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明時節雨紛紛,時至今日,老祖先的智慧也難敵氣候異變,雖不至萬里無雲,但抬頭可見蔚藍天,陽光普照,今天高溫二十六度,在這種天氣下掃墓,那真是熱煞人。

 

趁著清明連假前的連續假日,許多人抽空便先出來掃墓,也避開節日當天的人山人海與塞車,彭家人總是利用此時來場一年一度的大相聚,沉勁在這歡樂的掃墓氣氛中。

 

「大哥!」老二下車看見久違大哥上前就是擁抱,「怎麼瘦這麼多!」

 

「健身啊!我開始騎腳踏車了!」老大使勁擠出肌肉,「要不然都不知道肥到哪邊去了!」

 

「唉,對啊!」老二看著自己的肚子,「我是越來越腫了,還都胖肚子!」

 

「要活就要動!」大哥趕講宣傳健身的好處,「老三是很瘦,但是那瘦的病態不健康……」

 

幾個小孩跟在後面,堂兄弟也是好久不見,小孩子熟得快,一下子就吱吱喳喳的玩在一起。

 

「安靜!這裡不是能讓你們亂吵的地方!」阿嬤趕緊低聲勸阻,「我們不可以在掃墓時吵鬧喔,這裡也住著別人!」

 

「噓──」孩子們自動的安靜,較大的孩子會照顧小朋友及小小朋友。

 

這家人年紀最長的是彭重紹,由老么所生,當年才高中就奉子成婚,還差點沒把爸媽氣出心臟病來,不過一轉眼二十幾年過去了,婚姻幸福、孩子也平安長大,身為大堂哥的彭重紹照顧堂弟妹們可熟稔了。

 

家人們陸陸續續到達,一票人便從公墓旁的石砌樓梯往上走,十歲的彭重謙牽著自己的堂姊,看著這一壟接一壟的墳丘,在孩子眼裡自是高大;他們這家堂兄弟姊妹歲數落差很大,最大的彭重紹是家族老么所生,已經二十四歲了,但最小的是老三生的女兒,今年不過四歲。

 

十歲以下的小朋友就佔了好幾個,每個都在那邊哇哇哇的看著墳丘。

 

公墓很快就沒了路,大家便開始踩在土路上,公墓在山裡,整塊都是坡地,路自然不是平的,總是下坡上坡的移動著。

 

小朋友自然分不清路,家族裡倒有許多人不跟著走也鐵定迷路,在墳丘中間穿梭,實在很難記得自家的墳在哪裡;不過對於長孫的彭重紹來說沒什麼障礙,別的不說,至少他掃墓的經驗值就比別人高啊!

 

「小心喔,只能走中間的路,不可以踩在人家墳墓上!」堂姊輕聲警告著小孩們,「不然裡面的人會生氣的!」

 

「是鬼嗎?」八歲的阿明小小聲的說。

 

「欸!」這氣音實在太大聲,惹得媽媽一陣惱怒,「童言無忌!童言無忌!你們在胡說什麼啊,這些字都不要亂說!」

 

小孩子哪懂?只知道被罵了,噘起嘴還不明所以。

 

終於到達第一座墳,大人們開始忙碌,或除草或是擺放祭禮,準備焚紙錢,孩子們被叫到旁邊別礙事,但也不許亂跑──怎麼可能?

 

「哇,你們看,好高喔!」八歲的阿明踮起腳尖,俯瞰著下頭一丘丘的墳頭。

 

「五姑婆那邊的路最可怕,再過去就是懸崖了!」二堂姊指著墳對著的方向,的確沒路,有的只是青草綠樹。「誰都不可以過去喔!」

 

「是!」孩子們亮著雙眼瞅著,「姊姊,那個是香蕉嗎?」

 

在崖邊的綠樹上,結著一串鮮綠色的芭蕉。

 

「好像是耶!但好綠不能吃吧?」二堂姊聳了聳肩,「要黃色的才可以吃!」

 

