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這是她從未預料到的情況。

 

藍臻臻裹著浴巾,坐在一旁的看台椅上,瑟瑟顫抖著,身邊有兩個女警正盯著她,像是避免她逃走或是與人串供似的,幾秒鐘光景,她變成了殺人犯。

 

警察與醫護人員全部都已抵達,校方重要人士也都在場,醫護人員正準備把王祖發的遺體抬上救護車,必須先送到醫院去;藍臻臻低頭不語,不回答警方任何問題,她知道不管講什麼都會變呈堂證供的。

 

「借過,請借過!」左方傳來熟悉的聲音,藍臻臻熱切的抬首,搜尋聲音的來源。

 

封鎖線外,站著一臉森寒的莫禪,正在跟警方及主任們低聲交談,不一會兒,他終於得以跨過封鎖線過來!

 

莫禪!藍臻臻焦急的站起,莫禪卻微抬右手掌,示意她稍安勿躁。

 

他在生氣,藍臻臻默默的又坐了下來,朝女警擠出笑意;這樣子誰不生氣啊,低調的調查,結果她現在變成嫌疑犯。

 

「我可以稍微看一下嗎?」莫禪筆直走到擔架邊,「我是醫生,我只是想確認一下。」

 

鑑識小組倒是立刻遞上手套,莫禪俐落的戴上,手指便往王祖發頸間探去,只有數秒,便向醫護人員道謝,好讓他們將遺體抬上救護車。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他穩重的問著訓導主任,「藍老師才剛離開我那裡,為什麼一晃眼就出事了?」

 

「哦?藍老師剛剛在你那邊?」教務主任倒是很吃驚。

 

「是,我們一起吃飯,今天是我們頭一天上班,我想同時進來也有緣分,所以相邀用餐。」莫禪禮貌的說著,「也有學生在,我們還聊了一下。」

 

「所以藍臻臻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一旁的警方問了。

 

「午休時間的鐘響後,我們讓學生回去教室,她也跟著說要回輔導室了。」莫禪轉向另一邊,面對著警察。

 

五公尺之遙,就是坐在看台上的藍臻臻,她現在已經放鬆許多,至少莫禪來了,不再有什麼需要害怕;就算那個人狂妄自大囂張自以為是又是個死妹控,但不得不否認腦子比她好。

 

「那也不過幾分鐘的事啊,她說她一離開就遇上王祖發,是學生帶她過來的。」警方搖著頭,「老師怎會跟著學生跑呢?」

 

「這個老師上午才跟那個學生起過衝突而且也當眾絆倒學生!」輔導主任捅刀迫不及待,「是私下來談判的吧?」

 

莫禪微微側首,冰冷的眼神立刻掃向輔導主任,主任突的一顫,是、是怎樣?為什麼莫老師的眼神有些凶狠?

 

「我想主任對藍老師有所誤會,她今天第一天上任,上午因為訓斥霸凌同學的王同學,才被你們輪流關在房間裡訓誡了一上午,想必是又驚又懼,不明白怎麼拿捏在這所學校當老師的分寸。」莫禪一字字說得清楚,還是面對著警察說著,「因為學生有錯學校目前也不是責備,而是選擇訓誡藍老師,因此當王同學再次來找她時,不管什麼理由,藍老師都變得不敢違逆了。」

 

警察蹙眉,「霸凌嗎?」

 

「我們──」訓導主任聽出莫禪的弦外之音……自然是沒人聽不懂,才開口想辯解,警方卻打斷。

 

「上午有衝突?學校放縱學生霸凌對嗎?」警方搖了搖頭,「現在學校都把自己貶低了,看學生臉色說話啊!」

 

「不是的,我們……」訓導主任還想再度辯解。

 

「不過這樣子也加強了藍老師的動機。」警察轉向藍臻臻,「她說她是跳下去救人的,這個我們已經調錄影帶了,查看就會知道。」

 

莫禪冷冷一笑,「希望看得見。」

 

他回頭瞥了下那一池子水,別人看不見那深黑渾濁的東西,正從底部緩緩竄起,浮上又消散。

 

陰氣這麼重,真是誰下水誰倒楣。

 

然後,他正首看向低頭坐在那邊的藍臻臻,誰跟愛錢鬼搭檔,誰更是倒了八輩子楣!

