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割得那麼深,看起來很像激情的痕跡呢!」橘橘輕笑著,吆喝了一旁的人員,「拍好照了嗎?幫我翻身。」

  

  

  洪玫瑰沒有被這個老師教過,全然陌生,但是那背部的抓痕根本像是用指甲切開的,這就是老師在水裡掙扎慘叫的原因嗎?

  

  

  緊接著橘橘把屍體翻轉過來,洪玫瑰還沒來得及看見什麼,身子忽然被轉了一百八十度,玄貐扣住她的後腦勺,讓她偎在他肩頭!

  

  

  「玄貐?」

  

  

  「不要看。」他擰著眉,直盯著地上那具屍體看。

  

  

  男老師上半身沒什麼傷,就是如同背部的抓痕,正面下半身卻是徹底的血肉模糊,現在看過去是被血蓋滿,但是活像一堆亂切的豬肉塊亙在那邊。

  

  

  「哎呀呀,真有趣!」橘橘笑了起來,「這敢情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聽見橘橘這麼開心,就知道那屍體正面甚慘,洪玫瑰咬著唇也不敢好奇,那種畫面她是能少看就少看。

  

  

  「玫瑰……欸,妳怎麼沒參觀一下,很特別的死法耶!」橘橘站起身,才發現她背向了自己,「我還要問妳一些事呢!」

  

  

  「沒必要讓她看吧?又不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有特殊癖好!」玄貐冷冷笑著說,「要問什麼可以問,但是不需要讓目擊者再看屍體。」

  

  

  「喲,保護這麼週全喔!」橘橘咯咯笑了起來,「玫瑰,妳在現場,有看見兇手怎麼行兇嗎?」

  

  

  「沒有,他們在水底,我不敢潛下去……後來沉進去後也閉著眼睛。」

  

  

  「嗯……那麼,妳聽見幾次慘叫聲?」橘橘掛著饒富興味的笑意,「應該會有很精彩很精彩的慘叫聲出來才對。」

  

  

  「嗯……只有一次!」洪玫瑰喉頭緊窒的說,「老師突然跳出水面時,叫得好大聲又好可怕,然後又被拖進去了。」

  

  

  「嗯嗯……果然。」橘橘又蹲了下去,「好了,等等回答簡單的問題就好了,這具屍體我要定了!」

  

  

  玄貐露出不耐煩的神情,這女人真的有病!

  

  

  他帶著洪玫瑰離開池邊,泳池邊已經安靜許多,勞倫斯貼心的遞過飲料,老師們也已經被叫到另一邊去問話。

  

  

  「又出事了,你們嫌我不夠忙嗎?」

  

  

  抱怨聲從外頭傳來,一個少年跟著往裡走進。

  

  

  「你少約點會就遊刃有餘了吧?」楊紫媃跟在一旁,涼涼的說著。

  

  

  「約會很重要好嗎?」轉彎走進的,是一個閃亮亮的男生。

  

  

  洪玫瑰暗自哇了一聲,會說他閃亮亮,因為他真的非常閃……頸子上一堆項鍊,手上會反光的金錶,還有手上的大戒指,身上穿著白色撒金蔥的西裝,在燈光照耀下,一閃一閃亮晶晶。

  

  

  「嗨,維恩。」身邊的玄貐聲音輕揚的讓洪玫瑰嚇了一跳,她怯怯的瞥了眼,是好學生笑容。

  

  

  「玄貐!你也在這兒……噢,你又在這裡,不對!」男生看了看眼前三個人,再轉笑楊紫媃,「怎麼又是你們?」

  

  

  「聽夠了喔!」楊紫媃沒好氣的唸著,「這次出事的是老師,形象很重要,你得小心處理。」

  

  

  「學校沒人可以用了嗎?為什麼都要學生會公關來搞這個?」男生沒好一會兒的抱怨著,雙手抱胸,「不過怎會有老師出事?」

  

  

  他走上前,略過洪玫瑰時,她差點沒被香水嗆死。

  

  

  公、公關?

  

  

  「是張老師。」他走到屍體邊,很仔細的端詳著,「在學校任教十三年,主修游泳,擅長蝶式……這是情殺?」

  

  

  「情殺?」洪玫瑰直覺性的轉過身,「你怎麼知道?」

  

  

  一隻手立刻擋住她的眼睛,直直往後拖拉,就叫她不要看了,到底哪個字聽不懂?

  

  

  「下半身簡直慘不忍睹了……」柯維恩的聲音繼續傳來,「他的生殖器呢?」

  

  

  「好眼力呢,這麼一堆肉團你也看得出來有問題喔?」橘橘帶著讚賞的口吻說著,「不見了!我現在還在找根部,不知道是被拔掉了,還是也在這一陀爛肉裡呢!」

  

  

  媽呀!勞倫斯渾身忍不住起雞皮疙瘩,這也太噁心了吧!

  

  

  「對方是老師的女朋友嗎?還是情人?」洪玫瑰終於退到一個看不清屍體的地方,玄貐才把手放下,「一個超正的女生,很辣,長得很豔!」

  

  

  「那個老師結婚了。」玄貐面色凝重。

  

  

  「咦?」洪玫瑰圓睜雙眼,「好惡劣喔!」

  

  

  「兇手是女的?」泰瑞莎警官冷不防的插話,「妳看見那個女生了?」

  

  

  「嗯……」洪玫瑰點了點頭,「跟老師超黏的,兩個人簡直黏在一起,摸來摸去……應該不是老師的老婆吧?」

  

  

  婚外情嗎?泰瑞莎剛剛也去看了屍體一眼,難怪公關小子會說情殺,因為針對男性生殖器下手,通常都跟情有關。

  

  

  洪玫瑰被扶坐下來,開始簡短扼要的交代看到的經過,由於她是筆錄達人,現在已經非常清楚的知道該怎麼交代目擊過程,老實說,這點讓警方省事很多。

  

  

  組織D的人不一會兒的就接手,他們進入泳區時回頭瞥了玄貐他們一眼,那眼神非常不客氣,完全就是在說:怎麼又是你們!