「啊……」也不是沒吃過香蕉,但對孩子來說,野生的沒吃到有點可惜。

 

孩子們年齡相仿,比較大的男孩可皮了,趁機到處跑來跑去。

 

阿明跟大兩歲的小謙堂哥最為要好,兩個人假裝在旁邊晃呀晃,然後一溜煙就跑到隔壁幾座墳墓邊去。

 

「你看!我說真的吧!」彭重謙得意得著墳前的祭禮,「有Oreo!」

 

「哇,真的耶!」阿明好奇的往前看,辨認著上面的文字,「這個人也喜歡Oreo喔!」

 

「可能吧!」彭重謙踩上墳丘的墓岸,想挑戰自己的往上走,「嘿,你猜我能不能不掉下來走一圈?」

 

「知道啦!才不會這麼沒禮貌!」阿明說,還雙手合十的對著墓碑拜了拜。「你才不要亂走,不可以走人家墳墓喔!」

 

「我沒走,我走這個是石頭!」彭重謙越走越斜,開始張開雙臂保持平衡。

 

「那、那就是走人家的圍牆耶!」阿明顯得有點緊張,「不禮貌不禮貌!」

 

「我有跟他說了!」彭重謙自說自話,阿明一陣錯愕。

 

他默默的轉頭看著碑上那光頭燦笑的男人照片,「有先說就可以喔!」

 

彭重謙一頓,向右看進他也只是聳個肩,應該吧?

 

阿明不敢踩,他就只是走出這個墳外到處晃,如果有掃過的墳上面會壓很多顏色的紙,燒過紙錢後還會擺放點心,每個人家的墳墓都長得不一樣,有的好大,圍牆好壯觀,有的卻好小,幾乎都要跟旁邊的土融在一起了。

 

阿明蹦蹦跳跳,越走越遠,看著許多墳頭上的彩紙,五彩繽紛的好不美麗。

 

太陽很毒,小臉被曬得通紅,男孩身上斜背著水壺,打開來就灌了好幾口,抹著汗想找處地方坐下;左顧右盼,謹記著不可以冒犯別人的話,男孩找到了一處石龕。

 

石龕沒立在任何墳裡,而是獨立在一處石垣角落,阿明只覺得那邊有好多大石塊,上面好像有一座小廟,說不定是土地公爺爺呢!阿明恭敬的作揖拜了拜,然後爬上那處轉角坐下。

 

「好熱喔!」他抹著汗,又灌了好幾口水。

 

唰──一陣狂風驟起,捲起的塵土迷了男孩的雙眼,他驚嚇的閉上眼,感受到那極具寒意的風吹來……倒是非常暢快!

 

好涼喔!男孩笑了起來,闔上雙眼迎向這舒服的風!

 

「阿明!你在幹嘛!」厲吼聲突然傳來,嚇得彭重明跳起來,往上看去,是大堂哥。

 

彭重紹由上方走下,皺著眉不太高興,抱下他看了眼石龕,裡面刻什麼根本看不見,石龕看上去有點年代還有缺角;他雙手合十的喃喃跟對方道歉,說著小孩子不懂事,然後推著他往上去。

 

「回去了!誰讓你跑這麼遠!」

 

「噢!」彭重明才要抬起腳朝上爬樓梯,卻發現大堂哥居然沒跟著他,而是往反方向去。「大堂哥你要去哪裡?」

 

「欸,你先回去就對了!」彭重紹急著嚷嚷,隨便揮揮手就往前奔去。

 

彭重明也不太懂,總之聽話的走上去返回,由於這兒處處是墳丘,總是被輕易擋去視線,這些孩子隨便一往下走人影就不見了,三伯母找得正急。

 

「哎呀!阿明!」媽媽正找得焦急,看見他的頭出現在某座墳丘邊,接著小小的身影就出現了,「你跑到哪裡去了!」

 

「下面而已啊!」他趕緊往媽媽那裡奔去,偷偷朝左邊望去,「小堂哥呢?」

 

