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這是個科技的世界,人類生活已經進化到相當便利。




  慕靖麟所居住的國家更加進步,甚至是個多元民族文化
揉合之國!各種民族與文化都處在同一個國家裡,各民族有
自己的方言,但是國家有統一官方語言,文化豐原包容性
強。
  
  
  一般來說,H國每個城市都會分成三區到五區,依照地
位、收入與社會貢獻值劃分居住;人們可以跨區工作,但不
能跨區居住,如果因求學或是工作必須跨區居住,必須有該
區戶籍者的擔保。
  
  
  而一旦跨區居住者潛逃或是犯罪,擔保者必須一同承擔
罪責。
  
  
  因此這個國家裡跨區居住的很少,除非是做事業的人,
或是某些權勢較高的人們請佣人才會進行擔保,這樣的分區
可以確保治安問題,以及犯罪防治,基本上罪犯都是住在第
一區,集中管理,相對著也被貼上了標籤。
  
  
  但很簡單的,只要不犯罪就不會被驅趕至第一區!不過
也是有漂白計畫,能夠以某些條件爭取離開第一區。
  
  
  國家社會福利有相當優異,就算是第一區的前科犯也都
能穩定的工作與收入,雖然好像以能力與經濟劃分區域,但
絕非歧視!任何人都能夠跨區消費,餐廳也不會限制出入的
人士,只是第五區的消費第三區的人根本買不起,各區物價
是受到控制的,所以人們都能安份的待在自己適合的地區內
居住。
  
  
  依照福利與物質條件而言,一區確實比一區高,越高級
的區域受到的待遇越佳、工作也越好、薪水也越高!但相對
的要有足夠的能力勝任工作、也要本事繳納高額稅款。
  
  
  這看似階級制度的分區是政府刻意劃分管理,但是並無
奴役現象,可是自古以來人性皆然,收入豐厚者與社會地位
高等者,自然會出現瞧不起其他人的現象,這種是不需要劃
分區域就會產生的自然情況。
  
  
  當然社會也曾經歷過抗議熱潮,認為國家這樣的階級劃
分只是造成更大的分岐,有錢人會更加瞧不起普通人,而第
一區的更生人更是會背著歧視眼光過活。
  
  
  政府曾開放過取消界線劃分,結果是促成了階級制更加
明顯……因為背景的不同,第三區的人真的無法在第五區生
存,不管是消費或是工作能力與性質,意圖賺高薪回到消費
物價較低的地方花用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社會亂了一陣子,自動回歸到常軌,每個人安份守己的
做自己的事,有能力者自然可以申請跨區,端看各人本事而
定;久而久之,每個人生活得很愜意,居住在適何自己的地
方,合理的消費與物價,平靜的生活,加上分區管理,犯罪
者的嚴加控管,社會反而安和樂利,還因為各色人種與文化
的綜合,多出了許多特殊節日與樂趣。
  
  
  在大家認為如此祥和的社會中,現在卻出現了一連串罕
見的滅門血案,毫無線索,警方也找不到當日曾有其他人士
出沒附近。
  
  
  命案毫無證據,一樁樁接連的成了懸案,事實上這些案
子陸陸續續發生,只是從個別案子直到滅門血案,個案時警
方還能壓住,可是慕家案子太大,怎麼壓都壓不了。
  
  
  慕靖麟一家自然住在第六區,唯有首都有最高等級的第
六區,裡頭除了政府要員外,就是一些特殊人士、有錢的企
業家等等,某方面來說,慕靖麟就是所謂的大少爺。
  
  
  不過他毫無貴公子傲氣,也會跟鄭宇庭他們去買普通T
恤,逛第三區、第四區的商店,沒有貴氣的他才能如此平易
近人。
  
  
  但每次到他家時,鄭宇庭就會提醒自己,畢竟還是不一
樣。
  
  
  因為慕靖麟的書房,單單只是書房就獨立一間,而且有
二十坪大!
  
