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聽課回來後是自習,這堂課任學生們自己排想要加強
進修的部分,除了不能離開教室外,都是屬於自己的時間,
洪筱荳已經打算好要用這堂課算數學習題,她的數理一直是
弱項,對考試是個難題。
  
  
  導師謝曉瞳上課鐘一打就來坐陣了,她教歷史,學生有
問題還可以順便問她,不過歷史這門課老實說真的是背多
分,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只是今天自習課不如以往安靜,因為從上一堂下課開
始,就有一個人影在那兒動來動去,焦急的尋找什麼似的。
  
  
  「老師!」終於有人舉手,帶著急躁的語氣,「我的錢
不見了!」
  
  
  「嗯?」謝曉瞳起了身,「什麼錢不見了!」
  
  
  「我有一包錢放在信封裡,但那包信封整個消失了!」
說話的是吳紫彤,她又氣又急的說,「我上體育課前還有檢
查過,特地把它藏在課本中間的!」
  
  
  謝曉瞳忙不迭的走到她身邊,「都仔細找過了嗎?」
  
  
  「我全翻過兩遍了,那一疊很厚,不可能找不到的!」
她緊咬著唇,怒氣大於著急。
  
  
  「很厚?」謝曉瞳聽說關鍵字了,「妳帶了多少錢來?」
  
  
  「兩萬。」吳紫彤比出一個二,
  
  
  「兩萬?妳怎麼帶這麼多來學校?」謝曉瞳嚇了一跳。
  
  
  「那是我要繳補習班學費的,重點不是我為什麼帶這麼
多來吧?」她嘖了一聲,「應該是要查是誰偷了我的錢!」
  
  
  「吳紫彤!」謝曉瞳突的出聲喝止,「在還沒有確定事
情的狀況前,不許說是誰偷的。」
  
  
  「老師,我錢包好好的放在書包裡,現在不見了,難不
成它自己長腳跑了嗎?」吳紫彤可不以為然,「一定是有人
拿走了,不告而取謂之偷!」
  
  
  「冷靜點!」謝曉瞳依然不許她胡說,轉身看向全班,
「抱歉打攪大家自習,現在我們這邊有點狀況,吳紫彤的錢
不見了。」
  
  
  一時間眾人竊竊私語,謝曉瞳要吳紫彤先坐下,她則走
上講台,並吩咐坐前後門的同學把門關上。
  
  
  「兩萬塊的確很誘人,能做許多事,人偶爾總是會起心
動念,難免。」謝曉瞳認真的看著每一個學生的眼睛,「現
在我要拿錢的人仔細思考,老師給你一個承認的機會,等等
我會發紙條下去,大家都在上面寫上名字,如果是你拿錢,
就在紙條上下畫個圈,不是,就畫個叉,老師絕對不會公佈。」
  
  
  謝曉瞳從講台裡頭拿出一疊空白紙,要求學生幫忙,劉
碩儒立刻上前,就近的同學也都一塊兒上去幫忙裁剪。
  
  
  吳紫彤坐在位子上氣急敗壞,跟身邊的好友梁世怡大聲
談論著到底是誰偷了錢!
  
  
  「老師,怎麼可以不公佈,那是我的錢耶!」吳紫彤果
然舉手發聲。
  
  
  「如果真的有人拿,老師會讓他把錢交給我,我再拿給
妳。」謝曉瞳不疾不徐的說。
  
  
  「為什麼不公佈,對方偷錢,是偷竊的行為不是嗎?」
吳紫彤並不滿於謝曉瞳的處理方式,「這種人應該要直接揪
出來,讓大家知道品性有多差!」
  
  
  「吳紫彤。」謝曉瞳平和的望著她,「妳先坐下。」
  
  
  嘖!她嘖了好大一聲,深怕謝曉瞳聽不見似的,踢開椅
子坐下,不滿之情溢於言表。
  
  
  接著班上便陷入一股詭異的沉悶中,班長劉碩儒協助發
放紙條,大家在上頭寫上記號,逕自折好後再行回收,謝曉
瞳一個人坐在講台上一張張打開紙條,台下亂成一團,大家
都在討論這件事,吳紫彤的分貝尤其高昂。
  
  
  洪筱荳拿起耳機,她還是想利用點時間算數學,只是才
抬頭,卻迎上了十一點鐘方向的視線。
  
  
  吳紫彤那群人居然正回頭,忿忿的瞪著她。
  
  
  咦?洪筱荳狐疑的回望,幹麼這樣看她?她又沒做錯什
麼事?
  
