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他們家的命案現場並沒有啊!但醫院那厲鬼曾對他
說過,他們全家都有罪?如果說兇嫌是同一隻鬼,為什麼他
們家沒有一樣的字樣?
  
  
  他更無法理解,他們家犯了什麼罪?拯救癌症病患有
罪?拯救孩子有罪?為社會貢獻有罪?
  
  
  他不但要報仇,也要把事情釐清!否則父母兄長必定無
法瞑目,他也無法泰然的走出悲傷與仇──但是在這之前,
還是必須先吃飽再說。
  
  
  真不知道今天有什麼甜點咧!想起來他就心情愉悅,他
最愛吃甜食了。
  
  
   他們走在校園內,依然是極受矚目的焦點,光是慕靖
麟一頭白髮就顯眼異常。
   
   
  慕靖麟跟兩個男生算是一塊兒長大的知交,慕靖麟家裡
雖是屬於菁英家庭,但由於個性一點兒都不養尊處優,老愛
四處結交朋友,沒有大少爺架子。
  
  
  他們是在十三年級的資優選拔中脫穎而出的,經過智商
與考試測驗後,資優生會集中到一個學校就讀,家境不佳者
國家會幫助培養;那時他就跟鄭宇庭及孫祖凡同班,可是班
上也有很多菁英家庭的孩子,很輕易瞧不起普通學生。
  
  
  但慕靖麟就是跟其他人不同,才能跟鄭宇庭他們臭味相
投,成了莫逆之交!大家一路升學都在同校,甚至連這所集
中天才的大學也能輕易考中。
  
  
  鄭宇庭一臉就是聰明相,文質彬彬又具氣質,一雙眼
睛透著異常的聰穎,在資訊科學系始終名列前茅,已經開始
跟國家的案子;孫祖凡熱愛嘻哈,具黑人血統的他擁有天生
的音感,興趣是跳舞唱歌跟作曲,全是嘻哈曲風,耳機不離
身、一頭玉米鬚跟跟墨鏡更是標誌,人生沒有音樂就不精
彩。
  
  
  但是,他的專業可是鑑識科學,根本是該系的王牌學
生,已經跟警方配合實習過一段時間,戴著耳機做鑑識邊跳
舞的實習學生,鑑識小組都認識!
  
  
  「學長!」草坪的另一端,纖瘦的沈郁正努力的揮手。
  
  
  沈郁是小兩屆的學妹,跟慕靖麟同系,人不高,但是非
常纖瘦,是可愛俏麗型的女孩,看起來像個普通女生,不過
在課業上一點都不簡單,去年還拿過大學科技獎項。
  
  
  慕靖麟是他的直系,全世界都知道她有多仰慕他,而慕
靖麟也是個相當照顧學妹的人……嗯,事實上他照顧很多
人,不管對誰都和和氣氣,而且也超受女生歡迎。
  
  
  但是憑藉的「學妹」的關係,沈郁可以理所當然的要求
學長照顧,進而又跟孫祖凡談嘻哈、跟鄭宇庭聊電腦,很快
地就進入慕靖麟的朋友小圈圈。
  
  
  論聰明靈巧絕對有餘,不過倒不至心機深沉,她就只是
個可愛的學妹而已!
  
  
  「你們好慢喔!」沈郁噘著嘴,朝著孫祖凡抱怨。
  
  
  「怪我?我又沒健身,是他們兩個洗澡跟貴妃出浴一樣
慢吞吞。」孫祖凡挑眉,他最無辜,都負責接電話。
  
  
  沈郁勾起笑容,看了慕靖麟幾眼,白色的頭髮的確很
怪,但是白到這樣銀光閃閃的還真是炫呆了。
  
  
  「學長有考慮去染髮嗎?」
  
  
  「不,妳不覺得這樣蠻帥的嗎?」慕靖麟撥撥白髮,笑
得自負。
  
  
  「學長怎樣都很好看!」沈郁用力點頭,事實上看著這
一頭白髮,她會有種心酸的感覺。
  
  
  那代表一種悲傷過度的情緒,學長的一夜白髮,她閉上
眼都還能記得那一幕。
  
  
  「我們要快一點,那間餐廳很紅的,我有訂位!」眼看
著時間都快到了,沈郁加快腳步。
  
  
  「妳打去延一下吧!」慕靖麟開口,「說我們會遲一點
點到,因為、因為妳迷路了!」
  
  
  「噢,又我!」沈郁嘟起嘴,上次跌倒、再上上次扭
傷、還有過什麼撞到人的,每次都是她「出事」,所以延一
下訂位!
  
