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老師在血水裡載浮載沉,背上全是抓痕,鑑識小組圍繞著池邊走著,正在採證,洪玫瑰包著浴巾坐在一旁的看台上,玄貐緊跟在她身邊,體育館的老師們也都奔了過來。

  

  

  「唉。」一個臉色緊繃的女警望著洪玫瑰,不由得撫著太陽穴,「我已經想不到別的話來形容我現在的感覺了。」

  

  

  從一年前開始,這兩個學生……還有一個叫勞倫斯的,簡直就是職業目擊者,什麼命案都有他們的份!

  

  

  「對不起……」洪玫瑰咬著唇,好生無辜,「我也不想這樣啊!」

  

  

  「泰瑞莎警官,我想先讓洪玫瑰換衣服後再做筆錄行嗎?」玄貐沉著聲說,眼尾不客氣的瞪向在老師群中的徐大春,那傢伙從過來開始,眼睛就盯著玫瑰的大腿不放。

  

  

  「那些都是證物,我派女警跟她過去。」泰瑞莎警官勾勾手,一個女警立刻上前,「陪她換下衣物,把衣服收集起來。」

  

  

  女警頷首,上前比了個請,請洪玫瑰移駕更衣室。

  

  

  只是她一望向更衣室,下意識的就往玄貐懷裡鑽,緊緊揪著他衣服不放,「我不要進去!」

  

  

  咦?所有人不由得尷尬的看向這一對小情侶似的人,玄貐則是蹙起眉,往更衣室望去。

  

  

  伸手輕觸洪玫瑰的肩,發現她抖得厲害。「我陪她進去。」他當機立斷,下了看台,並且拉過了她。

  

  

  「咦?」泰瑞莎警官顯得很驚訝,「你帶她……」

  

  

  「再請警方跟著我,我一定要陪她進去。」他堅定的,一字一句對泰瑞莎警官說著。

  

  

  泰瑞莎狐疑挑眉,跟著往更衣室看去,突然間瞭然於胸。

  

  

  偵辦他們多少起案子了,這幾個學生不是時運不濟就是衰神附身,總是一直遇上靈異事件!她瞥了正被撈起來的屍體一眼,如果這也跟厲鬼有關,只怕組織D等等就要接管案子了。

  

  

  組織D,神祕而特別的組織,當年赫赫有名的裁決者屠殺事件就是由他們處理的,只是後來脫離政府,改成民營後,就鮮少再聽到他們的公開消息;但是舉凡特殊案件,都會有他們的影子。

  

  

  「我不要進去!」洪玫瑰難得拗著,「有天花板的我都不要!」

  

  

  「到底怎麼回事?」玄貐緊扣著她的手,「我陪妳還不成嗎?」

  

  

  「不要!你不知道……」來到更衣室門口,洪玫瑰完全就是賴皮狀態,「天哪,到底有哪裡是安全的!」

  

  

  「有我在就很安全。」玄貐說得理所當然,「就陪在妳身邊還不安心?」

  

  

  唔……洪玫瑰禁不住紅了臉,這是什麼時候,為什麼她覺得玄貐說的話讓人好、好害羞喔!她尷尬的低下頭,沒看見後面的女警員都不知道該把眼睛往哪兒擺了嗎?

  

  

  玄貐逕自探頭向內看,為什麼玫瑰這麼介意天花板?他瞥了眼,就看見了某格開啟的蓋子,心裡即刻有譜。

  

  

  「妳之前就遇上她們過?」

  

  

  「我不喜歡你用複數,應該是同一個。」她咬了咬唇,「我也不確定,只知道是女生。」

  

  

  「我們找一間沒開蓋的,我就在門外。」他拉了她進去,「別鬧了,讓警方好做事……我們也好快點離開!」後面這句,他是壓低了聲音說著。

  

  

  洪玫瑰委屈的望著他,明白玄貐的意思,每次做筆錄都很久,這一次又要交代詭異的事情,如果組織D的人來才好溝通,至少可以快點結束。

  

  

  為什麼又是她啦!她都可以聽見楊紫媃說:玫瑰又登冠軍了!

