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提他了,整個顏氏財團我都覺得有問題,可我偏偏看不出來他是什麼,在我眼裡就是個長得過份好看的閃耀高中生。」葛宇彤提起他就覺得揪結,「但他偶爾又好像在幫我,我搞不清楚他的目的。,」

 

「妳要留意,一連都是童話故事的發展已經很詭異了,還有奇怪的人在妳附近。」莫一立也為好友擔憂,「妳的身份不一般,樹大招風,得隔外注意。」

 

「我?」她有些不快,「是神女小姐的緣故吧?」

 

「知道妳不喜歡扯前世,但妳們靈魂就是同一個,沒辦法。」安蔚甯勾起她的手,「試著接受吧!」

 

「我不正在修煉了嗎?」她的確無奈。

 

「先從留活口開始吧?」惜風咻咻的從他們身邊月過。

 

唉,她也想啊!問題是每次她覺得只要輕輕使力,不管多駭人的傢伙都會被她粉碎。

 

一票人終於下山,騎著腳踏車回到住處,完全不停歇的越野行程,這群人是真的認真在鍛煉自己,不管是身體、心靈或是靈力。

 

一排腳踏車停在一間宮廟前,葛宇彤一踏進門就被年邁的阿婆拿著淨水往身上潑!

 

「欸,阿婆婆婆婆婆!」她無法招架,「我都滅了對方了,沒沾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啦!」

 

「誰跟妳淨邪?」老婆婆睨著她,冷冷撇頭,,「這是懲罰,又沒抓到活口!」

 

「欸……」怎麼大家都揪著這件事不放啊,「喂,我不在的話你們說不定都沒全屍,應該要感謝我吧!」

 

還真敢講?一屋子人用超級不認同的眼神瞅著她。

 

「妳喔,就是不敢全盤接受木花開耶姬!」阿婆認真的說道,「妳們要合而為一,好好運用自己的靈力。」

 

葛宇彤深呼吸,旋身。「我肚子餓,可以吃飯了嗎!」

 

「欸欸──」門口突然出現高分貝的聲音,一個女人從外頭衝進來,雖說是中年年紀,但保養的非常好,心智年靈保養的更幼齒。「哎呀,超害羞的啦!」

 

這口吻完全就是進入八卦模式,能閃的人分紛走避,身為兒子的賀早就拉著女友躲起來來了。

 

「嗨!」葛宇彤熱情的打招呼,這萬應宮裡最~像正常人的就是這位賀太太了!

 

「外面有個帥哥耶!」女人呵呵笑著,雙頰不知道在酡紅什麼,「體格很好,看起來超酷的,問我:請問葛宇彤在嗎!」

 

咦?所有人紛紛轉了過來,更是吃驚的衝撐到她面前,「彤大姐,難道妳──」

 

莫一立蒼白了臉色,「交男朋友了?」

 

葛宇彤看著大家咋舌的表情,超級不滿,「喂,我是交男友不是遇鬼好嗎?你瞧瞧你們那什麼臉!」

 

「刺毛?」安蔚甯試探的問,得到肯定頷首後誇張的倒抽一口氣,「真的是他!怎麼可能!」

 

「妳現在是對我有意見還是對他有意見?」葛宇彤沒好氣的雙手抱胸,「為什麼不可能!」

 

「不是,他不是感覺很冷淡嗎?就很酷?」安一邊說一邊朝著她笑,「哎,還是恭喜妳啦!」

 

「謝啦!」葛宇彤難得嬌羞起來,「他不是冷淡,只是酷而已,對我還挺好的!」

 

「那就好。」安蔚甯拉起好友的手,「真高興妳找到相合的男人!」

 

「而且我們一起經歷這麼多事,他也瞭解那些鬼呀魔的,很好溝通!」葛宇彤原地轉了一圈,「既然我男友來囉,只好下次再陪你們吃飯囉!我先去洗個戰鬥澡!」

 

至少得換下一身血腥吧!

 

「要回台北了嗎?」莫一立問著,「妳的修煉……」

 

「我台北沒事啊,還不急,不過他難得下來找我,說不定這幾天我要陪他。」葛宇彤說得自然,立刻衝去浴室梳洗。

 

她果然是戰鬥澡,沒有五分鐘帶著濕髮拎著包包就又衝了出來,長髮女人站在廟的門邊,往外偷看著一邊竊笑。

 

「妳是在看什麼?」後方走出的男子站在她身後,「年輕小伙子嗎?」

 

「啊?」她回眸,是親愛的,「你看,葛宇彤的男友。」

 

「不要搞得好像妳男友一樣。」男子將她拽進屋裡,不重要的事當有趣,重要的事卻沒什麼感應,這神經真的不知道怎麼生成的。「葛宇彤!妳等等。」

 

才要略過他們身邊的葛宇彤止步,「嗯?」

 

「妳身上的靈力太強了,會吸引一堆不懷好意的傢伙,現在連我們都不知道身邊潛伏了什麼東西,妳還是低調點。」中年男子將一個新的八卦符擱在她手中,「隨身戴著,可以遮掩掉妳的靈力跟氣場。」