  
  老實說,孫祖凡一家四口也只住二十坪。
  
  
  長長的深藍桌子上擺滿了一大堆的零食、甜點、跟五個
蛋糕,孫祖凡光看到就想吐了,尤其他們下午才去吃了分子
料理大餐回來,在那邊慕靖麟就吃了五道甜點了,結果因為
太好吃,還順道多叫幾份打包,沿路回家時又去喜歡的蛋糕
店包了五個六吋蛋糕回來。
  
  
  瞧他一口喝蜂蜜茶一口蛋糕的嚼著,孫祖凡打了個寒
顫。
  
  
  「吃吧吃吧!」他大方的吆喝。
  
  
  「我很飽。」鄭宇庭客氣的婉拒,空氣中都是奶油香
啊,好可怕。「你甜點不會吃得太多嗎?」
  
  
  「甜點怎麼會嫌多……噢,你們知道現在最紅的『夢幻
玫瑰夫人蛋糕』嗎?我前幾天看到新聞,是外國的頂級蛋
糕,好像只有總統還是外交官可以吃到耶!」他突然一臉惆
悵,「我乾脆改志願去當外交官好了。」
  
  
  「別做夢了,你寫好了沒!」孫祖凡沒好氣的唸著,為
了一塊蛋糕要去當外交官?這志願也太偉大了!
  
  
  「再等我一下,兩分鐘內把光速學搞定。」他指了指書
桌上的盒子,「宇庭,你也幫準備一下電腦,等等要投
影。」
  
  
  「你去跟泰瑞莎他們要資料喔?說給就給?」鄭宇庭打
開小盒子,裡面是一個圓型碟片。「這什麼?」
  
  
  「前面兩起命案的細節,類似報告書那種!」慕靖麟收
工停筆,把算式扔還給孫祖凡,現在科技突飛猛進,為避免
抄襲,有的老師會刻意要大家拾筆寫作業。
  
  
  「有描寫命案現場嗎?」身為未來的鑑識人員,孫祖凡
顯得非常興奮,「沒有給你照片嗎?」
  
  
  「怎麼可能,我怎麼說就是不給!」慕靖麟笑得一臉燦
爛,「所以啦,宇庭,你要不要測試看看那個新的防火牆到
~底有多強呢?」
  
  
  「真難得,你舌燦蓮花也沒效?」孫祖凡挑高了眉,這
可是稱讚喔!
  
  
  因為他們都知道,慕靖麟有獨特的魅力在。
  
  
  每件「不允許」的事情,到了慕靖麟身上通通變成「特
例」!在這個例子中只能說,泰瑞莎警官的責任感在最後一
刻沒有失守,因為他一定找女警套好交情,以被害者的身份
博取同情心、再跟著做出無助感、接下來就是說之以理、動
之以情,外帶保證照片絕對不會外流……遺憾的是,泰瑞莎
還記得自己身為警官!
  
  
  「不過她還是給了胃袋這個!」鄭宇庭看著迷你碟,
「這也不是可以外流的東西吧!」
  
  
  「你鐵定她說要幫忙調查,因為事關家仇!保證不外
流!」孫祖凡也相當瞭解他的能耐。
  
  
  「對啊,我說我也想要盡一份心力,不為別的,就為我
家人!」慕靖麟也不避諱,他不是刻意甩心機,而是他擅長
社交,「我有說發現什麼都會跟她說,而且不會外流的!」
  
  
  「不會外流咧!」鄭宇庭搖著頭,把碟片放進投影機
裡。
  
  
  「我沒外流喔,是你們到我家來看!」慕靖麟認真的說
著,孫祖凡無奈的扯了嘴角,只有他敢說。 
  慕靖麟還眉開眼笑,走到窗子邊把窗簾拉上,對著牆邊
按下密碼,四面窗子立刻關上特殊板子,就算外界用紅外線
也看不進來。
  
  
  鄭宇庭已經已經開始進行電腦連線,他絕對不是駭客,
只是要幫警方測試一下全新的防火牆究竟有沒有效果,
對……順便看一下圖片……嗯?
  