  

  

  玄貐對著站在一旁的女警微笑,他總是輕挑著十五度角笑容,看起來就是一個文質彬彬又有禮貌的學生,加上天生的外貌,通常一個淺笑都能卸下人的心防。

  

  

  在警方來之前,他已經聽洪玫瑰用毫無章法的語言解釋過一次狀況,她嚇到語無倫次,大概只有他聽得懂她在說什麼,不過卻緊張到漏掉更衣室的事沒說。

  

  

  仰首看向天花板那個坑,突然間從天而降的鬼嗎?還是只是開啟上蓋往下偷窺?不管哪一個,心裡都不會太舒服。

  

  

  在裡頭的洪玫瑰換衣神速,就怕慢一點又會出事,仰著頭不停看著天花板,就算外面有玄貐在,她還是不想要看見天花板冒出一顆頭。

  

  

  「好了!」她衝出來時相當慌張,女警忍不住往裡頭多看一眼。

  

  

  接過洪玫瑰提供的衣服,女警好整以暇的放進證物袋裡,此時外頭傳來了有點氣急敗壞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事?玫瑰!玫瑰!」低沉的嗓音焦急傳來,是勞倫斯,洪玫瑰的青梅竹馬,以守護洪玫瑰為己任。

  

  

  「哇……死得好有特色喔!」跟著響起的是喜悅的嗓音,「慢點慢點放下,我要仔細看清楚。」

  

  

  洪玫瑰與玄貐不約而同的互看一眼,後者這個連想都不必想,一定是醫務室裡的護士,橘橘。某個對於血肉模糊特別鍾情的傢伙,有個祕密身份,她也是組織D的一份子。

  

  

  他們兩個緩步走出,果然看見在不遠處拼命找她的勞倫斯,還有在屍體邊的女人;玄貐對這位護士一直很有意見,除了她染了一頭很刺眼的橘色頭髮外,最重要的一點是──為什麼組織D的人要到他們學校來當護士?

  

  

  根據他最近的變化,他很難不懷疑她、提防她。

  

  

  「啊……玫瑰!玄貐!」橘橘抬首適巧瞧見他們走出,露出燦爛笑顏,「果然又是你們!」

  

  

  「……為什麼說果然?」洪玫瑰咕噥著,真討人厭的說法。

  

  

  「玫瑰!」跟著一陣風似的,一龐然大物忽至,「妳怎麼了?又出事了嗎?」

  

  

  衝到洪玫瑰身邊的是高頭大馬又魁梧雄壯的男生,一看就知道孔武有力,加上耳環鼻環穿得到處都是,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他是武術冠軍,只怕會把他當成一般流氓混混。

  

  

  「又……我沒事啦!」洪玫瑰已經不想辯解了,對!她又出事了!只是又成目擊者!

  

  

  「欸欸,泰瑞莎警官,組織D等等會接管現場喔!」橘橘忙不迭的走了過來,立即拉走洪玫瑰,「所以她借我一下喔!」

  

  

  咦唷!她不要啦!洪玫瑰伸長了手求救,玄貐立刻握上,一起往橘橘身邊移動。

  

  

  體育館裡吵成一片,老師們在討論狀況,其他學生被隔絕於外,泰瑞莎警官皺著眉略顯不耐,但是橘橘都開口了,警方就只能擔任協助角色,等組織D的人前來。

  

  

  死亡的老師,是體育老師之一,沒什麼特色,大家對他的印象就是笑口常開,還頂了一顆光溜溜的頭,常常跟師母曬恩愛,兩個人一塊兒去旅行、去爬山,還有跟兒女們露營。

  

  

  現在卻成了趴在地面上的冰冷屍體。

  

  

  屍體背後都是抓痕,橘橘蹲在地上檢視,不知何時已經戴上了手套,她以食指與中指掰開其中一道抓痕,兩片肉即刻分開,每一道抓痕均深可見骨。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