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Recure基金會,是血液罕病病童的相關基金會,白血病是一種可怕的疾病,偏偏有多數孩子幼時就有,白血病又稱血癌,是因骨髓造血細胞產生不正常增生,進而影響骨髓造血功能的惡性疾病;另外一種血液疾病是惡性地中海貧血,病患必須長期接受輸血治療,但又可能導致血液中的鐵離子過高,很容易會器官衰竭死亡,這偏偏是遺傳疾病,許多孩子出生就有。

 

 

 

藍臻臻剛洗好澡,離開浴室便往廚房去,早餐很重要,尤其今天要開工,一定要吃飽才行;有時候潛伏得花上很長的時間,中午還不一定有著落呢。

 

 

 

來到廚房,俐落的在摩卡壺裡放妥咖啡粉,置於瓦斯爐上,再扭開另一口爐子,今早就來一道班奈迪克蛋好了。

 

 

 

一邊煮著早餐一邊跳著熱舞,在家永遠只穿件小可愛與超短熱褲,模特兒的身材自是婀娜,渾圓的翹臀更是吸引人的亮點,穿緊身衣或短褲時,迷死一票人不在話下。

 

 

 

中島上擱著資料夾,她昨晚反覆看了好幾遍。

 

 

 

她住在一間二十五坪大的房子,二十七樓高,正方格局,門開在屋子正中間之處,進來是個小玄關,玄關旁有鞋櫃,藍臻臻的鞋子塞得滿滿的;接著一個十公分落差就能踏到木板地,直接看到前方一大塊的客廳、落地窗及陽台。

 

 

 

向前走兩步,右手邊就是系統廚房跟餐具,全部都是高級廚具;左手邊沒兩步就是牆,但是浴室跟藍臻臻的房間都在那兒。

 

 

 

這其實是摯交柏安芯、也是以前的室友家,安芯有個令人稱羨的家庭,俊美到很扯還不老的父親,開朗到有點粗魯的母親,卻能如此疼惜她這個領養來的孩子……是啊,毫無血緣關係,她是被收養的孤兒、鬼子。

 

 

 

所謂鬼子,是因為她的生母在死亡後才生下她;據說,死亡腐爛的母親硬是多活了一陣子,就為了養活她。

 

 

 

可是她因此自小被貼上「不祥」的標籤,不管到哪個家庭都被視為災星,直到現在的養父母,他們能全心全意接納她……當然會接納啊,柏安芯說過,他們家根本不怕那些什麼詛咒啊、鬼怪的,而且就算她真的被詛咒,家裡也相安無事。

 

 

 

好妙,是詛咒絕緣體?還是……她聳聳肩,安芯說有的事不好說,她也就懶得問了。

 

 

 

反正安芯人很好,溫柔善良,只是太過文靜且不爭,她們是同校同系的,畢業後柏安芯分發到這附近的醫院,她爸爸就大手筆的直接買間房子讓她住……嘖嘖,這羨煞多少人啊!

 

 

 

哪像她,租間房子可得錙銖必較,以省錢為最高指導原則!

 

 

 

安芯太瞭她,說房子大大會怕又孤單,所以問她要不要同居,酌收她那根本微不足道的房租;她知道安芯是為了她好,知道她省,與其如此不如住在一起有個照應,朋友幫忙怎麼可以說不?況且可以省錢耶,她當然一口答應。

 

 

 

蛋擱上盤子,咖啡也煮妥,斟進白色的咖啡杯裡,藍臻臻坐上中島邊的高腳椅,享受著靜謐悠哉的早餐。

 

 

 

安芯後來調到別家醫院,搬離了這裡,可是她爸爸還是讓她繼續住,房租完全不漲……嗚,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好的人?為什麼這麼好的人會生出那、種、兒、子?

 

 

 

托著腮,想到莫禪她就一肚子火!

 

 

 

「去去去,一大早別讓我不開心!」她朝半空中揮手,想把莫禪那張臉給揮打掉。

 

 

 

反正呢,她已經決定了,這項工作雖說搭檔,但是她可以自己來啊,女王可沒說一定要一起行動呢!看看這基金會的資料,時不時都有活動也非封閉式,完全就是歡迎參觀的模樣。

 

 

 

她想想,她要以什麼身分混進去呢?義工?護士?還是……

 

 

 

刺耳的電鈴聲響起,她差點滑掉手裡的咖啡杯,倉促跳下高腳椅,三步併做兩步著朝對講機那兒去。

 

 

 

「哈囉!」她輕快地喊著,「王伯伯早啊!」

 

 

 

對講機上貼著一張當月警衛輪班表,一旁還有她註記的人物個性喜好與特徵。

 

 

 

「哈哈哈,臻臻早!」值班的王伯伯笑呵呵的,「有妳的急件喔!」

 

 

 

「急件?」她狐疑看向牆上的鐘,「現在才七點耶!」

 

 

 

「是啊,剛送來的,請妳一定要趕快開!」王伯伯笑吟吟,「要不要下來拿!」

 

 

 

「好的!馬上下來!」她掛上對講機,手指在班表上移動,啊啊,上次跟王伯伯聊到他挺喜歡糕點的,但是不能吃太甜!

 

 

 

套上小外套,衝向冰箱拿出早備好的低GI蛋糕,抓過門上的鑰匙即刻出門,她喜歡跟每個人打好關係,因為每個人都是人脈,每個人都可能是她的金主啊!

 

 

 

領到包裹,還讓王伯伯笑得合不攏嘴,收下她糕點還再三道謝呢!往外頭庭院看去,瞧見一個坐在輪椅上的女孩,正看著花草樹木。

 

 

 

「在看什麼啊?」藍臻臻愉悅的說。

 

 

 

「咦?臻臻姊姊早安!」女孩綻開燦爛笑顏,抬頭看向她。

 

 

 

「小慈早啊!」藍臻臻看著她的臉色,實在不甚好看,「妳怎麼啦?身體還是不舒服?我看妳坐輪椅好一陣子了?」

 

 

 

女孩搖搖頭,「沒什麼,就是有點累……姊姊這麼早就要出門?」

 

 

 

「沒有,下來拿包裹而已。」她搖搖包裹。

 

 

 

羅珮慈只是淺笑,再多寒暄兩句,藍臻臻就覺得有點涼先上樓去;羅珮慈是十樓的鄰居,一個很愛花草樹木、很愛笑的女孩,只是身體似乎不太好,最緊近看她幾乎都輪椅不離身了!

 

 

 

真希望擁有那種笑容的孩子,可以擁有健康的身體!

 

 

 

藍臻臻進入電梯,審視著那包裹。

 

 

 

「武曉愛?」她看著寄件人,「我不認識啊,有沒有寫錯?」

 

 

 

但是收件人是她沒錯,不過怎麼想,都想不起有認識武曉愛這號人物,旋身單腳踢關上門,迫不及待的就在玄關鞋櫃上拆開包裹。

 

 

 

盒子裡是一包衣服,一只手提箱,以及一大包密封的證件與文件。

 

 

 

雪白的制服躺在裡頭,那她再熟悉不過的制服,文件裡有著識別證,還有許多注意事項。

 

 

 

是這樣嗎?她劃上微笑,是啊,要混進那種機構最自然的方式,當然是以護理師的身分進去囉!

 

 

 

不過……她瞇起眼看著文件上的注意事項──

 

 

 

「莫醫生的隨行護理師,小組人員?」她不可思議的瞪圓雙眼,「我為什麼要當莫禪的護理師啊!」


--

連載文章均為未校正版,故多有錯漏並與成書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