一聲,女傭旋即退出。

 

這主人的確相當有威嚴,傭人會敬畏也是自然的,只是他不喜歡這種上下的關係。

 

「這麼大的屋子沒有監視器嗎?他什麼時候離開的?帶了什麼?」葛宇彤回到正軌後,也開始記者魂上身。

 

「沒有,我們不裝設監視器!我討厭被監視。」藍天展接口,濃眉皺起,「我不知道是我在監視別人,還是那些鏡頭在監視我。」

 

「就是裝個警鈴而已,其他沒有裝設。」梅姨繼續說著,「他應該是四天前離開的,因為那天晚上他做最後巡視,隔天上午卻沒有再出現,等我們去敲他房門,才發現人去樓空,連行李都帶走。」

 

「你們沒進行聯繫嗎?既然他算曠職,再怎樣都應該會聯絡?」卓璟璿再問。

 

「打過電話但沒人接聽。」梅姨倨傲的抬起頭,「你們知道我每天有多少事要做嗎?加上他的曠職,我還得做他那份工作,我哪有那個時間去追蹤他啊?」

 

這麼說也是有理,就像在公司裡有的同事沒來,大家一開始也不會想太多,也不會有人去追他的行蹤;不過這是一開始,林秀威是四天!

 

「整整四天,你們都不理不睬也太扯!四天同事沒來,大家一定會找的!」

 

「為什麼要?」梅姨反駁的俐落,「他對我來就是個曠職的傢伙,已經確定要開除了,不來不就代表請辭了嗎?他有他的家,我打電話去求他來嗎?」

 

「話不是這麼說,他的生活都在這裡,這樣離去太奇怪,就算留張字條也好。」卓璟璿打斷了些微的火星,「你們完全不在意,好像有點冷漠。」

 

「只是工作,談什麼感情?要我把他當誰嗎?」梅姨嫌惡的說,「我們換的管家有多少啊,我一個個管還要做事嗎?都是一群吃不了苦只想玩樂的傢伙!」

 

「梅姨!」低沉的聲調出聲警告,梅姨立刻彎頸不語。「我知道妳辛苦,不要這麼跟客人說話。」

 

梅姨迅速旋了腳跟,恭敬向卓璟璿及葛宇彤行禮,「對不起。」

 

「不必這樣!」卓璟璿反而尷尬極了,「我們只是在討論事情,藍先生犯不著這樣。」

 

「梅姨說話沒分寸,你們也是關心林管家……話說回來──」藍天展狐疑的看向卓璟璿,「你們是林管家的朋友嗎?特地來這裡找他的話就是……他怎麼了嗎?。」

 

「不,他死了。」葛宇彤說得乾脆,身邊的林蔚珊倒抽一口氣。

 

「死了?」林蔚珊嚇了一跳,不可思議的看著葛宇彤,「你們是為了命案來的?」

 

「不,我現在休假……」卓璟璿覺得解釋起來很麻煩,看向葛宇彤。「問她。」

 

「剛好看見他被棄屍,又遇到死者的未婚妻,覺得怪怪的所以就順便過來了。」葛宇彤說得輕描淡寫,林蔚珊卻深知哪有這麼順便!

 

「怎麼好端端會出事呢?他看起來不像會與人結怨的人。」藍天展眉頭深鎖著,看似憂心忡忡,「所以兩位是他的朋友嗎?」

 

「不是,素昧平生,我只是看見他的屍體覺得太過特別!」葛宇彤嫣然一笑,「我是記者嘛,自然會好奇,想知道他從哪邊失蹤的。」

 

所以找到了這裡。

 

「這麼說是離開後出的事嗎?」藍天展看向梅姨,「梅姨,妳配合一下,我才回國不知道狀況,妳幫忙釐清一下案情吧!」

 

「等等!」林蔚珊突然出聲,「卓警官你不是在休假嗎?這不是辦案吧?」

 

葛宇彤圓睜大眼看著林蔚珊,她錄音機都拿出來了耶!

 

「哈囉,一個人死了耶。」她用眼神示意。

 

「我知道!但是妳是在懷疑……這裡嗎?」林蔚珊咬著唇,「你們不認識林秀威,卻為了他找到這裡來……我先不提外面那片是私人土地喔,你們大膽的來按門鈴──葛宇彤,我認識妳多久了,妳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果然是合作一陣子的默契啊,是啊,她就是覺得林秀威死得詭異,所以才想查這個案子。

 

「這是……」藍天展也聽出弦外之音,瞇著眼凝視著葛宇彤,「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葛宇彤轉頭與之對望,就拿這間屋子來說好了,整間屋子都瀰漫著一股令她發寒的氣息。

 

不是亡者,她說不上來是什麼,就是一種從背脊涼到腳底的寒意,她全身汗毛直豎,雞皮疙瘩一直都是粒粒分明,心慌的很,心跳始終快速,但是放眼望去,卻沒有任何陰邪之氣。

 

這間屋子乾淨的連個地縛靈或是久遠的靈體都沒有,就像外面一樣……方圓數里,連路旁枉死的亡靈都不敢靠近,甚至還警告他們。

 

不過現在最令她在意的,是藍天展看著她的眼神。

 

他,一直看著她。

 

 
● 就是今晚~網路書店會開放購書囉!●

※新書書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755903

--
本連載文章為初稿非定稿,均未經過校正,交稿後會由編輯負責校正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