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在寬闊的道路上行駛,這裡不是大城市,總是地大人稀,連馬路都寬廣許多,開起車來倒是非常愜意;按照GPS導航,車子在大路邊轉進了小路,小路兩旁均是水田,卓璟璿因此減了速。

 

因為兩側若有田地,那馬路邊只怕是灌溉用的溝渠,不一定有任何圍攔或是地面物,必須小心注意;加上這一帶距離甚遠才有路燈,沒必要逞一時之快。

 

葛宇彤望著車窗外該是寂靜的水田,真不知道那是新的裝置藝術還是現在流行這樣的稻草人,田中央一具具慘白的影子,別說鳥了,沒聽見連點昆蟲叫聲都沒有嗎?

 

上次這種情況存在時,是那個巨蛙存在的池塘,附近所有蟲鳴鳥叫都是絕跡的。

 

「開慢點,越慢越好。」她看著那些影子竟跟著他們的車子一起往前跑,完全平行移動。

 

「已經很慢了。」他緩緩的說,「是怕誰追不上嗎?」

 

「是啊。」她勾起嘴角,還真深怕那些東西追不上呢!

 

兩個路口後往右轉,坡度更陡,有些類似山路,兩旁樹木扶蔭,在夜裡只看到深黑一片。

 

但是林間沙沙聲響,葉片不停顫動,一堆東西在樹林間行進!

 

「這裡居然都沒燈?」卓璟璿留意著連地板都沒有反光鏡,「這晚點得通知工務局。」

 

葛宇彤根本沒在聽他說話,她大膽的降下車窗幾寸,希望可以看清楚那跟著他們的是什麼──剎時有什麼東西從一旁跳了出來,直接躍到了路中央的車子面前,雙手打直掌心向著車子,裂開的嘴巴現出驚恐!

 

「停車──」葛宇彤情急之下大喊出聲。

 

軋──卓璟璿即刻踩了煞車,幸好車速並不快,所以煞車相當容易也不至於滑行,他不明所以的看向葛宇彤,她已經緊張的緊握他的手惋。

 

「這樣很危險。」他沉著聲,依然平穩。

 

「有人在前面阻擋啊,總不能無視。」她正首看去時,卻已經看不見剛剛那驚恐阻止的人。「咦?怎麼不見了。」

 

卓璟璿沒說話,不管是什麼,至少他都沒看見。

 

葛宇彤即刻鬆開安全帶打算下車,他連忙拉住她,「妳下車做什麼?外面很黑!」

 

「這邊一定有事。」她斬釘截鐵,卓璟璿知道阻止不了,所以大開遠光燈,按捺住她。

 

「我先下去。」他旋即推開車門,警戒般的下了車。

 

葛宇彤這邊也沒閒著,她早扳開車門,卓璟璿是警察,有著與生俱來的正氣,普通的亡靈是碰不著他的,這點她不擔心;看著卓璟璿走到車前,突然間帶著點訝異的回頭看向車內的葛宇彤。

 

「有事嗎?」她下車,扣著車門上緣。

 

「妳別動,那邊太黑看不清楚別踩。」他指指車前,「這裡有駁坎。」

 

「咦?」葛宇彤即刻往右腳邊看去,再看向正前方,「這條路不是直的?」

 

只見卓璟璿回身,往車子的左邊指去,「這是條彎道,但太黑了又沒有鏡子,我們筆直駛來以為是直線,其實這下面有個落差,至少三公尺深。」

 

「哇……」葛宇彤劃上微笑,知道有什麼在附近,「不管你是誰,謝了!」

 

在黑暗路中行駛的他們,真的以為這是條筆直的道路,孰料早該在之前就要偏左彎,若不是有那亡靈阻止,只怕他們現在已經衝下駁砍了。

 

看著卓璟璿走回,她滿是好奇,「差多遠?」

 

「不到三十公分。」他打開車門坐回位子,他們得小心後退,「還真是謝謝他們了。」

 

「是啊!」葛宇彤也愉悅的坐進車裡,「不全是壞的嘛!」

 

重新發動引擎,卓璟璿先倒退後再打左,只是這時兩旁又開始竄出那些亡者的身影,他們這次攀在了後照鏡上,擋風玻璃前,拼命著朝葛宇彤搖頭吶喊。

 

