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十三班玩碟仙召靈的事午休結束就就傳遍了學校,召喚失敗的事更令人膽寒,本來碟仙就給人一種特別陰邪的感覺,更別說十三班那群男生不但召喚,還沒歸位,碟子甚至摔了碎。

 

學校這一年來發生的事情真的太多,從厲鬼在七班現身,電風扇掉落割開女學生的臉、學生會去陰廟拜拜搞到自相殘殺血流成河、再到為了算命引起的紛爭,搞得不少學生肛門被封住、腸道爆裂而亡,甚至有個失蹤的女學生在一個月後清化糞池時,才被發現被淹死在化糞池裡,因為細菌甚多,被發現時都已經被分解的差不多了。

 

K發生的不是什麼校園傳說,全是血淋淋的事實,貨真價實的鬼魅鬧事,這已經造成了人心惶惶與轉學潮了,現在竟還有人敢在學校玩碟仙?

 

七班導師張圓圓已經連「為什麼又有你們四個」這句話都懶得講了,只是語重心長的叫同學不要以訛傳訛,也不要去玩什麼不正當的召喚,錢仙筆仙碟仙椅子仙蟑螂仙都不可以。

 

私底下跟谷沛海溝通,希望他能勸退武帥,碟仙事件不能說不是肇因於她每天執著於要召喚謝宜芊啊!她的執著是源頭,才造成十三班那票男生的惡作劇,結果出了事。

 

谷沛海雖然很想問導師,為什麼不直接找武曉愛,為什麼她的行為變成他的責任,但這些話到喉口都給嚥回去,他明知道的,武曉愛若是說得通,導師就不必再這兒再三嘆息,遭受其他班導師的攻擊了。

 

不過碟仙事件後過了一週,全部的人都變得安分,包括武曉愛。

 

「武曉愛去福利社了。」江耿謙完全報馬仔,在走廊上追上谷沛海。「小菲說有狀況會先跟我說。」

 

「好!」谷沛海腳特長,疾走時都得讓江耿謙格外費勁的追上,「十一班十一……」

 

還沒下樓,就在樓梯下方看見了準備上樓的同學。

 

對方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動作快地驚人。

 

「喂,蔡坤凱!」谷沛海跳個幾步就跳下去了,「等一下啊!」

 

「不要問我。」蔡坤凱離谷沛海老遠,他的專屬保鑣張樂彥直接亙在他們中間。

 

「蔡坤凱,你應該知道上星期發生的事吧?幫忙算一下嘛!」江耿謙也跟著拜託。

 

蔡坤凱無奈的搖頭,他是校內有名的半仙,算命塔羅紫微八卦都略懂,暑假前的校園慘案跟他也有絕對的關係,就是因為他算得太準,有人搶著要算才引起紛爭。

 

「就是知道才不能算,那個不必算都知道有問題吧?」寡言的張樂彥難得開口,「碟仙沒請回去,還摔了碎,這連本位都回不去的事算什麼?學校的亡靈說不定都大亂了,現在讓他算命不是自找麻煩?」

 

算命會折殺算命者的,碟仙又這麼邪,不要只是算算都出事。

 

「我不算那個。」谷沛海皺著眉,「我算謝宜芊。」

 

蔡坤凱嘆了口氣,「這也不能算。」

 

「為什麼!」江耿謙忙不迭的跑過去,即刻被攔截,「哎唷,我們想讓武帥死心啦!」

 

蔡坤凱一臉憂心,眉頭緊署,總是欲言又止的模樣,他頭一撇,直接往樓梯下方的暗處走去;谷沛海即刻跟上,張樂彥也不在攔阻,而是讓他跟江耿謙都過去。

 

「你算過了對不對?」谷沛海劈頭就問。

 

「姑且不論十三班召出的碟仙是什麼東西,沒歸本位第一糟,最近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而已。」蔡坤凱深吸了一口氣,「再來是謝宜芊,她還在學校,武帥太執著了,她一直找她做什麼,逝者已矣。」

 

「想知道她自殺的原因……」江耿謙雙眼一亮,「你可以──」

 

「不行。」蔡坤凱立刻回絕,「知道這個做什麼啦……唉,這種事知道對誰都沒好處,她想找可以用現實的力量去找,我不能沾這種事……也不想。」

 

語畢,還嘆口氣,眼神沉了下去。

 

