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車在黑夜中狂奔,湯姆連煞車都沒踩幾次,只顧著能
在最短的時間內抵達「保護所」!
  
  
  「警官,你開車都這樣嗎?」慕靖麟直瞪著前方,媽呀
喂,就算身上有繫安全帶,他還得隻手握著上頭的扶把才能
安心!
  
  
  這根本不是坐警車,是坐雲霄飛車吧?!
  
  
  眼前又一個大彎,慕靖麟整個人屁股都離座了!「湯姆
警官,你以前開賽車的厚?」
  
  
  「咦?」湯姆分神挑了挑眉,「你怎麼知道?」
  
  
  「……還真的咧!」慕靖麟轉了轉眼珠子,「你們賽車
時有沒有教導要注意隔壁同伴的人身安全啊!」
  
  
  「賽車都一個人的!」湯姆踩足油門,死命狂飆。
  
  
  「不是……現在不是賽車啊!」慕靖麟從後照鏡看著漆
黑的夜,「我說為什麼不能多找點支援呢?只有我們一台車
去也太危險了吧!」
  
  
  「那是保護所,講究的是低調嚴密,怎麼可能大陣仗過
去?」湯姆低吼著,「泰瑞莎再帶其他支援到指定處接我
們,先由我單獨去接那女孩──只要你說得是真的!」
  
  
  「拜託大哥,誰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啦!」慕靖麟沒好氣
的唸著。
  
  
  他一路開車一路打電話給湯姆,說他發現命案現場照片
中有藏人,斬釘截鐵的確定在警方抵達時,「兇手」來不及
殺盡,現場留有生還者!
  
  
  湯姆嚴肅的先指責他胡說八道,啪的就掛上電話,沒兩
秒中又打了過來,慕靖麟明白,他換了安全線路!爸媽跟國
家單位講話時也常常會這樣做,司空見慣了。
  
  
  湯姆證實了生還者的說法,是最小的孩子,才七歲而
已,的確推測是兇嫌來不及殺害才留她活口,警方隱瞞保
護,是因為那孩子太小,而且她有目擊到兇手的模樣。
  
  
  慕靖麟還沒時間問清楚那孩子看見的「兇手」長怎樣,
因為告知兇手斬草除根的行為比較重要,他這才把醫院遇上
的事給說出來,換得湯姆怒吼咆哮,緊接著他車子來停到了
警局,湯姆立刻跳上「他」的車,嚇得他連忙往副駕駛座
鑽,緊接著湯姆即刻疾駛而離!
  
  
  連公務車都不開,是有這麼保密到家嗎?
  
  
  「你為什麼沒跟我們說兇手去找你的事!」湯姆質問
著,怒從中來。
  
  
  「那個妹妹有說兇手長怎樣嗎?」慕靖麟完全顧左右而
言他。
  
  
  「慕靖麟!」湯姆狠狠的轉頭瞪向他,「你這是在干擾
辦案你知道嗎?早知道兇手的模樣,我們也就能早一步抓到
他!」
  
  
  「哎喲,湯姆大哥,你氣到臉都漲紅了,這樣容易高血
壓喔!」慕靖麟還能笑得輕鬆,「那個女孩子不是已經告訴
你們兇手的樣子了嗎?結果有沒有幫助?」
  
  
  湯姆臉色一凜,緊抿著嘴不說話,只是在黑夜中繼續高
速馳騁。
  
  
  「那只是個孩子,她受到驚嚇了!」良久,他沉著聲,
「她把卡通跟現實混淆,根本沒辦法調查!」
  
  
  「哦?」慕靖麟淡淡的應著,「該是不是說,兇手非常
非常的高大,身上是青褐色的皮膚、乾乾癟癟,雙手過膝,
指甲如刀般修長銳利,像是插了十隻小刀一般?」
  
  
  湯姆瞬間瞪大了雙眼,緩緩緩晚的轉向慕靖麟,那眼神
不由分說,就是無聲的吶喊:你為什麼知道。
  
  
  「大哥,跟我看見的好像一樣耶!」他勾起笑容,嘆了
口氣,「唉,但是我可沒把卡通跟現實混在一起喔!」
  
  
  「你不要跟我開玩笑!」
  
  
  「我幹麼跟你開玩笑?我爸媽都死了耶!」慕靖麟也大
聲起來,「我──看路看路!」
  
  
  湯姆驚覺的往前看,差一點撞上前方車子,趕緊閃避!
慕靖麟緊繃著身子往前望,這保護所未免也太遠了,不知道
他有沒有那個命抵達那兒啊!
  
  
  車內陷入一陣靜默,湯姆拿起無線電聯繫後援,他要先
帶「鳥兒」前往備用保護所,請相關單位準備好。
  
  
  他滿腦子想著那女童訴說的兇手,根本就是怪物,徒手
撕開他的家人?指甲比一把美工刀還長?怎麼會有這種事?
  
