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叫我藍老師!沒禮貌!」藍臻臻立即訓斥,「是你叫我過來的!我一路跟著你到泳池來,有什麼事嗎?」

 

「我叫妳──」王祖發顯得很困惑,但是突然喃喃自語,「對,我是有事要找妳,但為什麼會到這裡……」

 

「在說什麼啊?」距離很遠,藍臻臻聽不見他的喃喃自語。

 

「我說,妳這老師憑什麼教訓我!」王祖發很快地想到他要找藍臻臻的目的,「偏坦那個窮酸鬼就算了,妳上午還讓我難堪!」

 

藍臻臻冷笑著,雙手抱胸,「所以呢?你現在是要怎樣?我已經為此被主任訓三小時了還不夠嗎?」

 

「那是妳活該!妳偏坦窮鬼就是不對,這是個競爭的學校,那個支付不起報名費的人,怎麼可能把我擠下去!」王祖發直指著她大吼,「你們這些老師未免太偏坦他了,頭腦聰明又有什麼用?以後他畢業也只能到我家公司當個小職員!」

 

「笑話!」藍臻臻一秒冷笑,「我不知道你是誰啦!但你以為全世界就你家公司而已嗎?優秀的人可以到更優秀的公司去!」

 

「即使如此,我還是老闆,他只是別人的員工。」

 

「未來的事誰都說不定,我們就拿現在來說,紀海杰頭腦聰明有什麼用?至少他就入圍競賽名單了,而你──」藍臻臻專找痛楚踩,「連那張小小的名單都擠不進去,證實了腦子好還是有差的。」

 

「妳──」王祖發緊握拳頭,氣得漲紅了臉,「妳等著看,明天我就會進那名單裡!妳不會明白錢跟關係的重要!」

 

唉,她怎麼會不明白呢?錢超級重要的啊,在她生命中佔了超超超大的分量。關係也是,人脈越多,得到工作的機會越高啊!世界上沒有人比她更瞭解了啦!

 

不過,小孩子提這點的想法,肯定跟她不一樣。

 

「你想做什麼?你意思是說,你可以動用關係進入那個名單?」

 

「哼,不只是這樣,我還要踢掉那個窮酸鬼!」王祖發怒不可遏的吼著。

 

「他窮酸礙著你了喔?該不會是害怕了吧?」藍臻臻勾起嘲弄的笑容,「你一定知道道紀海杰比你優秀,一起競賽只有輸的份,所以才想在比賽前把他解決掉。」

 

「誰說的,我比他優秀太多了,我們一出生就是天之驕子好嗎?」王祖發深吸了一口氣,「好!我就進入名單,跟他公平競爭。」

 

唉,小朋友就是小朋友。

 

「愚蠢。」

 

咦?藍臻臻倏地回頭,有誰在嗎?

 

「喂,姓藍的,我要妳跟我道歉!」王祖發還在叫囂,「明天公佈欄上有我的名字時,我要妳當著大家的面跟我道歉。」

 

藍臻臻好笑的瞥他一眼,直接轉身離去,神經病!

 

「喂!藍臻臻!」王祖發還在吼著,「妳站住!我不許妳對我這麼沒有禮貌!」

 

是誰對誰沒禮貌啊?現在老師都快成服務業了嗎?還得聽令行事聽從指揮咧?有沒有搞錯啊!

 

「多餘的……」

 

咦?藍臻臻戛然止步,她看向左邊,她聽見了更衣室裡有聲音。

 

靠,帶幫手嗎?

 

她二話不說轉了進去,難不成原本還真的想找她麻煩?

 

「喂!藍臻臻!」王祖發眼見她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就更火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他,老師們對他也有一定的尊重,這女人居然第一天上任就讓他跌倒在穿堂裡!

 

而且還明諷暗指說他蠢!他在三班耶,能笨到哪裡去!

 

邁開步伐意圖追上藍臻臻,腳邊的泳池卻突然啪的濺起水花──咦?

 

王祖發往右腳下看去,莫名其妙的怎會有這麼大片水花?

 

「你憑什麼自以為是……」噗嚕噗嚕嚕的聲音響起,王祖發驚訝的望著。

 

「誰啊?」

 

「多餘的人……」那聲音越來越近,「沒有你就好了……」

 

「誰!」他大吼著,「給我出來!想惡作劇啊!」

 

噗嘩!又一陣水花漫上,濺濕了他的腳!王祖發嚇得跳腳,氣急敗壞回身,「到底是──誰……」

 

誰?

 

是水裡竄出來那浮腫著一張臉的人,綻開狂喜般的笑容,張開雙臂迎面抱住了他,黏膩滑溜的臉貼上他大叫著的嘴,直接拖進了泳池裡。

 

「哇啊──」王祖發瞬間被扯進了池底。

 

他看著抓著他的「人」,全身都浮腫泛紫,一頭散亂長髮,身上還穿著、穿著他們學校制服?!