「看來讓她自殺的原因不是很妙對吧?」谷沛海凝視著蔡坤凱,他抬首迎視,微微頷首。

 

「我沒算詳細,只是看武帥這樣有點不忍,所以我算了個大概,的確不妙……但不要跟她說。」蔡坤凱語重心長,「我覺得現在要煩惱的是那個沒歸位的碟仙吧?」

 

「就算要擔心也不是我們啊,」江耿謙倒是冷哼一聲,「誰召喚的不是誰倒楣嗎?看看他們那群傢伙多混帳,調侃謝宜芊的自殺,還反諷武帥!」

 

蔡坤凱看著江耿謙只有搖頭,為朋友不平是自然,但事扯碟仙,這種事連他都知道太陰邪。

 

「我的算命活動上週就停了,你們問吳小菲就知道,學校裡有個沒歸位的碟仙,我可不能建立渠道,萬一被纏上就麻煩了。」蔡坤凱也低聲警告谷沛海,「武帥有法器,她也會製造東西,但還是要小心,要她袖手旁觀不可能,但至少……」

 

「我會保護她的。」谷沛海是用極不耐煩的語氣說著,「你也知道袖手旁觀她做不到……我真為我的高三生涯感到嘆息。」

 

蔡坤凱略挑了眉,「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多做點提示……在碟仙事件前,我是能幫她的……」

 

「你還是管好自身吧,身體就不好了,別再被有的沒的纏上。」谷沛海倒是貼心的拍拍他,「在允許的範圍內如果知道什麼麻煩講一聲。」

 

蔡坤凱瞥著自己肩上的手,不太情願的扭開肩膀,勉強擠出笑容。

 

江耿謙狐疑的看著蔡坤凱的表情,怎麼好像有什麼微妙的事發生了嗎?蔡坤凱是在較勁嗎

 

LINE響起,是吳小菲傳來的,她們離開福利社,即將要回教室了。

 

「先走了。」谷沛海向蔡坤凱頷首,轉身就離。

 

蔡坤凱複雜的神情透露著些許不甘,如果他身體健康一如谷沛海,或許也能夠說出一樣的話了……如果可以保護武曉愛的話……啊!

 

「等等!」蔡坤凱突然叫住谷沛海,「可以轉告武帥一句話。」

 

谷沛海回首,嚴肅的皺眉。

 

「召喚這種事,有時不成功不限於召喚者的問題。」蔡坤凱深吸了一口氣,「如果亡者不願意現身的話……」

 

非強制性的召喚,亡者可以選擇不回應。

 

谷沛海詫異的瞪圓雙眼,等等……這言下之意難道是──謝宜芊不想見武曉愛?

 

為什麼?他之前沒思考過這一點,謝宜芊怎麼可能會不想見她呢?

 

失神的走上樓梯,武曉愛與吳小菲恰從另一邊回來,她看起來是沒什麼異狀,這週也沒再試著召喚謝宜芊,因為她覺得碟仙的事情更嚴重,如果有個邪物在學校裡徘徊,召喚別的亡者說不定會讓其他亡靈身陷險境,她沒這麼蠢。

 

不過相安無事一星期,她倒是有點奇怪。

 

「唷,你們去哪?」在教室外會合時,武曉愛好奇的問。

 

「沒啊,就下去晃晃!」江耿謙隨手謅著,「啊我的蘇打餅有買嗎?」

 

「哼!」吳小菲扔出餅乾,江耿謙連聲說謝。「每天都吃蘇打餅乾不膩喔!」

 

「哪會,妳還不是每天喝乳酸飲料?」切,管他那麼多。

 

四個人索性靠著教室外牆休息,難得的下課十分鐘,還坐在位子上太累人了,尤其暑假還要來學校,本身就是件折騰人的事啊。

 

武曉愛撕開外包裝開始吃冰,「欸,你們跟轉學生混熟了沒啊?」

 

江耿謙為難的搖搖頭,「他不太理我們,一靠近他就好像看見鬼似的想溜。」

 

「我也是。」吳小菲還委屈的咧,「跟看到阿飄一樣,他完全不想跟我們說話。」

 

「你們都是武曉愛的朋友,那天看到那種景況後,他哪可能會再接觸你們啦!」谷沛海最中肯了,「妳想問,就直接堵他好了。」

 

武曉愛挑高了眉,「我很想啊,但他超厲害耶,一下課就溜得不見人影,我想找他說說話都找……」

 