  
  要是店家有統計,她可以名列最倒楣訂位客人了啦!
  
  
  不過她還是立刻舉起右手,以語音打電話。
  
  
  趁著沈郁在講電話,慕靖麟一手攬一隻,三個男人低聲
交談,刻意慢下腳步與沈郁拉開距離。
  
  
  「晚上到我家,幫我查最近的案子。」他打算吃飽後先
到警局一趟,看有沒有今天這十一口命案的熱騰騰資料!
  
  
  「嘖!你不要又叫我們查案子!」孫祖凡立刻皺眉,
「根本都在犯法耶!」
  
  
  「贊成加一!我學資訊不是拿來當駭客用的!」鄭宇庭
也挑了挑眉。
  
  
  「什麼犯法?這叫吸收課外經驗!」慕靖麟轉向孫祖
凡,「你就摸著良心告訴我,你一點都不想看那些屍體的照
片,不想看看現場有什麼線索?」
  
  
  孫祖凡一怔,耳朵傳來的音樂好像在唱RAP:哪有精彩
的照片不想看、哪有精彩的屍體不分析……
  
  
  「你也是死腦筋,我又沒叫你當駭客?只是練習一下課
後技術!」他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我聽湯姆警官說警局
最近的防火牆又加密了,好像是最新技術,保證誰都破不
了!你就幫忙測試一下那個防火牆是不是真的那麼好。」
  
  
  最新技術?誰都破不了?真的假的,哪有這麼厲害的程
式……鄭宇庭再扶了扶眼鏡,瞇起雙眼。
  
  
  「你知不知道我有光速作業?」孫祖凡衝著慕靖麟笑,
這是他們一起修的選修科目。
  
  
  「我幫你寫。」那是小兒科!慕靖麟一口應了。
  
  
  「高級物理也會花我一點時間……」鄭宇庭立刻把需要
解決的科目端上。
  
  
  「我幫你寫!」
  
  
  「成交!」三個男生握拳互擊,這有什麼難的咧,「朋
友們,義氣相挺!」
  
  
  「義氣咧!」左右手各勾一個,一頭亮燦白髮的他依然
引人側目,他大方的對每個盯著他看的人露出微笑。
  
  
  就這麼決定,有這兩個馬吉真是太帥了!
  
  
  「在說什麼呢?」沈郁掛上手錶電話,噘起嘴,「趁機
說悄悄話!」
  
  
  「沒有!孫祖凡說沒聽過妳唱嘻哈!」慕靖麟說得一臉
正經。
  
  
  喂!孫祖凡立刻瞪向他,鄭宇庭無奈的搖搖頭,沈郁當
做沒聽見,學長都這樣,不想跟她說時會亂講話!
  
  
  她習慣了,每個人都有想講跟不想講的事情,就像心理
醫生一直要學長固定去輔導,學長也沒去過!
  
  
  她只要能跟著學長就好,三個學長都一樣!一起唸書、
一起吃飯,保持愉外的心情……盡量不要讓靖麟學長想起家
變就好。
  
  
  其實慕靖麟的生活沒有什麼變化,平易近人的個性也依
然開朗,內心的仇恨只有在獨處時會點燃,學校與社交生活
是讓他維持理智與平衡的地方,他在這裡能跟大家繼續做朋
友,能自然的笑,不會在家裡隻身面對寂寞,最終痛哭流
涕,巴不得摔壞所有東西。
  
  
  回到學校,在同儕面前,他才能感受到正常。
  
  
  他還活著,所以要做的事很多。
  
  
  草坪上有很多人坐在上頭看書吹風吃飯加談戀愛,體育
館在校園的一個橢圓區塊內,大圓周種滿了樹,也有人躲在
樹蔭下乘涼,三三兩兩的小機器人正忙著掃地跟撿垃圾。
  
  
  慕靖麟不經意的往濃密的樹蔭看去,沒辦法,誰叫視線
扎人?
  
