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避諱,藍天展目不轉睛的凝視著她,所以她剛剛刻意斜背對他,面對著林蔚珊,一來遮去她的視線,二來也不必與他對望,誰知道甫一轉身,他的視線仍鎖著她。

 

正想著藉口要回答,花紋玻璃外突然一陣紅燈閃爍,卓璟璿對那燈光再熟悉不過了,警方到了。

 

下一秒,電鈴響起,梅姨出玄關去接應,果然是依蓮的證詞奏效,警方找到了林秀威生前工作的地方。

 

「嘿,你是剛剛那位……您好。」在封鎖線內的警察也來了,已經是主辦這件案子的一份子,「您怎麼在這裡?」

 

警方到來,希望藍天展協助調查,而卓璟璿跟葛宇彤兩位客人的「拜訪」自然被打斷,他們識相的先撤到房子外,照理說他們應該要先行離開,但是葛宇彤卻依然想留下來觀察。

 

警方原本希望能看一下這棟宅邸,但苦無於搜索證,所以藍天展並不同意他們這麼做,但是卻能讓他們察看林秀威的住的房間。

 

警方問的問題與卓璟璿如出一轍,但是主人今天才回國,梅姨的說法一致,這位管家曠職、一語不發的離開,也無人知曉他的去向;他的家人也沒有收到他任何消息,以為他還在工作中。

 

四天的空白,一具屍體,沒有人知道林秀威這幾天去了哪裡。

 

葛宇彤很想繞著這間屋子看,但是一轉過去,竟然有佣人在那兒阻擋,極為客氣禮貌,但就是擋在那兒不許任何人「參觀」。

 

  卓璟璿在那兒跟同袍低語,相互交換了名字,那個警察叫阿星,才剛轉刑事半年,熱血澎湃,只希望能將世間歹徒繩之以法,越多越好。

 

  其實警方目前沒有任何證據或是資格能申請搜索票,但是林秀威在從這裡離開後就失蹤相當詭異,而且事實上在沒有任何監視器的前提下,也不能證明他真的有離開這間屋子。

 

  可是無法入內搜索,藍天展也不願意,警方也只能摸摸鼻子另找辦法。

 

  「我們也希望能盡力配合警方,所以如果……」藍天展客氣的跟警察們說話,就旁觀者看來,他是個成熟穩重、事業有成,又相當大度的男人。

 

「這誰介紹的?」葛宇彤抓了林蔚珊到角落去。

 

「就婚友社那種的。」林蔚珊囁嚅的說,「線上配對的,我剛好符合他的條件,我看了看也不差,反正出來吃個販……」

 

「就喜歡了?」葛宇彤挑高了眉,「他看起來大妳很多耶!」

 

「十幾歲也還好,對我很好!」她笑得溫婉,「人很成熟,不會去管些有的沒的,加上他也忙,我們能見面的時間也不多。」

 

「交往多久了?」葛宇彤順道指了指這間屋子,「妳之前在這裡有看過林秀威嗎?」

 

「哎唷!我們也才交往兩個月而已,我才第二次來這裡耶!」她微蹙著眉,「妳幹嘛,妳覺得那個管家的死有問題嗎?」

 

她覺得整間屋子都有問題。

 

但是林蔚珊現在是藍天展的女朋友,她不太想破壞她現在暫時的幸福,尤其她又什麼證據都沒有,這無力感與警方真是一模一樣。

 

「妳想知道林秀威是怎麼死的嗎?」她很有禮貌的徵求同意。

 

「我……」林蔚珊摀起雙耳,「我看我還是不要知道好了!葛宇彤,我現在很認真的在試著跟他交往,妳不要告訴我他有問題!」

 

「我沒說啊!妳自己也說他今天才回國不是嗎?」葛宇彤略顯無辜,「只是林秀威從這裡離開,我當然會覺得怪。」

 

林蔚珊嘟起嘴,狐疑的瞅著她,「妳騙人,妳一定發現到什麼。」

 

「好啦!妳還是慢慢去跟妳的藍大哥熱戀吧!」葛宇彤把她往大門推,因為藍天展的眼神飄過來了。

 

「哎……」林蔚珊踉蹌的往前,回身看見藍天展,他這才看向她,然後伸出手。

 

可就在林蔚珊往他身邊去時,藍天展的眼神略抬,再度看向了葛宇彤。

 

她不躲不閃,迎視著那堪稱炙熱的眼神,她不能理解已經在熱戀的男人,為什麼要用那種讓她全身起雞皮疙瘩的眼神瞅著她不放。

 

炙熱、專注、狂喜,男人只是望著她,嘴角還會藏著滿足的笑意。

 

「他為什麼一直看妳?」耳邊傳來不悅的聲音,葛宇彤嚇了一跳,「而且妳還在跟他對望。」

 

「如果你看仔細一點,就可以看出我是對瞪?」葛宇彤沒好氣的看向卓璟璿,「怎樣?吃醋喔?」

 

「我不喜歡她看妳的眼神,不舒服。」卓璟璿緊擰著眉,不客氣的回看藍天展,「一付他想把妳吃掉的樣子。」

 