  
  「宇庭,怎麼樣?」慕靖麟越過桌子,一手拿蛋糕,一
手把孫祖凡的耳機扯下來,「你音量放這麼大遲早聾掉!」 
  
  
  「嘖!」搖到一半的孫祖凡突然斷訊,他皺起眉瞪人!
  
  
  手指在鍵盤上的聲音噠噠不停,幾乎沒有兩分鐘,鄭宇
庭露出極度失望的表情──「這個程式誰設計的啊?比上次
那個還爛!我敢說我們系上有一半以上都能破!」
  
  
  「是喔!」慕靖麟大口吃的蛋糕,孫祖凡實在有點想
吐,他還在吃?!
  
  
  「好吧,大胃袋,要開始了!」鄭宇庭根本已經把照片
下載好了,再抹除路徑。
  
  
  「誰是大胃袋?」慕靖麟討厭這個綽號,事實上這綽號
全名是:會走路的大胃袋,但是太長了,大家都簡短的叫。
  
  
  嘖!他只不過吃不飽吃不胖而已啊,叫什麼大胃袋,難
聽死了,枉費他爸媽幫他取了這麼個……筆劃超多的名字。
  
  
  回到桌邊,電腦投影已經出現,鄭宇庭順利的「借到」
命案現場的照片,果然張張駭人,先從昨天發生的沈家十一
口命案開始,全部都焦黑一片,唯一能拍到的屍體都是黑色
塊狀物,實在沒什麼太多線索可循。
  
  
  「沈天輝,開設食品工廠,專營零嘴糖果,佔市場百分
之三十的大工廠,你愛吃的巧克力棒就他們家出的!」在慕
靖麟去找警官要照片時,鄭宇庭已經蒐集了資料,「平常待
員工也不錯,經營三十年的老廠牌了,除了最近有些糾紛
外,一直都沒有傳出與人結怨。」
  
  
  「巧克力棒?你是說最濃郁的那牌嗎?」慕靖麟好氣
忿,「這真是太不可原諒了!」
  
  
  孫祖凡扁了扁嘴,無奈的托著腮,「啊糾紛是指有人指
稱他們的橡皮糖有問題對吧?」
  
  
  「對,有人爆料說他們的橡皮糖沒有果膠成份,全部都
是塑料化合物做的……原本新聞沸沸揚揚,不過隔天立刻被
新的新聞取代。」鄭宇庭看了慕靖麟一眼,「就你家的
事。」
  
  
  「喔,這也難怪。」慕靖麟拆開棒棒糖,往嘴裡一塞,
「我家的事情才叫大條吧?問題是後續發展呢?」
  
  
  「採樣檢驗後,證實舉報。」孫祖凡的手飛快地在他的
平板電腦上舞動著,平板電腦與投影電腦頻率相合後,立即
接受到他傳遞的資料。
  
  
  一張張清晰可見的檢驗報告投射出來,以科學鑑識為志
願的孫祖凡對這類新聞本來就會特別注意,加上要當鑑識人
員就得涉獵廣泛,這些資訊與知識對他來說極為基本。
  
  
  事件報告書也是輕易可取得的資料之一。
  
  
  「塑膠用料?這是化學性的啊!」慕靖麟愣了一下,
「這東西能吃嗎?」
  
  
  「那是做尿布的原料,高分子化合物,通常做旁邊那個
彈性側邊,超級有彈性,寶寶皮膚不會被勒住──所以做橡
膠糖也會特別有勁!」孫祖凡仔細的說明,「幾個抽樣都證
實真的是黑心商品,但沈天輝強力否認,認定自己是被栽贓
的!」
  
  
  「數字這麼明顯,而且誰要去栽贓一個糖果工廠?」慕
靖麟皺眉,「不過拿工業原料當糖果,這也太黑了吧?」
  
  
  「相關單位後來也拿他的其他糖果去檢驗,有問題的還
不少,我看你也吃下不少化學原料了。」一張張檢驗表隨之
出現,「都已經進入起訴階段,沈天輝還是對外說是被陷
害,只是在誰是誰非之前,他們家就已經化成灰燼了。」
  