  
  但是,慕靖麟卻說出了一樣的答案。
  
  
  車子終於在一遠僻的地方停下,果然是保護所,超級偏
遠的,很像第二區的郊區,四周一片漆黑,是退休警官的
家;湯姆擎著槍下車,交代慕靖麟別動。
  
  
  他不動就不叫慕靖麟了,偷偷開了門,拿了拐杖鎖隨後
溜下車。
  
  
  這是棟木屋,湯姆很謹慎的踏上前頭數階樓梯,慕靖麟
就站在前院中來回梭巡,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金屬味,難道湯
姆沒有聞到嗎?
  
  
  這味道好熟悉啊,就像那天他闖進溫室裡時,充斥在空
氣中的……他看向木屋側邊,兩道紅點一閃而過!
  
  
  「小心!湯姆!他們已經來了!」慕靖麟立刻大吼,那
高度與跟LED燈一樣的雙眼他才不會認錯!
  
  
  說時遲那時快,木屋正門突然被打開,一個東西從裡頭
扔了出來,正中湯姆的臉,將他自木屋走廊上打落!
  
  
  黑影迅速的跳躍著,木屋屋脊、兩側長草,慕靖麟迅速
的原地繞圈,才赫然發現所謂的兇手,根本不只一個!
  
  
  湯姆鼻子被打斷,卻本能性的立刻爬起,仔細看向攻擊
他的武器,竟是一老者的驚恐扭曲的人頭──幫警方收留孩
子的退休員警!
  
  
  「哇啊──」女孩的哭聲傳來,他們不約而同的往上望
去,站在屋脊上的龐然大物正抓著女童的背部,她恐懼的面
部朝下,四肢擺動的慌亂求救,「救我救我!好痛!」
  
  
  「放下她!」湯姆立即擎起槍,對準屋頂上的傢伙。
  
  
  『生還者……不能留。』不同的聲音!慕靖麟認得上次
攻擊他那隻厲鬼的嗓音,不似這麼的……戲謔?『活口一個
都不能留!』
  
  
  『呵……這是另一個活口!』一旁走出的巨鬼指向了慕
靖麟,這位他就熟了,才見過沒多久呢!『一次解決兩個
吧!』
  
  
  走到亮光處下,好讓湯姆看個仔細,他瞠目結舌的望著
那根本不是人的「兇嫌」,光是發光的雙眼就已經不該屬於
人類了!
  
  
  是鬼嗎?為什麼這群鬼要如此殘殺性命?!
  
  
  「就算有仇有冤,也有一定的道!」湯姆大吼著,「這
女孩才七歲,她沒害過誰!」
  
  
  這裡總共有五隻厲鬼,全部往他們集中而至,慕靖麟戰
戰兢兢的打量「長相各異」的厲鬼們,全沒有一個稱得上美
男子等級,甚至還有一個綁著馬尾的女人,只是她有後腦勺
有一半不見了。
  
  
  不正常的體態與不正常的身高……與不正常的死相!
  
  
  但是慕靖麟分得出來,屋頂上那個是頭,這五個人的
頭,所以他們還不敢輕舉妄動!
  
  
  『呵呵……哈哈哈哈!』屋頂上的傢伙瞬間把女孩拋
高,小孩子發出尖叫聲,下一秒,他右手一伸──剎得穿過
了小女孩的胸腔。
  
  
  他好像穿過水一般的輕鬆,巨拳竄出了女孩的身子,女
孩嬌小的身軀就串在他手肘上了。
  
  
  下一刻,那頭兒扣住女孩的頭拔出右手,當著他們的面
直接自中間撕開幼童的身子,伴隨著喜不自勝的笑容。
  
  
  『害人?她會不會害人關我什麼事?』惡鬼將女孩身軀
高高舉起,大笑著的嘴盛接著噴湧出來的血水,『她只要知
道我會害人就可以了!哈哈哈!』
  
  
  「嗚啊啊!!」湯姆氣忿難平,對著上頭的厲鬼連開了
好幾槍。
  
  
  「別開槍啊!」慕靖麟無法阻止,槍聲大作,他只能摀
起耳朵,彎下身子!
  
  
  與槍聲同時,地面上四隻厲鬼瞬間衝了過來,分別衝向
他跟湯姆,慕靖麟慌張的先朝車子奔去,為了殺一個小女孩
竟然出動這麼多隻厲鬼?數量多衝得又快,他只能先躲再
說!
  
  
  連回頭看湯姆一眼都很難,湯姆呢?湯姆他……慕靖麟
才輕輕向後看去,後面竟然跟著上回熟識的插刀厲鬼?!那
速度一如熟悉般的飛快,如同猛獸般縱地一躍就要從後撲上
他,他咬牙瞬間將身子壓低再滑壘煞住,那插刀厲鬼來不及
止住衝勢,拋出去直撞上他的車。
  
  
  玻璃因衝撞力應聲而碎,慕靖麟明白,這傢伙蠢歸蠢,
但是它們有的力氣跟殘虐才是駭人的!
  