「喂,你用那什麼詞啊,他沒那麼猥褻啦!」葛宇彤心底倒挺高興的,有人吃味兒了,「我覺得他好像……對我很感興趣而已。」

 

「誰跟妳談猥褻?我是認真的。」卓璟璿嚴肅的看著她,「他真的一付想把妳吃掉的樣子。」

 

「我……」

 

「凶手──」人群中突然爆出一陣嘶吼聲,伴隨著飛來的物體,「殺人凶手!」

 

咻,雞蛋騰空飛來,藍天展飛快地將林蔚珊摟入懷中,側身向左旋轉,雞蛋擊中了右肩後方。

 

「怎麼回事?」現場都是警方,反應相當快的向後看去,一個女人站在兩部警車中間,手上拿著一袋雞蛋,二話不說再往藍天展的方向丟。

 

「把我姊姊還來!還給我!」

 

「我朋友呢?把我朋友交出來!」

 

無獨有偶,另一邊也開開始飛來雞蛋!

 

「藍先生!」梅姨高分貝驚叫著,下一秒竟跑到藍天展的面前,張開雙臂為他迎接了那飛至的機蛋!

 

啪啪啪,雞蛋或砸到她臉上、或她身上,藍天展身高雖高,但梅姨也有一百七十五,是非常瘦高的女子,拋出的雞蛋仍輕易打到她身上。

 

「啊啊……」林蔚珊嚇到了,藍天展緊緊護著她,然後往門內退。

 

「妳先進去!」到了門口,藍天展鬆手把林蔚珊往裡推,女傭們紛紛接過她。「沒事吧!」

 

林蔚珊蹙著眉,她臉上只有些飛濺的蛋白,其他倒是沒什麼大礙,但是看著藍天展身上的雞蛋,還有梅姨……

 

「小姐!住手!請住手!」警方很快地上前阻止,搶過了她們手中的雞袋。

 

只是兩女孩激烈異常,反抗激動,警方不得不反制她們的雙手,將她們壓在車上。

 

「小姐,妳們已經涉及攻擊行為了!」阿星在旁邊喊著,

 

「抓我攻擊,為什麼不抓那個殺人凶手!」女孩雖被壓制,仍激烈掙扎著,「你們要調查他嗎?把我姊姊還給我!」

 

葛宇彤嗅到了不尋常,她自然的趨前,在一片亂象中,暫時沒人有空注意到她的逼近。

 

還給她什麼?姊姊?

 

「那個小姐,妳千萬不可以跟她交往,妳會出事的!」另一個龐克頭的女孩尖叫著,她口中的小姐,只怕是對著林蔚珊說的。

 

屋子裡的林蔚珊雙手揪著擱在心口,愣愣的站在那兒。

 

「我姊姊都還沒找到,你就要找了一個女朋友,又是以結婚為前提!」第一個女孩歇斯底里著,「小姐!林蔚珊小姐!妳有沒有問過她,他上一個女朋友去了哪裡!他的前妻們去了哪裡!」

 

咦?卓璟璿立刻看向藍天展,他的神情平穩,沒有任何驚異的神色,只是看著被壓制的兩個女孩,略微蹙眉。

 

「前妻?」葛宇彤忍不住出聲,「他結過婚了?」

 

警察們錯愕的回頭看向出聲來源,這誰啊?

 

「不只一次,問問他有幾個前妻、幾個女以,他有告訴過妳嗎?」女孩尖吼著,「我的姊姊到現在都還沒找到,你就交女朋友!又是未婚妻!你要不要臉啊!」

 

「我朋友的死活你也從來不關心,她之後你連續交了三個女朋友,還結婚了,我朋友在哪裡!」

 

哇塞,前妻們?還不只一個女朋友?一個接著一個,這是怎麼回事?

 

「她們出事了嗎?死了還是失蹤了!」葛宇彤揚聲,「當初沒有報案嗎?」

 

「報案有什麼用?我姊不見了!在他那邊不見的!」女孩瘋狂的尖叫,「藍天展!你對我姊做了什麼!」

 

「住口!妳們這兩個瘋女人!」梅姨激動的上前,「不許誣賴我們先生!為什麼不說是你們姊姊不告而別!」

 

「那你們這裡不告而別的人也太多了吧。」葛宇彤朗聲大喊!

 

現場倏地陷入一片靜寂,是啊,才一個林秀威不告而別,現在又出現姊姊?朋友?還有前妻們?

 

「天展……」林蔚珊緊皺著眉,略微顫抖著看著他。

 

藍天展沒有回首,沒有進行任何安撫,他就只是遠眺著,高傲的昂起頭,對那陌生女孩們的指控,毫不在意。

 

卓璟璿的危險天線已然響起,就他多年的刑案經驗,有部份的不告而別,代表的不只是離開一個地方一或是一個工作,甚至離開家裡。

 

而是這個世界。

 

●連載至此結束喔,網路書店已開放購買~請參考以下書訊連結~3Q3Q●


※新書書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755903
--
本連載文章為初稿非定稿,均未經過校正,交稿後會由編輯負責校正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