  
  「很好。」謝曉瞳站起身,全班立刻安靜,「我們班三
十六個人,沒有人承認偷竊。」
  
  
  「騙人!」吳紫彤一拍桌子就站起來,「誰這麼不要臉!
偷了錢還死不認帳!」
  
  
  「吳紫彤!妳收斂點!」謝曉瞳終於厲聲,「體育課時
沒有人在教室裡,也說不定是別班的人。」
  
  
  「那為什麼全班只有我的錢被偷,這很明顯是內賊!」
下一秒,她倏的回身,伸直的右手筆直指向洪筱荳,「洪筱
荳!」
  
  
  咦?洪筱荳顫了一下身子,不解的左顧右盼,「什麼?」
  
  
  「妳體育課時有跑回教室對不對!」吳紫彤挑高了眉,
「大家都在體育館時,妳一個人跑回來了!」
  
  
  「……對,我回來、我是回來拿課本的!」洪筱荳趕緊
站起來,望著謝曉瞳,「我忘記帶英聽課本,所以我拿了課
本就離開了!」
  
  
  「明知道體育課完要去英聽教室妳還會忘啊,這麼巧!」
吳紫彤繼續咄咄逼人,「只有妳回來,拿課本很快,要偷東
西也很快啊!」
  
  
  「吳紫彤!」謝曉瞳厲聲一喝,「不要太過份,無憑無
據妳不能這樣指責別人!」
  
  
  「老師,妳幹麼護著她!她最有可能了,她跟我坐同一
大排,早上我有把錢拿出來給世怡看,她也看得見啊!再來
體育課回來的只有她吧!」吳紫彤立刻指向全班,「不然還
有誰也回來?說!」
  
  
  洪筱荳立即看向斜前方的蔡千筑,她回頭一接觸到眼
神,立即起身,「我陪小豆苗一起回來的!」
  
  
  吳紫彤的臉瞬間沉下來,彷彿在責備她幹麼承認似的。
  
  
  「妳陪小豆苗一起回來的嗎?」謝曉瞳立刻走向蔡千
筑,「所以妳們是拿到課本就離開了對吧?」
  
  
  「呃……」蔡千筑面有難色,蹙著眉往小豆苗這邊看,
「我、可是我先去廁所,我出來時小豆苗已經在外面等我了。」
  
  
  「哈!那還不是等於沒人看見?小豆苗是一個人進教室
的!」吳紫彤重新舉起手,指著洪筱荳,眼神死瞪著,「我
早說過窮人家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兩萬塊她爸不知道要做粗
工多久咧!」
  
  
  洪筱荳唰啦的推開椅子站起,「妳無緣無故說我爸做什
麼!」
  
  
  「好了!」謝曉瞳連忙制止,「都不要吵!吳紫彤,不
許妳做人身攻擊!」
  
  
  「老師,我是在說實話,這哪是人身攻擊?洪筱荳家本
來就窮,她家那種環境根本付不起我們學校的學費,說不定
她是妄想跟雙胞胎出國咧……」吳紫彤高傲的昂起來,「兩
萬塊是不能出國的,別傻了洪筱荳!」
  
  
  「我沒說過我要出國,我也沒有偷妳的錢!」洪筱荳簡
直不敢相信,「我連妳今天帶多少錢來都不知道,憑什麼誣
賴我!」
  
  
  「天曉得!我早上拿錢給世怡看時,妳會沒看見?妳那
角度明明就看得見!」吳紫彤說得是坐隔壁的馬吉,附近好
幾個人其實都有瞧見那一大包錢,「體育課又只有妳一個人
回來,還能是誰偷的!」
  