 

「我可以倒杯熱茶給藍老師喝嗎?她好像凍到在發抖了!」莫禪禮貌的問著,「總不會只是有嫌疑就想凍死人吧?」

 

「啊!」警察嚇了一跳,「哎呀,當然可以!怎沒人注意到這點呢!」

 

「大家都忙。」莫禪瞥了各處室主任們一眼,「大家比較留意已經不會怕冷的王同學了。」

 

唔……主任們面面相覷,怎麼覺得莫老師字字帶刺啊!

 

「老師!」突然間,叫嚷聲從封鎖線外傳來,「老師──」

 

咦!藍臻臻嚇了一跳,她再度站起,竟看見紀海杰他們在外頭揮著手,「老師!妳沒事吧!老師!」

 

「學生怎麼進來的!」訓導主任氣急敗壞的大喊,「警衛在做什麼!不能讓學生進來!」

 

「這跟藍老師沒有關係!是王祖發先挑釁的!」練方城高聲喊著,「我們有人證!」

 

「對!是王祖發故意要整老師的!」紀海杰也跟著大吼,「阿寶他們都有聽見!」

 

誰?藍臻臻連聽都沒聽過,為什麼越扯越多事?

 

一杯熱茶遞到面前,她錯愕的正首,看見的是莫禪那張快要爆炸的臉;她抿唇什麼話也不好說,只好接過熱茶道謝。

 

「坐下。」這兩句話冰冷帶著命令,她現在理虧,不好違抗。

 

相關導師也抵達,王祖發的導師恰是陳威,他憂心忡忡的進入,幾個學生也在協調下通過了封鎖線。

 

「昱承有看見王祖發叫住老師!」謝紫嵐趕緊把麻昱承往前推,「快說!」

 

麻昱承還一臉不甘願,嘆了口氣,「我不想午休,所以我根本沒回教室,我先躲在廁所裡……就轉角那間,結果就聽見王祖發喊住藍臻臻。」

 

麻昱承都是直呼老師名字的,從頭到尾沒聽他叫過老師。

 

「他說了什麼?」警方問。

 

「叫她過去,就只有這樣。」麻昱承聳了聳肩,「我要是老師我才不會跟那個白痴走,但是我見到藍臻臻就傻傻的跟著走了。」

 

「嘴巴放乾淨一點!」陳威不滿的說著,「王同學都已經走了。」

 

「哼!」麻昱承勾起微笑,「我本來就很討厭他,他死了我才不覺得怎樣咧!」

 

紀海杰拉了拉麻昱承,「不要這樣講話啦!」

 

練方城跟謝紫嵐只是對看一眼,有點無奈,他們倒也沒什悲傷之情,只是不若麻昱承這麼直接罷了。

 

「我又沒說錯,喜歡他的有幾個啦,就他們那一掛啊!我們又不是同學,他死不死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麻昱承還衝著陳威笑謔,「老師,難道因為我不難過,也要說我有嫌疑嗎?」

 

「麻昱承!」訓導主任出聲喝止,「死者為大,再不喜歡對方,基本尊重還是要有。」

 

哼!麻昱承冷笑一聲,鼻孔哼氣給了答案。

 

「你們要說的就是這些?」警方看向紀海杰。

 

「還有!」練方城有些遲疑,「我是聽說的,可能要請老師去問……我聽到有人說王祖發想惡整藍老師,本來就說中午要去找她談判的,不過有人覺得午休太多人不在教室過於明顯,所以王祖發最後選擇一個人去。」

 

「聽說……」陳威皺了眉。「你拿聽說的事來……」

 

「聽說不一定不存在,或許陳老師應該先問問,再做結論比較好吧?」莫禪立時插嘴,「或許可以請警察先生找相關人士來問,既然王同學有一票朋友,應該問得出所以然來。」

 

警方欣然同意,立刻派了兩個人請練方城指出哪幾個學生,好做相關約談;陳威不悅的瞥向莫禪,敵意更深了。

 

「藍老師,妳人就在更衣室,為什麼會什麼都沒聽見?」輔導主任終於把話鋒轉向藍臻臻,「連趕來的體育館警衛在樓梯間都能聽見王同學大喊了。」

 

