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男孩乖巧的將洗碗槽附近擦了一遍,將碗置入碗籃
中,再把浸泡好的水果瀝乾倒出,放在仿水晶的塑膠盤
裡。


  他擦乾雙手,放下捲起的袖子,袖子下有著圓點的黑
色疤痕,但是很快地就被遮掩;確定廚房都整理好之後,
他把水果端到客廳,爸媽都還沒回來,預計加班到近凌晨
才能返家,所以他煮好了湯、弄好了水果,他們回來後能
很方便食用。


  「哥哥……」小女孩抱著娃娃走出房門,撒嬌般的喊
著。


  他回首微笑,牽起妹妹的手回到房間,兩歲的妹妹睡
前一定要喝一瓶牛奶、聽床邊故事,他還得唱首搖籃歌。


  「嗯……哥哥!」小女孩捧著羊咩咩,睡眼惺忪的望
著哥哥,「明天早上要叫我起床!」
  
  
  「嗯。」他點頭回應,妹妹總是愛送他上學。
  
  
  沒有幾分鐘,女孩進入沉睡的夢鄉,男孩把故事書擺
好,關上了房間的燈,再將喝完的牛奶杯給洗淨放妥。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


  他悄聲的走回房,盡量不吵醒沉睡中的妹妹,他知道
今晚她會一覺到天明,完全不會驚醒,因為牛奶裡放了適
量的安眠藥。


  打開棉被櫃,他拎出了早備妥的行李袋,躡手躡腳的
離開房間,好整以暇的關上門。


  媽媽十一點半就會抵達家裡,他必須盡快出門才行。


  男孩加快腳步的往門外走,不忘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紙
條,壓在洗淨備妥的水果盤下。


  穿上最喜歡的一雙運動鞋,他回首,對這個家綻開了
笑顏。


  再。見。


  男孩認真的把門給反鎖,也是預防妹妹萬一醒來亂
跑,晚上近十一點,這老舊的公寓已經罕無人煙,他悄然
的往樓上走去,破舊的頂樓鐵門根本毫無防禦能力,他稍
早就已經刻意用磚頭擋住,好讓自己可以自由進出而不製
造聲響。


  鑽過門的小縫,他來到自己的堡壘,這無人會注意到
的破舊老公寓頂樓,四週都已經雜草叢生,附近一大片也
都是同高度的公寓,不會有人立刻注意到他。


  褲子口袋裡傳來震動,男孩扔下手上的行李袋,趕緊
接起來。


  『準備好了嗎?』


  「好了。」


  『沒有猶豫或是恐懼?』


  男孩歪了頭,笑得很滿足,「我充滿期待。」


  『我等你。』電話那頭的聲音笑了起來。


  男孩把手機蓋上,先放進口袋中,然後蹲下身子,打
開了他準備已久的行李袋。


  他拿出一個樂扣樂扣盒,一袋長釘,以及一柄小型的
油漆刷。


  接著男孩慎重的跪上地,口裡唸唸有詞後,將地上的
長釘毫不猶豫的刺入自己的左手,每根釘子直徑最少有七
公分長,頓時鮮血如注,他咬著牙趕緊以盒子盛接。


  他動作得快,一定要在意識清楚之前,把工作完成!
再握著另一根釘子,緩緩的刺入肌膚,這一根靠近動脈,
他必須小心翼翼。


  血流聲在黑夜裡聽起來像是細微的淙淙聲,男孩從口
袋裡拿出一小瓶玻璃瓶,將裡頭灰黑色的液體倒入盒裡,
攪拌均勻後,開始將刷子浸入盒裡。


  鮮血直流,他則拿著刷子開始在地上畫出一個大圓,
陣法的圖他都記在腦子裡了!從哪個位子開始劃、一邊劃
要一邊重複著施行詛咒,他記得一清二楚。
  
  
  血只要不足,他就再穿進下一根釘子,直到圓形陣圖
完成為止。
  
  
  冷汗直冒,失血的男孩臉色泛白,卻露出久違的笑
容,捲起的制服袖子下都是菸燙的疤痕,他至少知道明天
起,不會有人再拿菸燙他。
  
  
  他頭有點暈了……男孩趕緊再回到行李袋邊,從袋子
裡拿出一尊娃娃。
  
  
  那是個相當精致的娃娃,以木頭雕刻成人形,身高約
三十公分大小,五官精致美麗,栩栩如生,擁有白金色的
長髮,表情我見猶憐,粉唇微啟,身著白色紗裙,如人類
般每個關節都具備,美得令人嘆息。
  
  
  男孩恭敬的把它拿在疼得快沒感覺的左手,右手取出
一把長刀。
  
  
  他沒辦法直起身子,只得踉踉蹌蹌的走到圓形血陣的
中間,好整以暇的跪坐定後,先把菜刀擱在地上,拿出手
機撥了個號碼,再按成擴音擱到一旁。
  
  
  『你好了嗎?』
  
  
  「可以開始了。」
  
  
  『死亡只是過渡,你會重生的!』電話裡的聲音很愉
悅,『開始囉。』
  
  
  男孩閉上雙眼,拿了塊厚布塞進嘴裡,用力深吸了一
口氣,他知道這只是過程,過程若不痛苦,就無法顯示他
的決心!
  
  
  等他重生之後,所以讓他痛苦的人──就換他們嚐嚐
那痛不欲生的滋味了!
  
  
  男孩高舉起刀子,狠狠的往肚子裡刺進!
  
  
  電話裡傳來急術而綿延不絕的咒語,他聽不懂,也沒
有必要聽懂,他在跟自己的決心較量,必須要在自己死
前,把儀式完成,而且絕不停手!
  
  
  刀尖深入腹中後,他忍痛的再施力的將刀子往左,再
一口氣切到最右,然後將刀子向上提,才能讓腸臟流出,
這就是所為的切腹,但是他不會有介錯人在最痛苦的時刻
一刀斬下他的首級,因為他得忍著不死!
  
  
  唸咒聲越來越急,越來越快,男孩痛得咬牙切齒,塞
在口裡的布已經不成效用,他咬破了唇、咬碎了牙,把肚
子裡的臟器全物挖了出來,大腸小腸無一遺漏,就為了清
出一個空間──再忍著最後一口氣與無比的痛楚,把木偶
塞進了腹腔!
  
  
  呵呵……呵呵……男孩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咒語的
聲未停,他趕上了!
  
  
  男孩的上身咚的往前倒去,頭頂著地板,形成一個倒
U形,左手依然緊握著那柄尖刀,滿足的闔上雙眸,嘴角
鑲著的是喜不自勝的笑容。
  
  
  一旁的手機節奏慢了下來,泉湧的鮮血開始漫延過
去,掩沒了血陣圖、也淹到手機底下。
  
  
  最終,聲音停了下來。
  
  
  『恭喜你成功了。』那聲音逕自說著,彷彿知道,男
孩應該還聽得見。『請期待重生吧!』
  
  
  『真主,會給你所有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