說到一半的武曉愛梗了住,因為當事者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就站在她面前……當然是距離有點兒遠的地方。

 

冰棒還含在嘴裡,武曉愛對突然現身的衛風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喂,人家來了。」谷沛海打趣的推著她往前,「有問題快問啊!」

 

喂!武曉愛被往前推了兩步,結果衛風還退後三步,眉頭都皺出深谷,一副戒慎恐懼的樣子。

 

「你幹麼?好像看到什麼喔!」她忍不住抱怨,「喂,轉學過來後你還好嗎?」

 

衛風直接搖頭,搖得超大力,幅度越來越廣。

 

武曉愛還想往前,衛風立即想退後,谷沛海這才把她往回拉,誰讓轉學生一副隨時要逃跑的樣子。

 

「想說什麼你說吧,我們就在這裡。」谷沛海沉穩的開口,「一個人害怕不如找同學說說,而且……你也應該知道這傢伙解決了不少相關事情。」

 

衛風遲疑著,他轉學過來後始終愁眉不展,第一天就暈倒後,就被大家訕笑膽子小,但事實上沒在現場的人無法感受那種恐懼,更別說他可能是看得到的人。

 

衛風身形頎長,長得其實也不錯,但那份俊秀搭上憂鬱的氣質,就有些陰沉了,這週他跟班上的同學是有聯繫,但始終開朗不起來。

 

見他突然抬頭,做了幾個深呼吸,雙拳緊握,終於鼓起勇氣的朝武曉愛走了過來。

 

「我想……請問妳在找個那個女生,是不是……」他在腰部比了個長度,「頭髮長到這裡,是純黑色的,前髮都往後梳,在後面紮起一綹頭髮,還盤成小丸子。」

 

衛風的描述準確到眼前四個人都瞠目結舌,那天的謝宜芊的確就是這樣的髮型,她頭髮很長,也很寶貝她的長髮,抓起的頭髮俏皮的盤出個小丸子。

 

「你……看見她了?」吳小菲戰戰兢兢的問。

 

衛風點了點頭。「我一進校門就看見她了,那時她就站在……妳附近。」

 

妳,他指的武曉愛。

 

「我……就在我附近?」武曉愛簡直不敢相信,「那我為什麼召不來,我看不見她啊!」

 

「然後他們召喚碟仙時,她就在教室裡。」衛風顯得很緊張,「她就在碟子邊。」

 

「咦──」吳小菲忍不住掩嘴,就在碟子旁邊,也就是在那些男生身邊的意思耶!

 

「那現在呢?」武曉愛激動的往前,差一點就下意識的揪住衛風的衣領了。

 

衛風果然被她的激動嚇了一跳,連連後退。

 

「妳不要嚇他啦!」谷沛海趕緊出聲,「她個性比較粗魯,你不要太介意。」

 

「唉……」衛風很痛苦,「我不是膽小鬼,我是討厭這種體質!我問過同學了,也知道之前七班發生過事情,還有很多難以解釋的慘案──所以妳應該也跟我一樣對吧?」

 

他渴望的看著武曉愛,她卻一陣尷尬,乾笑著搖頭。

 

「我們沒有人是敏感體質……之前那都是不得已的情況。」武曉愛還試探的問,「你應該知道,某些時候你不想看到都不行?」

 

衛風聞言眉頭皺得更緊了,「我現在就這麼覺得……學校裡很不安寧,到處都是『那個』,然後那個女生……」

 

「宜芊怎麼了?」這是武曉愛最關心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她,但是一直有個女生在哭,哭得很傷心很傷心。」衛風輕闔雙眼,「委屈的啜泣聲,聽起來很令人心酸,如果她是活人的話,就會很令人心疼!」

 

活人的話……吳小菲跟江耿謙不約而了同嚥了口口水。

 

「我可以請問你是在哪裡聽見的嗎?」江耿謙有點憂心,「是在我們班上,還是……」

 

如果在班上的話,媽呀,那就表示謝宜芊待在他們班,那如果是在十三班的話,聽起來合理許多?不要經過就好。

 

「不一定,到處都有……我以為你們也感覺得到啊!」衛風反而有點失落了,「你們就沒覺得整個學校都令人……令人毛骨悚然嗎?」

 

嗯……武曉愛很認真的歪著頭思考,連谷沛海也擰起心思忖:到底是學校這種看不見也感受不到的氛圍令人不安,還是上次在紙紮店時,看見一個面白如紙、撐傘進來拿貨、後腦杓傳來說話聲的女人比較可怕呢……

