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女人站在熱氣氤氳的浴室裡,用毛巾包起一頭濕髮,
白裡透紅的肌膚上沾著水珠,手拿著白色毛巾將臉上的水
珠壓乾,聽見門外有細微聲響,帶著笑容往外走去。
  
  
  向左走出浴室門口,男人坐在床緣,彎身穿鞋。
  
  
  「要走了?」她走近他,帶著依依不捨。「真的不留
下來陪我?」
  
  
  「妳要知道我非常想……如果可以,我願意陪妳到天
亮。」男人起身,包握住她的手,在其上深深一吻,「但
是……」
  
  
  但是,女人眼睛瞟向男人無名指上的戒指,那就是「但
是」,他得回去屬於他的家、去陪伴他合法的妻子與孩子。
  
  
  「但是我不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倏的抽回手,
轉身背對了他。
  
  
  「 Natalie!」男人焦急上前,由後環抱住婀娜的嬌
軀,「妳別這樣,妳知道我有我的苦衷……這次出差她硬
要跟……」
  
  
  「苦衷?」女人冷冷挑起嘴角,「算了吧,與其在這
裡跟我解釋,還不如快點回去,都十一點多了,別讓人家
等門等太晚。」
  
  
  她在他臂彎之間轉過來,為他將領帶繫好,不忘拋出
一朵溫柔笑靨,越是這種時候越要表現自己大方,讓他比
較在家裡可能正橫眉豎目的那位。
  
  
  男人寵溺般的看著她,勾起精巧的下巴,又是深情的
一陣熱吻。
  
  
  「你真的該走了。」她輕推著他,「明天再出來?」
  
  
  「可以。」他劃滿微笑,「我打算下個月安排出差,
我們去渡假。」
  
  
  「哇!」女人踮起腳尖,雙手環住他的頸子,「就知
道你最愛我!」
  
  
  「愛愛愛,誰能不愛妳?」男人笑了起來,戀戀不捨
的摟著她的身子。
  
  
  兩個人又是碎語又是細吻的一路往門邊去,再貪戀還
是只能離開,女人一關上門,柔媚的笑容立刻歛起,啪的
扯下包髮的毛巾。
  
  
  「等?等什麼?」她滿臉不悅的往房裡走去,「都幾
年了只會叫我等?傻子才會相信你會離婚!」
  
  
  她隨手將毛巾扔上床,逕自走到梳妝台坐下,修長的
手指上戴著兩克拉的鑽戒,老實說這幾年下來深深覺得錢
比真心重要,說什麼愛她要娶她都是謊言,這枚戒指再華
麗也不能成為婚戒。
  
  
  女人青春有限,她得立個停損點,該閃人了。
  
  
  「叩叩。」
  
  
  嗯?聽見門外的叩門聲,女人有點錯愕,怎麼了?他
忘記帶東西了嗎?
  
  
  但是身為小三久了,基本的警戒心還是有的,她謹慎
的不予回應,起身站到對著門口的短廊,盯著那扇門。
  
  
  「叩叩。」門又被敲了兩下,這一次,門外出現了聲
音;「Room Service。」
  
  
  咦?「送錯房了,我沒有叫客房服務喔!」
  
  
  「噢,Miss Jones?」外頭的服務生說著,「是剛剛那
位紳士指定給小姐的香檳。」
  
  
  噢……她露出欣喜的笑容,是他給的小補償嗎?她從
貓眼洞上窺視一下,確定是服務生後便打開房門,讓他推
著餐車進來。
  
  
  「晚安。」服務生禮貌的說著。「這是香檳跟鬆餅,
需要我推到裡面嗎?」
  
  
  「謝謝。」她笑容滿面,「放在桌上好了!」
  
  
  「好的。」車子在紅毯上滑動,沒有什麼聲響,唯一
有的只有那銀罩蓋著盤子的喀啦聲。
  
  
  女人旋身往右手邊的床榻走,她得好好的賞服務生一
筆小費,雖然只是簡單的香檳跟鬆餅,倒也叫她心花怒放
了。
  
  
  旅館房門本是會自動關上的,女人才一跫回,那門就
緩緩的關上了。
  
  
  「喀。」
  
  
  服務生掀開了銀蓋,盤子裡呈著一份鬆餅,還有一條
麻繩。
  
  
  女人正背對著他,從皮夾中掏出一張五元美鈔,滿意
的就要回過身──電光火石間,繩子倏的由後圈上她的頸
子!
  