 

求生意志無比強烈,王祖發死命掙扎著,拚命的浮出水面,「老師!老師──」

 

唰,黏滑的手臂由後扣住他的頸子,自他身後浮上來,腥臭味撲鼻而來,真實的觸感貼上他臉頰:「沒有你就完美了……」

 

「哇啊──哇──」王祖發沒喊兩聲,瞬間又被壓了下去。

 

「嗯?」一門之隔的藍臻臻正在更衣室裡,讚嘆地看著這設備精良齊全的地方,「是有沒有這麼爽啊,比我去過的健身房都還威耶!」

 

瞧瞧這一排排的置物櫃,上面還有名字,所以一個學生一個櫃子嗎?鐵櫃是鑰匙兼密碼鎖,還有許多人的櫃門上吊著小袋子。

 

藍臻臻湊近瞧,袋子上不僅印著班級與姓名,還寫著……已洗淨。

 

「洗乾淨的?哇塞,在這裡換洗還有乾洗服務喔!」哎呀!她一定要去問問教職員有沒有這等福利,這樣她可以把大衣什麼的都拿過來洗,還可以省一筆乾洗費耶!

 

「老師──老師──」外頭泳池裡水花四濺,王祖發驚恐的大喊著,但是有人抓著他的腳!

 

不,那個不像是人,那是女孩子……他好像、好像知道她是誰!

 

他在水裡轉過身,用雙腳試圖踢開對方,驚恐罩身,他簡直不敢相信會在大白天撞、撞鬼!如果是在泳池裡出事的學生,有這樣一頭長髮的,好像就是去年自殺的學姊啊!

 

此時,體育館的警衛狐疑的盯著監視器畫面,發現了水花激動,在錯愕之後,方知大事不妙的立刻衝出了監控室──午休時間,竟有學生擅入體育館!

 

「多餘的廢物,不該擋路。」在水裡,那張腐敗的臉正面對著他,將他穩穩的壓在池底。

 

不!不要──他不認識學姊啊!老師沒聽見他在求救嗎!藍、臻、臻!

 

音樂聲隱隱約約飄來,藍臻臻狐疑的聽著,這裡有人嗎?她循著聲音走去,音樂竟也越來越大聲。

 

「誰?誰在這裡?」她邊說一邊問著,聽著那熟悉的旋律。

 

這首歌她聽過應該大家都耳熟能詳是英文歌We are the champions來自皇后合唱團是相當有年代但膾炙人口的老歌了。

 

只是藍臻臻現在聽見歌曲總會有些不安,畢竟上次在醫院裡,他們已經發現了吳岱芳的新咒語是以歌為咒,再加上施咒者的意願,能迫使與共同想法的亡靈與之共鳴。

 

這讓他們現在聽見「歌曲」便如驚弓之鳥,深怕再聽見任何歌,畢竟任何歌都有可能是咒──偏偏,這是高中,誰不聽歌啊!

 

她加快腳步,音樂聲遇越來越大聲,似是也越來越激昂。

 

同時,外頭的警衛也開始奔跑,拿起腰間無線電聯繫著,「泳池這邊有事!請求支援!」

 

We are the champions - my friend

 

And we'll keep on fighting till the end

 

We are the champions

 

We are the champions

 

她跑過了一排櫃子前,又立刻折返,聲音是來自這排的!這一排走廊正對著一間待修的淋浴間,外頭立了牌子寫著「整修中」,她走到距淋浴間倒數第二個櫃子前,大膽的將耳朵貼上櫃子。

 

No time for losers 

 

'Cause we are the champions of the world。是在裡面沒錯!

 

「是手機嗎?」她使勁扳著櫃子,卻發現卡得死緊,「咦?鎖著……」

 

喀喀喀,她看著上頭的名字,是「三年二班,李世傑。」。

 

會有人把手機忘在裡面嗎?不過現在的小朋友用這首當手機鈴聲倒是罕見,應該都要是流行歌曲居多啊?才在想著,音樂驟停。

 

「咦?不打了嗎?」藍臻臻再貼著櫃門,期待再發出任何聲音!

 

「老師──」王祖發最後一次竄出水面,他幾乎已筋疲力竭。

 

冰冷的手再次拖著他往下,將他死死按在水底,他看著陽光照進清澈的水裡,清楚的看著那女孩的模樣。

 

他記得,去年有個學姊因為被踢出前七班,喝了大量的酒加抗憂慮藥品後到這兒游泳,最後在池裡失去意識而溺斃;那是關館後的時間,她一直潛藏著直到警衛巡邏完後才下水游泳,加上隔天是假日,所以等到星期一時被發現時,屍體已經泡腫脹爛……

 

她的指甲都脫、脫落……王祖發看著迎面而來的那雙手,片片殘肉似乎隨著水波飄浮,然後那見骨的手指來到他的頸子。

 

為什麼!為什麼要找他!他跟學姊無冤無仇啊!