依然只有她瞧得見,看見一個男人瞪大眼珠貼在窗戶邊,拼了命的搖頭,張大的嘴聽不到聲音,但是好像是在說……不要。

 

「你們為什麼不能說話?」她對著窗外雙著,那雙腐爛的手扣著她降下的車窗,「什麼東西奪去你們的聲音?」

 

一票亡者只是拼命搖頭,嘴型再激動也聽不見聲音,卓璟璿不動如山,反正他看不見,只管專心開車就好。

 

接著某個瞬間,亡者門紛紛鬆開手,他們或掩面或摀耳,一付驚恐哀傷的模樣,不敢再往前一步,用哀悼的神色望著他們。

 

「停。」葛宇彤留意到這附近,像是依蓮說的彎路。「這裡是不是林秀威走進去的地方。」

 

卓璟璿停下,看見前方的牌子,「應該是,她提過有個土雞城的廣告牌。」

 

「那我們也跟著走進去。」她肯定的說。

 

「也是他們說的?」卓璟璿指指自己車窗外,「我這兒也有嗎?」

 

「沒有,他們根本不敢靠近。」她開始背起皮包,「沒人敢靠近的樣子,這就是一種警訊,我們走進去。」

 

「如果是警訊,我們應該讓警察進去。」他再三勸說,「葛宇彤,這不是我的轄區,我們也沒有蒐索證,妳到了那邊能怎麼辦?」

 

她突然很認真嚴肅的凝視著他,從皮包裡撈出臨行前,賀先生給她的封印護身符,好整以暇的戴上頸子。

 

「叫我宇彤。」她旋即劃上笑容,立刻就下了車。

 

卓璟璿深吸了一口氣,那真的不是重點。

 

最後他們往小路上走去時,他心裡就算有無限個不爽,也還是走在葛宇彤身後,他們總是如此,總是會碰上或去碰觸危險;不一樣的是,今天他非執勤中,不過警棍倒是未曾離身。

 

那是葛宇彤幫他加工過的警棍,上頭刻滿了咒文,黑色的警棍其實瞧不出來,握在手上時方能感受得到那些凹凸文字。

 

「妳知道我們現在是入侵他人土地嗎?」他善意提醒。

 

「最好他現在出來趕我。」葛宇彤倒是走得從容,身上什麼都沒帶……等等?她的包包呢?

 

「妳的皮包呢?」卓璟璿止步回首,「剛剛不是拿在手上嗎?」

 

葛宇彤總是背一個很大的A4包,因為要夠大,裡面才能放她那把開山刀。

 

「啊忘了……算了,反正也不需要,刀子在保養中。」她回眸聳肩。

 

「妳──沒帶?」卓璟璿第一次感到緊張,飛快地走到她前面去,「妳沒帶走這麼快做什麼?」

 

葛宇彤竟笑了起來,她沒帶當然會有其他方法啊,怎麼會傻傻的隻身涉險呢?刀子保養其間有替代品的嘛!

 

「你不是一天到我晚說我攜帶凶器?我難得沒帶你緊張什麼!」她覺得有趣,親暱的勾起他的手惋,「嘿,你不覺得這裡不錯嗎?沒什麼光害,滿天星斗,附近杳無人煙,多安靜啊……」

 

卓璟璿認真的看著偎上他右膀的女人,「妳是認真的嗎?妳覺得這樣子真的……浪漫?」

 

「是啊!」她說得好像一付不知道他們來幹嘛的樣子。

 

有一具被剖開的屍體,之前在這裡工作的人,現在他們又未經主人允許擅闖私人土地,剛剛還差點摔下駁砍,另有一群亡靈量追著車子跑,然後她現在覺得這一切很浪漫。

 

「我們可以離開這裡,去類似的地方浪漫一下。」他思考一下,「例如公開的土地?」

 

「別鬧了!啊!看到了!」爬上小坡後,豁然開朗的在下頭看見一棟歐式建築的別墅。

 

燈火通明,看來有人在嘛!別墅就在小山丘下方,附近是草原,再遠些是樹林,果然是大地主。

 

葛宇彤絲毫不以為意的加速往下衝,路是鋪過的柏油路,寬度也是可供車子行進,兩旁看似草原,這裡毫無生機,也無死靈,徹頭徹尾的什麼都感應不到。

 

瞧,連風都沒有……她舉起右手,想感受風流動,似乎連空氣都已靜止。

 

