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門外,玄貐搬了張椅子就坐在門口,以防裡面有什麼事,至少衝進去還來得及;他抱著薄型電腦開始查詢死亡的老師,張老師的形象一直蠻好的,會跟學生牽扯不清嗎?

  

  

  而且有多少像她那樣的學生,為了成績不惜一切?差別只是在於自願與非自願而已。



  自願與非自願,這讓他想到很不好的事情。

  

  

  一年前,其實學生會有收到一封奇怪的投書,那是寫在面紙上的,很潦草的字跡,還有一些地方被筆戳破了,表示並不是在桌上寫的;文字很短,但指控相當嚴厲。

  

  

  「救救我們!我們不是性奴隸。

  

  

  這件事引起了檯面下的軒然大波,學生會立刻上報指導老師,但是這種投書可真可假,也有可能是某人惡作劇,當然要對筆跡驗DNA找出投書者也非難事,可是──真的要找出那個學生嗎?

  

  

  他當初站反對立場,認為要私下調查,因為如果這件事真的,就表示有個學生正遭受到迫害,揪她出來只是陷她於危險之中!當然也有許多老師認為這是惡意栽贓,有人在進行惡作劇,應該讓對方知道不能亂說話。

  

  

  最後是他的論點獲勝,而學校跟學生會進行了私下調查,但因為資訊實在太少,在投書為事實的前提下,那個女生是被誰迫害?學校?家長?他只能想到這兩點,因為對方投書在學生會的信箱裡。

  

  

  那時他也請公關暗中調查了一些可疑老師,首當其衝的就是洪玫瑰現在的體育老師,那個色胚徐大春,他見到每個女生都用令人不快的眼神打量著,尤其是體育課時著短褲的女學生,他可是明目張膽的看,一點都不避諱!

  

  

  這種爛咖偏偏是皇親國戚,校長都無能為力了更遑論學生,而公關說他行逕作風大膽,但目前倒還沒跟學生傳出什麼性騷擾的事件。

  

  

  還有幾個之前有風聲傳出跟學生走得很近的老師,經過旁敲側擊後也沒有什麼問題,對這點玄貐一直抱持懷疑,主要是因為不管老師還是學生會都不可能調查的太明顯,相對地也就不能太仔細。

  

  

  爾後又發生爭論,因為找不到確切證據,變成讓人認為投書是假,最後兩派爭執結束調查,認為這對老師非常不尊重,萬一傳出去對學校校譽更損,因此此事終止,投書被視為惡作劇,塵封結案。

  

  

  有沒有漏網之魚,或是識人不清,這就是未知數了。

  

  

  只是今天先有學生莫名其妙流產,攀著玫瑰的肩頭忿恨的說不要放過他,再來有更衣室天花板遊走的女鬼,最後是泳池裡,那個原本妖冶美豔的女生,搖身一變成了兇猛的厲鬼?

  

  

  他不禁懷疑,攀著玫瑰肩頭是對著那個厲鬼說話的,因為都在同一個體育館裡……嘖,這只是瞎猜,但是他會這麼猜,是有根據的。

  

  

  叫出螢幕畫面,那是個他這半年來看到爛的資訊,七大原罪。

  

  

  七宗罪,屬於人類惡行的分類,分別是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及色慾。

  

  

  多年前,社會上曾經爆發一連串轟動的滅門血案,起點是有人屠殺了對社會有貢獻的醫生一家,那家人姓慕,多少孩童都受到他們的恩情,因為他發明了孩童絕症的疫苗,終止了嬰孩死亡潮。

  

  

  那時舉國震驚哀悼,聽說慕家人死得甚慘,屍身無一週全,像被怪物撕了個粉碎般駭人;爾後又發生一連串的滅門案件,被殺者死無全屍,死法都相同,最終被證實兇手果然不是人類,而是「裁決者」。

  

  

  「裁決者」的稱號是由於命案現場多半都有以受害者鮮血書寫:「SIN」的字樣,他們專殺犯原罪的人,搭上她們寫的SIN字樣,那時便興起了原罪懲治說!案子最後由組織D公佈真相,所謂的裁決者,竟然是吸血鬼!

  

  

  一種變異的吸血鬼,有人類意圖變得更強大,注射了吸血鬼的基因,導致混合變種,這當中有人獲得了力量,如雷電般疾速、肌肉異常發達,反應敏捷、力大無窮,便興起了奴役人類的想法,最終還是被組織D解決掉。

  

  

  七大原罪就此終斷,一直到他在去年暑假遇到了餓死鬼及蒼蠅人,又稱別西卜,為暴食原罪的惡魔代表;爾後學校發生一連串自殺事件,源自於畢業論文的分組有同學喜歡擺爛都給別人去做,等著坐享其成,然後他遇上了「貝」。

  

  

  再仔細回想,跟洪玫瑰扯上關係是在一年前,上一屆的學生法務因為嫉妒他人擁有比他優秀的才能,進行殲滅計畫,或許這就是「嫉妒。」

  

  

  所以,他從去年「懶散」之後就在等,下一個原罪事件的誕生。

  

  

  「淫慾」。

  

  

  這是種很奇怪的感覺,他不希望發生任何事,卻又在等待發生相關事件……因為他總覺得,原罪的事未了,在裁決者事件後,還有什麼在驅動著!