  
  視線自四面八方扎來,這不是第一天了,從他出院開
始,就明顯得感受到被監視!不管是警方或是什麼人,反正
警官是不會跟他說實話的,也或許他們在保護他。
  
  
  可是他這點質疑,是因為要保護可以光明正大,警方單
位倒不至於這樣偷偷摸摸。
  
  
  依照他們家的地位,如有必要,保鑣或員警應該是公開
保護的!
  
  
  爸媽葬禮那天全是高官與其德高望重的長輩蒞臨,警察
局長也拍拍胸脯跟他保證案件定會追查到底,需要什麼保護
都叫他別客氣,但是調查結果卻顯示他沒有必然的危險。
  
  
  因為兇嫌是針對他的爸媽,哥哥是闖入現場慘遭池魚之
殃,所以他並非目標。
  
  
  當然這是因為他沒說出在醫院遇襲的事,他對保鑣沒什
麼好感,也不希望行動受阻,一旦有了人保護,要怎麼跟厲
鬼面對面呢?
  
  
  既而如此,這些視線是哪兒來的?
  
  
  是兇鬼?不,現在是大白天,光天亮就嚇得逃之夭夭
了……不管哪一族的鬼都一樣,只能在夜間出沒。
  
  
  他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來,到底是誰在監視他?




  從學校到家裡都一樣,政府單位中認識的叔叔因為這場
意外,在他家裝了更強大的保全系統,還有自動武器攻擊,
也希望他考慮去跟親戚住,雖然他已成年,但是長輩們還是
會擔憂。




  慕靖麟自然拒絕,也沒有說出感覺有人在監視他的事,
但是打開窗戶看,他都能感受到暗處有人雙眼正盯著他不
放。




  哼,最強大的保全系統就裝在溫室裡,他的家人不是照
樣慘遭不測?




  「咦?」一個人影閃過,慕靖麟忽然止了步。




  沈郁都跑過來了,鄭宇庭跟她告知確定要去吃飯的消
息,慕靖麟卻停在數步之遙,望著十一點鐘方向的樹蔭看。




  全身雪白的連身褲裝,女子披散著一頭及腰的長黑髮,
緊身的衣服包裹著勻稱纖細的身材,她側背著背包,正往體
育館的方向而去。




  「學長,你在看什麼?」沈郁順著眼神望過去,「咦─
─是她?」




  「是她?妳見過?」慕靖麟忽然激動的望向沈郁。
  
  
  「呃,我在醫院時看過她,她有經過你的病房過!」沈
郁咬了咬唇,有些不是滋味,「原來是我們學校的啊……」
  
  
  慕靖麟揚起笑容,立刻舉高雙手,綻開笑容,「嘿!黑
髮美女!妳頭髮好漂亮喔!」
  
  
  黑髮女子連正眼都不瞧一眼,慕靖麟懷疑她甚至連用眼
尾瞟一下都沒有,逕自的往前走,就算他高舉的雙手交叉揮
舞,她也當做沒看見般的直前行,直到進入體育館為止。
  
  
  「酷妹。」孫祖凡好像還蠻喜歡那型的,「喂,慕靖
麟,你不要再耍寶了。」
  
  
  「嘿……」慕靖麟望著他消失的背影,有點點洩氣的轉
過身,「好吧,我們去吃飯吧!」
  
  
  他在醫院驚醒時,第一眼見到的是那個女生。
  
  
  那不是偶然,她認識他。
  
  
  正常人遇到他的熱情招呼,不管喜歡討厭總會多看一
眼,但那個女生卻彷彿早就知道他會做什麼動作一般,連眼
尾都沒瞟過來。
  
  
  她有所準備,刻意不理踩他!她不是從外頭走進體育區
的,而是從某棵大樹下步出,她是否是監視視線其中之一,
讓他保留懷疑。
  
  
  大難不死,總是對任何事保持一點懷疑,對他對別人都
好,是吧!
  

    全站熱搜

    清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