 

「算了,你們不必回答了。」衛風有氣無力,就算看得見,他也覺得這兩位根本不痛不癢。「我再說一個,關於那個碟仙。」

 

這樣讓大家繃緊神經。

 

「你們有注意到,是問了哪個問題後,讓碟仙不爽的嗎?」衛風小小聲的說著。

 

哪個問題?谷沛海皺起眉,那時為了安全,他們都距離窗戶有一段距離,雖然小展他們說話還是挺大聲的,但是那時好像有兩個人同時提問,他是真的沒記住。

 

腦海中浮現了那天的情況,武曉愛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倏地轉向吳小菲,「小菲!妳不是有錄影?」

 

「啊?」吳小菲嚇了一跳,「妳不是不准我錄?」

 

「我說不錄就不錄嗎?」武曉愛蹙眉。

 

「厚,我真沒錄嘛!」

 

「嘖……誰問的?我不記得了,但好像是謝宜芊在……不對。」武曉愛吃驚的瞪大雙眼,「他問:妳是不是──」

 

碟仙,請問妳是不是謝宜芊。

 

谷沛海在瞬間也想起來了,那日原本李佳東要開口,卻被小展搶了白,他確實問碟仙是不是謝宜芊!

 

「我的天哪,那究竟是還是不是?」谷沛海覺得手心突然冒了汗。

 

「不知道,沒有結果,結論是碟仙沒歸位,然後在樓下碎了一地。」衛風一臉悲情,「所以我現在覺得非常……非常的冷……」

 

沒有歸本位的碟仙,師父直接說不要插手,那不是她能管的事情,敢玩碟仙就要有膽子承受後果,碟仙之所以傳說最多,便是因為它最陰邪,因為要能附上上頭的靈體本身就不會太單純,有碟為罩,無疑就是一層防護,總是多重有怨有念的亡者才會交纏趨附。

 

看著無知的人類想利用不屬於自己的力量窺得天機,那就要有種負起後續責任。

 

既然如此,為什麼謝宜芊會是碟仙?她為什麼會──

 

「拜託,如果你們會的話,看能不能處理一下?」衛風繼續說了,「我聽說她是你朋友,如果她真的開始找那些找那些召喚碟仙的人麻煩,這樣不就更糟糕了?」

 

「我的天哪……」武曉愛一時無法領會,「宜芊為什麼會去附在那碟子上?」

 

「這個以後再想,妳不要跟我說準備個碟子再試試看就好。」谷沛海沉重的開口。

 

武曉愛抬首,雙眼閃過一絲光芒,這讓谷沛海心跳漏了一拍──她該不會真的想這樣召喚吧!

 

「我很想,但不會做啦!師父說那種碟仙錢仙都是多重靈體,聚在一起的結果,有時遇到殘虐的還會把弱勢靈體吞噬掉。」武曉愛搖了搖頭,「我現在很怕……宜芊不回應我就是因為被吞掉了。」

 

身不由己的靈體,或許她想透過碟仙說些什麼,卻不敵力量更大的亡者?

 

「那個……」江耿謙趁機勸說,「我覺得啊,妳如果認定謝宜芊的死有疑慮,我們從活人上下手不是比較穩當嗎?」

 

活人?

 

武曉愛回頭狐疑的瞅著他。

 

「問同學的意思嗎?」吳小菲直接捕刀,「但警察都問過了,不是沒結果嗎?」

 

「警察問跟我們找答案不一樣啊!」江耿謙忍住朝吳小菲翻了個白眼,「我們認識人更多,說不定有人知道只是沒被問到或是不敢講,說不定知道了她自殺的原因,就可以……可以……」

 

可以什麼?江耿謙掰到一半講不下去,越過武曉愛朝谷沛海扔向求救的眼神,。

 

總而言之,就是不能讓武曉愛再召靈了!

 

「說不定有機會可以拉她離開碟仙。」谷沛海也是順口亂說,誰曉得那碟仙到底是什麼東西。

 

衛風看著只有搖頭,「我說,當務之急是阻止碟仙後遺症吧?」

 

「後遺症?」武曉愛眨了眨眼,「雖然傳說都很可怕,但是──都一週了,不是都沒什麼事發生嗎?」

 


※新書資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991612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創作者介紹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