「我就真的沒聽見。」藍臻臻揪緊浴巾,「我不知道是隔音太好還是分了神,總之我完全沒聽見王同學的求救聲。」

 

「這隔音沒有好到完全聽不到一個人臨死前的掙扎吧?」陳威皺了眉,「而且妳走進去的這扇門還不是監控門!」

 

通往泳池的這個出口只有簾子,聲音照理說該聽得清晰。

 

「或許是分心了吧?」藍臻臻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我在裡面聽見音樂聲,專心的在找音樂的方向,所以專注的聆聽。」

 

「音樂?」莫禪立刻蹙眉,他現在不喜歡聽見這兩個字。

 

藍臻臻抬起頭,肯定的說著,「是一首歌,可能是手機,在某個學生的櫃子裡。」

 

歌!

 

「誰會把手機忘在櫃子裡啊?」麻昱承笑了起來,「真的忘記應該一大早就來拿了吧?誰能忍受一秒鐘沒手機!」

 

「哪個櫃子?」莫禪沒想理。

 

「在中間那排……走道兩端剛好是一扇感應門跟待修的淋浴間。」藍臻臻邊說,一旁一票人臉色跟著一變,「櫃子上好像寫著……李世傑?」

 

咦?抽氣的聲音傳來,一旁的紀海杰等人立刻緊張對望,連學校主任們也都屏氣凝神,瞪圓眼睛盯著她。

 

「妳是說,李世傑?」教務主任再三確認

 

「是,四班的。」藍臻臻記得很清楚,「我聽著聲音過去,還貼在櫃子上聽了幾秒,不過很快就停了……音樂停止後,我才聽見外面有動靜。」

 

「怎麼可能?」謝紫嵐立刻低語。

 

「他手機在裡面?可是都好幾天了,不會沒電嗎?」練方城也一臉凝重。「所以他是去哪裡了?」

 

「咳!」陳威清了清喉嚨,用眼神示意學生們閉嘴,但這些盡收警方眼底,他們立即說要去開啟這個學生的櫃子。

 

莫禪看著主任們有些惶惶不安的眼神,微微一笑,「請問這位學生怎麼了嗎?」

 

「啊?」教務主任神色有異的搖頭,「沒什麼,就是請了幾天假。」

 

「請假把手機放在櫃子裡,這真的有點怪。」紀海杰脫口而出,「我聽說他已經一星期沒來了!」

 

「紀海杰!」陳威立即出聲。

 

「有什麼不能講的啦!凶屁喔!」麻昱承果然又發難,「大家都傳他失蹤了,是他爸媽不想對外說而已,已經幾天沒來學校了不是很奇怪嗎?」

 

這可讓警察更驚訝了,看來他們不知道有學生失蹤的事情。不過這並不足為奇,因為如果報失蹤的是家長,那麼就不在這個轄區之內。

 

只是,麻昱承說的對,現在的學生有誰能忍任一秒鐘不滑手機?或許那是另外一隻手機。

 

「所以妳因為在追聲音的方向才忽略了外面的求救聲嗎?」莫禪溫和的幫忙做結論。

 

藍臻臻點點頭,她也只能這麼說,因為她真的完全沒有聽見王祖發的呼喊聲……隔音這麼好幹麼啦!如果早一點發現的話,說不定、說不定她至少能抓到是誰下得手。

 

「他的頸間有勒痕,你們有看見嗎?」藍臻臻驀地提出意見,「警衛在奔進來時,有看見別人跑出去嗎?」

 

莫禪真想朝頭巴下去,她可以不要說話嗎?他當然有看見,而且那個大小還是女人的手!

 

「沒有!其他出口現在也是封閉著的!」警衛立刻說明,「我們衝進來時就只有……藍老師跟學生。」

 

藍臻臻暗暗深呼吸,再度揪緊了浴巾。

 

看吧,這女人就是唯一嫌犯,還在那邊幫忙找證據證明?莫禪真想罵人,但現在他是莫老師,有形象要維持。

 

忍耐深呼吸……忍耐。

 

等過了這關,還得找適當時機讓身為自己人的警察接手,這類案件,普通警察難以承辦!