別墅前也是淨空,妙的是本該有造景的花盆們均已枯萎。

 

「我們該等警方來,依蓮已經被接走了,警方很快會找到這裡來。」卓璟璿還是覺得這樣貿然前來並不明智。

 

「警方就算來了,也來不及拿搜索票。」她站在門口,食指對著電鈴。

 

「那妳……」

 

餘音未落,葛宇彤已經按下了電鈴──滴──

 

『哪位?』對講機很快地被接起,傳來女人的聲音。

 

「您好,我想找一下林秀威先生!」葛宇彤語出驚人,「他應該在這裡工作。」

 

『……』對講機那頭沉默數秒,『這裡沒有這個人。』

 

對講機直接切掉,葛宇彤看向卓璟璿,他死死皺眉,明明在這裡工作卻說沒這個人?

 

這就是有鬼。

 

所以葛宇彤再按了一次電鈴──滴。

 

『小姐,我已經說過──』

 

「他明明在這裡工作的,他跟我提過。」葛宇彤沒聽對方說話,「是這樣的,我要拿個東西給他,他不在的話可以請妳幫我轉交嗎?」

 

又是沉默,這次比之前要長了幾秒,『請稍後。』

 

葛宇彤立即站到門軸處,卓璟璿則警戒的站在門的牆邊,沒人站在開門正對著的位置,這都是以防萬一的安全位子。

 

足音之後,門閂開始一道道轉開,至少五道,還包括了防盜保全鎖。

 

門終於拉開一條縫,兩條鐵鍊卡在中間,縫裡出現的是一張中年女人的臉。

 

「您好。」葛宇彤讓她看得見她,禮貌的打招呼。

 

「妳要拿什麼東西給他?」女人皺起眉。

 

「交給他他就知道……所以他不在嗎?」葛宇彤故作一臉困惑,「可是我記得非休假他不會離開這裡啊,可是他現在又沒有放假。」

 

「這我不清楚。」女人厭煩的蹙眉,「他兩天根本沒來上班,違反規矩,老實說他應該被開除!」

 

噢噢,葛宇彤聽到了關鍵字,「翹班嗎?這幾天前的事?」

 

「大概……」女人頓了一下,「妳問這麼多做什麼!妳是他的誰?所以也是找他的?」

 

「對,我們約好要面交東西的,但是他沒來。」葛宇彤說得真自然,好像真有這麼回事似的。

 

「他東西都帶走了,我看妳去他家找他吧。」女人邊說,就要將門給關上。

 

卓璟璿飛快地出現抵住門,嚇得女人低聲驚叫。

 

因為從她的角度,並不知道旁邊還有另外一個人。

 

「你們……你們想幹嘛!」

 

卓璟璿銳利的雙眼盯著女人,「他失蹤幾天了?行李都帶走,也沒辭職?」

 

「沒、沒有……」女人驚恐的微顫,「你們是誰?我要報警喔!你知道你們腳踩的是私人土地嗎?我──」

 

「葛宇彤?」屋子裡突然出現熟悉的聲音,「還有……卓警官的聲音嗎?」

 

咦?葛宇彤愣住了,她驚愕的看向卓璟璿,為什麼屋子裡的聲音會這麼熟悉?

 

他們聽見了拖鞋的沙沙聲響,那是急促的走路方式,由遠而近。

 

「梅姨,那好像是我朋友!」女人的聲音在在門那側焦急的響起,「妳讓我看一眼。」

 

「妳朋友?妳讓朋友知道這裡?」梅姨的聲音聽起來不是很高興。

 

「不是,是巧合,我沒提過這兒啊!但這……」一邊說著話,梅姨被推開,一雙眼睛從門縫中現身,「真的是你們!我想說聲音也太像了,直到卓警官開口我更加確定!」

 

「警官!有警察?」梅姨聽起來分貝拉高了八度,「妳怎麼……林小姐!」

 

門鍊被拉開,大門終於敞開,女人看起來是驚喜的喜出望外,「真的是你們!」

 

葛宇彤跟卓璟璿真的是完全傻在原地,不可能出現在這裡的人,居然站在他們面前!

 

「林蔚珊?」

 

 

※新書書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755903

--
本連載文章為初稿非定稿,均未經過校正,交稿後會由編輯負責校正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