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屍體應該會有靈魂嗎?會。

 

  不管是否徘徊,一般三魂七魄,總會留點在屍體上,她無法形容怎麼分辨,總之凡大體上,多少都會看見生的痕跡。

 

  但是躺在草叢裡那具屍體完全沒有,那像是假人模特兒般,沒有任何魂魄殘留,就算在附近流連,她也該看得見某種關連。

 

  留在被殺的現場嗎?她不知道,她總覺得那像具從未活過的人。

 

離開命案現場後,他們跑去逛夜市吃小吃,不到半小時後的新聞裡,就播出這樁駭人聽聞的命案;死法暫時簡單帶過,不過身份倒是有了,畢竟證件備齊的話,要找出這個人是很快的。

 

『死者為林秀威,三十二歲,在外工作任職管家一職,由於必須住在工作場所,因此暫時無法回家。』記者螢幕後面出現了另一個視窗,是個很清秀的男人,『一個月前才返家過,對比於一個月前的興奮心情,沒想到今日卻傳來噩耗,被人發現陳屍在荒地上……』

 

葛宇彤一邊吃著豆花,一邊用期待的眼神望著卓璟璿。

 

「我休假。」他一抬頭就用嚴肅的神情看著她,「不能讓我好好休個假嗎?」

 

「我好奇。」她難得放軟聲調,帶著點撒嬌,「你真的真的不想知道,是怎麼把人剖成一半的嗎?」

 

「不想。」秒答,他低頭吃豆花,用短短的平頭腦袋看著她。

 

唉,葛宇彤托著腮,直覺告訴她那具屍體很詭異啊,好像有什麼事藏於其後似的,不為了探索真相,好歹也該為自己下一期的小報雜誌找個主題啊!

 

忽然一陣杯盤墜地鏗鏘聲響,嚇得全店的人都低聲驚叫,卓璟璿更是第一時覺性的將手擱上腰際,那原本該繫著槍套的地方。

 

葛宇彤回首,看見的是原本要進櫃檯的女人失手落下了剛收齊的瓷碗,這家豆花用的是古早味的瓷碗,這樣吃起來才有回到小時候的感覺,高高一疊五六個,這下都碎成一地。

 

不過,她不是失手,而是用帶著驚恐的眼神,仰頭看著電視的方向。

 

『由於死者生前交往單純,為何會被如此殘忍的方式分屍,警調還會再做進一步的調查。』記者咬字清晰,『最新的案情發展,請隨時鎖定中二新聞。』

 

「啊啊……」女人開始全身發抖,那雙剛剛捧著沉重碗堆的手開始劇烈微顫。「不不不!」

 

「妳在幹嘛!」老闆娘從後頭揮汗如雨的出來,「快點掃起來啊!」

 

「不可能!」她驀地哭喊出來,連後頭的老闆娘都愣住了。

 

葛宇彤即刻起身到女人身邊,一把抓住她抖個不停的雙手,才剛握到,女人雙膝竟一軟就往地上跪去。

 

「欸──」葛宇彤趕緊拉住她,卓璟璿已經到了女人身邊,即刻自她雙手下方抵住,不叫她真的腿軟跪地。

 

這下面可是一地的碎片,跪不起啊。

 

「冷靜一點。」卓璟璿沉著聲邊說,一邊撐住她的身體,「先讓她離開這堆碎片。」

 

葛宇彤示意往後,退進櫃檯裡比較方便,她這模樣根本不可能有氣力跨過那堆碎片。

 

「小姐,妳不要急,有什麼事賣慢說。」葛宇彤就站在她面前,用溫和的語調說著,「來,我們退後些……」

 

她邊說話一邊用身體的力量推著她往後,卓璟璿則順便跟著先朝櫃檯裡走去,請老闆娘收拾。

 

「是怎麼回事?」老闆娘一臉不解,但還帶著慍怒,「我爐子還在煮東西,外場是……」

 

「那妳就進去煮。」卓璟璿只要不笑,用那張不茍言笑的臉看著人,就會令人生畏。

 

「我來掃吧!」外場還有個學生工讀生,也注意到狀況不對。

 

卓璟璿跨出去拿過板凳,好讓女人坐下,淚水已經泉湧的她雙唇打顫卻說不出話,緊接著開始呼吸不順。

 

「不急,不急……」葛宇彤立刻蹲下身子,雙手包握住她的手,「深呼吸,來,跟我一起……呼,對!」

 

卓璟璿進了一趟廚房,像老闆娘表示自己的身份後再步出,他客觀認為老闆娘的言行只會造成這位女士的不安而已。

 

卓璟璿是那種看上去很嚴肅銳利的人,氣場超強,他只是站在櫃檯往外掃一眼,也不太有人多說話。

 

「不可能……他、他好好的!」女人終於出聲,「他明明好好的!」

 

嗯?卓璟璿聽出他話裡的含意,「妳認識林秀威嗎?」

 

女人抬起頭,淚水早已盈滿眼眶,泣不成聲的點著頭,「我是他、他女友…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極好的工作!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是死者關係人!葛宇彤立刻追問,「妳上次跟他聯繫是什麼時候?

 

「葛宇彤?」卓璟璿瞪大一點都不大的眼睛。

 

她擺擺手,別吵她啦!

