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妳是游巧荻的同學……看起來還像學生啊!」林蔚珊覺得有點怪,照理說同學或是摯友,才會在這種狀況還繼續來關懷啊......

 

「我不是,她只怕也不認識我,我來只是想為她打氣。」夏語臻笑了起來,「像語心那樣的人,真的不需要再多一個了……」

 

葛宇彤默默的與林蔚珊交換眼神,為什麼她突然覺得這件事比想像中的複雜?

 

「妳剛剛說,很多人都怕Frog,受害者很多?」葛宇彤小心的問著,「許多的定義是?」

 

Frog是個網路帳號,他駭進女孩子的電腦裡,取得她們的照片,再散播在網路上!」她深吸了一口氣,「那個ID全名叫做:Frog Price。」

 

呃……青蛙王子?這是哪門子的帳號啊!

 

「妳剛說很多女孩受害,不過我好像沒注意到這類新聞啊!」林蔚珊印象中,這種新聞似乎只有藝人才會比較受到注目。

 

「因為大家多半不敢報案也不想,這就是我覺得線索缺乏的緣故,夏語心走得突然,也沒留下太多訊息。」夏語臻顯得有些難受,「我已經找到Prince Frog的帳號,但無論怎麼傳訊息,他就是不回我!」

 

「沒有報案,警方就不會受理……」葛宇彤思忖著,「就算妳妹出事也一樣嗎?」

 

「他是駭客,據說IP設在國外,警方需要點時間。」夏語臻邊說,一邊緊緊握拳,「我連想問個明白都不可能!」

 

葛宇彤打量著夏語臻,對她而言,那個駭客的作為逼死了她的堂妹,所以這少女是想找Frog算帳的啊……

 

「這件事乍聽之下很嚴重,尤其受害者如果都選擇姑息的話,只會造就對方的氣燄囂張。」林蔚珊帶著點慍怒的皺眉,「我想試著瞭解這件事,首先先找出受害的女生,妳能給我名單嗎?」

 

「妳們能幫忙找出Frog嗎?」夏語臻很認真的反問,「我想要找到那傢伙,好好的問問他!」

 

「我們會盡力,因為感覺他好像是整起事件的肇事者?」葛宇彤立即接口,她有記者有人脈、還有徵信社的門路,更別說還有警察。

 

「我等等有空會問問其他人的意願,再告訴妳們她們願不願意跟妳們聊聊。」夏語臻走到機車邊,「現在事情很複雜也很……難形容,所以我得尊重其他受害者。」

 

「那是自然。」林蔚珊極有耐心的回著。

 

見她俐落的戴上安全帽,動作有些急,看來是真的在趕時間;跨上機車時,她突然頓了幾秒,回頭看向她們。

 

「妳們會為什麼會想來管這件事?」她是用帶有批判的眼神瞅著林蔚珊的,「之前整起事件也沒看妳們出面過?今天卻說為了游巧荻而來?」

 

呃,林蔚珊領會到敵意,立刻聯想她自殺的堂妹,還有其他所謂受害者。

 

「因為人數有限,我們並沒有被分配相關事件的工作。」葛宇彤倒是懶洋洋的看她,「妳以為全台灣有多少人需要被關注?又以為社工有幾個人?拼盡全力也顧不到每個人,別把這件事當義務!」

 

嗚……林蔚珊不敢吭聲,這些話由葛宇彤來說的確正好,因為她沒支薪哪!

 

「哼。」看來夏語臻不怎麼領情,「反正現在說什麼都來不及了。」

 

「的確,自殺是自己的選擇。」葛宇彤刻意強調,別想把錯推到他人身上。

 

林蔚珊趕緊拉拉葛宇彤的襯衫衣角,拜託她少說兩句,別火上加油啊!