  
  慕靖麟把螢幕影象切到火燒的現場,還有一顆焦黑的頭
顱在地上滾著,他雙手抱胸的沉吟著,總覺得就算有人厭惡
沈天輝的作法,也不至於這麼狠心滅門吧。
  
  
  「咦?」鄭宇庭正翻閱著手中的平板電腦,忽然咦了
聲。
  
  
  大家的視線不約而同的望了過去,只見鄭宇庭以狐疑的
神色盯著電腦裡的資訊看,「大胃袋,你知道上一個案子的
事嗎?」
  
  
  慕靖麟瞥了他一眼,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嗯。」
  
  
  上一個七口命案是化妝品製造公司,以製造頂級口紅著
稱,事發於某位政府官員的母親使用口紅後突然不適,產生
嘔吐現象,送驗時除了食物之外,也將口紅一併化驗,結果
化驗出毒物成份。
  
  
  「有點怪,都跟黑心商品有關。」鄭宇庭喃喃說著。
  
  
  是啊,兩個案子都有這個共同點,但是──該案一路追
查,結果是提供染料的下游廠商為圖暴利將工業染劑混入,
而且長達十年之久,該官員母親會不舒服是因為身體有恙,
加上長年使用該品牌口紅才導致過敏反應。
  
  
  而毒素累積在體內無法代謝,醫生也推斷說不定該母親
的病況就是源自於該毒素也說不定。
  
  
  問題卡在全案還在審理,下游廠商已認罪,化妝品工廠
因為品管不良也負起了責任,雖然不重,但還是付出了代
價。
  
  
  結果,卻是吳善漢一家被撕成碎塊,而放毒的下游廠商
毫髮無傷!這是最令人匪夷所思之處。
  
  
  照片一張一張的播放,這跟火災現場截然不同,每一張
都怵目驚心,除了參與過命案現場的孫祖凡之外,鄭宇庭開
始有種反胃的感覺。
  
  
  慕靖麟望著,眉頭深鎖,很難不把那晚看見自己家人慘
死的狀況連結在一起,既殘忍又噁心的做法,為什麼要如此
殺人呢?甚至還有所謂的無辜者! 
  
  
  孫祖凡算是司空見慣,驗屍也經常參與,不過這種殺人
方式過度極端,幾次命案都沒讓他接觸;鄭宇庭很想專注於
照片上的細節,但是看見死者死不瞑目的模樣,彷彿是在瞪
著他似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面向牆壁,這些照片太過不忍
卒睹。
  
  
  孩子、老人……壓扁的頭顱,驚恐的神情刻在臉上,聰
明的孩子輕易就能想像這些人死前的恐懼與慘叫。
  
  
  照片切到一張少女的胴體,一只乳房被切下,露出碗大
的組織血肉,他可以想像那厲鬼銳利的指甲,是如何凌虐那
少女,少女死亡的表情痛苦扭曲,她雙目彷彿瞪著他們,嘴
巴瞠得好大,在痛苦的慘叫中死去。
  
  
  慕靖麟極度不適,但是他必須看完,只要想到能找出線
索,他再害怕都能忍!
  
  
  絕對無辜的少女,它也照殺不誤,七口跟十一口,那混
帳厲鬼根本是濫殺。
  
  
  但論及濫殺,下一張照片又顯然出大大的血字:
「Sin」!
  
  
  「等一下!」慕靖麟忽然一怔,「停止播放,倒回去
看。」
  
  
  「怎麼?」鄭宇庭立刻回身按下停止鈕,程式停止以幻
燈片播放,看見照片裡的少女,他全身會微微顫抖。
  
  
  「上一張……再上一張,客廳的場景!」
  
  
  照片停到慕靖麟指定的那張照片,那是一個普通的客
廳,很一般的東方家庭,所以是蓋布沙發、原木茶几及神桌
組成的客廳。
  
  
  慕靖麟奔到放影機相連的電腦前,放大再放大。
  
  
  在蓋布沙發底下,有一隻手跟一雙眼睛!
  