「我在這裡!」彭重謙早就跑到自家的墓埕裡,想要幫忙燒冥紙了。

 

母親氣急敗壞的走來,一邊檢視他有無受傷,接著就是拽過他的手碎碎唸著,這裡不是遊樂場,不是能讓他們亂玩的地方!阿明委屈的說他沒有玩,他只是走下去而已,玩得明明是……小堂哥……

 

還是不要告狀好了。

 

「惠雲惠霓!」小伯母也喊著,兩個才五歲的可愛雙胞胎女孩嘻嘻哈哈的牽著手跑回來,小臉一樣紅噗噗的。

 

大家努力的擠到窄小的墓埕及週邊,好好的跟著大人掃墓,對五姑婆行禮,小孩們都搶著想燒紙錢,不過最終只讓他們勉強燒個一兩張。

 

「這好像是芭蕉耶!」彭家老三也留意到了崖邊生長的果樹,「熟了哩!」

 

「真的假的?能吃了嗎?」老二也湊上前,伸長手卻搆不著。「捏不到啊!」

 

「沒關係……那個,重紹!」彭家二伯叫著彭重紹,「你最高,過去把那串芭蕉摘下來!」

 

二伯母回頭,看著一群男人在果樹邊忙碌,「你們又在幹嘛?水果我們又不是沒帶!」

 

「大嫂,野生的耶!」老四可興奮了,他們把鐮刀交給彭重紹,其他人負責抱住他,以防他身子探得太前給摔下去。

 

「就這身教怎麼教孩子?」彭重明的媽媽無奈的搖頭,「下次小孩子有樣學樣,我們要告訴他不可以這樣嗎?」

 

「就說長大了才可以吧?」也只能這樣解釋。

 

「我探不到耶!找東西拉好了!」彭重紹努力半天還是搆不到芭蕉,「我把樹勾彎點,小伯父你試著看能不能割下來!」

 

一群男人通力合作,彭重紹找到東西把樹往崖邊拉了點,好讓小伯父能輕易的抓到芭蕉,直接以鐮刀割取。

 

「喔喔喔喔!」一陣歡呼聲傳來,小伯父順利的摘下了芭蕉啦!一群男人不分老少,全都青春起來,或是他們到老其實都還是孩子。

 

老三立即檢查,扭開一根先嚐──「熟了!好吃啊!」

 

「耶!」所有人立刻圍過去,一串芭蕉根數也應付不了一家族人,但大家興奮的或剝半或折成數等份的互相分食。

 

說也奇快,明明就是個芭蕉,但在野外採摘起來似乎特別好吃!

 

「好香喔!」大堂妹也讚不絕口,「跟香蕉不太一樣!」

 

「照理說芭蕉偏酸,但會有股香氣,不過這株長得不錯啊!」老大咬著香糯的芭蕉,「熟度剛剛好,不酸還很甜!」

 

「嘿,我一看就知道是美味!野生的有時反而吃露水,長得好!」老三為了幾根芭葽還想邀功了。

 

「好啦好啦!就一串蕉也值得你這麼驕傲的!」

 

彭重明拿到一大段,是小堂哥分他的,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最愛吃香蕉,這吃起來超甜的,他也沒吃過綠綠卻還這麼好吃的香……噢,芭蕉呢!

 

咬下一大口,看著光滑的中心,他好奇的湊近。

 

「媽媽,芭蕉中間是紅色的喔?」彭重明眨了眨眼,含糊不清的問著母親。

 


●即日起,UDN讀創小說,每週一更新,新書搶先看--Blue Monday看小說就不blue了喔(確定?

《掃墓:禁忌錄》→https://story.udn.com/dcstore/StoreBook.do?id=33664

※採連載模式,付費篇章未來連載完後都還是能看得見,以篇章模式保存※

新書預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2300233
--
本連載文僅為初稿,交稿後將由編輯處理校對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