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我們的社交區,一般如果有大型講座就會在這兒,位子寬敞舒適。」約莫五十多歲的女人熱情的介紹著,「而且現場也都會準備餐點,讓大家是在一種極度放鬆下分享自己的歡笑與淚水。」

 

 

 

莫禪勉強勾著嘴角,一身白袍他的聽著Recure基金會負責人江蓮娜的介紹,這是附屬基金會,就在R醫院的後方,R醫院是治療罕病兒的權威醫院,因此他們也創立了一個基金會,不但照顧病兒的身心理,也顧及的父母親的心裡。

 

 

 

畢竟照顧罕病兒,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一件事。

 

 

 

江蓮娜看中莫禪的專業與超高技巧,打從他一聯繫醫院及基金會開始,她就得到院長指示,無論如何要試著留下莫醫生!

 

 

 

藍臻臻跟在莫禪身邊,看上去專業穩重,還戴了黑色的包包頭假髮,可她內心是萬分的不願意,但是她不停地告訴自己這是工作這是工作,忍耐!忍耐!

 

 

 

跟在他們後面的人們正在竊竊私語,嘻笑聲壓得再低還是聽得清楚,迎面而來一群義工還有人紅著張臉,偷偷瞄著莫禪瞧。

 

 

 

是,上天就是這麼不公平,有人個性再爛,偏偏基因好,生得一張天怒人怨的臉!他父親有張視覺性鼻祖的陰柔美麗臉龐,連女人都自嘆不如,母親稱不上天仙但是也「頗具特色」,至少清秀;而莫禪揉合了父母的優點,俊逸且中性,得了張男女通吃的帥臉。

 

 

 

要不是基金會裡陰盛陽衰,她的魅力可不亞於他好嗎?

 

 

 

「我們每十天還有一天家庭遊戲日,會讓孩子跟家人到七樓的遊戲區玩,增加家屬與孩童玩樂的時光。」會長繼續說著,領著莫禪等人往電梯裡去,「那天連病童的兄弟姊妹也都會一起來,畢竟大部份的孩子都住院,很需要家庭時光。」

 

 

 

「的確,而且都是孩子,特別需要家庭的愛。」莫禪深表讚同,「你們成立這個基金會的立意實在不錯,不只顧及了罕病兒,連家屬也一起關心。」

 

 

 

「唉,我也是罕病兒的家長啊,孩子都是心頭肉,當他們生病總會心急如焚,更別說得到這麼嚴重的病了。」會長江蓮娜露出一抹苦笑,「醫生知道白血病的孩子有多辛苦,父母也是人,承受的壓力不比常人小。」

 

 

 

「原來如此。」這倒是合理,唯有感同身受的人,方知他人的苦痛。

 

 

 

藍臻臻一路上都沒吭聲,基本上從跟莫禪會合後她就沒再說過話,他們是以「觀摩」的身分來的;莫禪是知名留美醫生,曾是無國界醫生,在戰地裡鍛練出精湛的醫術,在業界竟頗富盛名!回國這段時間,遇到困難的手術,還有醫院寧可出高價聘請他執刀,所以莫禪既主動提出要「觀摩」醫院,就讓R醫院覺得莫禪對他們醫院有興趣!

 

 

 

不過莫禪的說法是想瞭解這間醫院對於罕病兒的照顧與機制,自然要參觀基金會與醫院,他想多方瞭解醫院與基金會的運作模式,或許到這個醫院來任職,也或許會做捐款投資。

 

 

 

總之,因為莫禪的履歷太漂亮,所以讓醫院非常看重他的主動接洽!

 

 

 

「今天剛好是家庭日,醫生恰好可以見到我們所有病童的家庭呢。」

 

 

 

抵達七樓,電梯門緩緩打開,會長先走了出去,一個小孩子恰巧跑了過去,嘻笑聲如銀鈴般清脆。

 

 

 

藍臻臻正準備跟著往前,莫禪卻飛快地出手,以左手臂擋住她的行動。

 

 

 

是怎樣?她挑眉,護理師不能走在醫生前頭嗎?

 

 

 

莫禪看著那孩子一路往右方奔去,步出也往右轉的會長察覺到電梯裡怎麼沒人跟出來,好奇的回頭張望。

 

 

 

「小心點。」莫禪掠過她身邊時,輕聲的說著。

 

 

 

咦?藍臻臻立即警覺,他剛剛留意到什麼了嗎?