 

葛宇彤接過,莞爾,「你們知道我身上戴了多少東西嗎?」

 

「多戴多保庇,妳看妳戴那麼多還是會遇上啊!」賀太太主主動接過還替她戴上,「這是學長親自幫妳準備的,這樣那些鬼呀魔的就看不出來妳有多強大了!」

 

葛宇彤忍不住笑了出來,她真的喜歡跟賀太太說話。

 

「好,刀子的事再麻煩了。」她歷貌的向男子說著,她的西瓜刀符紙耗損力大,常常要送回這裡維修。

 

「正在處理,會加強符咒。」中年男子一頓,「希望能讓妳運用靈力……如果妳願意換刀的話。」

 

「不要!那西瓜刀跟了我很久了,有感情的!」她勾起笑容,「好啦,他等我很久了,掰!」

 

快地轉身離開宮廟,就賀太太連忙追上前,又躲在門邊偷看。

 

卓璟璿蹙著眉站在車邊,隻手橫亙在車頂,真不懂她怎麼可以拖這麼久。「喂。」

 

「很久我知道,給點耐性!」她從容不已,「我這才剛回來呢,全身都是血,得讓我洗澡換衣服啊!」

 

「血?妳受傷了?」葛宇彤立刻直起身子,打量著她看起來卻不像。

 

「不是,是一個半人半鬼的怪物……嗯,鬼獸吧,像鬼又像怪獸,但卻是跟人融合的!」葛宇彤勾起嘴角,「這名字好,鬼獸,早該定個名,不然老是怪物怪物的叫……」

 

「跟人融合?」卓璟璿覺得這名詞好奇特,「又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

 

「還不知道,因為我把對方殺了。」葛宇彤聳肩,「本來留個活口研究一下,但我還不會控制靈力,所以一下就變碎塊了。」

 

哦……卓璟璿略微驚愕的瞅著她,「這麼厲害……以後要不要早點用?」

 

像在海裡遇到一堆病態美人魚時?像陷入睡美人夢境時?

 

「當然不行!平常我是封印起來的,不管是你或是林蔚珊都是普通人,我萬一失控的話那怎麼辦?」

 

卓璟璿是刑警,在認識葛宇彤之前,他是不信那些魍魎鬼魅神怪之說,但是認識她之後,不想看的也都全遇到了,已經接受了有厲鬼有執念、自己都能陷入某個女孩的夢境出不來,這些光怪陸離的事已經成了司空見慣。

 

他不喜歡這類的案件,因為那代表懸案、表示凶手不是人,非人力所為,就表示有受害者卻無法找到人負責。

 

但偏偏,這種案子層出不窮。

 

「走吧,去吃東西。」他倒也沒都說廢話,直接拉開車門。

 

葛宇彤也跟著坐入,把背包往車後座扔,「你怎麼突然下來?都沒先說聲。」

 

「不確定能否請假,就先不說了。」他永遠是一貫的冷酷樣,「一准假我就直接過來了。」

 

葛宇彤笑靨如花,還帶著點得意般的笑望著他。

 

繫上安全帶著卓璟璿望著她那止不住的嘴角,反而有點尷尬,「不要那樣笑行嗎?」

 

「還不習慣?」她噘起嘴,「唉,別人男朋友都希望女友瞅著他笑呢!就你喔……」

 

「妳不適合。」卓璟璿直接打斷她,「妳先學著怎麼輕聲細語吧!」

 

嘖!葛宇彤做狀的打了他一下,是啊,她跟那種溫柔可愛小女人沒什麼關係,她是葛宇彤,大家都叫她彤大姐,小報編輯,專門挖一些光怪陸離的新聞,因為她知道那些新聞其實背後都藏有莫大的玄機。

 

她的前世是日本某火山神女,對她來說那不關這世的事,她也沒興趣知道前世,只是呢……凡事有因果,她跟閨蜜安在前世的因,這世結果,所以她們相遇、認識、最終了解上輩子的孽。

 

所以她不得不知道前世的事,也不得不知道她的靈魂其實是個不得了的神女,擁有著她無法想像的力量。

 

看著自己的右手掌心,她只是想困出那隻鬼獸就滅了他,完全不聽她的使喚跟想法,這僅僅只是兩成神女的力量而已,天曉得如果全盤接受的話,會有怎樣的後果?

 

不能控制力量的她,力量再少都一樣會對人有所危害,例如……她身邊的男人。

 

「手在痛嗎?」卓璟璿邊開車邊注意到了她的失神。

 

「啊?沒有!」她嫣然一笑,晃晃右手,手腕上的手鍊發出叮拎聲響,「在看你送我的定情之物。」

 

「咳!」卓璟璿立即正首,又開始覺得車裡有點熱。「那個……林蔚珊呢?」

 

唷,又害羞?都什麼時候了!

 

※新書書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755903

--
本連載文章為初稿非定稿,均未經過校正,交稿後會由編輯負責校正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