  

  

  一個小時後,警方總算放人,洪玫瑰完全沒游到泳,還淌了一大個渾水。

  

  

  「我好想洗澡,我現在覺得好噁心!」走出體育館外,洪玫瑰咕噥著。「那個頭髮跟那個水,我都討厭!」

  

  

  「知道,要不要先去學生會洗澡。」玄貐提著兩個人的包包,看著前方一雙儷影。

  

  

  勞倫斯跟楊紫媃走在一起,兩個人不知道在聊些什麼,近來勞倫斯非常反常,那個一天到晚黏在洪玫瑰身邊的護花使者,花了更多時間待在楊紫媃身邊。

  

  

  就像現在,他的確為了遇事的洪玫瑰緊張擔憂,但是幾乎只要玄貐在,勞倫斯就不再那麼顧著洪玫瑰了。

  

  

  「學生會裡可以洗澡?!」洪玫瑰瞪大眼睛。

  

  

  「可以,我專屬的……以前專屬,不過學校還是有給我使用權。」到了岔路,玄貐突然比了一個噓,拉了洪玫瑰就往學生會室的方向去。

  

  

  咦咦?前頭的勞倫斯跟楊紫媃還有說有笑的繼續走著,絲毫沒注意到他一直嚷著要保護到老的洪玫瑰早就不見了。

  

  

  「勞倫斯他們……」

  

  

  「讓他們去吧!我才不想當電燈泡!」玄貐緊握著她的手,在灌木叢的走道中走著,「反正妳也要洗澡,總不會要大家等妳一個吧?」

  

  

  「我又沒這樣說。」她很無辜,「我背好癢,全身都很不舒服。」

  

  

  「遇到這種事誰會舒服?」玄貐瞥了她一眼,這丫頭也真夠倒楣了了,「對,妳確定妳聽見那個女生喊說有多少像我這樣的學生?」

  

  

  「確定,百分之百,她說得好大聲,還回頭看了我一眼。」洪玫瑰這句當然沒跟泰瑞莎警官說,他們學聰明了,只要跟靈異有關的事,全都避重就輕。

  

  

  所以她不但是筆錄達人,還是避重就輕的達人。

  

  

  「這話聽起來很奇怪,好像不只一個人。」玄貐初聽這句話時就覺得不對勁,言下之意很像是……有很多女學生為了成績做出什麼事。

  

  

  洪玫瑰也覺得如此,因為提到為了成績,不惜一切,感覺像是有老師拿此要脅似,要那些女生做什麼?她嫌惡的皺起眉,用腳趾頭想都知道。

  

  

  回到學生會室,都要七點了,人自然已經走光,玄貐走到角落去開燈,洪玫瑰才知道原來她混了一年的學生會長室,角落書櫃旁的門居然是淋浴間!

  

  

  「當學生會長也太爽了吧?」她在門口,看著超大、超豪華的設備,浴室有淋浴區,還有浴缸!

  

  

  「那先要有本事當學生會長。」玄貐抓了兩條浴巾塞給她。

  

  

  「哼!」對啦,她沒本事!

  

  

  抱著浴巾才要踏入浴室,洪玫瑰突然下意識往天花板看,這浴室裡並不是每一格都是甘蔗板,而是一整片木板,只有一個管線口。

  

  

  管線口在洗手台上,距離洗澡的地方有段距離,她依然膽戰心驚,躊躇的站在門口不想向前。

  

  

  「不會要我陪妳洗吧?」耳邊一陣輕笑,洪玫瑰登時漲紅了臉,火速的衝進浴室,砰的把門甩上。

  

  

  「才沒有!」隔著一扇門。浴室裡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

  

  

  玄貐掛著淺笑搖頭,非得這樣才能讓她乖乖進去。

  

  

  進入浴室的洪玫瑰一時緊張忘了心裡的恐懼,只知道心跳加快,她好討厭這樣的自己,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還會因為玄貐而害羞臉紅……這症頭越來越嚴重,總覺得好像越來越喜歡玄貐了。

  

  

  瞄了一眼浴缸,洪玫瑰才發現這居然是按摩浴缸,只是學生會長耶,福利未免好到太超過了吧!

  

  

  任性的加了泡泡沐浴精,這麼好的設備借她用一下應該沒關係吧?洗個香噴噴的泡泡浴,好把剛剛不舒服的感覺都洗掉!

  

  

  尤其是被拉進泳池裡的那瞬間,那根本不是泳池裡的水,腥臭噁心,水裡好像有很多東西,密度很高,水也很濃稠,夾雜著魚腥味,腐臭味還有海草味,揮動手腳時不只頭髮絆住她,還有更多的東西。

  

  

  「哎!」她下意識又抓了抓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在更衣室裡背後倒吊鬼下來後,背部被女鬼頭髮碰到的地方就一直很不舒服!

  

  

  她拼命的抓著,等等一定要洗加刷,黏在上面的不是什麼噁心的東西,而是揮之不去的不適感。

  

  

  抓過柔軟的海綿,她開始先在背上抹上沐浴精,細細搓揉,至少得讓自己不再抓為止。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