 

更衣室裡傳來動靜,警方果然找出在櫃子裡的手機,只是已經沒電,暫時無法開機。

 

「這個我們也會一併調查。」警方這麼說著,把手機放進證物袋中。「藍老師必須跟我們走一趟警局。」

 

「嗯。我懂。」她全身都在發冷,「我可以換件衣服嗎?」

 

女警立刻上前,陪同藍臻臻去更衣,她換下來的衣服,也將成為證物。

 

「藍老師。」莫禪突然由後喚住她,快步上前。

 

「嗯?」她回首,冷到雙唇有點打顫。

 

「在律師來之前,妳都不要再回答任何問題了。」莫禪清楚的交代著,還怕大家沒聽見,「一定要等律師來,要在他的陪同下說話。」

 

藍臻臻眨眨眼,律師……她沒錢請律師啊!拜託不要鬧──啊!她雙眼倏地一亮,微張嘴,「難道……」

 

「妳欠我欠大了。」莫禪咬著牙低聲在她耳邊說著,萬分不甘願。

 

「噗……」藍臻臻得拚命才能忍住笑意,莫禪要打電話叫易大律師來嗎?

 

身為死妹控的莫禪有個極為珍惜疼愛的妹妹,自然是她的同窗柏安芯,他們雖無血緣關係,但是莫禪超溺愛安芯的,妹控到一種惹人厭的地步,以前她都不知道誰有那個勇氣敢跟安芯交往,說不定會被她哥哥碎屍萬段啊。

 

結果,安芯竟跟一個知名律師交往,那個律師還是赫赫有名的黑心律師,在莫禪的眼裡,那是個沒有道德良知只拿錢辦事,可以顛倒是非黑白、未來一定會下地獄的混帳傢伙。

 

關係低於冰點,畢竟是搶走可愛妹妹的男人嘛……現在,要他打電話請易律師來,還真是為難他了。

 

沒辦法,她手機跟著泡水卦點,想到這點她的心就好痛,這隻手機是鬼僕事務所配給她的新款手機,才用不到一個月就香消玉殞,白白浪費錢了!

 

現在她腦子真的是一團亂,完全沒想到可以拜託易大律師出馬──唔,但是天下好像沒有白痴的午餐啊,再熟,好像也是要付錢的厚?

 

「莫禪好熱心喔!」麻昱承瞧著走出來的莫禪,打趣的說:「因為藍臻臻太正了。」

 

莫禪轉頭笑看著他,「只是同事情誼,我們今天剛好都第一天上班,而且藍老師一個……弱女子,我覺得應該要照顧她。」

 

麻昱承忍不住竊笑,謝紫嵐也跟著笑了起來,好啦好啦,同事情誼嘛!

 

紀海杰倒是看著藍臻臻的背影,看上去憂心忡忡。

 

「紀海杰如果發生事情,你不也會?」

 

「我跟紀海杰跟你們才不一樣!」麻昱承揚起笑容,「這傢伙平常就超令人費心啦!」

 

同學們低低笑了起來,搞得紀海杰臉紅尷尬。

 

「我總覺得好像是我害到老師了。」

 

「說什麼啦!」麻昱承後腦勺就是一記,「你不要胡思亂想,有問題的是王祖發。」

 

「就是!」練方城深表讚同。

 

「好了!學生離開!」有老師吆喝。

 

他們跟莫禪頷首道別,麻昱承還是那副不屑一顧的模樣,看起來如果不是大家想過來,只怕他也不會在乎藍臻臻。

 

莫禪搖了搖頭,帶著手機直直走向泳池。

 

那該是平靜無波的泳池,水面卻無風起伏著,莫禪一腳踏上邊欄,看著水波盪漾,在偌大的水池中,呈現出一張獰笑的臉。

 

瞇起的雙眼,咧笑的嘴,僅僅只有一瞬間,水又恢復了原樣。

 

唉,白痴愛錢鬼,居然害得他要淪落到這個地步,打電話給那個全天下最黑心的混帳律師!

 

他最大的罪過,就是拐走了他可愛乖巧的安芯!

  「喂,姓易的。」他真是萬分無奈,「我是莫禪。」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更正錯誤。

●新月簽書會報名了沒:http://goo.gl/KWBhC1
●音森森二:資幽生:http://goo.gl/u8qysx
●都傳9:隙間女:http://goo.gl/OO8bx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