 

 

 

挺直腰桿依然跟在莫禪的身邊,但是她已經不再去思考關於某個死妹控討厭鬼的事情了。

 

 

 

專注,剛剛出電梯那瞬間發生了什麼事?!為何莫禪會突然出言警告?不過就是抵達樓層,會長步出,走廊上有個孩子愉快地奔跑……孩子?

 

 

 

跟著向右轉的藍臻臻看著前方空無一人的走廊,那孩子跑得可真快,看起來也不過三、四歲啊。

 

 

 

「我不要!」

 

 

 

突然間,左邊前方某間房裡,衝出來一個小小女孩,她真的是狂奔而出,因為立即砰的倒地。

 

 

 

「琉璃!」一個穿粉色衣服的女子跟著衝出來,一把由後將她抱起,「妳有沒有怎麼樣!怎麼跑得這麼快呢!」

 

 

 

「嗚……哇──」小女孩果然立刻嚎啕大哭,那樣摔哪有不痛的!「哇啊啊啊──」

 

 

 

「不哭不哭!」女子蹲著,溫柔的為小女孩撫著淚水,也瞧見了一票站在走廊上的人,「啊……」

 

 

 

她有點驚訝,對著大家頷首,專注於手上的女孩子。

 

 

 

「子琦,怎麼了?」江蓮娜疾步向前走去。

 

 

 

「琉璃有些不舒服,我一時沒看好,她就衝出來了。」叫子琦的女子穿粉色圍裙,圍裙上有的Recure基金會的LOGO

 

 

 

「子琦姊姊,我不要玩玩具了!」琉璃哭得抽抽噎噎的,「那些玩具都是血,好可怕好可怕!」

 

 

 

都是血?哪有可能把都是血的玩具給孩子玩呢。

 

 

 

「別哭別哭!妳看錯了,沒有血啊!」呂子琦溫柔的說著,心疼得擦著孩子不止的水。

 

 

 

「有!都是他的血,他在玩具間裡面爆炸了!」琉璃越說越誇張,哭聲也越來越大。

 

 

 

藍臻臻立即一步上前,彎著腰湊近琉璃,「哈囉!妳叫琉璃嗎?」

 

 

 

小琉璃一看見她,簡直跟逃命似的躲到子琦身後去,彷彿她是什麼凶神惡煞咧!

 

 

 

不過女孩不哭了,眨著雙淚眼躲在呂子琦肩頭望著她。

 

 

 

「玩具都是血喔?」藍臻臻沒管她的哭泣,繼續朝她說著,「妳在哪邊看到的?」

 

 

 

琉璃有點畏懼的靜默一會兒,手指向剛跑出來的房間。

 

 

 

那是個以霧玻璃為牆的房間,均為強化玻璃,隱約可以看見裡面的影子以及人聲鼎沸。

 

 

 

「那妳要不要帶我去看看?」藍臻臻朝琉璃伸出手,圓著雙眼裝可愛。

 

 

 

小朋友最誠實,秒回頭的縮到呂子琦身後去,她悶悶的說著聽不清的話語,不可以跟陌生人走……

 

 

 

喂,不是護理系畢業的嗎?莫禪皺起眉,怎麼連一個小朋友都搞不定?難怪當不成護士!

 

 

 

藍臻臻發誓她絕對聽見空氣中傳來的質疑聲,緩緩向右回頭睨了莫禪一眼,他卻一臉無辜,好像什麼都沒說似的。

 

 

 

「哎呀,琉璃這樣姊姊好傷心喔!」藍臻臻突然也蹲了下來,把臉埋進雙手裡哭了起來,「嗚嗚……嗚嗚嗚……」

 

 

 

這哪招?莫禪毫無掩飾得皺起眉,是一起在耍幼稚嗎?他真想不客氣的上前去踹藍臻臻一腳,拜託她不要丟人現眼好嗎!

