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夏語心?」警察好奇的望著葛宇彤,「妳們怎麼會突然來調這個案子?」

 

「遇上了點新鮮事。」葛宇彤開始左顧右盼,「刺毛呢?」

 

「學長出勤務了,不過我可以跟妳們聊聊。」周宴宇暗眨了眼,「這案子我負責的。」

 

周宴宇之前遇過些麻煩,還是託葛宇彤的幫助逃過一劫。

 

兩個女人雙眼一亮,這真是太好了。

 

「其實就是一般的自殺案啊,只是年紀很輕。」女警送上水杯,「才剛滿十八。」

 

「聽說是因為被散佈裸照的緣故。」林蔚珊婉轉的問,「所以不知道找尋散佈者的進度如何了?」

 

「那是假IP,我們目前還找不到,而且可能因為夏語心命案的緣故,我們發現那個帳號好一陣子沒有活動了。」周宴宇搖搖頭,「就怕他用另一個帳號活動。」

 

「我們是去看一個精神崩潰的國二女生,結果遇到夏語心的堂姐,她說這一切都是那位Frog造成的。」葛宇彤挑了挑眉,「有沒有什麼可以跟我透露一下?」

 

「咦?」周宴宇忽的直起身子,「夏語臻嗎?她也去找妳們?」

 

喔喔,看來是認識的喔!林蔚珊連忙搖頭,「是剛好遇到!我聽見她送禮物給游巧荻。」

 

「她之前還蠻常來的,一直問我們調查的狀況。」女警也很無奈,「不是我們不願意找,而是真的沒這麼容易,照片的來源全都在國外,我們也是束手無策。」

 

「有多少受害者啊?最近有這條新聞嗎?」身為記者的葛宇彤覺得狐疑,她沒印象有這條啊!

 

「在網路上流傳,但好像沒有上媒體,這兒來報案的只有夏語心一個,其他女孩都不敢出面。」周宴宇嘆氣,「如果大家願意出面的話,至少我們還能名正言問的展開調查,也才能拿到更多的線索……」

 

「很多女孩不敢面對,因為社會的眼光就足夠逼瘋她們了。」葛宇彤太瞭解這件事,「光是照片流傳,那些女生就不知道被講成如何下賤,若還希望她們報案,根本難上加難。」

 

「啊妳們說那個崩潰的女生……也是嗎?」女警聽到的關鍵字。

 

「是的,才國二……有自殘傾向,她的手上刻滿了Frog的字樣,都是凹凸不平醜陋的疤。」林蔚珊想起來就心痛,「而且沒有用刀子割身體,就會去撞牆。」

 

「像這位我們完全不知情,不是我們轄區的吧?」女警語重心長,「所以妳們來問,我也只能告訴妳們夏語心在汽車旅館燒炭自殺,原因的卻究是她裸照外傳。」

 

葛宇彤默默的在滑手機,這種事還是請記者去幫忙調查會比較有效一點。
  「喂!妳們來這裡做什麼?」門自動門一開,走進一個高瘦理的平頭的男子,濃眉蹙緊,一臉嚴肅,「我一點都不希望在警局看見妳們,又出什麼事了?」

 

「嘿,刺毛!」葛宇彤伸手打招呼,還給了朵燦笑。

 

「我叫卓璟璿。」他認真的回著,「林小姐,您好。」

 

「卓警官。」林蔚珊禮貌的也回以招呼,「我們只是來問一下燒炭自殺的案件。」

 

周宴宇立刻上前報告,只是閒聊,他們沒有透露其他線索,所有資訊都跟報紙上刊得一樣,只是現在每天死的人太多,新聞佔得篇幅很小也沒多少人注意。

 

緊接著林蔚珊的手機突然狂響,葛宇彤跟著移過視線,她的LINE響個不停,點開察看,立即抬首看向葛宇彤。

 

「是夏語臻,她……她約了人跟我們見面!」林蔚珊簡直是喜出望外的起身。「一小時後!」

 

「好!我們得趕快走!」葛宇彤立刻拎起包包,朝著卓璟璿使眼色,「欸,出來送我。」

 

卓璟璿皺起眉,無可奈何的放下手中的卷宗夾,「為什麼我要送妳?妳哪位大官啊!」

 