 

「因為世界沒有了你才完美啊……」女孩笑了起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礙眼嗎……」

 

「老師!救命──老師──」遠遠地,警衛聽見了求救聲,「不要!住手住手!

 

老師!老師!王祖發死命的踢著腳,為什麼見死不救啊啊啊!

 

藍、臻、臻!

 

咦?更衣室裡的藍臻臻倏地直起身子,好似聽見什麼聲音?藍臻臻狐疑的立刻往外衝,就近的門需要感應,她只得再往右轉到剛剛的自由出口,急忙衝了出去!

 

一衝出去,就可以看見水花──溺水?

 

「怎麼回事!」她二話不說立刻脫下高跟鞋,邊跑邊脫下小外套,二話不說直接衝進了泳池裡。

 

完美的跳水入池,看見王祖發沉在池底,以仰躺的姿勢。

 

犯不著面子過不去就搞自殺吧!藍臻臻疾速的游到他身邊,要把他拉上來,趕緊做CPR還可以──咦?

 

強大的吸力突然展開,藍臻臻剎那間被壁上的排水孔往後一吸,亂了方位!而池底的王祖發也因著排水力道被往下吸,整個身體卡進了排水孔!

 

怎麼回事?蓋子呢?藍臻臻努力的要往前游,無論如何要在黃金時間拉起他才行,但是排水的吸力竟大到她完全無法再往前游,就在這時,突然有東西伸進了水裡,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嘩!藍臻臻被一把拉離水面,她被驚嚇到的下意識掙扎。

 

「怎麼回事!」身邊傳來大吼聲,「妳是誰?!」

 

藍臻臻看著拉著她手臂的警衛,趕緊大喊。「有人在排放泳池的水,快點關掉!下面有學生!還有快叫救護出!」

 

她邊說,一邊甩開警衛的手,重新再潛入水中。

 

這一次她刻意踢牆,讓自己遠離壁上的排水孔,好直接能以拋物線到王祖發的身邊去;說也奇怪,這一次的吸力就沒有適才這麼強大,她來到王祖發慘白的面孔前,將他從排水孔裡拔起。

 

雙手繞過他腋下,因此藍臻臻清楚的看見了王祖發的頸子上有……明顯的勒痕。

 

五指印清晰可見,剛剛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勒住他嗎?為什麼她什麼都沒聽見!

 

順利的將王祖發撈起,藍臻臻拖著他浮水水面,靠近岸邊時,警衛出手幫忙將他拉上岸。

 

一爬上岸,藍臻臻便趕緊施以人工呼吸,希望能救回王祖發。

 

只是,當她扶著他頸子吹進空氣時,已經感覺到他的頸骨……似乎斷掉了。

 

這樣鬆開手……她指尖離開他的下巴,王祖發的頸子就會九十度的貼上地,彷彿沒有任何束縛。

 

「怎麼回事!」訓導主任衝了進來,「天!天哪!」

 

藍臻臻跪坐在王祖發身邊,渾身濕漉漉的,已經知道再怎麼急救都沒有用了。

 

「呀──」教務主任衝過來一見到臉色死白的王祖發,立即尖叫出聲。

 

「是誰……王祖發!是王祖發……這裡發生什麼事!」訓導主任氣急敗壞的喊著。

 

「不知道!我們發現體育館有人擅入時就趕過來了。」警衛顯得慌亂不已,因為他們沒有在第一時間就發現,「我們過來時,就已經來不及了!」

 

「……藍老師?老師你為什麼會跟王祖發在一起?」主任不可思議看著癱在地上的藍臻臻,她現在覺得好累。「妳要跟學生談話,可以到輔導室啊!」

 

「是他找我來的。」藍臻臻無力的說,她已經知道這件事大條了。

 

不管誰叫誰來,於理上她是老師,她就理虧了。

 

「好端端怎麼會溺水!救護車叫了沒!」

 

「我們叫了!剛剛一來就看見老師也在池裡,拉她上來時,她就要我們叫救護車了」

 

餘音未落,就聽見了救護車的聲響。

 

「老師是下去救他的嗎?不然為什麼妳也在池裡?」教務主任抱著頭,驚恐的問。

 

「我……」

 

「我們跑過來前,有聽見學生的叫聲。」警衛不安的瞥向藍臻臻,「那個、他好像是喊……」

 

兩個警衛不安的交換眼神,也些欲言又止。

 

「喊什麼?」主任嚴肅的低吼。

 

「老師,住手。」

 

什麼?藍臻臻瞪圓了雙眼,抬頭看向警衛──不是這樣的吧!她可一個字都沒聽到啊!

 

  



--

連載均為未校正版,交稿後將由編輯校正更正錯誤。

●新月簽書會報名了沒:http://goo.gl/KWBhC1
●音森森二:資幽生:http://goo.gl/u8qysx
●都傳9:隙間女:http://goo.gl/OO8bxI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NEA 的頭像
LINEA

LINEA~笭菁官方部落格【靜海的精靈】

LIN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