  
  「那裡有人?!」鄭宇庭跳開眼皮。
  
  
  「對!有個人躲在那兒!」慕靖麟不可思議的望著照
片,「那一家七口,只有七個人嗎?」
  
  
  「屍體碎成這樣,只能用頭來算人數了!」孫祖凡趕緊
拿出紙筆,勾勒著記憶中的現場,「神桌上一個、瓦斯爐上
一個……」
  
  
  他邊說,慕靖麟一邊重複播放著照片,孫祖凡對這方面
既感興趣、記憶力又強,交給他準沒錯!
  
  
  照片這麼小又血腥,慕靖麟會留意到細微之處,是因為
「視線」。
  
  
  對,他直覺那照片中有人正望著他,直線對過去,竟看
見小小的手跟眼睛隱隱約約的在被布擺蓋著的沙發下。
  
  
  但是,如果兇手不是人,是那駭人的厲鬼,他怎麼會不
知道那兒藏了一個人呢?
  
  
  「宇庭,你幫我確定那七口命案被發現的真實情況。」
慕靖麟覺得很怪,被攻後他就查過鬼的資料,每一個民族中
的鬼都是來去自如、虛無縹緲,而且永遠知道人躲在哪兒似
的!「我想確定是不是真的七個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哪兒不對勁……鄭宇庭知道
慕靖麟發現什麼了,他的直覺準到不像話,所以不須疑問,
只管坐下來查就是了。
  
  
  幾乎在同時,對坐在桌子兩側的鄭宇庭及孫祖凡同時瞠
圓了雙眼。
  
  
  「頭只有六顆對吧?」慕靖麟直接開口,「這件案子不
是外傳的什麼燒焦味傳出鄰居才報警吧?」
  
  
  鄭宇庭不意外被猜到了,「我查得是泰瑞莎給你的書面
報告,長女在被殺前正在講電話,所以男朋友打電話報警,
事實只有三分鐘的時間,兇手就殘殺了全家人,但警方抵達
時已經不見兇手蹤影,出口只有窗子。」
  
  
  「跳窗嗎?」很符合那龐大靈巧的鬼。
  
  
  「對,但是那戶人家住三十七樓。」鄭宇庭邊說,不由
得想起慕靖麟斬釘截鐵的兇手論──厲鬼。
  
  
  「它那天從醫院頂樓跳下去時也是輕如鴻雁。」慕靖麟
咬著唇,突然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往外衝,「你們兩個,待在
這裡千萬不要離開!」
  
  
  「大胃袋!你要去哪裡!」鄭宇庭立即拍桌喝止。
  
  
  「我會請泰瑞莎警官派人護送你們回家,我得去找這個
生還者!」他邊說邊穿上外套,背起運動斜背包,「絕對不
能自己走出這棟屋子。」
  
  
  「護送?」孫祖凡根本莫名其妙,「我們自己離開就好
了啊!」
  
  
  「不要亂來,一定只能上警方的車知道嗎?」慕靖麟忙
著穿鞋,檢查背包裡的東西,鑰匙……手機。
  
  
  「你不要衝動,想做什麼?」鄭宇庭出手抓住了他,
「如果那女孩真的活著,表示警方隱瞞活口是有原因的……
你不要誤事!」
  
  
  慕靖麟打開門,回首輕鬆的對朋友們笑笑,「哎呀,我
好像忘記告訴你們一件事!」
  
  
  「說!」孫祖凡不悅的揪過他的衣領,就知道這小子有
事瞞著!
  
  
  「那天那厲鬼來找我時,說了一句超經典的話!」他聳了
聳肩,把孫祖凡的手給拍掉──「斬草得除根。」
  
  
  咦?孫祖凡怔了住,鄭宇庭被甩下了手,慕靖麟還交代
他們記得把蛋糕吃完,沒吃完要冰進冰箱裡……
  
  
  門就這麼關了上,徒留書房裡的兩個男生面面相覷──
斬草除根?
  
  
  那不只是那小孩危險吧!慕靖麟,你這白痴胃袋也很危
險好嗎!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