 

蓋上罩子,夏語臻發動油門就離開,看著她揚展而去的背影,都能感受到那份明顯得怒氣。

 

「幹嘛拉我?妳自己看那什麼態度?好像我們有義務要幫她還是阻止誰自殺似的!」葛宇彤冷哼一聲,「燒炭的又不是我們?」

 

「哎唷,家人離世情緒總是會不穩嘛,而且她想得也有理,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這件事牽扯到好多人,如果都未成年,怎麼都沒有相關單位去關心?」林蔚珊喃喃唸著,「還是別的單位其實有出手……」

 

「我才懶得管她哪個。」葛宇彤大步走向汽車,「我現在只對那個叫Frog──」

 

嘓。

 

青蛙的叫聲打斷了她的話語,正要開車門的葛宇彤看著自己紅色愛車的引擎蓋上,竟坐著一隻翠綠色的青蛙,鼓起腮幫子,安穩的坐在上頭。

 

林蔚珊遠遠的止步,才在聊青蛙就出現青蛙這件事情,實在不太吉利……尤其跟著葛宇彤遇過太多不可解釋的事情了,她已經不相信這世上有巧合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啊……」葛宇彤打量著那隻青蛙,妙的是黑色的眼珠似乎也轉向了她。

 

嘓,牠又叫了聲,這次更為響亮。

 

「怎麼回事?為什麼這裡會有青……蛙?」林蔚珊恐懼的看著引擎蓋,才剛提到Frog啊!

 

「剛剛那個少女不是說青蛙是人嗎?」葛宇彤緊皺著眉,雙手抱胸,「喂!青蛙兄!你是打哪兒來的啊!」

 

雖說精神病院是位在偏鄉之地,但是也不至於到能有青蛙的存在吧?附近沒有山林野地,更沒有田園,這樣的青蛙能從哪裡來?

 

「上車吧!」葛宇彤倒是不在乎,逕自開了車門坐進去,「走了!還有很多事要忙!」

 

林蔚珊戰戰兢兢的趨前,迅速拉開車門就躲了進去。坐進位子裡時,那隻青蛙還轉了正面,在車前蓋盯著她們兩個。

 

「妳不覺得詭異嗎?莫名其妙的講青蛙來青蛙?」林蔚珊緊張的問,「而且牠好像看著我們!」

 

「會嗎?」葛宇彤拉過安全帶繫著,「妳不要神經過敏,不過是一隻青蛙而已。」

 

「可是……」林蔚珊原本是轉向她說話的,忽然瞪大了雙眼──「我的天哪!」

 

什麼?葛宇彤立刻轉向左邊,看見從停車場的另外一端,居然湧來一大片的綠色青蛙海,蹦蹦跳跳的衝向她的車子!

 

葛宇彤火速確認窗戶是關閉的,鎖上車門,即使在車裡,也能聽見那巨大的嘓嘓嘓聲,排山倒海而來!

 

「哇──」外頭有其他人才剛下車,在尖叫聲中又躲了回去,「什麼東西!」

 

「呀!」車裡的林蔚珊也不遑多讓,放聲大叫。

 

嘓嘓嘓!幾十幾百隻……甚至恨多青蛙從左側整片移動到右側,跳躍靈巧,當經過葛宇彤的車子時,她的擋風玻璃上幾乎蓋滿了綠色的青蛙,整台車都能感受到震動與聲響!

 

還有好些跳得不夠高,啪的撞上她左側的玻璃。

 

嘓嘓嘓的巨大叫聲一路穿過了停車場,甚至越過了馬路,然後跳進了對面的田裡。

 

兩個在車裡的女人驚魂甫定,葛宇彤望著擋風玻璃上的黏液,忍不住蹙眉。

 

「剛剛那是……什麼?」林蔚珊都快哭出來了。

 

「青蛙大軍吧……」葛宇彤深吸了一口氣,轉動鑰匙發動引擎,「馬的,這一定有問題!」

 

嗚,不說她也知道啊,曾幾何時會看見這麼大陣仗的青蛙大軍!

 

「妳好好盯那女生的LINE,我們先去找刺毛!」葛宇彤速做了決定,「W汽車旅館在他轄區裡咧!」

 

轉出病院停車場,葛宇彤從後照鏡瞥了醫院一眼。

 

在雪白的外牆上,竟有一整片不該存在的綠色物品在上頭跳動著。

 

那高度,好像是817的外頭啊。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本,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
新書訊息: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615166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