嘻,葛宇彤笑得很開心了,走出辦公室區是一條長廊,林蔚珊識相的疾步走在前面,她可沒有當電燈泡的習慣。

 

「又怎麼了?」卓璟璿追上葛宇彤,開門見山的問。

 

「找個沒天良的駭客,專門找流出女孩的裸照。」她挑了眉,「網路代號叫Prince Frog。」

 

卓璟璿不由得皺眉,「青蛙王子?」

 

「嗯哼,乍聽很怪厚,還有更怪的……」她勾起微笑,「我跟林蔚珊坐在車子裡時,被幾百隻青蛙踏過車子,那簡直是一片青蛙海啊!」

 

聞言,他眉皺得更深了。「幾百隻?」

 

「嗯,就算鄉下也很難見到幾百隻青蛙同時移動啊?我覺得這案子有問題。」她意有所指,「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呢,只好……」

 

「我沒有很想幫妳。」他立即打斷,「好啦,我會留意,妳自己小心點。」

 

葛宇彤瞅著他,「星期天說好的不要忘記喔!」

 

「記得。」他剛毅的五官顯得嚴肅,「我難得放一天假……」

 

「當然就是要出去玩。」這廂說得好像是她放假似的,旋身朝他擺擺手,。

 

目送著婀娜的背影離去,卓璟璿只有萬分無奈,面對葛宇彤他有說不上來的火氣、說不上來的無奈,也有說不上來的……他潛意識的泛出笑容。

 

旋身往辦公室裡走去,幾百隻的青蛙?看來可能真的有點問題。

 

過去鐵齒的他,自從遇上葛宇彤後,變得很難再堅持鐵齒,接連辦了幾件離奇玄異的案子,不得不說……這世界上還存在真多這種詭異之事,尤其這幾年更是嚴重。

 

『今天宗教團體上街遊行,他們篤信天譴早已降世,而且即將危及人類,要求人類必須團結,盡快找出這些禍害……』

 

電視新聞播放著最近吵得沸沸揚揚的新聞,畫面播出的是國外背景,上演著一場街頭暴動,有些地方甚至已經開始動用私刑,將占卜者拖出屋外,要確認她是否會造成天譴。

 

「好誇張喔!」警察們看著新聞都不可思議,「但是國外好像越演越烈了。」

 

「我們國內也開始有聲音,有教派認定天譴會讓人類滅亡,所以一定要趕快解決掉。」警察們交通接耳,「還說出了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的論調!」

 

「這有病吧!天譴?真有這種東西還不知道怎麼找咧!」

 

「他們就說,具有特殊能力的都算!什麼占卜、算命、天眼通……一些高人好像都算在內耶!」

 

具有特殊能力……卓璟璿默默聽著,下意識往門外望去,葛宇彤不說他也知道,她不是普通女人;不普通指的不是她正義感強烈、衝動行事,或是身手有所訓練、還有喜歡隨身攜帶一把開山刀在路上走,而是指她具有某些制服魍魎魑魅的能力。

 

這就是他不再鐵齒的主因,葛宇彤身上有某股力量,能讓她一再的化險為夷,也一再的讓她涉險。

 

他由衷希望這種末日說的戰火不要延燒到東方社會來,宗教信仰不同,他們這邊應該不會那麼誇張,否則,就怕……

 

「長官!」周宴宇驀地喚了聲。

 

「嗯?」他不動聲色的回頭。

 

「剛剛記者小姐她們提到的案子……要不要整理一下?」周宴宇亮著雙眼,他眼裡閃碩的:我來整理吧!交給我!

 

「你不忙?」他輕哂。

 

「忙,但是有些事我覺得該做。」周宴宇顯得有點靦腆,「十八歲就這樣香消玉殞,我覺得太過份了。」

 

卓璟璿點點頭,默許他挪出額外的時間去整理調查,的確,才十八歲的花樣年華,就因為他人有心散佈照片而走上絕路……那散布照片的人怎能心安呢?

 

他叫什麼?Prince Frog?青蛙王子?

 

那幾百隻青蛙,敢情還是他叫來的啊?他怎麼不記得青蛙王子裡,還有這段召喚術呢?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66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