  
  而且後頭還有另一隻啊!無視於同伴撞上車子,另一隻
眼珠暴凸的厲鬼張大手掌欲扣上他的頭,他可不想頭身分
家,拐杖鎖向上一抵,俐落的卡進厲鬼的指縫當中,厲鬼立
刻猙獰使勁一握,扣緊了拐杖鎖要搶下扔棄。
  
  
  他擁有天生過人的運動神經,不管是什麼高難度運動都
沒問題,雖說主要是籃球校隊,但是體操運動對他來說都輕
而易舉!加上這些日子的鍛鍊,就是為了再度面臨這駭人厲
鬼時,能有機會逃出生天!
  
  
  「謝了!」慕靖麟倏而一笑,笑得厲鬼一陣錯愕,他立
刻借力使力,扣著穩固的拐杖鎖,立定身子躍起,硬生生朝
對方踢上狠狠一腳。
  
  
  健身果然是有效的,這一腳竟起了作用,對方向後踉
蹌,慕靖麟躍過它頭頂在後方落地,大氣還沒來的及轉一
下,身邊倏而傳來驚恐的慘叫聲,鮮血瞬間濺上他臉龐,湯
姆的斷臂就這麼飛過他眼前。
  
  
  「湯姆!?」他緊張的大吼著,急著想過去幫忙,才抹
去臉上的鮮血,兩點鐘方向竟已血流成河……
  
  
  兩隻厲鬼瘋狂的撕開湯姆的身子,速度快到像是在撕開
一張紙,然後他們抱著屍塊,俯首就口,彷彿茹毛飲血!湯
姆……慕靖麟一口氣換不上來,胃在翻騰攪和,看照片跟看
現場差別很大……親眼看著好好的人變成肉塊就更令人作噁
了!
  
  
  問題是……他現在連吐的時間都沒有!
  
  
  剛剛被踹一腳的厲鬼看起來超級不爽,頭上插了把水果
刀的傢伙更是忿忿不平,他已經被同樣的技倆耍過太多次,
巴不得將慕靖麟生吞活剝。
  
  
  兩隻惡鬼則是大跳奔至,慕靖麟立刻倉皇退後,看著它
們殺氣騰騰的衝來,他無論如何是躲不掉的……冷靜,絕不
能背向敵人──又不是只有它們會大跳!
  
  
  慕靖麟眉心一緊,立刻朝著厲鬼們對衝出去,眼珠暴凸
的厲鬼準備直接以雙手瞬間直式撕開他,向前的雙手伸至,
慕靖麟冷不防的做了一個前空翻──準確的躍上厲鬼伸出的
手臂,當做支點,再立刻一個前空翻,距離算得精準,他會
越過插刀鬼的頭頂,落在它們兩隻身後。
  
  
  但是,他在半空中緊握住了插在厲鬼頭上的刀柄,使勁
的拔了起來。
  
  
  完美的弧度落地時,被白刀的厲鬼發出慘叫哀鳴,他頭
頂的血湧不止,慕靖麟才知道,他們果然也會痛!
  
  
  返身往車子跑去,瘋狂的厲鬼再度撲上,他躍上車底急
欲取得至高點,在滿臉是血的厲鬼殺過來時,可以再補上一
刀──雖然他不知道捅他這一刀,究竟有用無用──
  
  
  厲鬼直接扯住他的腳將他拖了下來,慕靖麟重重的摔在
自個兒的車頂上,厲鬼的頭底直冒的鮮血全灑在他身上,他
緊握著刀子望著他喉間,斷頭的話──只要能斷頭的話──
  
  
  「為什麼殺我全家!」他大吼著,聲音顫抖!
  
  
  『有罪者就該死!』插刀鬼十指交握,雙手握著一飽
拳,就要將他的頭以手錘擊扁──
  
  
  他才不要死!在沒有搞清楚之前──
  
  
  砰!巨大的槍響聲瞬間傳來,慕靖麟眼前的厲鬼頭在眨
眼間爆漿,連慘叫都來不及,黏膩的血液跟噁心的腦漿噴了
他一身,可是惡鬼卻癱軟下去。
  
  
  他呆呆的躺在車頂上,聽著吼叫聲與咆哮聲響起,接著
槍聲接二連三,一二三四五,總共五聲槍響後,世界歸於平
靜。
  
  
  他眨了眨眼,他整張臉現在一定只有眼睛不是紅色的。
  
  
  感受不到殺氣與危險啊……他以手肘撐起身子,看見了
改變他一生的景象。
  
  
  全身黑七抹烏的女子站在前院搖晃的燈下,只有腰間銀
色的皮帶流動著光芒,她紮著一頭烏黑長髮,齊眉的瀏海下
是冷漠的雙眼,手上拿著一柄銀色的槍枝,而滿地卻是再也
不會動的厲鬼。
  
  
  她往慕靖麟這兒看過來,他便認出:是那個黑髮正妹!
  
  
  如果地獄有使者的話,慕靖麟在那一瞬間只有這個想
法:超正,賺到了!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