  

  

  如同第一次見到泰瑞莎警官那天,她發現學生死狀不尋常時,第一件事想到的也是裁決者事件;有非人的力量在運行,泰瑞莎警官一直這麼認為,而歷經過這麼多事件的他,更加認可這件事。

  

  

  「玄貐!」浴室裡突然傳出聲音,「你在嗎?」

  

  

  他禁不住劃上淺笑,「不在。」

  

  

  「厚!」在泡沫裡的洪玫瑰鼓起腮幫子,又故意!不過他聲音聽起來好近喔,就在門口嗎,「我再一下下就好了。」

  

  

  「慢慢洗,不急。」他輕聲的說著,他是真的不急。

  

  

  洪玫瑰愉悅的在裡頭搓著,玄貐用的沐浴精味道超香的,泡在裡面有很舒暢的感覺,剛剛那不舒服的感覺一下都不見了!

  

  

  一想到剛剛的事,洪玫瑰又往外頭的天花板隔板看去。

  

  

  停!她搖了搖頭,不要再去想那種不愉快的事情了,根本是自己的想法讓恐懼如影隨形,她不能再影響自己的心情了。

  

  

  那個奇怪的女生、那種怨氣與怒意──咦?

  

  

  「玄貐……」她突然想到什麼了,「那個女生,還說了一句好奇怪的話!」

  

  

  「嗯?」隔空喊話很奇怪,但是現在不問,就怕她那腦袋瓜子出來就忘了。

  

  

  「她問我說……」洪玫瑰很認真的在回憶那個根本不願想起的橋段,在她被捲下去之前,那個女鬼真真切切的面對她大吼著──

  

  

  噗嚕噗嚕,噗嚕噗嚕……沒有啟動按摩機制的浴缸突然冒出了泡泡,洪玫瑰呆了兩秒,嚇得縮起雙腳,緊接著眼前的泡沫飄動,然後……

  

  

  有顆頭,緩緩的從她的浴缸裡浮了出來。

  

  

  長長的頭髮覆蓋住全部的臉龐,綠色的肌膚隱約的露出,唯一能辨識的是黑髮間的一顆眼珠子,佈滿血絲的望著她。

  

  

  『男生全部都該死對不對?』她咧開了嘴,露出了無嘴唇的笑。

  

  

  「呀───」

  

  

  說時遲那時快,門猛然被撞開,洪玫瑰連滾帶爬的想爬離浴缸,裡頭那渾身皮開肉綻的厲鬼卻直接把她往水裡拖!

  

  

  玄貐二話不說衝到浴池邊,即時扣住了洪玫瑰的身子,她如遇浮木般伸手緊抓住玄貐的衣領,可抓住她雙腳的厲鬼並沒有就此鬆手!

  

  

  『男人全部都該死!』厲鬼張口咆哮著,玄貐手裡早取下頸間的佛珠串,冷不防要往厲鬼頸上套!

  

  

  怎知厲鬼速度奇怪,她拔高音大喝一聲,直接扭頸子閃過,長髮倏的往玄貐這邊甩來!

  

  

  髮如絲帶,強而有力的朝他這邊捲至,但是在玄貐眼前速度卻又變得奇緩無比,他不但輕易的閃身避開,甚至還趁勢將洪玫瑰再使勁往上一拉,將她整個人拉離了浴缸!

  

  

  兩個人雙雙摔落地板,玄貐還是保持著機動狀態,撐著洪玫瑰的身子。

  

  

  『吼……』厲鬼猙獰不解的望著失誤的攻擊,雙眼瞪著他,『是你嗎?是你嗎?』

  

  

  「為什麼找她?」他皺著眉瞪向那全身上下幾乎體無完膚的厲鬼問著,「她跟你們無冤無仇!」

  

  

  『沒完的……這件事不會完的!』厲鬼聲嘶力竭的大吼著,『男人全部都該死!全部都該死!』

  

  

  像人魚似的,那厲鬼倏而躍上天,折了一百八十度角的腰,咚的又往浴缸裡竄去!

  

  

  水花濺得又高又濕,那厲鬼轉眼無蹤激。

  

  

  「玄貐!玄貐──」只剩下一絲不掛的女孩,緊緊摟著他的頸子,哭得泣不成聲。

  

  

  玄貐謹慎的瞪著浴缸,輕輕拍著女孩的背。

  

  

  直到她肩頭上的一片紅,吸引了他的目光。

  

  

  「玫瑰……妳怎麼抓成這樣?」他的手貼在她光滑白皙的背上,而左肩頭後方像是被她抓出一片紅,甚至還有抓痕。

  

  

  仔細再湊前端詳,玄貐忽然瞪大雙眼,腦袋一片空白。

  

  

  那不是抓傷,而是一種圖騰。

  

  

  燃燒的火裡有一把劍,不祥的象徵。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