 

 

 

只不過小孩子從呂子琦肩後探頭偷看,汪汪淚眼帶著點不捨,居然真繞了出來,在藍臻臻面前蹲下,小腦袋仰望著她併攏但其實有指縫的手。

 

 

 

「不哭……」琉璃這時也看見了她的制服,「護士姊姊不要哭!」小手輕輕推著她的手臂,似乎有想把她抓下來的意思。

 

 

 

這才乖嘛!藍臻臻緩緩張開指縫,故意露出一隻眼睛,「理姊姊嗎?」

 

 

 

「嗯!」小琉璃用力點頭,「護士姊姊來帶哥哥回去的嗎?」

 

 

 

咦?藍臻臻聽出弦外之音了,她會接受她,是因為這身制服嗎?藍臻臻看向眼前的呂子琦,女孩微蹙起眉,嘴型說著:等一下。

 

 

 

「是啊,不過再等一下下。」藍臻臻立刻領會,「我現在比較想去看哪裡的玩具有血!」

 

 

 

啊!呂子琦有些訝異,不滿的看向藍臻臻,為什麼又提這件事,不見小琉璃似乎忘了嗎?

 

 

 

「啊!這邊!」小琉璃果然立刻要拉起藍臻臻,拚命往遊戲室的方向去。

 

 

 

藍臻臻假裝被拉起身,還演出一個不穩的姿態,朝琉璃伸出手讓她牽握,彎著腰被琉璃帶往遊戲室去。

 

 

 

她還沒忘記回頭瞥了莫禪一眼,勾起的嘴角象徵著:一分。

 

 

 

「琉璃還是這樣嗎?」江蓮娜等琉璃一離開視線,立刻就問起身的呂子琦。

 

 

 

「是,情緒很不穩。」呂子琦回答時,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莫禪自然看得出她們神情都不是很OK,即刻上前,「那位女孩也是病童嗎?」

 

 

 

「啊,不是不是!她是病童的家屬。」江蓮娜回頭,倉促的擠出笑容,「之前跟哥哥吵架,又受到驚嚇,所以來這邊玩時會比較拗些。」

 

 

 

「驚嚇?」莫禪心底明白,孩子的驚嚇是真實反映現況。

 

 

 

琉璃看見了染滿血的玩具,還有個人爆炸了……WELL,這情況如果為真,應該早就見報了。

 

 

 

「啊,小孩子吵架嘛!難免!」江蓮娜趕緊扯開話題,「她哥哥是病童,經年累月都在這邊,見活潑好動的妹妹難免心裡不平衡!」

 

 

 

「這倒是,所以孩子的心理層面異常重要。」莫禪點點頭,「那我們進去看看吧!」

 

 

 

「好!」江蓮娜尷尬的笑著,一轉過身眼神銳利的看向呂子琦,要她快點進去。

 

 

 

呂子琦尷尬不安的離開他們眼前,急忙衝進遊戲室,莫禪望著江蓮娜的背影,這位會長應該沒有「看」起來的和藹可親吶……

 

 

 

一行人進入遊戲室時,孩子嘻鬧依舊,但是在聊天的家長們果然紛紛靜了下來,目光投到莫禪身上,有些訝異、有點開心,怎麼沒看過這樣年輕又這樣的醫生?

 

 

 

他看起來像是明星耶!

 

 

 

就近幾個家長主動湊近,好奇的朝莫禪打招呼。「您好!您好!」

 

 

 

「大家不急,這是個白血病權威醫生,他剛從國外回來,知道我們醫院跟基金會辦得好,所以想先過來看看。」江蓮娜跟家長解釋著,「大家就做自己的事,我只是讓他瞧我們的遊戲日。」

 

 

 

「啊……權威啊!」家長聽見這兩個字眼睛都亮了,「請問您會在這間醫院工作嗎?」

 

 

 

「是啊,我孩子就是白血病患者,她是那個……」另一個母親趕緊想要介紹孩子給莫禪認識,直接拉過了他。

 

 

 

莫禪嫌惡極了,他討厭別人隨便碰他!就因他生得張好看臉龐,總是有女人動不動就貼上來、亂摸亂勾肩搭背,直叫他反感!但是他忍下推人的衝動,只是左手握住該母親的手腕,緩緩將自己的手抽出。

 

 

 

「我今天只是來參觀瞭解一下而已。」他皮笑肉不笑的說著,「我不希望我的存在打攪到你們。」

 

 

 

換言之,你們也最好不要打攪到我。

 

 

 

江蓮娜感覺到醫生表情的僵硬,趕緊趨前跟家長們說明等等有問題再詢問醫生,他們尚有正事要處理;家長們趕緊道歉,但為了不讓醫生有不好的印象,選擇退開,跑回家長區聊天,順便八掛這帥醫生的來歷。


--

連載文章均為未校正版,故多有錯漏並與成書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