  
  「呃──」女人毫無防備,驚嚇的鬆掉手上的美金,
雙手拚命的往勒在頸子上的繩子上抓扯。
  
  
  好痛!她不能呼吸了!女人痛苦的瞪大雙眼,感受的
自己被往後拖行,她死命的掙扎扭動,能吸進的空氣卻越
來越少……越來越少……
  
  
  「妳犯了罪。」繩子倏而收緊,她的耳畔傳來聲音,
「怎麼能跟有婦之夫在一起……」
  
  
  什麼……什麼東西啊!她跟誰交往關這人什麼事,而
且是那個已婚男人先追求她的啊!
  
  
  「唯有死亡才能洗淨妳的罪惡,罪人必殺。」服務生
的聲音盈滿喜悅,接著開始唸著她根本聽不懂的話語。
  
  
  死亡……不!不要!女人使勁最後一口氣,將頭使勁
往後仰,狠狠敲向了服務生的頭!
  
  
  「哇!」一陣劇疼襲來,女人感覺到頭頂刺痛但頸子
間的力道鬆了,她向前連滾帶爬的撲倒,完全不敢喘息,
就往門邊踉踉蹌蹌的奔去。
  
  
  而被一記敲斷鼻子的服務生緊皺著眉向後退了幾步,
怒不可遏的回身一把抓起餐車上的香檳往前衝去,就著女
人的後腦勺狠狠敲了下!
  
  
  沉重的「咚」聲,似乎還在腦腔裡散發迴音,狹窄的
短廊壁上飛濺出血跡,女人的手還沒來的及搆到門把,身
子便已摔上了地。
  
  
  「逃……罪惡滿身還敢逃!」服務生手緊握著正滴血
的香檳瓶子,猙獰的瞪著趴在地上的身軀。
  
  
  趨前拉過女人潔白的腳踝,再度往房間深處拖,他感
受到鼻間流下的血液,趕緊抓過床上的毛巾摀住斷鼻,這
罪人竟然敢撞斷他的鼻子,這下子……她的髮裡就會有他
的血液,警方說不定會以此追查。
  
  
  但他無所畏懼,他是在替行天道,處份犯罪者,天經
地義。
  
  
  「嗯……」女人的手指抽動兩下,服務生擰眉望著,
彎身拖過她疲軟的身子,直接往餐車邊的電視機摔過去!
  
  
  女人被強勁的力道扔去,狼狽撞上電視機,她痛得大
叫出聲,額角撞上邊角感到一陣暈眩;來人由後步至,拉
住她的衣服往後提拎欲拖離電視,女人雙手慌亂的攀住電
視邊緣,她不想被拖走,不想!
  
  
  但是無力的她根本沒辦法抵抗,她直接被往後拖進浴
室,上半身被粗暴的扔進了浴缸。
  
  
  女人頹然的上半身趴倒在浴缸裡,下半身掛在外頭,
她已然奄奄一息,鮮血不停地從頸部、頭部湧出,流進了
排水孔裡。
  
  
  「妳罪有應得,人人得而誅之的,所以由我懲處妳。」
他在她耳邊輕聲說著,她半睜眼,迷迷糊糊。
  
  
  只能聽見腳步聲來來回回走著,然後冷不防一條毛巾
摀住了她的嘴,她做著最後掙扎,側首向後要推開來人的
手,卻無力回天。
  
  
  「痛苦的懲罰,妳才能記住你的罪與錯。」服務生旋
開手中瓶子的蓋子,戴著口罩,喜不自勝的將瓶子斜傾─
─「用鮮血贖罪吧!」
  
  
  瓶裡的液體一落到女人的臉上,迅速腐蝕冒煙,錐心
之痛襲至,女人尖叫著想起身,卻根本動不了,只能激烈
的在浴缸裡掙扎亂竄,背後一隻手壓著她的身子,將瓶中
的液體澆滿她的臉、她的頭髮……
  
  
  「唔──唔唔唔唔唔──」她劇烈的掙扎沒有多久,
身子漸漸停止扭動,男人鬆開壓制的手,再從地上拿出第
二瓶。
  
  
  「嘩啦嘩啦……滋……」浴室裡傳出的是流水聲、腐
蝕的聲響,以及另一種煙霧瀰漫。
  
  
  另外還有一種祈禱聲,男人的右手在胸前畫上十字後
再緊貼壓著胸口,以強烈的禱告洗去這女人的罪惡,她已
經受得懲罰,靈魂將由神裁奪,是否已然淨化,是否能上
天堂。
  
  
  男子睜開雙眼,勾起滿意的笑容,不禁在心中讚揚,
偉大的教主啊!他做到了!
  
  
  他懲處了罪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