  
  「我沒有就是沒有!」洪筱荳回身把書包放到桌上,「我
可以讓妳搜!」
  
  
  「搜就搜!」吳紫彤哼的一聲挽起袖子,氣燄囂張的就
要上前,誰知道中間有人站起,一步就擋住她的去向。
  
  
  「要搜也輪不到妳,老師會處理!」果不其然,是陳維
穎,「妳對小豆苗到底是有什麼意見?人家礙到你了嗎?隨
便栽贓要不要臉啊妳!」
  
  
  「我是事主,為什麼不行,掉的是我的錢耶!」吳紫彤
比大家都大聲。
  
  
  「妳這樣咄咄逼人是為什麼?小豆苗從沒惹過妳,她就
算家境普普也跟妳沒關係吧!」劉碩儒也過去阻止了。
  
  
  一瞬間,班上的同學紛紛站起,跑到洪筱荳附近去形成
人牆,硬是擋住吳紫彤的去向,但是天性嬌縱的她根本不畏
懼,繼續跟大家在那邊大聲嚷嚷,謝曉瞳喊了幾次未果,索
性先到洪筱荳身邊。
  
  
  「小豆苗,老師必須搜。」謝曉瞳認真的望著她,「可
以嗎?」
  
  
  「當然可以,我沒拿就是沒拿。」洪筱荳很堅定的點頭,
眉頭緊蹙,心裡不太痛快,「她幹麼針對我?」
  
  
  「總是有這種人,妳別往心裡去。」謝曉瞳嘆了口氣,
都是些被寵大的孩子,這麼小就瞧不起人,以後還得了。
  
  
  謝曉瞳一一的查著洪筱荳的書包提袋跟抽屜,無論如何
就是沒找到所謂的兩萬元。
  
  
  身後已經吵到快打起來了,尤其是吳紫彤跟陳維穎,她
們平常就不睦,體育課時才吵過一架未果,現在簡直是新仇
加舊恨的戰爭。
  
  
  「好了!都坐下!吵成這樣無濟於事!」謝曉瞳終於到
了學生中間,把大家隔開,「你們到底在胡鬧什麼!」
  
  
  「老師,有搜到嗎?」劉碩儒率先發問。
  
  
  謝曉瞳搖了搖頭,「沒有,我全部搜過了。」
  
  
  「我就知道小豆苗不會做這種事。」他驕傲的抬起頭,
「吳紫彤妳少在那邊含血噴人,搞不好是妳自己沒有帶來,
想誣陷小豆苗。」
  
  
  「她有帶,我有看見!」梁世怡果然出聲了,「她今天
真的有帶兩萬塊來。」
  
  
  「好,有帶,但是小豆苗那邊並沒有。」謝曉瞳要大家
回到座位上,「只怕是別人的有心人士偷走了,財不露白妳
不知道嗎?妳既然有拿出來過,知道的人不會會少,更別說
體育課完的英聽課,教室裡也是空著的!」
  
  
  吳紫彤不甘願的扁著嘴,「我還是認為是小豆苗偷的,
她最有動機。」
  
  
  「嗄?我哪有什麼動機?」洪筱荳超不爽的,「我才不
會去偷別人的東西咧!」
  
  
  「班上妳最窮、又最缺錢,其他誰會把兩萬塊放在眼裡
啊!」吳紫彤說話一點都不客氣,雙手抱胸趾高氣昂的,「搜
不出來不代表妳沒偷,頂多是代表妳會藏!」
  
  
  「吳紫彤!」謝曉瞳怒從中來,「誰許妳這樣誣衊他人
的?沒有證據就不能證明小豆苗有偷竊,妳這樣子太過份
了。」
  
  
  「誰過份還不知道咧!」吳紫彤彎身從抽屜裡拿出手
機,「老師這種處理方式根本有問題,我要報警,直接報案
偷竊!」
  
  
  謝曉瞳大吃一驚,趕緊衝下講台阻止,這種小事何必鬧
到警方那邊去,就只是個班級的失竊糾紛,更何況又沒有任
證據指向誰。
  
  
  但父母是商界名人的吳紫彤嬌縱慣了,反正有事只要找
警察就好,他的叔叔甚至就是警政署的人,家族裡也有的是
政經勢力,所以她習慣這樣子的處理模式。
  
  
  劉碩儒機靈,立刻溜出教室去找幫手,不管是教官主任
全部都得叫來。
  
  
  去年學校連續發生多名學生命案已經紅過一次了,學校
巴不得低調再低調,要是再為這種事曝光,任誰都不願意啊!
  
  
  更何況,沒有人相信,小豆苗會是偷錢的犯人!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