 

「一個月前……他的工作不能回家,也不能帶手機,每兩個星期會有一次休假,只是後來他都有事要處理,我們只能講講電話。」女孩痛哭失聲,「為什麼會這樣……啊,不可能,他明明說要結婚的!就要……」

 

葛宇彤只能拍拍她,安慰人不是她的強項,她抬首向卓璟璿求救,這男人直接向後大跨一步,他更不擅長這個,他是警察,辦案破案,將壞人繩之以法才是他專長。

 

唉,這時林蔚珊在就好了,那個簡直是天使化身的傢伙。

 

「妳要不要到警局去,警方會需要你的資料,更好掌握林秀威的生前的狀況?」卓璟璿謹慎著詢問著。

 

女孩點點頭,但是依然相當痛苦,連站都站不起來。

 

因此卓璟璿跟葛宇彤一左一右,合力將她攙起,再由卓璟璿撐著她,葛宇彤替她取過私人物件,跟老闆娘說一聲。

 

「新聞說他得到管家的工作,我剛聽妳說ㄊ平時不能聯繫,感覺那邊規矩很多啊!」葛宇彤再度試探,「他有跟妳提過在工作上跟誰結怨嗎?」

 

女孩搖搖頭,淚如雨下,「他不能在外面提及工作的事,一個字都不可以,說那是規定。」

 

「看來不是普通人的管家。」卓璟璿琢磨著,「不是藝人就是政客吧?」

 

「只是做生意的,只是不知道做什麼。」女孩淚眼汪汪的看向卓璟璿,「我知道在哪裡,我送他去過。」

 

咦?葛宇彤雙眼熠熠有光,「妳記得在哪裡嗎?」

 

「既然不能讓外人知道,妳送他去上班,他老闆不會不高興嗎?」卓璟璿想到的是這點。

 

「當然隔了好一段距離,他自己再走進去。」終於到車邊,女孩抽了口氣,「那邊有點偏僻,方圓百里聽說都是他的土地,根本不能讓其他車子進入。」

 

方圓百里都是私人土地嗎?卓璟璿想到那具直剖的屍體,就算真的在空地上剖開,只怕也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情況。

 

「能給我地址嗎?」葛宇彤倒是直截了當,「我想去看看……」

 

女孩果然立即抽回被她攙扶的手,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葛宇彤,她不明白她想幹嘛,何以要問男友老闆的地址。

 

「妳叫什麼名字?」葛宇彤逕自說著,「我叫葛宇彤,大家都叫我彤大姐,一個丹再三撇的彤。」

 

「彤……大姐……」她嚥了口口水,「我叫依蓮。」

 

「依蓮,我是記者,他是警察。」葛宇彤突然就暴露卓璟璿的身份,他瞠目瞪她,「我們剛剛在現場看見過妳男友的屍體了,我覺得有些疑點……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被殺對吧?」

 

  一提到男友的死,鼻子酸楚湧上,依蓮又一付要哭出來的樣子。

 

「所以、所以,如果他生前只會待一個地方的話……」葛宇彤輕柔握住她的雙肩,「那該只有一個地方。」

 

他工作的地方。

 

依蓮不假思索的趕緊從隨身包包裡拿出手機,於此同時卓璟璿正隔著她用眼神跟葛宇彤吵架,她怎麼可以突然亮出她的身份?他現在在休假中啊,雖然他不算執勤,但這樣做難保沒有誤導之嫌?

 

葛宇彤完全當沒看到,她一雙眸子只盯著依蓮的手機而已。

 

「這裡……」她打開GPS,「我之前設定過,所以存檔了。」

 

「……我們加LINE吧,有任何消息我就通知妳。」葛宇彤直接亮出行動跳碼,釋出最大善意。

 

依蓮急著想知道真相,自是即刻加入,並傳了地址給葛宇彤。

 

「到大路口後就是上坡,並不陡,順著路走後往左轉,就能看見那棟別墅,是歐風的,蠻豪華的別墅。」依蓮喃喃說著,「其他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老闆姓藍。」

 

「藍?好的。」葛宇彤緊接著撥通手機,「我們在這裡陪妳,然後請警方來接妳。」

 

「不、不必啦,我自騎車過去。」依蓮邊說,抽出車鑰匙的動作卻讓鑰匙掉了。

 

卓璟璿上前為之拾撿起,搖搖頭,「妳現在的狀況不適合騎車,還是讓警方協助吧。」

 

葛宇彤直接說了這兒有死者的女友,見新聞後打擊過大,心理狀況不穩定,但有不少線索,請警方能過來接她。

 

接著依蓮細瑣的又說了些關於男友還有她知道關於管家工作的事情,真的不多,看來這位管家先生,倒是挺有工作原則的。

 

但總是有意外啊……例如車子拋錨,偏偏得讓女友送他上班這樣的小事……葛宇彤看著手上的手機,仰著頭微笑。

 

「走吧,帥哥!」她早端坐在副駕駛座。

 

「唉,去哪?」他喃喃自語,「我還沒吃滷味呢!」

 

「別鬧啦!跟著地址走啦!」說著,她還主動幫他的GPS設定。

 

「妳就是不讓我好好休假就是了。」他萬般無奈,「就不想約會嗎?」

 

呵……葛宇彤劃上了美麗的笑容,驀地趨前啾了卓璟璿的唇一下。

 

「跟你在一起,每一刻都像在約會啊!」

 

卓璟璿兩眼發直著她,糟……糟糕,他現在要幹啊……他們車子停在路邊,剛剛外面多少路人都看見她親他了……等等,發動引擎啊,啊油門、油門在哪裡!

 

葛宇彤,妳為什要這樣啦!

 

卓璟璿整張臉一秒漲紅,隔壁的女人開始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沸騰了喔!」

 

哪有人的約會裡有屍體命案亡者跟魍魎鬼魅的啊!

 

 

※新書書訊:http://linea.pixnet.net/blog/post/31755903

--
本連載文章為初稿非定稿,均未經過校正,交稿後會由編輯負責校正事務。

    全站熱搜

    笭菁/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